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二十四章 华山血战:破面

《风楼断翎传》第二十四章 华山血战:破面

作者:雨阙

    “断楼,断楼……”

    断楼正在和孟若娴交手,忽然周身一阵冰凉,彷如灵魂深处的剧烈的颤动,不知为何一下子呆住了。眼前一个如鬼、如仙、可亲、可怖的身影似乎在向自己呐喊,从双耳中像冰刀一样刺入,冻住了血液和心脏,却又渐渐远去,终于消失不见……

    “是翎儿的声音……”

    孟若娴原本处于下风,见断楼忽然停手,脸色煞白,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只手举着墨玄剑,呆呆地悬在空中。

    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岂能放过如此反击的机会?连忙倒转剑锋,挺臂直出,用一招“白燕凌虚”向断楼胸口刺去。

    忽然,断楼大叫一声,手中墨玄剑急转直下,如一道黑色疾风瀑布劈砍下来,只听喀喇一声,孟若娴手中的长剑霎时断为两截,一股激荡之力顺着断剑迅速震入她的胸腔心肺,剧痛无比。孟若娴不防备,连忙抽身跳开,手臂犹自疼痛。

    断楼却也没有继续出招,只是一脸惊恐地四处张望着,口中喊道:“翎儿,翎儿!”喊得如痴如狂,手中黑剑乱舞,看似毫无章法却又凌厉狠辣。有几个不识好歹的黄沙帮弟子想要趁虚而入,瞬间死在他的剑下。

    远处,方罗生正循声赶来,一下子望见断楼,大惊道:“兀那小子,拿的不是我华山派的墨玄剑吗?怎么竟在他手里?”再看另一边孟若娴手中断剑,知是不敌,高声喝道:“夫人,我来助你!”提气运掌,足下发力疾冲过去。

    “砰”的一声,断楼手中的黑剑停住了。方罗生一愣,他这一掌并非偷袭,见断楼狂乱的样子,还以为他必然会挥剑抵挡,原本准备了数招反击后手,却不想竟然就这样长驱直入,结结实实打在了断楼的胸口上。

    他这一掌用上了十足的功力,可断楼却好像失去了痛觉一般,周身浑然不动,只是怔怔地看着方罗生道:“方掌门,你可看见过翎儿?”

    方罗生抬头一看,见到断楼的眼睛,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纵横江湖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狂热又冰冷、迫切又绝望的眼神。再仔细一看,觉得这幅面容似乎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是和谁相似,心道:“此人只怕是已经丧失了心智,再不废掉他,入魔之后就不可收拾了。”

    这般想着,于是并不答话,飞起一脚踹中断楼腹部,断楼吐出一口鲜血,躺倒在地。方罗生抬起手中排云刀,向断楼肩膀砍去。

    “方世伯,手下留情!”

    一声年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方罗生一惊,自己并无亲戚子侄,这世上能叫自己方世伯的应当只有一人,抬头一看,惊道:“钧羡世侄,你怎么来了?”

    赵钧羡马不停蹄,总算赶上了,勒缰驻马。尹柳看见倒在地上的断楼,惊呼一声,连忙下马,将断楼扶了起来,戚戚关切:“断楼哥哥,你怎么了?”

    断楼张开眼睛,看见是尹柳,喃喃道:“尹姑娘,你……你见到翎儿了吗?”尹柳一怔道:“完颜……翎儿姐姐,她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方罗生愈发疑惑,问道:“钧羡世侄,这位是?”尹柳扬起脸看着方罗生道:“方伯伯,你可还认得我?”

    方罗生仔细端详,正是六年前唐刀大会上跟在尹笑仇身边的那张稚嫩的脸庞,大惊道:“是,尹柳小姐!你不是被此人绑架了吗?是钧羡世侄把你救出来的吗?”

    尹柳摇摇头,赵钧羡道:“方世伯,此时说来极为复杂,但还请立刻让华山弟子住手!大家都上了血鹰帮和那个沙吞风的当了!”

    自从刚才有人高喊“尹节是假的”之后,方罗生已经心生疑窦,此时又被赵钧羡如此一说,更是将信将疑。赵钧羡见方罗生犹豫,急道:“方世伯,难道您还信不过我吗?”

    话音未落,忽然一人道:“方掌门,你可不要相信那些人的鬼话!”众人都是吃惊,尹柳讶道:“尹节师姐,你怎么来了?”

    此人自然是假尹节,她赶到方罗生身边,却一眼看见尹柳和赵钧羡,慌道:“大小……小师妹!赵少掌门?”方罗生警觉地退开数步,道:“你到底是真是假?”

    假尹节急道:“我当然是真的,小师妹,你不认识我吗?”尹柳看此人样貌,确实是尹节,却犹疑道:“可是,你不是刚才还在……尹义师兄呢?”

    假尹节有些茫然,强撑道:“师兄他,还在……”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高声道:“青元庄尹义、尹节前来拜山!”

    这声音高亢嘹亮、却又连绵悠长,透着阵阵寒意,如同仙鹤唳空,这数千人在激斗厮杀中,竟是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周身一颤,不由得都停下了手里的兵刃,向乱阵外望去,只见一个青袍灰裙的美貌女子,手持寒光利剑,背后背着一人,飞身直冲而来。

    尹节正是使动南冥长春功的内力发声,占了这门功夫迅疾而绵长的便宜,从而使喊声远播数里。有几个黄沙帮弟子想要阻拦,尹节怒道:“好狗别挡路!”刷刷刷手中白鸟翻飞,脚下连连发力,如同一道带着血线的青白魅影,霎时来到了方罗生面前。

    方罗生和孟若娴见到有两个尹节,容貌声音全无二致,都是一愣。尹柳看见尹节背着的尹义,慌道:“尹义师兄怎么了?”尹节道:“放心只是功力损耗过多,无有大碍的。”

    尹节一抬头,猛地看见了另一个自己,双目一凛,不由分说倏得手腕带动长剑,向着假尹节脸上电光火石一般连刺飞划,只见刷刷白影闪动,在一阵惊呼声中,片片破裂的碎片飘落在地,露出一张谁都没见过的面孔!

    这一下,众人都是大惊。尹节冷冷道:“早就听说血鹰帮拈花堂揽尽天下奇人异士,却也没想到竟有如此善于易容拟声之人,还真是所言不虚啊。”那人正要开口,被尹节噗地一剑穿胸,当场死去。

    孟若娴和方罗生额头都渗出涔涔冷汗,颤道:“如此说来,那那封信也是伪造的?”尹节道:“方掌门,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还请速速下令,让众派弟子罢手吧!”

    孟若娴点点头,向怀中取出一个竹筒,扯住引线一拉,嗖的一声,一道青绿色的火光直冲云霄,在空中爆出惊天的响声。那些华山派弟子远远看见,知道是掌门夫人发出的停战信号弹,连忙罢手。

    方罗生纵身跃上高台,气沉丹田,高声道:“华山派弟子听令!今有嵩山少掌门赵钧羡和青元庄大弟子尹节前来,已经讲明缘由。此事乃血鹰帮和黄沙帮篡改书信,故意为之!这些女真族人乃是平民,请大家快快住手,不要再受人利用、伤及无辜!”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