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二十一章 烟柳依依:落青

《风楼断翎传》第二十一章 烟柳依依:落青

作者:雨阙

    儿女情事,说大不大,天下到处都是。可说小也不小,能把这千年古庄搞得人人不得安宁,可也算一件趣事。断楼三人此时正慢悠悠地向西走着,也算摆脱了麻烦。

    完颜翎轻轻抚摸着马鬃,笑着问断楼道:“你说,现在青元庄里得乱成什么样子?”断楼道:“能什么样子?肯定是在骂我呗,小偷、奸贼、忘恩负义,怎么难听怎么骂。哈哈,说起来我断楼从小到大,只怕还从没被这么多人骂过呢。”

    完颜翎嘻嘻笑道:“我看啊,赵少掌门要是醒过来,还是得骂你小淫贼吧?”断楼斜眼道:“这倒真的是头一遭。”看凝烟一直不说话,便问道:“凝烟姐,可是累了吗?头一次自己骑马,想必是有些不太舒服?”

    凝烟一晃神,答道:“我?还好,不算累的。”完颜翎手搭在眉前,抬头看看天,又向远处望望道:“现在已经巳时了,出了函谷关也快二百里了,一时半会儿应当是找不到客店歇脚了。这中原马不比蒙古马,脚力和耐力都太差,不要落了膘。我看前面像是有片小树林,就在那里歇一下吧。”

    三匹马也似是通人性一般,完颜翎一说,便咴咴地叫了起来,以示同意。断楼笑道:“这你们倒听得明白,刚才让你们跑快点的时候,怎么就装没听见一样?”说着,伸手在马耳朵上玩笑似地拍了两下。马耳朵乃是马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一般人万万摸不得。完颜翎和断楼从小和牛马羊群一起长大,即使是陌生的马,对他二人天然也有几分亲近,因此那匹黄鬃马呼噜呼噜打个响鼻,似是非常受用的样子。凝烟看着,不禁笑了一下,点点头也同意了。

    不一会儿,三人就来到了树林里,是一片杨树林。此时已是入秋,百草凋零,只有杨树还枝繁叶茂,天高风过,此起彼伏,也是一景。三人进入林中,觉得空气清新,丛深恬静,心情也一下子舒缓了,才意识到昨日一夜未眠,还有了些小小的困倦。

    凝烟爱干净,从马褡裢里取出一块毡布垫在身下,取出干粮和饮水,小口小口地吃着。断楼和完颜翎就不在乎这些了,席地而坐,用小刀割肉干吃。两人虽说也爱吃汉家菜肴,但一旦到了野外,还是习惯这样的吃法。断楼看马也累了,便取过一瓢水、一把麸皮让马享用一顿,顺手将马背上的包裹取了下来,一甩丢在了旁边。

    完颜翎看见一个包裹缝隙中露出书页,连忙伸手拉了过来,推到断楼面前道:“你也太不在意了吧。咱这好歹是从青元庄带出来的唯一一点东西,都是你做梦都想着的武学典籍,你就这么随手扔在一边?”

    断楼却并不在意,笑笑道:“武学典籍?嗯,也好,尹夫人嘱咐咱们一定要离开半天之后再打开,现在时间差不多了,你打开看看!”

    完颜翎早就好奇了,便急不可待地解开包裹的系扣,随手取出两本,皮面上写着“六气功”和“御风经”,想是讲内功和轻功的,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翻开一看,却瞪大了眼睛,哗啦哗啦连翻数页,又把其他几本都拿出来看了看,疑惑道:“怎么都是白页啊?一个字都没有。”

    凝烟也是一愣,断楼笑道:“有什么难猜?这些都是青元庄历代庄主和先贤一笔一字写下来的,就是尹庄主平日不看,也是极为珍视的家藏。尹夫人岂能不知?就算为了尹姑娘在尹庄主面前演一出戏,又怎么肯就这么把真本给我们?”

    完颜翎啪地一下把书拍在地上,纸页乱飞。断楼连忙把书接过来道:“你轻点,怎么还生气了呢?”完颜翎鼓鼓道:“怎么能不生气?咱们好心帮她,大半夜地跑了出来,还要背上个骂名。她就这么糊弄我们?”

    断楼将书一本一本叠在一起道:“也不算糊弄咱们。你看,尹夫人虽然嘴上说让半天之后再打开看,可是这些书,一没装盒子,二没贴封条,咱们要是想看随时都能看,岂不很容易就揭穿她?可是尹夫人却一点都不设防,这一来是对咱们为人的信任,二来怕是也有一些歉意在里面。凝烟姐,你说是不是?”

    凝烟点点头,对完颜翎道:“翎儿,我觉得断楼说得有道理。尹夫人当也不是这样的人,你就别生气了。”完颜翎道:“好啊好啊,你们两个联起手来欺负我。”断楼莫名其妙,道:“怎么成了欺负你了。你要还看着这些书心烦,我干脆就找个地方给它烧了得了。”

    完颜翎道:“什么啊。这一路向西,一点有趣的东西也没有。我还想路上能拿本书打发打发时间,现在什么都看不了啦。”断楼笑道:“哟,你这个只看画不看字的人,就算这些是真的书,只怕你也看不进去吧。”完颜翎气道:“都怪你!都怪你!”

