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二十章 尘封旧事:心思

《风楼断翎传》第二十章 尘封旧事:心思

作者:雨阙

    尹夫人这边跟断楼和完颜翎二人讲述,另一边的凝烟却是心绪不宁。她本来呆坐在房中想事情,被尹笑仇这一阵惊天震响吓了一跳,连忙出门四处看看,庄中的人也一个个揉着耳朵嘀嘀咕咕,但表情轻松,似乎并没什么大不了,便安下了心,也不想去多问,在后花园中转了一圈便回房间了。

    刚一开门,便看见尹柳正翘着脚坐在里面,手里把玩着桌上的茶盏,表情俏皮恬淡,全然不像刚刚大哭过一场的样子。凝烟略有吃惊,道:“尹姑娘,你怎么来了?”

    尹柳看见凝烟,便放下茶盏,甩甩手站起来道:“我本来是在歇午觉,可是我爹刚才那一下把我吵醒了。我睡不着,又无聊,本来想再去找我爹,让他同意我和翎儿姐姐一起嫁给断楼公子。可是听声音,他现在好像心情不太好。我就到这边来啦,听说我娘把断楼公子和翎儿姐姐找去了,我可不想去凑热闹,就来你这里坐坐,你不会记恨我泼了你一身汤水,不欢迎我吧?”

    尹柳的表情十分自然,反倒让凝烟心中有些惊奇,但脸上却轻轻笑道:“怎么会,尹姑娘说笑了。”不动声色地走到桌子旁,两指拈着茶壶,徐徐地倒出一杯茶水。尹柳坐下道:“你这里的杯子不好看,等我让尹节给你换一套新的来,是极品的汝窑玛瑙天蓝釉,宫里皇上都不一定用得了呢。”

    凝烟将茶杯推到尹柳面前,淡淡道:“尹姑娘客气了,我习惯了粗瓷土碗,只要能盛饭,能倒茶,便是好的,又何必在意是用什么装的?真要用了名贵的器具,只怕我还不自在呢。”尹柳道:“我听钧羡哥哥说,你是他母亲从秦淮河救出来的,在嵩山上一直是她的侍女。做伺候人的活,难道你就甘心一直这样吗?”

    凝烟道:“这样有什么不好?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况且断楼公子和翎儿都对我很照顾,我能够这样,已经很知足了。”

    “难道你就不想点什么别的?比如说,嫁个好人家?或者,家财万贯?再或者,也找她十几二十几个侍女,也体验一下让人服侍的感觉。有没有嘛?只要你说,我一定能帮到你的!”

    尹柳语气开始变得有些焦急了,眼里几乎有央求的意思。可她这一急,凝烟心中反而安定了下来。尹柳这天真的百般讨好,明显是有求于自己,不急,先吊吊她的性子再说。

    想到这里,凝烟嘴角含笑,却是一言不发,好像没听见尹柳的话一样。

    尹柳盯着凝烟,等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叫,起身站到凝烟面前道:“钧羡哥哥是说过你性子稳,可你这也太沉得住气了吧,我说了这么多,你就一句话也不想问吗?”

    凝烟抬起头来看着尹柳道:“尹姑娘想让我问什么?”

    “就,就比如,我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啊,我能不能做到啊……之,之类的。”

    “尹姑娘是青元庄千金,若想帮我做到这些,那岂不是易如反掌,有什么好问的?”

    “可是,你就不想问一下,我为什么要给你这些、帮你这些?”

    “感谢尹姑娘好意,可是这些我都不在意,既然不想要,又何必问为什么呢。”

    “我刚才说,刚才那么大的声响是我爹发出来的,你也不好奇是怎么回事吗?”

    “令尊尹庄主是武学宗师,就是偶有一鸣惊人之举,也没什么奇怪的。”

    “那……那我刚才说,我……我想和完颜翎一起嫁给断楼公子,你都不觉得惊讶?”

    “若是尹姑娘自己觉得很好,我说什么又有什么用呢?”

