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八章 唐刀大会:四绝

《风楼断翎传》第十八章 唐刀大会:四绝

作者:雨阙

    尹笑仇见夫人想起了伤心事,便岔开话题道:“你们想不想知道,当时大会的具体情况?”完颜翎会意道:“旁的都不想知道,就想知道他那个冷师父是怎么出来的。”

    尹笑仇笑道:“好,我来跟你们讲一下!”又端起一杯酒要往嘴里送,尹夫人轻轻拉一下道:“你少喝点!”尹笑仇看着夫人,竖起一根手指眯眼道:“就今天,就今天。好不好?”

    三人看见这位大宗师居然还会跟夫人像这般孩子一样说话,都忍不住掩口偷笑。尹笑仇征得夫人的允诺,手里摇着酒杯,闭目捻须,徐徐道:“这要说到二十四年前,我年轻气盛,要为青元庄在武林立威,拼死相搏击败了白虎庄的老庄主冷天成,夺了个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本来我当时,是想一掌打死他,可是刚要出手的时候,突然从旁边跑出来一个小小孩童,张开双臂就护在冷天成面前,任我如何吓唬都不离开。幼儿护父如此,我再也不能过分为难,便将他放了。”

    断楼道:“那这个小孩童,可就是我师父?”尹笑仇道:“正是!这我后来才知道,冷庄主的夫人李氏在三年前去世了。千不该万不该,唐刀大会那一天正好是他夫人的忌日,那你想他的武功身手能不受影响吗?我就觉得胜之不武,就憋足了一口气,和他约定要在十八年后,再在唐刀大会上一决胜负!”

    武林中人为了较量高下,订立下十年二十年的约定,原本是常有的事,因此三人听来也不觉得惊异。断楼道:“那您和冷庄主交上手了吗?”尹笑仇摆摆手,连连摇头道:“可惜可惜,我要是再想和他较量,只怕得再定个下辈子的赌约咯。”

    断楼和完颜翎都是一惊,问道:“难道冷庄主他?”尹笑仇微微点点头,长叹道:“冷天成这一走啊,我就以为这天下再没有谁能是我的对手了,而且年纪渐大,已不像年轻时那般争强好胜。可是按照唐刀大会的规定,上一次的魁首,只要还在人世,就必须参加下一次的大会守擂,我便也就去了。”

    尹笑仇又抿了一口酒,继续道:“当时,我接连会了几个门派的掌门,都是轻松取胜。长岭派的胡伯俞是个好汉,对付起来费些力气,可是要没有他夫人协助,也就那样。打完他之后,那归山派的朱荡山出阵。刚一站到场子上,我那小舅子慕容海不知道从哪一下子跳出来,啪一拳就把朱荡山打死了,然后就是我俩交手。”

    尹笑仇之前讲故事都分外详细,可偏偏到了慕容海这一段,突然变成了三言两语,随口带过。完颜翎原本好奇,但想到尹夫人刚才的眼神,想必两位也不愿意细谈,便没有多问。尹笑仇继续道:“我这累了好几场了,再和他打,顶多也就一小半的功力,让他占了个便宜,稍微纠缠了一会儿……”尹夫人笑着对断楼和完颜翎摇摇头,那意思是这老头又在吹牛。

    尹忠见尹笑仇醉得有些口齿不清,便道:“老爷,接下来的事情让我来说吧。”尹笑仇挥手道:“好,你说!反正之后的事情不好玩。”说着便轻轻趴子了桌子上,似乎是沉沉睡去了。

    完颜翎见状道:“那忠叔,你快接着讲吧。”尹忠道:“那时候啊,老爷和慕容舅爷斗了很久不分胜负。就在俩人正打得激烈的时候,突然人们感觉似乎面前闪过一道红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老爷和慕容舅爷就全都倒下了。”

    断楼两人都是“啊”了一声,尹忠继续道:“这时候,就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文士,头发斑白。说是自己叫柳沉沧,初入江湖想混点名头,收服各大门派做一个武林盟主。刚才那招是他的独门暗器叫尘霜血,给大家献个丑的。”

    断楼愤慨道:“暗器伤人,居然还说得这么光明正大,真是卑鄙无耻。难怪得了一个喋血苍鹰的外号。”尹忠道:“说的是啊,当时就有众多英雄不服,要上前挑战。可没想到,这个柳沉沧不但暗器本事厉害,身手武功也是狠绝凌厉,用的是自创的撕风鹰爪功。那些一般门派的人上去,基本活不过两招。厉害点的走个七八招,也都败下阵来,而且非伤即残。”

    完颜翎道:“如此嚣张,不如一些人联手上阵,速战速决不就可以了?”尹忠道:“姑娘说得没错,唐刀大会有三大铁律,一是所推举出的武林盟主,众与会门派都必须服从其号令;二是比武过程中允许使用任何手段;三是允许多人联手,但必须在一炷香时间内取胜。因此当时为了不让这个阴狠毒辣的人做武林盟主,众人合计,要说联手上阵,当然是五岳剑派的五岳擎天阵最强,可惜嵩山掌门赵怀远素来不参与比武之时,因此并没有到来,只能由其他四岳掌门联手攻击。”

