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十九章 谁恼柔情:不愿

《风楼断翎传》第十九章 谁恼柔情:不愿

作者:雨阙

    尹柳这话说得不算重但也不算轻,可赵钧羡看着她双颊酡红、轻颦薄怒的样子,却是丝毫不生气,反而觉得十分可爱,便道:“柳妹,你我也有快半年没有见面了,我可是离开之后每一天都在想你。更何况你小仙女一般的面容,我怎么会看够呢?”

    不管是多么高冷的人,听见真诚的称赞也会心中高兴,更何况尹柳这样的单纯少女。赵钧羡如是说,也让她满心欢喜,噗嗤笑道:“好赵少掌门,哪里学的这般油嘴滑舌,过来吧。”赵钧羡答应一声,几乎边走边跳地进了尹柳的闺房,也搬个锦凳坐下,离尹柳不远也不近。

    尹柳看着赵钧羡道:“我问你,你这一来,怎么就和人家打架,断楼公子他招惹你了吗?”赵钧羡问道:“怎么,你果真认识他的吗?”尹柳一瞪眼道:“你先回答我!”

    赵钧羡只得赔笑道:“好,我跟你讲,是这样的。”于是,便将如何在嵩山遇见两人,又如何擒住他们关在密室中,并最终逃离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他素知尹笑仇不喜欢柳沉沧,因此将这一段事情瞒过了,心想:“柳先生当年虽然做错了事,但改过自新,以我所见乃是当之无愧的大英雄大豪杰。尹世伯对他有些误会,还是等到以后再慢慢解释。”便只对尹柳说是“几派联手”,含糊而过。

    尹柳听完赵钧羡的讲述,声如风铃,咯咯笑道:“喝醉了酒,还被一个做饭的侍女用饭篮子打晕了,真亏你好意思说。”赵钧羡挠挠头道:“这也不能怪我,要不是凝烟今天亲口告诉我,我到现在都还以为她是被绑架走了呢。嘿,想必是纤罗她们三个姐妹情深,合起伙来糊弄我呢,回去一定要罚她们。”想了想,又连忙补充道:“但要不是我不防备的话,我肯定是能打败他的。我爹说了,我在闭关期间曾经不自主地纵声长啸,这是内力精纯充沛的表现,只是我自己不觉,因此还有待激发。只要稍加调练,很快就可以成为一流高手了。”

    尹柳可不太懂这些长啸内功什么的东西,也不感兴趣,便不屑道:“切,什么鬼东西,我才不管呢,有本事你现在就叫一个我看看?”

    这可难为赵钧羡了,他本就稀里糊涂,只是父亲这样说了,他也就这样认为了,之后虽然几次想要激发内力,却总是不如意,现在尹柳这般要求,更是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尹柳看着他的样子,扫兴道:“好啦好啦,跟我还在这里吹牛。”赵钧羡刚想解释,尹柳又道:“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许跟断楼公子打架了,他可是我和我娘的救命恩人,而且我还……”说到这里,却又双颊一阵晕染,转瞬即逝,把头扭了过去。

    赵钧羡并没有注意到尹柳的变化,只是茫然道:“救命恩人?什么救命恩人?”想了想问道:“难道你这次随伯母回岭南探亲,路上遇到什么危险了吗?”尹柳摆摆手道:“猴急什么,不是的,那都是半年前了。爹说他要去什么白凤庄见一位老朋友,我觉得好玩,就跟娘一起去,结果路上,碰见了五个丑怪人,说是叫什么黄沙五毒的,要截杀我们……”

    赵钧羡心里“咯噔”一下,霍然起身道:“你说什么?黄沙五毒?”尹柳被他这副模样吓了一跳,翘脚踹了他的腿一下道:“你干嘛,吓死我了。是叫黄沙五毒啊,怎么了?”

    赵钧羡脸色煞白,声音颤抖道:“那五毒,是不是一个拿沙锤的和尚,一个拿长钩的壮汉,一个白癍胖子、一个黑脸女子和一个枯瘦佝偻的人?”尹柳惊讶,也起身道:“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赵钧羡呆愣了半天,突然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尹柳慌忙拉住他道:“你干嘛?把脸打肿了让我爹我娘看见,又该说我欺负你了。”赵钧羡赧颜道:“柳妹,我……我对不起你,那个黄沙五毒所在的黄沙帮,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几个帮派之一。”

    尹柳难以置信道:“你说的是真的?”

