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九章 谁恼柔情:答应

《风楼断翎传》第十九章 谁恼柔情:答应

作者:雨阙

    尹夫人看着这两拨人,都把自己搞糊涂了,望向尹笑仇。尹笑仇看出夫人的疑惑,走到夫人面前道:“来,夫人先坐,听我慢慢跟你说。”尹夫人摇摇头道:“不,柳儿今天一上午都和我在一起,得不到空。现在正好趁她不在,我先跟你说一件事情。”

    尹笑仇看夫人表情严肃,便也正襟危坐,敛起笑容道:“夫人请讲。”

    另一边,凝烟和完颜翎跟着断楼一起回到了卧房中。尹忠带着一位侍女,取来了些金疮药、洁净绢布和热水,要帮断楼上药。完颜翎谢过道:“多谢忠叔和这位姐姐,我们自己敷药就可以了,不劳您帮忙。赵少掌门那边也受了伤,您先过去看看吧。”尹忠答应,说有什么事随时传唤即可,便带着侍女走开了。

    完颜翎坐下身挽起袖子,一只手拉过断楼的手,一只手拿着一块锦帕,伸出柔荑纤纤四指,在手里轻轻拨撩,试着水温合适,便将锦帕放入水中,慢慢浸润湿透,再挤出帕中多余的水,在断楼的手掌上细细地擦拭着。三人似乎是有了什么默契一般,都一言不发,只听见偶尔滴滴落落的水声。

    凝烟略懂一些刀伤止血的包扎方法,本来想帮断楼处理伤口,看见完颜翎这样,却是胸中涌出一种既奇异、又心酸的滋味。他们相识已有月余,平日总是听着完颜翎嬉笑怒骂、洒脱恣意,只当她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却从未想过、更从未见过如她此安静、温柔的小女子模样。看着那铜盆中的热水弥漫出烟雾缭绕,完颜翎低着头,丹红的袖口处露出一段皓白如玉的手臂,在热气蒸腾地又透着红润色泽,在一片朦胧中,就是她一个女子看了也甚是动人,连忙转过身去,若无其事地打开窗子,让一些清清的小风透过垂柳细枝的几层梳筛送了进来,吹在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上。

    断楼看着完颜翎,只感觉掌心里那只手温软如绵、摩挲细腻盈盈而握,也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完颜翎的手指纤白细长,楚楚动人,原本是女红抚琴的好天资,只是她从不好这些东西,只是舞枪弄剑、野外乱跑撒欢,断楼每次奉母命去找完颜翎,扯着她的手回去,只感觉到温热的掌心和指关节处细细的小茧。现在完颜翎这副样子,倒让断楼有些奇怪异样的感觉。他看看完颜翎,她微微低着头,看不清脸庞,只是一绺松松的发丝从额前垂下,长长的睫毛眨眨扑动,睫毛之后似乎有闪闪亮光,也不知是水汽还是眼睛。断楼心中怦然一动,轻声道:“翎儿,我……”

    “滴答”,一大滴水珠落了下来,正落在断楼的掌心上、完颜翎的手背上。断楼吓了一跳,另一只手轻轻抚住完颜翎的肩膀道:“翎儿,你怎么了?”完颜翎抬起头,眼里噙着泪水,突然忍不住了,眼泪开了闸一般,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凝烟惊讶地回过头,断楼也是傻愣了眼。他从小练武打架,受伤那是家常便饭,比这严重的多了去了,也从没见完颜翎哭得这般伤心过,顿时有些手忙脚乱,只能口中不停地安慰着,却连自己都觉得空洞无力,一个劲道:“翎儿,我没事的,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的。你别哭了,别哭了好不好。”

    完颜翎也不想这样,可就是止不住,像受了委屈的小女孩那样吸了下鼻子,抬头看着断楼。一张脸上分不清涕泪和水汽,倒一下子把断楼给逗乐了。断楼伸出手擦去完颜翎的泪水道:“好了翎儿,没事了。”

    完颜翎伸手在断楼的腿上轻轻捶了一下道:“你还笑,我早就该去帮你的,结果我还乱说话,让你受了伤,我……”

    断楼总算明白了完颜翎为什么哭了,觉得好笑又怜爱,柔声道:“没事的翎儿,这不怪你,都怪我没有顾及你的感受,这一点小伤就算是给我长记性了,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一定改,再也不这样了,好不好?”

    断楼这样说,完颜翎心里反而更加难受了。她从小和断楼一起,从来就没见过他身边有除了自己以外的女孩子,也决然不会想到断楼会遇见什么别的人、喜欢什么别的人。可自从进入中原以来,一个凝烟姐姐,比自己温柔体贴,断楼都愿意为了她撞墙搏命。一个尹柳妹妹,比自己娇俏可爱,断楼对她说话也是从未有过的语气,不禁有些没来由、无名火的醋意和妒忌,因此方才袖手旁观,还故意说了些赌气的话,却间接让断楼受了伤,便又是委屈、又是自责、又是气恼。听见断楼如此说,蓦地想到数月前,断楼在黄天荡口为自己舍命吸毒血的事情,更是心疼不已,一把抓住断楼的手,疼得断楼吱呦叫了一声。完颜翎连忙松开手,仍是面带泪痕,却是轻轻笑道:“那我也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说那样的话啦。”说着,伸手取过白绢,细细地为断楼包扎起来。

    断楼拍拍完颜翎的脸颊,轻笑道:“傻翎儿。”凝烟却是不明白了,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完颜翎抬头,讨好一般笑道:“凝烟姐姐,我告诉你,你可不能笑话我。”断楼笑着摇摇头,由着完颜翎去怎么说。

    其实他三人这边还好,尹柳和赵钧羡那边几乎已经闹翻了天。尹柳气呼呼地离开之后,径直回到了自己的闺房。赵钧羡一路追赶,又不敢跑太快到前面去,怕惹尹柳生气,就只能在后面跟着,一直跟到闺房门口。尹柳回过头来道:“喂,我要睡觉,你跟过来做什么?”

    赵钧羡有些窘迫,挠头道:“柳妹,你这是怎么了?”尹柳打开门,里面是一间小巧玲珑的卧房,桌椅板凳、罗帐绣床,连带整屋的蚕丝栽绒地毯,无一不是精致华丽,价值更是不菲。单看这一间小室,也可以想象到尹笑仇夫妇对这个宝贝女儿的宠爱了。

    尹柳搬过一张锦凳在门口,指着门外假山旁的石墩道:“你坐在那里,不许进来!”赵钧羡不想让尹柳生气,便答应一声,坐了过去。尹柳将脚轻轻踏在门槛上,问道:“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赵钧羡觉得尹柳今天的样子很奇怪,但还是答道:“柳妹,我是来看你的,顺便跟你爹说一下咱们……”尹柳打断道:“从小就看,还看不够啊?你没看够我,我可都看够你了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