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二十四章 华山血战:零落

《风楼断翎传》第二十四章 华山血战:零落

作者:雨阙

    赵钧羡、尹柳和凝烟快马加鞭,沿着大路向华山主峰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一边走着,凝烟从陶李村开始,将三人此行的目的和赵钧羡大略讲了一遍,最后道:“他们两个昨晚一定是因为听尹节说已经给华山送了信,担心青元庄也卷入其中,才瞒着我们悄悄离开的,可哪里知道这都是恶人的奸计!”

    赵钧羡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之前也是被血鹰帮利用,咬牙道:“亏我还以为他柳沉沧是弃恶从善,早知道就不该信他的鬼话!”尹柳一愣道:“你说什么,你信了柳沉沧什么话?”赵钧羡“啊”一声道:“没什么,没什么!”尹柳道:“那你瞎嘀咕什么,快走吧,要是真的打起来了,断楼哥哥会有危险的。”

    尹柳加上一鞭,飞马跑到前面去了。赵钧羡胸中一颤,心里不住地喊道:“断楼,又是这个断楼!柳妹,你到底为何如此钟情于他!”一咬牙,也狠狠地加上一鞭,追赶尹柳去了,远处似乎遥遥可闻厮杀乱阵之声。

    这一边,莲花峰脚下的混战已成白热化,人人自危,人人皆敌。

    断楼耳边朦朦胧胧中响起一声怒吼,觉得一股血腥味直冲鼻腔,大脑突然清醒,哼的闷叫一声,双臂一撑挺身站起,才发现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持刀大汉,看面貌服饰,似乎是在白虎庄中见过的。

    路威见断楼站了起来,开口道:“你醒……”突然断楼大口一声,双掌交错轰地一打。路威和邱猛毫无防备,都是被一掌正中当胸。临渊掌掌力何其惊人,一下子被击飞了出去。

    断楼定了定神,发现自己浑身是血,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一晃神,拍额道:“不好,翎儿怎么不见了?”

    “看哪里!”背后一个声音大吼,断楼感觉顶上似乎有重物压来的疾风声。连忙伸手向后,黑影一闪,墨玄剑出鞘,刺入了一个玄衣男子的腹中,滴滴鲜血从剑尖上滴落下来。那人手中还高举着砍刀,嘴唇抖了几抖,无力地倒了下去。

    断楼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愣了许久。突然一个女声愤然道:“狗鞑子,纳命来!”抬头一看,孟若娴提着长剑,跃过众人跳到了自己面前。

    断楼见状道:“孟夫人,你可曾看见翎儿?”孟若娴道:“杀了我华山弟子,还想问我什么?若是我见到那个小贱人,一定将她碎尸万段!”

    断楼双目一颤,看见孟若娴手中剑上的血迹,脸色霎时阴沉,将墨玄剑拔出,凛然道:“好,那我就来领教下孟夫人的华山剑法!”

    孟若娴目光落在断楼的手上,大惊道:“这是——墨玄剑!当年朱荡山篡夺华山之后就遗失不见,怎么会在你手里?”沉吟道:“难道,你与朱荡山那恶贼有什么联系?”

    断楼原本就不确定自己母亲和华山派到底是敌是友,刚才为两方调解时,迟迟没有拿出墨玄剑和清玉剑,就是担心再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现在既然已经开战,索性就恶人做到底,狠狠道:“没错,我今天就是来找你华山寻仇的!”

    说罢提剑挥墨,向孟若娴攻去,孟若娴急忙抵挡,可用的一招一式都是断楼从小练过的华山剑法,饶是她对敌经验丰富,一时竟被墨玄剑法压制得无法脱身。

    断楼一边和孟若娴激战,一边心中记挂完颜翎的安危,而此时,完颜翎的处境也确实堪忧。二人来之前约定,决不能轻易展露墨玄剑和清玉剑,因此完颜翎身边只带了一把普通的银弧刀,根本用不出清玉剑法。

