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二十三章 长安一梦:相逢

《风楼断翎传》第二十三章 长安一梦:相逢

作者:雨阙

    慈恩寺下还有几个象征性的守卫军士在兜来转去,却也只是应付差事而已。连续几个黑影从他们身边悄然走过,他们也没有发现——长安城早已不复当年的繁华,但毕竟是古都所在,还得以保全了万户捣衣声的平静。

    然而此刻,在长安城外的一个小村落中,一户再普通不过的人家里,却在暗自庆幸这旧城的暗淡。不然,躲在这里还真的是不大安全。

    尹义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面色红胀滚烫,却是一丝汗都不出。尹节坐在一旁,眼噙泪水,身边零零散散地摆满了药瓶药罐,却只能一遍一遍地用冷水为尹义冰敷,却是不见好转。

    一个头戴灰巾的粗布裙女子端着水盆站在一旁,显然也是束手无策。她的身后藏着一个扎双丫髻的小姑娘,看起来有些怕生,躲在母亲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张望着。

    那女子道:“姑娘啊,我家里这所有的药都用过了,可是这位兄弟怎么还不见好转呢?”尹节咬唇抹下眼睛,回身道:“徐大嫂,你家里还有没有其他能用的药材?多少钱我都能给,一定要救救我师兄啊。”

    徐大嫂为难道:“姑娘啊,不是我不想帮你,也不是要贪你的钱财。我家虽然是采药为生,可也不过就是去山林里采些常见的药材,你都用过了,确实是没有别的了啊。”

    尹节一下子瘫坐在床上,喃喃道:“那……那怎么办?”

    一直躲在母亲身后的小女孩突然走了出来,走到尹节的身前,从背后拿一个小东西放到了尹节的手上。徐大嫂连忙把女儿拉过来道:“宝儿快回来,不要闹姐姐。”

    尹节摊开手掌一看,是一个用红绳扎起来的小香囊,疑惑地抬头看。宝儿认真地道:“我娘说,我小时候有一次发烧,就是有一个仙人老爷爷给了我这个香囊才好的。姐姐,你不要哭了,我把这个给你,你快给大哥哥戴上吧。”想了想又道:“用完了,是要还给宝儿的。”

    尹节破涕为笑,摸摸宝儿的头道:“谢谢宝儿,真是个好孩子,姐姐知道了。”

    徐大嫂知道这香囊时日已久,早已无用,尹节说此话不过是宽慰女儿罢了,心中有些过意不去。正要说话,突然尹节腾地一下站起身来,身影一晃已经站到了门口,手中不知何时已经长剑出鞘,警觉地向门缝外张望,脸上的泪痕犹在,可面色却冷如冰霜。徐大嫂吓了一跳,想要问问是怎么了,尹节却对她摆摆手,低声道:“有马蹄声。”

    果然,耳边渐渐响起了马蹄疾驰的声音,越来越近。徐大嫂连忙吹灭了灯,将宝儿抱在怀里,掩住她的嘴,柔声安慰着。尹节侧耳听着,自言自语道:“一,二,三,四……一共四匹马,马蹄沉重,应该是蒙古军马。是金兵来了?”

    话音未落,外面响起了勒马长嘶的声音。一个年轻的男声道:“这件看起来没人,就在这里歇息一下吧。”又一个清脆女声道:“也好,明日城门开了再赶路,应该能在大队人来之前赶到华山。”

    尹节听着四人下马、拴马,渐渐走到门口,陈旧的木门刚发出吱呀声响,一只穿着皮靴的脚走了进来。尹节一下子拉开门,手中剑刷地一抖,向那人的面门刺去。只听一声惊呼,接着便是铮铮两声,尹节和那人同时退开数步,分别落在堂屋里和庭院中。

    尹节暗自惊讶,自己这招“乱红刺”是青元庄秘传“飞花剑”中的绝学,又是暗中出其不意偷袭,对方居然还能在一瞬之间抵挡住,其身手非同小可。抬头一看,却突然愣住了,起身惊喜道:“大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来的这四人便是断楼、完颜翎、凝烟和尹柳。尹节在青元庄中教习女弟子武功,断楼三人翎只在庄中呆了两天,并没和她打过照面,因此相互不认得。但月光皎皎,尹节却是一下子就认出了站在身后的尹柳。

    尹柳看见尹节也是一愣,不知该说什么。尹节却是兴奋地上前,径直走过断楼三人,拉住尹柳的手嘘寒问暖。断楼和完颜翎都是莫名其妙,但见二人似是相熟,便收剑入鞘,打趣道:“幸好今日我将清玉剑带在了身上,不然姑娘刚才那一下,我还真未必接得住。”

    尹节虽然没见过断楼,但因为他拐带走了尹柳,因此素无好感。是而断楼说话,她虽然听见了,却是理也不理看也不看,只是抓着尹柳的手不住地问东问西。

    断楼讨了个没趣,正有些尴尬,突然听见屋里传出极大的痛苦嘶吼之声。一个小女孩跑了出来,怯生生地看着这满院的生人,拉拉尹节的手道:“姐姐快来,大哥哥变得好吓人。”

