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二十一章 烟柳依依:哑巴

《风楼断翎传》第二十一章 烟柳依依:哑巴

作者:雨阙

    凝烟和断楼都是一愣,随即无奈地对着完颜翎摇摇头道:“翎儿,快别闹了,你都吓着尹姑娘了。”完颜翎哼一声道:“算你走运!”收回了小弯刀。

    断楼走上前,轻轻为尹柳解开穴道。尹柳浑身酸麻,不住地扭动着胳膊,轻声嘟囔着。断楼赔礼道:“尹姑娘,刚才翎儿是和你开个玩笑,还请不要介意。”完颜翎道:“谁说的?你再不来,这尹姑娘一张仙女般的脸可就真的要被刮花了。”

    尹柳气鼓鼓的,正要还嘴,完颜翎道:“别矫情啦,我问你,青元庄上下怕不是得有几百号人来追我们,他们都没追上,你居然能找到我们?说实话,你是怎么找来的?”

    尹柳被问懵了,嗫嚅道:“我……我……”忽而又扬起眉毛高声道:“我凭什么告诉你啊?”完颜翎笑道:“凭什么告诉我?哎哟,听你这意思,还真不是瞎猫碰上……咳咳,果然是事先了解了我们的去向。快说,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完颜翎戏问尹柳,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凝烟悄悄低下了头。

    断楼道:“好了好了,尹姑娘,你如何知道我们的行踪的,我也不追究了。但还请你回去吧,我等也不愿意再和贵庄有什么纠葛了。”

    尹柳道:“我不回去,我要跟你们一起走。”断楼道:“尹姑娘……”尹柳道:“你若是一定让我回去的话,我一定会告诉爹爹,你们要去华山,让他联系华山派来截杀你们!”

    完颜翎奇道:“嘿!小丫头。听你这意思,是想威胁我们了?”尹柳耸肩叉腰道:“是又怎么样?有本事,你杀了我啊。”

    完颜翎眉头紧蹙道:“你以为我不敢啊,信不信我现在就……”说着又拿小弯刀向尹柳脸上扎去。可尹柳昂着脸,连眉头都不眨一下,显然是吓不到她了。完颜翎又气又无奈,甩手道:“我不管了。断楼,你自己处理吧!”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树林里。

    断楼无奈道:“尹姑娘,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尹柳道:“我已经说过了,只要让我跟着你们就好啦,有什么难的吗?”断楼道:“可是,你这又何苦呢?”尹柳脸颊上攒起两个酒窝,甜甜道:“我是为什么,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断楼退开一步,正色道:“尹姑娘,我应该已经跟你说明白了,我……”尹柳打断道:“我知道,你只喜欢那个完颜翎。没关系啊,你喜欢她,我喜欢你,那咱们就比一比看谁更好,谁赢了谁就能得到你。我爹说过,这就叫……嗯,比武招亲!”

    凝烟噗呲一下子笑了出来,随后咳两下掩饰道:“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翎儿。”断楼哭笑不得道:“历来都是女子比武招亲招婿,哪有男子比武招亲选……不对不对,比什么比,比也是白比。尹姑娘,你不要再缠着我们了,好不好?”

    尹柳一挑眉道:“我就缠着你了,关你什么事?”

    她这有点无理取闹了,突然深林中传来完颜翎高声道:“行了,你可以和我们一起走!”

    断楼懵了,尹柳大喜,对着里面远远鞠一躬道:“谢谢完颜……翎儿姐姐啦。”之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解开马缰绳,牵着马向深林处走去了。

    凝烟走了出来,拍拍断楼的肩膀道:“放心吧,翎儿还是识大体的。我刚才已经劝过了,但她应该还是有些小脾气,你去劝劝就好了。”断楼点点头道:“那就谢谢凝烟姐了。”凝烟笑道:“客气什么,应该的。”

    函谷关之西,华山以东,乃是厚土漫漫的高原沃土。自古以来,便被滚滚黄河灌溉沃野千里,原本也算是花木繁茂、春华秋实之地。可是近年来,战火连连、狼烟四起,此处位于金、宋、夏三国交界处,更是屡遭兵燹,黄河两岸百姓苦不堪言,为避战乱,都背井离乡,另谋生路,四处都是一片破败,哪里还有当年耕织怡然的田园景象?

    断楼和完颜翎此行,原本就肩负着打探河朔地区民情民意的秘密任务,虽然一度耽搁,但到底没有忘记。这一路走来,看见废弃的田地、破落的旧院,却是一个富足人家都见不到。虽然安定农耕、与民生息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但从各地那积灰已久的官衙匾额来看,刘豫当上这个皇上之后,显然也没有什么作为。断楼和完颜翎心中都很不是滋味,情绪郁闷,一路无话。凝烟面对眼前景象,也是深有感触,再加上她有所心事,话更是不多。

    尹柳就不同了,她自小娇生惯养,哪里知道什么民间疾苦?加之她天性活泼欢乐,看见这些残垣断壁不但没有丝毫的悲戚,反而觉得十分有趣,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完颜翎和凝烟懒得理她,断楼则早就打定了主意:尹姑娘天真无邪,绝不可伤她,但也更加不能和她惹出什么情瘴,让翎儿伤心难过。因此相待尹柳甚是冷淡。但尹柳似乎毫无眼力,总是“断楼哥哥”“断楼哥哥”地叫个不听,然后就天南地北地乱扯。断楼有时候被缠得实在没办法,便象征性地应付几句。