    断楼三人想起在嵩山上赵怀远的言行,虽然为人正派,但果然是个过于刻板的老头,凝烟更是觉得如此。断楼道:“难道四人联手也斗不过他吗?”尹忠道:“是啊,没想到这柳沉沧的武功确属上乘,竟然和四岳掌门足足纠缠了一炷香的时间,而且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还在香烛将尽的时候,又是手里红光一闪,使尘霜血将四岳掌门全都击败了。这一下子,人人都顾惜自己的性命,谁也不敢上前了。”

    断楼道:“难道就没人治得了他吗?”尹忠叹口气道:“还是有的,这个时候又出来一个人,他就是……”

    “莫落!”尹笑仇陡然起身大喊一声,把众人都吓了一跳。完颜翎曾在唐刀客栈听到过有关莫落的一些传闻,听说他本为京城富家子弟,后来家道中落进了丐帮。别人问他名字,他只说:“没落!没落!”长此以往,人们便叫他“没落”。后来成了丐帮帮主,有了些威望,人们便自作主张将那个“没”改成了“莫”,他便以此名行世。

    尹笑仇叹道:“这丐帮前任帮主莫落,那可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扶危济困、行侠仗义,连我老牛都要说一声佩服。那场大会,除了冷天成之外,我最想交手的就是他,可是他一直闷在一边,连句话都不说,就一个劲在那里傻乐,也不知道他乐什么。”接着便又是连连叹气。尹忠接口道:“没错,这莫帮主原本旁观一边,现下却是忍无可忍挺身而出,要和柳沉沧单打独斗。”

    断楼问道:“那这莫帮主能打过柳沉沧吗?”尹忠叹道:“不知道喽,不知道。彼时听闻莫帮主刚刚大成了一套双刀之法,柳沉沧显然也有所忌惮,就只和莫帮主交手了十几个回合,见占不到便宜,就俯首认输了,还主动拿出了尘霜血的解药。”

    完颜翎嫣然一笑,正想嘲讽一番,却见尹忠面色严肃,便闭了口,听他继续道:“可没想到,这个柳沉沧阴诡歹毒,就趁着莫帮主给众人解毒的时候,突然在偷袭,手里拿着短刀一下子戳进了莫帮主的背心窝……”

    虽然尹忠是在讲述六年前的旧事,断楼和完颜翎仍然气得浑身发抖,凝烟也是脸色煞白。再看尹笑仇,似乎已有哽咽之音:“莫帮主啊,要不是他,我这条老命多半六年前就交代了。”尹夫人抚着他的肩膀,柔声安慰两句。

    尹忠继续道:“这一下子,闹得群情激奋。老爷和慕容舅爷联手对付柳沉沧,可是毕竟刚刚服下解药,身体还没有康复,不一会儿就体力不支。柳沉沧又用尘霜血,眼看就要取老爷和舅爷的性命,就在这时……”

    “就在这时!”尹笑仇突然又一拍桌子,一边比划一边高声道:“天外嗖嗖嗖三声,三枚银翎针一下子将那什么狗屁尘霜血的红光冲开了,那柳老鹰吓坏了,急忙跳开。众人都看,一个风姿绰约的白衣……公子翩然而至,身边还跟着两只白鹤,尾羽极长,就跟白风一样。”说着,对断楼一点头道:“没错,这就是你的师父!”

    断楼终于盼到了这一折,连连叫好。尹笑仇越说越激动,手中以箸为剑,在空中挥舞道:“我俩看见之后,上前相帮。当时那个场面,四方混战,都拿出了自己最得意的绝学,屠龙拳、鹰爪功、袭明神掌、碎玉落凰手!只杀得那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周围群雄都退避三舍,谁都不敢上前啊!”

    接着,尹笑仇又叹口气道:“可是我和慕容海到底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只能辅助一下。可他们越斗越狠,我俩就插不上手了,只能在一边看着。那柳老鹰一见你师父,二话不说就开打,我们这些场下观战的,就只见到一阵红光、一阵白光,就这么两边闪来闪去,满天都是刷刷刷刷的声音。不过我手脚虽然没力气了,但是眼力没有退步,也就看出来了,这柳沉沧的武功,正好被你师父克得死死的。”

    完颜翎奇道:“这怎么讲?”尹笑仇看断楼也是一脸茫然,放下筷子道:“你这徒弟是怎么当的,学没学成,连你师父的功夫叫什么名字、什么奥义都不知道!”

