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二十四章 华山血战:严阵

《风楼断翎传》第二十四章 华山血战:严阵

作者:雨阙

    周若谷摇着折扇,站立在华山矮峰上,悠然地看着下面人头攒动,各色服饰的人都手持兵刃,四处走动分布,不一会儿就各自不见,潜藏起来。

    “这关西三派行动起来,还真可算是雷厉风行啊。”周若谷回头一看,只见柳沉沧背着手,踱步走了上来,面带微笑,甚是温和,后面跟着叶斡和吕心。周若谷道:“是啊,只是这钱百虎还在,不知柳先生是否解了他心中疑惑?”

    柳沉沧看看下面道:“踏雪堂办事,周掌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再说,就算他心中还有所犹疑,此刻箭在弦上,也由不得他了。到时候这个联合关系各派杀害女真族人、大金皇室还有青元庄千金小姐的名声,他不背也得背了。”

    周若谷看着柳沉沧,笑道:“柳先生今日心情好啊,若放在平日,您可不会跟我说这许多话。”柳沉沧“哦”一声,淡淡道:“那我既然说了这么多,周掌门是不是也该交代一下,怎么处理尹节和尹义的烂摊子?单单一个何路通,只怕靠不住吧。”

    周若谷道:“这还请柳先生放心,我已经派我铁扇门第一高手镇守住华山西南隘口,等该来的人来了之后就扎紧口袋,一个人都别想进来。”

    柳沉沧道:“哦,怎么?铁扇门第一高手,原来竟不是周掌门本人吗?”

    周若谷一愣,干笑两声道:“柳先生真会说笑。”忽然,周若谷直勾勾地看着山下,眼珠都闪着光,指着华山大旗旁边一个白衣女子道:“那个是华山派的女弟子吗?还真是平生所未见过的绝色啊。”

    柳沉沧顺着周若谷指的方向望过去,只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也是一愣,随即淡然道:“华山人杰地灵,也。只是何副掌门若是知道了,又要后悔没这等眼福喽。”

    周若谷笑道:“他就是在,难道依照那方罗生老儿的脾性,还能让他抢了自己的美人不成?”柳沉沧捻须道:“也是。”两人相对大笑。

    山脚下,华山派、关中红门、药王峰、黄沙帮、白虎庄的弟子各一百人,都严阵以待,望着西南大道的方向,只等时机一到,就利刃出鞘。

    华山女弟子秋剪风,自然不知道还有两个人在远处看着自己赞叹美貌。她左手里提着长剑,走到华山旗下,拱手跪拜道:“掌门、夫人,弟子已经将所属的部下一一安排妥当,都埋伏在北边的溪谷道了,并无遗漏,请掌门和夫人训示。”

    上首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年近五十,长脸灰须,便是华山派掌门方罗生。女的看起来要长上几岁,白白净净,只是分不出是脂粉还是脸色,乃是方罗生的夫人孟若娴,目光中倒比方罗生还多出几分严肃。两人都是白袍玄衣,一个傍刀,一个抚剑,尽展掌门人之风。

    方罗生看见秋剪风下跪,连忙上前欲要搀扶道:“哎呀剪风,快点起来,你看这……”孟若娴重重咳了两声,示意他自重身份。旁边药王峰宗主孙济善和关中红门掌门周列,知道这位华山掌门的性情,都是掩口微笑。方罗生有些尴尬,坐下道:“起来吧。”

    秋剪风点头道:“谢掌门,谢夫人。”起身站立在一旁。那些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年轻弟子回头一看,望见她那清冷的面庞,都是怦然心动,连忙转过头,脸上犹自通红。

    孙济善对坐在旁边的沙吞风道:“沙帮主,上次你在我这里取走的毒虫毒粉,可还管用吗?”沙吞风笑道:“药王峰果然名不虚传,我虽然自负在西夏算是用毒的高手,但和孙宗主比起来,那真的是班门弄斧了。您放心,一会儿管叫那帮女真鞑子尝尝滋味。”

    众人势在必得,谈笑风生,只有钱百虎心事重重,一言不发。

    等到中午的时候,大道远处渐渐响起了脚步声,阵阵烟尘漫起。周列道:“方掌门,大敌将近,我等五派,全听华山派驱遣。”

    方罗生拱手道:“谢过了。”踌躇满志,拂袖坐起,抬头招手轻轻一跃,连腿都没有曲半点,就无声无息地纵上了九丈高台,稳稳站定。众人见到如此高绝的轻功身手,都是暗声喝彩,连柳沉沧和周若谷远远看着,都心道:“云中蛟方罗生,华山派轻功果然名不虚传。”

    众人只等方罗生一声令下,就挥刀向前。等了许久,却不见方罗生动静。感觉有些奇怪,抬头一看,方罗生站在高台上,手拿着令旗,迟迟没有挥动。周列急道:“方掌门,怎么了?”

    方罗生向下望着沙吞风,不解道:“沙帮主,你不是说来的是金兵吗?我怎么看着好像都布衫皮衣,是平民打扮呢?”