    赵钧羡耷拉着脑袋,都不敢抬头看尹柳,只得点点头。

    尹柳气得浑身颤抖,道:“好啊,我差点被他们害死,你居然和他们一起抓什么女真人,还要抓我的救命恩人,你,你……你干脆直接杀了我得啦!”这样说着,仍是不解气,两只手在赵钧羡胸口不断地擂锤着。尹柳身材娇小,赵钧羡就算低着头也比她高,只看见两只小小的拳头在自己胸前连连打着,不觉心中一动,伸手一下子捉住了尹柳的拳头。

    尹柳左扯右扯挣不开,气道:“你做什么,要还手吗?”

    赵钧羡看着尹柳海棠春红一般的脸颊,只感受到她吹气如兰,几乎要忍不住去探寻她的丹口薄唇,可终究还是努力克制住了。尹柳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看着赵钧羡,眼中却只有天真和疑惑。

    赵钧羡深吸一口气,温言道:“柳妹,我错了。只是以后这样的事情,你还是要尽早让我知道,咱们之后可就是一家人了……”

    尹柳刷得抽开手,愣愣道:“你说什么?”赵钧羡道:“我爹整天忙着练功习武,就打发我自己先过来。刚才我已经跟你爹提过咱俩的婚事了。”

    尹柳气得狠狠推了一把赵钧羡,指着他道:“赵钧羡,你在搞什么啊,我怎么就要和你谈什么婚事了啊!”赵钧羡急道:“你爹刚才已经同意了,我爹也说,咱们江湖中人,不用那般繁文缛节,只要这次说定了,他过几天就亲自来下聘礼,两家一起纳征请期……”

    尹柳细眉倒吊,双手叉着纤纤细腰,哼一声冷冷道:“原来如此,你爹同意了,我爹也同意了,真是好极了。那你同意吗?”

    赵钧羡一怔,脱口道:“我爹已经请人合过咱们俩的八字了,是百年好合的上上吉。”

    “我没问你这个,我问你自己同意咱俩的婚事吗?”

    赵钧羡声音压得很轻,低语道:“咱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脾性都相互了解,别人也都说,我俩很般配。”

    “你是聋了还是傻了?我是问你,你到底愿不愿意娶我?”

    赵钧羡慢慢伸出手,搂住尹柳的肩膀,坚定道:“愿意,一直都愿意。”

    尹柳贝齿轻咬着嘴唇,挣开赵钧羡的双手道:“谢谢你,钧羡哥哥,可是,我不愿意。”

    一阵夏末的热风吹过,赵钧羡却只觉得寒意透骨。

    “钧羡哥哥,我爹我娘从小就让我管你叫哥哥,可我一直不愿意叫。现在我这么叫了,你明白的,是吗?”尹柳定定地看着赵钧羡,那表情与平素的刁蛮嬉笑完全不同,极为认真地道:“你是我的好哥哥,一直让着我、哄着我,可是我有心上人了,装不下你了。”

    说完,也不等赵钧羡回话,回身径直跑出了门外,留赵钧羡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屋里。

    要是知道赵钧羡这个状态,尹笑仇恐怕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不该那么痛快地答应下和赵家的婚事。可即使是不知道,他已经在因此被夫人数落了。尹夫人将昨夜女儿奇怪的反应跟尹笑仇说了一下,分析一番道:“老牛啊,我觉得咱们柳儿,怕是已经对那个断楼公子芳心暗许了。”

    知女莫若母,还是尹夫人一下子看出了女儿的心事。尹笑仇虽然是武学大师,可对这种小女儿心事就看不出来了,听夫人这么说,只觉得不以为然,笑道:“我还以为夫人要和我说什么大事,这不可能。咱们柳儿和楼儿总共才见过两面,跟人家一句话都没说过。她心气那么高,怎么可能就这样看上一个生人?”

    尹夫人嗤之以鼻道:“这你问谁?你当年看上我的时候,跟我说一句话了吗?自己就跑到我师父跟前求亲去了,连媒人都是随便拉来的,还好意思说,女儿这不是随了你了吗?”