    她此时被黄沙五毒围在核心,左右突刺却仍是出不去。黑蜘蛛狂笑道:“小妹子,你我交手三次,也算是有缘分,今天就让你死个痛快!”完颜翎哼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手中银弧刀向着黑蜘蛛面门砍去,黑蜘蛛怒道:“还敢嘴硬!”铁手一伸,咔地夹住刀刃,用力一扭,银弧刀应声断为两截。

    完颜翎心中焦急,远远见到百足蜈蚣挥动软鞭向自己打来,灵光一现,径直伸手接去,一把抓住,鞭上的倒刺深深扎入了手掌之中,剧痛直通心肺。完颜翎一咬牙,忍痛喝道:“借你鞭子一用!”说着便是用力一拉。百足蜈蚣远不如完颜翎功力充沛,竟给一下子扯倒,软鞭给完颜翎夺了过去。

    完颜翎夺过鞭子,运起自己从画谱中所见九天落青鞭法,霎时间空中飒飒青影,连绵不绝,呼地一甩,瞬间将紫毒蝎和花斑蜥的兵器缠住。两人的力气原本大过完颜翎,此时双臂却不受控制一般,反倒是二人力道相冲相撞,手臂皆是一震。

    完颜翎脚下一点腾空跃起,想用这鞭法的借力之法将二人放到,却无意向远处一瞥,见到那个尹节正挥剑向女真人砍杀,心道:“对付这几个毛贼容易,当务之急,一定要弄清这个尹节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完颜翎手腕一抖,长鞭像灵蛇一般,解开了缠住紫毒蝎和花斑蜥兵刃的缠结。完颜翎向着响尾蛇道:“借你秃头一用!”响尾蛇愣道:“什么?”还没明白,完颜翎向着自己便落了下来,脚尖在响尾蛇脑袋上狠狠踩了一脚,用力跳飞出去,落在了尹节面前。

    完颜翎存心要试一下,厉声喝道:“看招!”挥鞭向尹节头顶甩去。尹节一惊,连忙抬剑抵挡,可鞭子软长,鞭子打在肩上,却又顺势在空中兜转,一下子抽在了她的胳膊上,顿时鲜血淋漓。尹节负痛,退后几步,捂住了伤口。

    完颜翎收鞭站定在地面,对着这人道:“尹节的武功远胜于我,怎么会被这样的招数打伤?你到底是什么人!”

    尹节看着完颜翎,抬头道:“小丫头,偷袭算什么本事?让你尝一下我南冥长春功的厉害!”随后对周围喊道:“各派弟子,杀害我青元庄大小姐的奸贼就在这里,来助我一起杀了她!”立时有众多人响应,围了过来。那些女真人看完颜翎遭到围攻,也纷纷赶过来助阵。

    完颜翎听见此人说出“南冥长春功”,心中一沉,却又忽然眼前一亮,冷笑道:“果然,你不是尹节!”

    尹节一愣,立时有华山弟子喝道:“鞑子休要血口喷人,除了尹节前辈,还有谁懂得南冥长春功?”完颜翎道:“你可以知道尹节修炼的武功的名字,可是这口头称呼的习惯,你却绝对不会知道!”

    众人愕然,不知她在说什么。完颜翎字字铿锵道:“青元庄上上下下,除了你们师叔尹忠之外,都管尹柳叫小师妹,从来不会有人叫大小姐!”

    不待这假尹节回答,完颜翎此时心中已是确认无疑,立刻跃起身来,提足内力,用女真语高声喊道:“会汉话的兄弟们,跟我一起喊:尹节是假的!”

    随后,完颜翎又是用汉话高呼:“各派弟子们,跟我一起喊:尹节是假的!”

    她此时内功已经不弱,高声呼喊之下,声音远播,钻进了许多人的耳朵中。女真族人们虽然不知为何,但对完颜翎深深信服,自然跟着响应呼号。那些各派弟子们不明就里,也分不清是谁的声音,有的也便跟着高声叫嚷。就这样,最开始只有十几人喊,迅速变成了几十人、上百人、数百人。一片厮杀狂乱中,人人奔走,到处都在喊“尹节是假的!尹节是假的!”

