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二十章 尘封旧事:尹义

《风楼断翎传》第二十章 尘封旧事:尹义

作者:雨阙

    淡紫色的花瓣一片一片地揪下,撒在白釉似粉的瓷钵中。小小的药杵轻轻地研磨着,把花瓣捣成了细细的浆汁。兑一点温热的清水,蒸出的水雾像是淡淡幽香的水墨,沾在白底青花的奁瓯上,煞是好看。

    完颜翎将一方丝帕攒成小团,蘸了一点花浆之后,轻轻点在断楼肿得发亮的半边脸上。丝帕刚一沾,断楼便疼得丝丝一声,道:“翎儿,你轻一点啊。”

    完颜翎扁一扁嘴道:“活了个该,就打这一下,算是便宜你了。刚才挨揍的时候怎么不喊疼?现在在这里跟我矫情什么。”嘴上虽然发狠,手指的动作却更加舒缓了,又温言道:“搞出这样的事情,也别指望有人来给你送药了。好在凝烟姐姐在后院采到了这些紫花地丁草,凉血消肿有些作用,你凑活着用吧。”

    断楼揉着下巴道:“凝烟姐呢?”完颜翎道:“凝烟姐回自己房间了,她说不想管你这风流破事,让咱俩自己解决。”说着,嘴角轻轻一笑,俯下身道:“前半截你和尹姑娘的话我没听到,不过凝烟姐姐都告诉我啦,刚才虽说嘴笨了些,可整体表现不错呢。”

    断楼看看完颜翎,不禁笑了起来,可一咧嘴就疼得更厉害了,只得勉强收了回来。完颜翎拍一下他的肩膀道:“你笑什么啊?”断楼道:“我想起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也是因为惹你哭了,被四哥狠狠打了一下,打得好像是同一个地方呢,你说这以后脸会不会变歪了?”

    完颜翎笑道:“歪了才好,最好长成个丑八怪,省得再惹下风流债。”用紫花地丁浆给断楼半边脸涂敷均匀后,起身道:“尽量别动,两个时辰之后再敷一次,就可以消肿了。要是嫌难看,就老老实实待在屋子里,别出门啦。”

    忽然“哒哒”两下,一阵敲门声响起。完颜翎问道:“哪位?”门外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道:“断楼公子,翎儿姑娘,夫人请两位去偏厅叙话。”

    断楼和完颜翎相对望了一眼,摊手道:“得,想不出门也不行啦。”完颜翎“嘁”一声,对外面喊道:“来了。”放下手里的东西,将袖子捋下去,前去开了门。一个面色淡金的微髭男子站在外面,见开了门,便道:“两位,老夫人已经在偏厅等候了,请随我来。”

    完颜翎答应一声,见此人长相陌生,便问道:“不知这位大哥如何称呼?我好像没有见过您。”那男子道:“在下尹义,平日主要在讲武堂带领庄内的年轻弟子练功,或负责夫人小姐外出的护卫之责,姑娘不认识也是自然的。”

    “尹义?”断楼听见这个名字,不自觉地重复了一遍。尹义侧过头道:“断楼公子可有什么指教?”断楼道:“哦不,没有。只是不知为何,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完颜翎白了他一眼道:“你什么记性,忠叔不是说过,每代庄主都要收四个大弟子,赐姓尹,名为‘忠、孝、节、义,想必这位就是第四位弟子,尹义大哥吧。”尹义点点头道:“姑娘说的是。”

    虽然这么说,断楼心里还是有些犯嘀咕,总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熟悉,好像在什么别的地方听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便也没太在意,兴许是以前遇见过的什么重名的人吧。便取一块方帕包住半边脸,起身道:“那就有劳尹义大哥带路了。”

    两人跟着尹义,来到了芸萝偏厅,尹夫人已经在此等候了。见两人到来,也不起身,只是示意两人坐下,断楼和完颜翎便行个礼,在下首坐下了。尹夫人看见断楼半边肿起的脸,微微欠一欠身道:“断楼少侠,是羡儿鲁莽了,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断楼道:“哪里,这是我咎由自取,夫人您这样倒让我惶恐了。”

    尹夫人对尹义道:“尹义,有劳你了,你先下去吧,把门关好。”尹义拱拱手,回身退下了。断楼看他脚步轻盈稳健,身板挺拔,暗道:“此人虽然尚未显露身手,但从这走路的步态来看,也必然是高手之流,只怕我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完颜翎看四下并没有一个侍女仆从,现在又遣走了尹义,对于尹夫人要说什么,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果然,尹夫人开口道:“两位都是直爽性子的人,我也不婆婆妈妈的,就直接说了。断楼少侠,我家柳儿对你的心意,你可明白?”