    尹柳越问越急,凝烟却是慢条斯理,不慌不忙,真要把尹柳气个半死。放在平时,早就连巴掌带脚打过去了。可是凝烟面色温和,笑容可亲,总让尹柳觉得自己理亏,便愤愤地“哼”一声道:“你虽然不说,可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肯定是在笑话我,堂堂青元庄的大小姐,居然会如此轻浮,对不对?”

    凝烟悠悠道:“你既然已经说出来了,还要我问什么呢?”

    尹柳彻底拿凝烟没辙了,只得蹲下身来,像个小女娃娃一般——尽管她现在年纪也不大——趴在凝烟的膝盖上,可怜巴巴地道:“凝烟姐姐,好姐姐,亲姐姐,我服了你啦,你就帮帮我吧。”

    凝烟看着尹柳这副楚楚可怜的小女儿模样,与昨日和自己相撞时那个刁蛮公主判若两人,不禁掩口轻笑,问道:“你要我帮你什么啊?”

    尹柳道:“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不许告诉别人!”凝烟点点头,尹柳神秘兮兮的,附在凝烟耳边道:“我说要和完颜翎一起嫁给断楼公子,其实是骗人的!”

    说完,尹柳急忙偏开头,观察凝烟表情的变化,希望捕捉到一丝惊讶或是奇异,哪怕是一点点的疑惑也好,可是,凝烟脸上毫无波动,开口道:“我知道的。”

    没惊到凝烟,尹柳自己反倒目瞪口呆,结巴道:“你,你早就知道?怎么可能!”凝烟道:“你若是真的喜欢断楼,就算愿意做他的庶妻,总也要多想一段时间,怎么会这么快就自己主动提出来?所以啊,你一定是因为爹妈疼爱,故意说出这样的话让他们着急,这样他们就会想办法撮合你和断楼公子了,对不对?”

    尹柳那点小心思被凝烟全都猜中了,眼中全是崇拜,讪讪道:“凝烟姐,你真厉害,怎么全被你猜出来了?”凝烟板着脸道:“这有什么难猜?不过是尹庄主和尹夫人关心则乱,翎儿和断楼当局者迷罢了,否则怎么会识不破?”一边说,一边心想:“偌大个青元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现在闹得鸡飞狗跳,却只是因为这个小丫头的鬼心思,真是有趣。”继续道:“反之,如果你不是真的喜欢断楼公子,那就更加……”

    “不!不!我是真的喜欢他的。”尹柳几乎是高声叫了出来。凝烟愣住了神,尹柳这般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心中所爱,倒让她有些羡慕。

    尹柳看凝烟不说话,便继续道:“好啦姐姐,扯远了,我还没说请你帮我什么忙呢。”凝烟道:“如果你是想让我帮你劝翎儿离开断楼的话,还是算了吧,别说我不会做,翎儿也肯定不会答应的。”尹柳摆摆手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想请姐姐,在断楼公子面前多说说我的好话。”

    这倒让凝烟不解其意了,便道:“不用的,断楼对你又没什么坏印象。”尹柳急忙到:“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你多和断楼公子说我的好,他或许就会觉得‘嗯,尹姑娘也是不错的。’我看得出来,他是听你的话的,这样时间长了,他或许就会觉得我比那个完颜翎要好了,然后就……”

    凝烟哭笑不得。尹柳把青元庄搅得天翻地覆,心里打的居然是这样的主意,只得道:“尹姑娘啊,不是我说,就算你比翎儿千般好万般好,断楼也不会选你的。”

    尹柳十分费解,问道:“为什么啊?”

    “因为……”凝烟不知道该如何向尹柳解释,想了想道:“有些事情,是改变不了的,不是谁更好就选谁的。”

    尹柳歪着头,认真想了想道:“改变不了的,是什么啊?是家世背景吗?还是面容长相?完颜翎是个美人,可是我也不差啊。姐姐,难道我生得不如她好看吗?”

    凝烟放弃解释了,便顺着尹柳道:“都美,都漂亮。”尹柳噘嘴道:“骗人,总能比出个高下来吧。”凝烟耐心道:“同样的美也有不同。翎儿霁月清风,是雪山顶的神女。尹姑娘你娇美可爱,是百花中的仙子,怎么能分出高下来呢?”