    断楼有些惭愧,他除了母亲传授给自己的一些基础吐纳本事之外,最初接触的就是冷画山的所教内功,便天然认为气息运作本就该如此,就算后来知道这是极为上乘的功夫,到底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尹笑仇哼一声道:“听好了,你这套内功,是冷天成所创,冷画山完善而成,名为浣风紫皇功,其精妙之处在于能随意调动真气在体内体外的扩散,配有一套便是碎玉落凰手。而这银翎针,便是其中的暗器一招,名为‘翙翙其羽’。一针至而真气如伞状张开,恰如一凤飞而百鸟随。那柳老鹰的尘霜血,虽然我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但是应当是一种化于水汽之中的暗器,并无实形,沾到皮肤就渗入其中,因此谁都对付不了。可这银翎针,每一针发出去,都随带着千万股气流,将他这尘霜血全都冲散了。”

    断楼顿悟,明白道:“是了是了,这确实是相互克制的武功。我时至今日,居然才知道师父的武功名称,只可惜我没学到碎玉落凰手,实在是遗憾了。”

    尹笑仇摇摇头道:“那不行,你学不了,学不了的。”断楼有些奇怪,正要追问,尹笑仇便继续道:“后来那柳老鹰见暗器抵不过冷画山,便索性放开了手,开始对拼内力,这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完颜翎问道:“然后他又拼输了吗,冷师父还真是不世出的天才啊。”尹笑仇道:“天才不假,可是内功是要靠积累的,冷画山毕竟年纪尚轻,比招式、比暗器、比身手都可以不落下风,可唯独内功是拼不过人的。俩人就这么隔空对掌,僵持了也不知道多久,突然那柳老鹰大叫一声,自己先撤了掌力,那只手还一直发颤。冷画山也是大汗淋漓,但调息了几下就没事了。”

    断楼奇道:“这又是为何?”尹笑仇道:“谁知道呢,别人的武功绝学,咱们也不好多问。但咱手上功夫要跟上,我和慕容海一见有机可乘,也就拼尽全身功力,上去对着柳沉沧就打了一掌。唉,我尹老牛一辈子光明磊落,唯一一回以二对一趁人之危,也就是这次了。”

    完颜翎宽言道:“对卑鄙之人,也没有必要讲什么规矩,尹老伯您做得对。”尹笑仇道:“就是,管他呢。那柳沉沧见势不妙,嘬着嘴吹了声哨,忽然全场黄沙四起,应当是事先埋伏好的内应,趁乱就逃走了。”

    断楼暗道可惜,尹笑仇继续道:“众人感激冷画山,都赞颂是少年英雄,要推作武功天下第一。可这孩子还不干,说什么自己是代替父亲来赴约的,非得等我们体内的毒都排尽了之后,再行比试。”

    完颜翎想起那日在新白虎庄,冷画山那温柔的声音,也不禁道:“冷师父果然是个儒雅之人。”言语中充满了憧憬。

    尹笑仇笑道:“是啊,他这么一说,我们就更加无地自容了。拉扯了好一会儿,双方各退一步,不选天下第一,而是评出四大高手,冷画山以锦翎白凤之名居首,我函谷青牛是老名号不用改,慕容海得了个铁臂龙王的称号。至于那个柳沉沧,虽然行为卑鄙,但到底武功卓绝,即使公平对战也不在我之下,便也给了他一个喋血苍鹰的称号。”

    说着,尹笑仇站起身来道:“这些故事,很久都没人听我说了。你听完了,关于你师父的事情,大概有所了解了吧?”

    完颜翎和凝烟意犹未尽,断楼则是猜测当年冷画山不辞而别的原因:唐刀大会、父亲去世、新白虎庄,好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却又汇总不到一起。

    尹夫人见尹笑仇已有十分的醉意,便扶着他,对断楼三人道:“这老头子又醉了,就是话多。我先扶他回去休息吧,你们尽兴。”

    尹笑仇醺醺地点点头,招招手随着夫人走开了。三人起身行礼送别,尹忠看着尹笑仇摇摇晃晃的背影,笑着对断楼等人道:“三位见笑了,今天是看在三位来了的份上,夫人才准许老爷随意喝酒畅谈,若是在平时,管得严得很呐!”

    完颜翎笑道:“哪里,我之前从没见过什么大宗师,总以为这样的武林高手,一定是高高在上,冷若冰霜,让人难以接近,可是尹前辈这样的性情,却更让我们觉得可亲可敬。”尹忠叹道:“老爷虽然现在被推崇为一代宗师,可骨子里仍是三分泥土七分潇洒,青牛目更胜青龙珠。这半生坎坷,踏遍九州四海,不知见过了多少人和事,。”

    他是青元庄弟子,原本不应该当着别人的面太多溢美本庄庄主,于礼有失。可是断楼和完颜翎听了,却丝毫不觉为过,反倒觉得恰如其分,更加钦佩。

    几人又饮了几巡,尹忠也便告辞。断楼看看天色已晚,对完颜翎道:“翎儿,天晚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完颜翎瞪了他一眼道:“去,谁要你送?”便理也不理,推门离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