    夫人这样一说,尹笑仇瞬间敛起了笑,觉得这是个事。沉吟了一会儿,为难道:“照夫人这么说,还真的是……可是刚才,我已经应允了羡儿的求亲,他都已经飞鸽传书回报赵掌门了。”

    尹夫人惊讶地站起身道:“什么?你,你怎么能这么随便就答应下来了呢?”尹笑仇摊手道:“你这也不能怪我啊,你不是也说过,若是羡儿能和柳儿结亲,那是再好不过的吗?”

    尹夫人又急又气,却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坐下叹口气道:“唉,按说是极好,可是……咱俩就这么一个女儿,将来她早晚要继承青元庄的基业。可是你这个宝贝疙瘩,天不怕地不怕,又不学武功,将来总要有一个夫婿既能容让她,又能扶持她才是。羡儿从小就在我青元庄和柳儿一起长大,品行端正,知根知底,算是你我半个儿子。”

    尹笑仇道:“既然如此,那不是极好吗?”尹夫人道:“可是千好万好,抵不过咱闺女一句不愿意啊。她要是真的铁了心要跟那位断楼公子,难道咱们还拗得过她不成?”

    尹笑仇踌躇道:“那依夫人的意思?”尹夫人叹口气道:“依我的意思?这件事情还能依我的意思,那自然是只能依咱们宝贝女儿的意思啊。”尹笑仇想了想,也是叹口气道:“好吧,为了女儿,我这张脸不要也无所谓,大不了就跟赵掌门那边赔个不是,别人笑话也就笑话吧。”转而又道:“不过这样也不算坏。楼儿品貌性格、武功身手也都不比羡儿差,我本就十分中意,若是他愿意做我的上门女婿,也算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他这样说,也不知道是宽慰夫人,还是宽慰自己。尹夫人道:“不管怎么说,羡儿那边,咱俩也还得好好安抚,或者我多打探一下,给他许配一个名门闺秀,也算一点补偿。”尹笑仇点头道:“这就有劳夫人了。”

    两人正说着,忽然听见一声轻微的细响。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从花园旁匆匆走开,尹笑仇皱皱眉,看看夫人。尹夫人道:“是柳儿?”尹笑仇点点头,起身道:“她应该是听见了,可不能让她乱来,去看看!”

    这些人当面不当面,都闹得心绪不宁,身为核心人物的断楼却是浑然不觉。他懒懒地坐在长椅上,听完颜翎添油加醋地和凝烟讲事情。完颜翎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模样,言笑晏晏,插科打诨,凝烟总算听明白了,却丝毫没有被逗笑,却是严肃地道:“翎儿,你不该这样的。”

    完颜翎反倒被凝烟的样子搞得有些心里发虚,轻声道:“凝烟姐姐,你怎么了啊。”凝烟眸中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喃喃道:“最肯忘相思,肝脑只涕零。若愿执子手,痴情到白头。”

    这两句云里雾里,完颜翎似懂非懂,半带疑惑的看着凝烟。凝烟叹口气,黯然道:“这是老夫人临终前告诉我的,说是她想了一辈子才想透的事情,我曾经,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断楼笑着打圆场道:“好啦好啦,凝烟姐你也别说翎儿了。”凝烟扭头道:“我还没说你呢!翎儿固然有些不是,说到底,你也不该对尹柳姑娘那般说话。”

    断楼和完颜翎平时只当凝烟是个温柔可亲的姐姐,头一次见到她如此认真地对自己一字一句说话的样子,都耷拉着脑袋,像被姐姐教训的弟弟妹妹一般,只能点头,也不敢还嘴。

    过了一会儿,凝烟不说话了。完颜翎抬起头,轻轻道:“凝烟姐姐,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凝烟一愣,顿时脸红了,转身道:“翎儿,你又取笑我!”说着端起水盆,却被完颜翎拿过去道:“姐姐今天为了我们两个也辛苦了,这点小事,就我来吧。”说着便将带血的锦帕和药瓶药罐收起来,哼着小曲便出了门。

    凝烟看看完颜翎出门的背影,再看看断楼,舒心地笑了,只觉得自己心中也好像有一块石头落了地。坐下喝杯茶,又嘱咐了断楼几句,起身想要回房。

    突然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两人还以为是完颜翎忘带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却见尹柳满面惊喜地走了进来道:“断楼公子!”看见凝烟,欠欠身道:“凝烟姐姐,对吗?前日多有得罪,小妹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不知可否回避一下,我有件事情,想单独和断楼公子说一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