    假尹节见势不妙,连忙负伤趁乱逃走。

    方罗生此时正在和数十名女真汉子激战。他原本就心存顾虑,出招并不下死手,猛地听到有人喊“尹节是假的”,心中大惊道:“若来送信的尹节是假的,那信中内容难道也是假的,我华山派今日真的被人利用不成?”想到这里,一掌将面前的几个女真人打飞,向着声音最响的地方奔去。

    远处柳沉沧看见情势突变,侧脸看看叶斡和吕心。叶斡走上前两步,拱手道:“师父请放心,燕常会处理的。”柳沉沧点点头,继续看着脚下。

    完颜翎连连呼叫了几次,见喊声已成鼎沸之势,便放下了心。落在地上四处一看,叫一声不妙道:“光顾着造势,让那个假尹节给跑了。”可方才不留神,也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

    忽然,手中剧痛传来,这才意识到鲜血一直在流。完颜翎撇下鞭子,从裙边扯下一块长布,胡乱在手上缠了几圈,忽然听见一声急切的呼喊道:“翎儿!”

    完颜翎抬头一看,惊道:“凝烟姐姐,你怎么来了?”

    凝烟挤开人群来到完颜翎面前,气喘吁吁道:“我听见你的声音,就过来了。”

    完颜翎惊疑地扶住凝烟,似乎并没有受伤,又看看她身后道:“你一个人来的?尹姑娘呢?”凝烟道:“我们是和赵少掌门一起过来的,尹姑娘她……她一来就四处跑去找断楼兄弟了,赵少掌门和她在一起。”

    完颜翎讶道:“赵钧羡?他怎么……哎不对啊,他光顾着保护他的柳妹妹,让你一个人在这乱刀乱枪里走?太过分了吧。”

    凝烟道:“还好,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这一路走来,反倒没人对我出手。”转而道:“不说这些了,你刚才在喊什么?尹节是假的?我们来就是要告诉你,尹节那封信送给的是一个易了容的假华山掌门,怕是被人利用了,可是看着状况,还是来晚了!”

    完颜翎一愣,无奈笑道:“好嘛,不光尹节是假的,连华山掌门也是假的。”凝烟道:“你说什么?”完颜翎道:“哦,没什么,只是这一场大戏,血鹰帮还真是有手段。”

    正说着,完颜翎突然瞥见远处假尹节的身影闪过,急忙拉着凝烟的手道:“凝烟姐姐,你可要跟紧我!”急急向假尹义奔去。

    刚走了几步,眼前突然站出来一个女真大汉,脸上生着赤色胎记,手提长剑,盯着完颜翎。完颜翎定睛一看,正是最开始叫喊号召女真部族和五派弟子发生冲突的那个长身大汉,急道:“大哥,你快点让开,我有急事!”

    那人道:“好。”侧身闪到一边。完颜翎道:“多谢!”脚下发力冲了过去。

    突然,完颜翎一下子僵住了,背后一阵恶毒的冰冷,像毒蛇一般,刺破了皮肤、血肉、脏腑,穿过了整个身体。

    在旁边凝烟惊恐的叫声中,完颜翎怔怔地低下头,看见一支滴着鲜血的利剑,从自己的腹部刺出,顿时,周身打了一个寒颤,手脚开始变得冰冷。

    身后似乎传来低低的笑声,完颜翎缓缓回过头,看见那名长身大汉,满脸笑意,红色的半边脸似是恶鬼,慢慢地松开手里刺入自己身体的那把长剑,拔出腰间一柄短刀,笑着向二人逼来。

    凝烟吓得连忙抱住了完颜翎,背过了身去,却只听后面一声大吼。再回头一看,只见滚滚人流,那人却不见了踪影。

    完颜翎勉强抬起银弧刀,无力道:“你……别走……”

    “当啷”一声,手里的刀掉在了地上。凝烟慌忙抱住完颜翎,哭喊道:“翎儿,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完颜翎看着凝烟,张张嘴,却说不出话。眼前的景象渐渐变黑、变模糊,出现了如鬼如魅的幻影。她只觉得周身越来越冷、越来越僵硬。

    她心里害怕极了,抬起手向着空中苍白的太阳,无力地一抓,垂了下去。

    “断楼,断楼……”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