    尹节一惊,连忙跑进屋内。断楼等人不知何故,也紧随其后。尹节回身愤愤地推了一把断楼和完颜翎道:“你们两个不许进去!”两人无奈,只得站在门口张望。

    尹柳跟着尹节来到床前,看见他面色通红,额头上冒出氤氲的白气,吓了一跳道:“这……这不是尹义吗?你是医女吗?他怎么了?”徐大嫂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看得出来是中了热毒,可是身上这么烫,却一点汗都不出,我……”

    “你们是和沙吞风交手了吗?”完颜翎站在门口,突然道。

    尹节惊讶地回头,看着完颜翎道:“师兄意识昏迷说得不太清楚,但和他交手的人里确实有一个叫沙吞风的。几十个回合之后打不过我师兄,放了毒烟就逃走了。”

    完颜翎走上前,看看尹义的表象,与半年前断楼中毒后的表象无二。只是按照尹节的说法,应当更重一些才对,想必是尹节内功深厚,勉力压制住了一些。点点头道:“没错,肯定是了。”尹节疑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完颜翎道:“我用过,能不知道吗?”

    尹节大惊道:“什么,你用过?”断楼连忙走上前道:“翎儿的意思是说,我中过,还解了毒,当然知道啦。”尹节将信将疑,问道:“你还会解毒?”完颜翎道:“我不会,可是我记得怎么解。”起身对徐大嫂道:“大嫂,你能看出来他中了热毒,应该是懂些医道,可会用针吗?”

    徐大嫂见此人虽然女真服饰打扮,但言语之中却甚是亲切,便点点头道:“略会一点,但是只能认常用的几个大穴。”完颜翎道:“那足够了,还请大嫂取针来。”

    徐大嫂依言取来针。完颜翎凭着记忆,让徐大嫂在尹义身上用针。尹节虽然信不过完颜翎,但看她一个穴位一个穴位报出来,甚是有章法,也便不加阻拦。完颜翎道:“大嫂,取最粗的针,下膻中穴。”

    “刷”的一声,尹节长剑出鞘,搭在了完颜翎的肩膀上。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断楼清玉剑也贴住了尹节的脖子。

    徐大嫂和尹柳吓在一边,一时之间不知所措,小小宝儿这些人不知道在干什么,吓得哇哇大哭。完颜翎笑笑道:“好孩子,没事的,姐姐们在闹着玩,不要哭了。”抬头道:“凝烟姐姐,你哄哄孩子,别吓到她。”

    凝烟点点头,搂过宝儿,轻声安慰。宝儿眨眨眼睛,看着完颜翎花朵一样温柔的脸,用小手擦擦眼泪,点点头,不再哭了。

    断楼道:“尹节姑娘,翎儿好心帮尹义兄治病解毒,你这是做什么?”尹节哼一声道:“干什么?我虽然不懂医理,但这膻中乃是人之死穴,岂能轻易下针,我看你们就是……”

    话音未落,突然“噗”地一声,完颜翎拿着徐大嫂的手,手起针落,扎进了尹义的膻中穴。尹义“哇”的一声大叫,一股热气从穴中喷涌而出。尹节大怒,喝道:“你们在做什么?”手上正要用力,断楼眼疾手快,当得一声将尹节剑挑开,清玉对飞花,只见白影闪动,顷刻间两人已经拆了数招。

    忽然宝儿拍手笑道:“好啊好啊,大哥哥醒了!”尹节一惊,连忙喝道:“且住!”断楼本就不欲纠缠,也就借势收了手。尹节赶到床边,见尹义口中长长舒气,脸上的红色渐渐退去,转为淡黄,额头上也渗出了细细的汗水,显然是有所好转。尹义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尹节和尹柳,挣着要起身,却被尹柳按住道:“尹义大哥,你好好休息吧,我没事的。”

    尹节看了尹柳一眼,显得有些惊讶,这个大小姐居然会如此安慰体贴,真是从没见过。完颜翎拔出针,淡淡笑道:“尹义大哥果然内功深厚,当年断楼哥哥解了毒之后,可是又过了好半天才醒过来呢。”

    尹节有些过意不去,但刚翻了脸却不好就低头,只轻轻说一句:“有劳翎儿姑娘了。”完颜翎道:“客气了。”站起身来,找张草纸写了个药方,交给徐大嫂道:“大嫂,刚才受惊了。还得麻烦您,不知道能不能按这个方子调一下?”

    徐大嫂刚才突然被完颜翎抓着手施针,着实吓出了一身冷汗,接过方子道:“现在的小姑娘,做事一个比一个吓人。”低头一看,却是越看越疑惑。完颜翎知她心意,便道:“大嫂放心,此方虽奇,但确实有效,请大嫂抓药吧。”

    徐大嫂想了想,点点头,对宝儿招招手道:“宝儿,快过来,帮娘抓药去。”宝儿答应一声,从凝烟怀里溜出来,去桌上抱起药杵,蹦蹦跳跳地走出去了。

    尹柳笑道:“这小孩子,真可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