    沙吞风早有准备,拿着月牙铲起身道:“方掌门不必疑惑,这正是金人的狡诈之处,伪装成平民,才能引得众位放松警惕,从而趁机作乱。不然您等他们走近了,看他们身上有无兵刃,就一目了然了。”

    方罗生仍然有些迟疑,继续问道:“那可是,看样子似乎只有不到五千人啊。就这么点人,敢来攻我华山?”

    这倒是出乎沙吞风的意料,暗想道:“按照柳先生的估算,从各处汇集来的女真人起码应该有近万人才对,怎么这一下子少了一半?”但此时只得强行答道:“或许是先头疑兵,方掌门不必疑虑,切记不要被他们迷惑了啊。”

    孟若娴见方罗生犹犹豫豫,索性站起来,拔出剑走上前两步,对着众人道:“华山弟子们,其他各派的兄弟们,金人屡犯我大宋,攻城陷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等虽为武林人士,也知家国大义,现在金人来犯,大家可愿与我共同御敌?”

    众人齐声低喝道:“我等愿意!”犹如闷雷滚滚。孙济善赞道:“孟夫人果然女中豪杰。”转而对自己的弟子们道:“儿郎们,咱们药王峰也不是吃素的,金人快要到了,都麻溜找地方埋伏起来!”其它几派也都响应,号令自己的弟子按照预先的计划藏好。方罗生见被夫人抢了风头,大为尴尬,和也不是,不和也不是,只好从高台上下来,站在夫人身边。

    过得两炷香的时间,大约两千名女真人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都是些青壮劳力,并无妇孺。周若谷远处看着,感到有些蹊跷,不知是何缘故。

    这些女真汉子自顾自地走着,突然看见面前的石壁上站着五男一女,都是江湖人士打扮,中间还搭建着一座高台,都是疑惑。

    沙吞风见状,也不待方罗生指挥,大手一挥。身后的石壁里齐刷刷站出数十名黄沙帮弟子,为首的便是黄沙五毒。紧接着,华山、药王峰、关中红门和白虎庄的弟子也都站了出来,剑拔弩张。此处是个谷口,瞬间五百多名各派弟子便占尽了高处,将这些女真人围了起来。

    女真汉子们见状,都是大惊,但都纷纷从背后背着的行囊中拔出刀剑,迅速围成一团,怒目而视。

    方罗生见状,先是一惊,随后冷笑道:“果然有兵刃,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还挺齐全,你们还真是金兵啊!那就不客气啦!”沙吞风道:“方掌门,跟他们废什么话。黄沙帮弟子听令,放箭!”

    “且慢!”人群中爆出一声高喊,但已经迟了。黄沙帮弟子闻令即放,箭矢雨点般向人群中射来。忽然一声惊天震响,人群中狂飙出一阵疾风,两个身影一跃而出,一人用掌,一人手持长剑,刷刷翻飞拨动。只顷刻间,上百支箭箭都被吹飞打断,零零散散地落在了地上。

    沙吞风定睛一看,惊道:“怎么,又是你们两个!”

    断楼和完颜翎飞身落定,站在各大派掌门和女真人群中间。见是沙吞风,完颜翎冷笑道:“沙帮主啊,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断楼和完颜翎飞身落定,站在各大派掌门和女真人群中间。见是沙吞风,完颜翎冷笑道:“沙帮主啊,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沙吞风见状,急忙道:“方掌门,他们就是尹庄主在信中提到的,联手血鹰帮绑架尹庄主女儿的两个奸贼!”完颜翎道:“姓沙的,你少血口喷人,之前不是你追我们到青元庄外,被尹庄主一掌打飞了吗?”沙吞风愠道:“小丫头片子,胡说什么!”

    断楼心中一动道:“他抢先构陷我绑架尹柳姑娘,看来尹庄主并未参与此事。”随即收了剑,两只空手举起走上前道:“在下大金国论忒母勃极烈,唐括巴图鲁,汉名断楼,见过各位武林前辈。”

    完颜翎见断楼如此,也收了剑,走上前道:“在下大金丹翎公主完颜翎。”

    柳沉沧远远看着,皱皱眉道:“又是这两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历?居然混在人群中进来了。”周若谷道:“柳先生,这二人的来历,我昨晚跟您说的时候,不是还不感兴趣吗?”

    柳沉沧瞟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

    两边人群中都起了一阵骚动,方罗生怔道:“原来就是两位,内功身手却如此超群,居然还是金国朝廷人物吗?”他本想先发制人,但见二人收剑敛锋,自己绝不能伤害手无寸铁之人。周列沉吟道:“你说你是金国公主,又可有金匮玉碟为证?”完颜翎坦然道:“原本是有的,但前段时间路过嵩山,被那何路通何矮子抢走了。”

    沙吞风松了口气,大笑道:“无凭无据,那不就是空口白牙吓唬咱们的嘛!再说,就算你是真的,难道关西三派赫赫威名,还能怕了你们不成?”

    他此话明显激怒了五派众人,都是怒目而视。钱百虎在一旁默不作声,冷冷地看着两人。

    断楼无意与沙吞风纠缠,高声道:“不管我和翎儿是什么身份,这都不重要,我们此行,也绝不是以身份来压人的。”随后又走上前两步,一一见礼道:“方掌门、孟夫人、孙宗主、红门拳周掌门、白虎庄钱庄主,我今日不讲朝职,只是以一个江湖晚辈的身份,来做个说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