    断楼任她耍小脾气也无可奈何,便将书重新包了起来。包好之后坐下身来,随手向胸前一拍,似乎摸到一个什么东西,抽出来一看,乐道:“翎儿,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完颜翎赌气,吃了一口肉干就不吃了,噘着嘴坐在一边,理也不理。断楼笑嘻嘻地将手里的东西送到她的眼下,完颜翎躲不过,向下一瞥,一下子喜上眉梢,连忙从断楼手里抢过来,翻开几页笑道:“不是白页,不是白页!太好了。你从哪里找到的?”

    这本书正是断楼昨日早晨随手拿走的《九天落青鞭法精要》,里面全是图画没有文字,只有薄薄几十页,是以揣在怀中一天居然都没什么感觉,也忘了还回去了。断楼道:“我倒是记起来了,早就想问你。昨日你曾经用柳枝甩鞭打断了赵钧羡射的袖箭,那身法我从来没见过,难道就是从这上面学的吗?”

    完颜翎想了想,若有所思悟道:“好像是的,当时情急之下,随手就使出来了,我自己都没意识到,没想到还挺好用的。”断楼道:“如此说来,你这光看画不看字的人,还误打误撞捡到宝了呢!可是我看尹庄主好像也不认识这套鞭法,难道这不是青元庄武功吗?”

    完颜翎卷起书敲敲断楼的脑袋道:“刚才那么聪明,现在怎么又傻了?尹老伯自己也说,同尘阁里的武功他所学也不过寥寥,更何况我这本书是从女子武功那边拿的,他不知道又有什么奇怪?”说着,翻开书的末页,有一竖列小篆书“时有红颜义侠,名为苏女,与七世庄主夫人嘉相交,共演此功。原竹简遗矢,后人修德敬补”,显然是青元庄古籍抄本无疑了。

    完颜翎爱不释手,自己走开找了处空地,一手捧着书,一手折了一根杨树枝,学着书中所画图样甩动。可是杨树不似柳枝那般柔顺,挥舞起来总有些生硬。于是,完颜翎便拿捆衣物的绳子系在马鞭上,直打得响声连连,自觉有一番玩味在其中。

    忽然,树林外面传来两声马嘶,随后又安静了下来。完颜翎顿时警惕了起来,把鞭子收了起来,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走到树林边,只见一匹黑斑花马,呼呼地喘着粗气。看见完颜翎走近,有些惊慌,可是脸上戴了嘴笼,只能哼哼轻叫。完颜翎走上前,轻轻安抚了两下,见马儿的缰绳系在一棵树上,可是被打成了死结,上面有被粗暴地扯过的痕迹。

    完颜翎看着这匹马,觉得分外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低头想了一会儿,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按住马头,让马儿安静了下来。完颜翎侧耳细听,身后小灌木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完颜翎刷得扬手一甩,鞭稍在一棵树上清脆地抽了一下。灌木丛中响起了一声惊叫。完颜翎一抖腕收回鞭,挑眉道:“出来吧,不然我下一次打的可就不是树啦。”

    一个小小身影不情不愿地走了出来,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衣青帽,头发也都藏了起来,可那张白净的俏脸,还是让完颜翎认了出来,果然是尹柳。

    完颜翎道:“这不是尹姑娘吗,追得还真是紧,不知有何贵干啊?”一边说着,一边挑逗似地走近,将鞭子在尹柳脚边打得啪啪响。

    尹柳有些害怕,脚下躲躲闪闪,梗着脖子道:“我是来找断楼哥哥的。”

    完颜翎在尹柳耳边刷得甩了一鞭,故作气愤道:“断楼哥哥那也是你叫的?只有我才能叫!”其实完颜翎也只有小时候这般叫,现在早就不这么叫了。

    尹柳哼一声道:“我就这么叫,你能怎样?”完颜翎道:“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你现在就回去,不许暴露我们的行踪。要么……”从腰间拔出小弯刀,尹柳害怕,正要跑开,却被完颜翎一下子点住肩膀穴道,将刀在尹柳眼前虚晃一下道:“要是赖着不肯走,我就杀了你!”

    尹柳吓得脸色惨白,强撑道:“你不敢!你就不怕我爹杀了你吗?”完颜翎笑道:“这里四下无人,谁又能知道哪个杀的你?再说,断楼和我偷了你爹的财宝和书,他恐怕早就想杀了我们了,也不差你这一条命。”

    尹柳变色道:“胡说!断楼哥哥才不会做这种事,一定是你骗他的!”

    完颜翎看着尹柳害怕又认真的眼神,一下子气乐了,干咳两下掩饰道:“你到底走不走?”

    尹柳摇摇头,索性闭上了眼睛。完颜翎有心要逗她一下,便高声道:“好,那就别怪我心狠啦!”说着抬起手,将刀向向尹柳脖子上捅去。

    “翎儿,你在做什么?”尹柳一惊,张开眼睛一看,断楼和凝烟从树林中走了出来,一下子哭了,呜呜地道:“断楼哥哥,完颜翎她要杀我!”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