    断楼看看完颜翎,也不说话,只是沉默地点点头。尹夫人道:“那,你将做如何打算?”断楼道:“夫人,我的打算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和翎儿早已定亲,我绝不会辜负她。尹姑娘……令爱也是家世品貌一流的佳人,何愁找不到好夫婿?”

    尹夫人叹口气,道:“好夫婿自然是找得到,但千好万好,总抵不过她自己一个愿意啊。”她本想试探一下,看断楼愿不愿意解除婚约,其实心里也只不过十万分之一的指望,试一下而已。现在看断楼如此坚决,想是无望,也不必再提。迟疑了一下,尹夫人看看完颜翎道:“翎儿姑娘,你呢?”完颜翎嫣然一笑,坦然道:“尹伯母,按照汉家的礼法风俗,定了亲之后。女子就算是为人妇了。他这么想这么说这么做,我自然也是这么想这么说这么做。”

    她这话的意思本来是向尹夫人表达自己的心意,其实她哪里管这些东西,只不过觉得尹家家学传统,这套礼制说出来更能让尹夫人信服罢了。但尹夫人听完之后却是面露喜色,起身道:“翎儿姑娘,你真的肯顺从他的意思?”完颜翎似懂非懂,点头道:“当然。”尹夫人喜道:“好!好!那,断楼公子,如果柳儿仍然愿意嫁给你,你可答应?”

    断楼和完颜翎都是一愣,费解道:“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让自己的心肝宝贝女儿给别人做庶妻小妾,尹夫人心中何尝不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又不忍伤女儿的心,想想断楼和完颜翎都是善良侠义之人,女儿就算做妾也不会受什么委屈,便先来探问一下,大不了和尹笑仇吵一架。见两人似乎不太明白的样子,尹夫人道:“断楼公子,翎儿姑娘,这男子三妻四妾也是常有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断楼少侠愿意的话……”话还没说完,断楼和完颜翎都一下子站了起来,连连道:“这不行的,万万不可。”

    尹夫人既失望又惊讶,想了想道:“翎儿姑娘是公主,自然做正妻,柳儿她愿意做庶妻,这一点请不要担心……”完颜翎道:“尹夫人,您误会了,我不同意,与我是什么人无关。”尹夫人道:“你刚才不是说,你恪守三从四德,愿意听断楼少侠的吗?”

    完颜翎正色道:“我那是说着玩的,谁管那些东西?”断楼道:“夫人,我这一生就只翎儿一个人,是万万不会再有别人的,还请夫人不要再提此事。”

    尹夫人仍然心有不甘,正要继续说,完颜翎打断道:“尹夫人,恕小女冒昧。我看尹庄主和您也是相爱甚笃,可您二位到现在都没有个儿子。难道您愿意让他再找一房侍妾,或者,尹庄主自己为什么不愿意呢?”

    这句话已经不能说是不客气,而且是极为无礼了。尹夫人一愣道:“我们两个患难与共四十多年,他……我……他不会的。”完颜翎道:“没错,或许我二人的经历不像庄主和夫人那样长久坎坷,但既已相许,便决容不下第三个人。”

    尹夫人看着两人,目光却渐渐变得柔和,最终笑了,摇摇头道:“是啊,多年以后同样的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居然就忘了。这件事是我问错了,两位见谅。”说着坐下身道:“二十多年了,自从赶走尹义那天之后,我再也没听过这样的话了。”

    断楼和完颜翎都是一愣,尹夫人见状,解释道:“不是刚才那个,是上上一代的尹义。唉,这都是尘封旧事了,那个尹义是个弑主叛庄的大恶人,让老牛也吃尽了苦头,从小颠沛流离。要不是当时帮我们的一对苏家老夫妇发善心,老牛头早就杀了他了。不过他已经是个糟老头子,现在想必也该老死了。”

    断楼脑中嗡的一响,脱口而出道:“那个尹义,是不是被尹庄主废去了武功,赶去了极北之地?”尹夫人奇道:“正是,你怎么知道?”

    断楼终于想起了“尹义”这个名字,母亲无数次讲过的那个故事,无数次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那个人,顿时瘫坐下道:“当年那个害死我义父的尹大恶人,原来就是上上代的尹义!”

    完颜翎有些不明白,正要再问,突然门被推开了。尹笑仇走了进来,一脸阴沉,又是惊讶道:“尹义是被你母亲杀死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