    尹柳自然不满意断楼这样的态度,一来二去就失去了耐心,想找个地方发泄。断楼她是不会在面前失态的,凝烟脾气好,可尹柳总是有点怕她,在她面前说话提不起气来。于是,尹柳一逮到机会就要和完颜翎吵嘴。马尾巴扫到她的裙子了、说话声音太大吓到她了、脸色冷冷地故意刁难她了,随便一点事情都可以成为吵架的理由。完颜翎虽然不像尹柳这么会找茬,但又岂是嘴上肯饶人的,当即便吵回去,一日中倒有半日是在吵架中度过的。

    这一日,四人来到了一处破败的村落,兜了一圈,仍是没有人家。但从村口“陶李村”的匾额来看,还依稀可见往日的熙熙攘攘。此时,几人带着的干粮都已经吃光了,有钱也没处花。无奈,只得在这些无人的屋舍中四处翻找,找到月出西山,才在一间小小的茅舍中,翻出小半布袋陈面,黄黑混杂,也不知道是什么磨出来的。

    尹柳对这样的伙食颇为不满,但抗议无效。好在凝烟厨艺不错,这样的家常饭是她拿手的。她和完颜翎一起在村外的田地中挖了些野菜,烧些热水烫开面,在笼屉上蒸了几个野菜团子。断楼则去捡了些干柴,做灶火和暖身用。

    不一会儿,炉灶上就飘出了阵阵香气。凝烟端出野菜团子,分给每人两个。原本坚决不吃的尹柳现在却是狼吞虎咽,赞不绝口。

    完颜翎今日早晨和尹柳那一架吵输了,此刻心中甚是不快。看着尹柳那滴溜溜打转的眼睛,再看看闷头吃饭的断楼,清清嗓子,凑过身,软绵绵、娇滴滴道了一声:“断楼哥哥!”

    断楼全身一颤,瞬间起了好几层鸡皮疙瘩。凝烟和尹柳手里都捏着半块菜团,微张着嘴,错愕地看着完颜翎。

    断楼抖了一下肩膀,古怪地看着完颜翎道:“翎儿,你怎么了?这……野菜卡嗓子了吗?”

    尹柳哈哈大笑,完颜翎气急败坏,指着断楼道:“你什么意思啊?尹柳叫你你就答应,我这么叫,就成了卡嗓子了?我声音很难听么?”断楼连忙道:“不是不是,你声音好听的。我只是……你很久没有这么叫了,我有些不习惯。”尹柳道:“哎!断楼哥哥这是给你面子,其实你的声音就是不好听!”

    凝烟见势不对,连忙起身道:“我想起来了,袋子里还剩一点面,我给大家做个面汤吧。”说罢,全然不顾断楼央求的眼神,回身进了厨房。

    完颜翎看着断楼道:“断楼……哥哥,是这样吗?”断楼摇摇头道:“当然不是!你的声音是我听过最好听的。”

    这样一来,尹柳也不高兴了,道:“那你的意思是说,我说话声音难听了?”

    断楼本来就没打算护着尹柳,索性一言不发,权当是默认了。尹柳大受委屈,噘着嘴,眼眶一下子红了,小脑袋深深埋了下去。完颜翎一看,心里反倒软了下来,捅一捅断楼轻声道:“我先走啦,你好好安慰下人家。”随即竖起一根手指道:“不许太过!”便起身离开了。

    断楼哪里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硬着头皮道:“尹姑娘。”尹柳抬起头道:“你要说什么?”断楼脸憋得通红,道:“我,我……你别哭啊。哎呀,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什么。”尹柳道:“你不知道说什么,那……那你还说什么啊!”断楼道:“也不是,是灵儿让我安慰一下你的……”

    “她让你安慰,你就安慰啊?你怎么这么听她的!”尹柳又委屈又气,也不管在断楼面前的形象了,起身道:“你不说话,也没人拿你当哑巴!”也甩手走开了。

    断楼此时真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心中郁闷道:“这世上怎么会有男子想要三妻四妾,两个都还对付不过来呢。那些人一定是呆了、痴了、傻了!”他也一肚子气,干脆就逮着这些三妻四妾的男子作假想敌,肆意地在心中骂了一顿。

    凝烟端着两碗面汤走了出来,将一碗放在断楼面前道:“怎么了?”断楼闷不做声,端起碗来就咕噜咕噜喝。凝烟连叫了几声也不答应,也半气半笑道:“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断楼一口面汤差点喷了出来,看看凝烟疑惑的表情,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放下汤碗缓缓道:“凝烟姐,有一件事,我想问你一下。”

    凝烟哦一声,随口接道:“什么事?你问。”

    断楼低声道:“凝烟姐力劝我和翎儿和好,我十分感激。可尹姑娘这件事情的事,小弟却看不明白,姐姐到底是无心,还是有意呢?”

    凝烟愣住了,眼中透出一丝惆怅,语塞道:“我……你……什么意思啊?”

    断楼道:“凝烟姐放心,尹姑娘虽然任性,但也是个聪明的人。想必盖在赵少掌门手底下的那两个字已经被抹去了,绝不会有第二个人看见。”

    凝烟叹气道:“你既然看到了,为何不阻止我?”断楼摇摇头道:“我并没有看到,只是尹姑娘刚来时,翎儿问她如何得知我们的行踪,姐姐和尹姑娘的表现都有些奇怪,我便如此想到了,只是一直想等着姐姐主动告诉我而已。”

    凝烟默不作声,断楼叹口气,又继续道:“凝烟姐,不管怎么样,我相信你是为了我们好。翎儿和尹姑娘、包括我在内,都十分尊重姐姐,此去华山路途遥远,翎儿和尹姑娘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请姐姐多多居中调节。”

    凝烟默不作声,过了许久,才轻轻点了点头。

    忽然,外面传来尹柳一声尖叫:“哎呀,哪里来的脏老婆子,吓死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