    尹柳仍是不明白,凝烟道:“你先不要想那么多,我先问你。在我们来之前,你不过只和断楼见过一次面,连句话都没有说过,怎么就会喜欢他的呢?”尹柳道:“虽然只见了一次,可是我和他一见钟情啊。”

    “一见钟情?”

    “对啊。”

    “那是怎么个一见钟情法?”

    尹柳站起身,两手捧在胸前,甜甜道:“断楼公子他,高大英俊,还有一颗侠义之心。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了我和我娘。不仅如此,他……他还是一个很体贴的人,他打坏人的时候果断勇敢。看我哭了,就给我擦眼泪,还叫我小妹妹,让我不要哭了。世上再也找不出别个这样的人了。”

    凝烟看尹柳一脸花痴相,问道:“就这些啊?”尹柳道:“对啊,这些还不够吗?”

    “那断楼是个什么脾气、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什么习惯,你都知道吗?”

    尹柳一愣,随即不屑道:“这些小事,以后慢慢总会知道的。”

    凝烟无奈地摇摇头道:“这些事情不弄清楚,以后是要出大问题的。依我看啊,还是少掌门更适合你。”

    尹柳皱皱眉,甩手道:“哎呀呀,怎么又提到他了?”凝烟道:“怎么不能提?大家都觉得你们很般配呢。”

    尹柳迟疑了一会儿道:“钧羡哥哥和我的事情,你知道的吧?”

    凝烟道:“我不懂武事,跟少掌门相处的时候比较少。但也听老夫人说起过,少掌门在十五岁之前,都没有来过嵩山一次,是在她一位老朋友的家中长大的。只是老夫人从来不肯和我细谈,我的三位姐姐也只知道少掌门有一位心上人叫“柳妹”,其他的一概不知。看来,老妇人的那位老朋友,不是尹前辈,就是尹夫人了。”

    尹柳道:“是啊,钧羡哥哥他爹既是个学究先生,又是个武痴,整天就知道念经练功。他娘呢,是京城的大家闺秀,可是脾气也火热得很,因为他爹总是冷落她,索性一赌气就抱着孩子离开了嵩山,扔给了我娘来照管,然后自己去游山玩水,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带着钧羡哥哥出门玩一玩,但也是绝对不会去嵩山的。”

    凝烟道:“既然如此,少掌门从小跟你一起长大,就是青梅竹马了。”尹柳想了想道:“应该是吧,反正大家都这么说。”凝烟道:“既然如此,少掌门可以看出对你情深义重,又是世出名门的英侠,各方各面都不比断楼差,你为什么不中意他呢?”

    “钧羡哥哥很好,可我就是不喜欢。我只记得我从小就欺负他,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过分,谁知道他为什么喜欢我啊?再说了,姐姐你刚才自己不是都说了,更喜欢的人,不一定就是更好的人吗?”

    凝烟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应。尹柳搂住凝烟道:“姐姐?姐姐!”凝烟恍惚道:“什么?”尹柳道:“那你到底帮不帮我啊?”凝烟迟疑道:“可是……”

    “哎呀,还有什么可是的啊?好姐姐,亲姐姐,你就帮帮我吧。咦,等等。”尹柳突然想起了什么,松开搂着凝烟的胳膊道:“凝烟姐姐,你难道也喜欢断楼公子吗?”

    凝烟眼中流出一泄星光,但随即淡然道:“好啦好啦,都开始胡思乱想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尹柳喜道:“那就拜托凝烟姐姐啦。”又抱了凝烟一下,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凝烟看着尹柳的背影,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另一边,芸萝偏殿。

    尹夫人、断楼、完颜翎各自坐在座位上,都是沉默不语。过了许久,完颜翎终于开口打破了僵局,道:“夫人,您的心意我明白了,您希望我们怎么做?”

    尹夫人站起身,缓缓道:“我希望二位,今晚就悄悄地离开青元庄,再也不要回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