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章 顽童结义:兄弟

《风楼断翎传》第三章 顽童结义:兄弟

作者:雨阙

    两个孩子这里闹得天翻地覆,云华和可兰那边却无此心情,她们理出了一张供桌,在上面摆了几样精巧的果点,点上香炉,跪在地上叩了几个头,便只听见外面断楼叫嚷着:“娘,义母,我回来了!”

    此时天已经半黑,云华听见儿子回来,却也无心责骂他晚归,只是喊一声道:“又跑到哪里野去了?快点进来,今天有正事。”

    听不见断楼答话,不耐烦地回过头一看,不禁愣了一下,只见断楼头破血流,身上全是污泥,还有另外一个孩子,看起来年纪稍大一些,也是灰头土脸,脸上更是好几道殷红的血印子,俩人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帐子。

    可兰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抱住断楼,一边用手帕擦去额头上的血水,一边心疼地问怎么伤成这样。云华向外看时,只见一名高个汉子和一名女子满怀歉意地站在门外,两人虽身穿皮毛衣裤,却插着发簪,显然是汉人,那汉子背后还扛着一头肥大的野猪。云华连忙起身,将二人迎了进来。

    汉子应一声,将野猪放在门口,走了进来。云华见两个孩子的样子,以为是断楼又惹了祸,便欠身说道:“两位抱歉,我这孩子生性顽劣,以后一定严加管教。”

    那汉子忙摆摆手说:“夫人不要误会,是我家矛子打了您家孩子,我们是特地来赔礼道歉的。”正在擦药的断楼听见,扭头叫道:“不是不是,是我把他给打赢了,他亲口认输的。”

    云华拍一下他的脑袋,对可兰说:“姐姐,你也帮这个孩子上一下药。”可兰应了一声,把杨矛子也拉到身边,嘀咕地说道:“这俩孩子,打打闹闹的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云华请客人坐,两人应了一声坐了下来,那汉子说:“夫人多有得罪,我叫杨青,这是贱内,那是小儿杨矛子。我们一家本来是大宋新宁崀山人,因为犯了人命官司,官府包庇,这才不得已远逃到了这里。我这孩子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到了这山野之地更是无法无天,今天说是去林子里打野猪,不知道怎么就和令郎起了冲突,实在是抱歉。”

    说罢对杨矛子道:“矛子,快给……人家孩子道歉。”

    断楼摇摇头说:“不,我和矛子哥已经是兄弟了,兄弟之间,是不用道歉的。”杨矛子也笑道说:“就是,我们兄弟之间就是切磋切磋武艺,没事的,没事的。”

    杨青无奈地摇摇头,转而对云华说:“还未请教夫人……”云华说:“我叫云华,这是我义姊可兰,那是我的儿子唐括巴图鲁,汉名叫断楼,也是个顽劣不堪的小魔王,我看这俩孩子一唱一和,倒是投缘。”

    杨青拱手道:“原来是段夫人,失敬失敬。”云华笑一笑道:“这孩子不姓断,我们江湖野人,没那么多规矩,你就叫我云华就行了。杨大哥,我看你虽然身居山野,可说话谈吐有礼,怕也不是一般的山野村夫吧。”

    杨青摇摇头说:“云夫人果然女中豪杰,不错,我家算起来倒也是名门之后,不过家道中落,流落至此。”一转头,瞥见屋中的供桌,便站起身来说道:“那如此,便不打扰了,多谢云夫人和可兰夫人给我儿上药。”说罢,长作一揖,拉着杨矛子的手便走出了门外,回头说:“这头野猪我已洗剥干净,算是表达我家一点歉意,万望笑纳。”

    断楼见杨矛子要走,急忙赶出去,说道:“杨大哥,明天还是在那个地方,我们接着比试武功,你要教我你那个什么回马枪。”杨矛子也答应一声,便跟着父母走了。

    送走三人之后,断楼看见家中氛围似乎有所不同,连忙询问怎么了。云华把手搭在断楼肩膀上,郑重说道:“楼儿,你记不记得娘经常跟你说的那个苏爷爷和苏婆婆?”断楼点点头,云华接着说:“刚才苏爷爷给娘来信说,苏奶奶去世了。”

    断楼倒是经常听母亲讲起这两位老人,说是当年对母亲和义母有养育和救命之恩,虽然从未谋面,心中也是十分敬重。小孩子还不太懂什么生死之事,只是心里有些难过,倒也不十分悲戚。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那我们把苏爷爷接过来,让他和我们一起住。”

    云华抱住断楼,说:“好孩子,苏爷爷听见一定会高兴的,可是爷爷在信里说,他已经孑然一身,从此再无牵挂,回南方去了。”断楼也不太懂,问道:“那我以后还能见到他吗?他都还不认得我呢。”云华笑了,说道:“会的,你一定会见到他的。来,今天娘给你做好吃的,这道菜还是苏爷爷当年教给我的呢。”

    当晚,云华和可兰做了一桌子好菜,小断楼更是大饱口福。饭后,被云华摁在供桌前,恭恭敬敬地上了香、磕了头,断楼想吃桌上的糕点,却被云华敲开手指说不许动。

    第二天,断楼问母亲要马,说要找杨矛子演示回马枪,云华不许,说他年纪太小还不能骑马,任他软磨硬泡也不答应。断楼赌气,索性自己跑了出来,在昨天的地方,看见杨矛子已经等在那里了。

    杨矛子跳起身来,向断楼身后看看说:“你不是说要把马带来的吗,马呢?”断楼撇撇嘴说:“别提了,我家那两匹马只听我娘的,她不让我骑出来。”

    杨矛子笑道:“真是个小孩子,这么听你娘的话。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说着挑起手里的长矛,回身要走。断楼急忙说:“我骑不了马,可我能跟我娘学新的剑法,你明天再来,我演给你看。”

    杨矛子歪着头,说道:“我干嘛还来,成天跟你混一起,多麻烦。”断楼说:“我们不是兄弟吗?”杨矛子笑了,说:“连把子都没拜过,谁跟你是兄弟。

    断楼茫然,问道:“什么是拜把子?咱们昨天打了一架,不就是兄弟了吗?”

    杨矛子笑着摆摆手说:“那可不行,你们江湖有你们江湖的规矩,我们汉人也有我们汉人的规矩,要拜结义兄弟的话,那得烧香,告拜天地,才算行呢,这等地方,去哪里找香火?”断楼一拍脑袋,说道:“这好办,我家里有香,我去给你拿来。”

    说罢,跑回家中,在苏婆婆的牌位前偷了一大把香,忙不迭地拿给了杨矛子。杨矛子笑道:“用不了这么多。”从中间抽出三根,用泥土在地上堆出一个小土堆,摸出火折子把香点好,插在上面,对断楼招招手说:“来,你过来,我做,你跟着学。”双膝跪在地上,断楼也照着样子跪了下来。

    杨矛子手里又点上三根香,大声说道:“皇天在上,厚土为证,我,杨矛子。”断楼好奇问道:“怎么你就叫杨矛子?”杨矛子白了他一眼说:“正经点。”断楼哦一声,也端正地立起身,说道:“我,唐括巴图鲁。”杨矛子又打断他说:“不行,咱俩用汉人的方式结义,你也得用汉人的名字,不然老天爷不认的。”

    断楼觉得有理,点点头继续说:“那,我断楼。”

    杨矛子又扭头说:“你就姓断?”断楼学他白了一眼说:“正经点。”

    两个孩子齐声说:“今日结为生死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若违此誓,不得好死。”说罢,脑袋撞地,连磕三个响头,断楼觉得不够,又凑足了十个才起来。

    二人站起身来,杨矛子说道:“我的名字是爹妈随便起的,说是贱名好养活。”断楼撇撇嘴说:“我姓什么,我娘也不告诉我。”杨矛子笑道:“那我没名,你没姓,咱们还真是好兄弟啊!”断楼也觉得十分有趣,都笑了起来。

    自此,两个孩子日日混在一起,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小魔王,也不稀得搭理周边营帐的小孩,每天一大早就钻进深山老林子,直到傍晚才各自回家,不是打几只野鸡,便是拖一头野猪,偶尔还打只熊回来。

    云华看也管不住这孩子,索性就多教他几招武功和口诀傍身,一来二去,便把墨玄剑和清玉剑的两套招式都传给了断楼,断楼年纪尚幼,不求他能全部理解,但对付林中的野兽已是绰绰有余了。如此渐渐过了半年,又是一年春天,断楼已是十岁。

    一日,二人来到深林之中一个大湖里,划着树皮扎起来的筏子,拿竹竿想捞一些鱼虾做午饭,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两声嘹亮的鸟鸣,一声如编钟清脆,一声如长角悠扬,透着焦急。

    二人从未听过如此好听的鸟叫,心中好奇不已,连忙撑一下竹蒿,向着湖另一岸驶去,两边芦苇纷纷让路,声音近了,拨开杂草一看,只见两只白鹤陷入沼泽之中,拔也拔不出来,正焦急地鸣叫着。

    这山林之中不乏鸟类,白鹤也是常见,这两只却大为不同,脖颈如黑缎温润凝滑,又细又长,顶上的红珠如宝石般光泽明丽,而且尾羽极长,洁白如雪,看起来宛如玉雕银琢,美丽无比。

    杨矛子拿竹竿戳一戳地上,竹竿陷入一半,笑道:“这两只鸟长得是好看,可就是笨了些,这春天它们正在换羽,不会飞,陷到这沼泽地里出不来了。”

    断楼心里痒痒,说道:“大哥,我们把它们捞起来吧。”杨矛子摇摇头,说:“这鸟中看不中吃,听说有一股酸臭味。”断楼急道:“不能吃它们,你看它们这么好看,我想送给我娘和我可兰娘,让她俩养着给我玩。”

    杨矛子白了断楼一眼,说道:“说你是小孩子,就想着玩,好吧。”于是两人伸出竹竿,那鹤倒也聪明,用嘴把竹竿叼住,两人用力一拉,把两只白鹤从沼泽里拉了出来。两只白鹤抖抖身上的泥,进水里欢快地游了两圈,来到两人身边,点点头以示感谢。

    断楼见这两只鸟如此通人性,心中更是喜欢,俯下身逗了起来。杨矛子则不屑地说:“这两只大鸟,你自己抱回家去,我可不帮你。”断楼也不回头,说道:“才不用你帮,自己带回去就自己带回去,你到时候别跟我抢就行了……”

    “是谁家的小孩子,要带走我家的鹤儿啊?”

    两人一回头,不知何时一个少年公子,白衣飘飘,羽扇纶巾,腰束一根黑丝绸带,竟无声无息地立在芦苇之上,笑着向二人走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