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二十四章 华山血战:残阳

《风楼断翎传》第二十四章 华山血战:残阳

作者:雨阙

    尹柳吓了一跳,看着断楼浸满了鲜红的脸,一双眼睛也布满了血丝,不像是人,倒像是鬼,是从未见过的凶狠神态,一下子呆住了,嗫嚅道:“我,我来找你……”

    “嗖嗖嗖”破空声乱响,数支利箭向着二人射来。断楼回头,一把将尹柳拉到身后,使墨玄剑在空中刷刷舞动,利箭都应声而断。

    断楼咳出一口带血的口水,正要说话,忽然自己和尹柳坐下的马同时悲鸣一声,齐齐跪下倒地。断楼一惊,抓着尹柳的手从马背上跳下来,跌跌撞撞地站在了地上。抬头一看,一个面带赤色胎记的大汉,浑身是血,手持大斧,狞笑地看着二人,那两匹马的腿,已经被他砍断了。

    断楼也认出了他就是最开始引发冲突的那人,既然身穿赭罗袍,是血鹰帮的人无疑了。这大汉见断楼没有受伤,叫嚣着挥动手中大斧向断楼看来。断楼对尹柳道:“管好你自己!”尹柳吓道:“什么?”还没反应过来,断楼一把将她拦腰举起,在空中一转扛在了肩头。另一只手挥动墨玄剑,当得一声撞在了这大汉的金雀斧上。

    断楼方才中了方罗生全力一掌,已经身受重伤。他本以为藏在女真族中的都是些小喽啰,却不想这一斧来得甚是沉重,势如泰山压顶。他此时独臂持剑,一下子支撑不住,扑通一声单膝跪了下来,勉强振臂格挡住。

    那大汉飞起一脚,正中断楼胸口挨了方罗生一掌的地方。顿时,断楼气血全散,像稻草人一般飞了出去。在半空中,断楼咬住牙,侧身挺直,将尹柳护在怀中,脊背重重地摔在岩石上,痛入骨髓,几乎失去意识。

    大汉一边狂笑,一边拖拽大斧,向着断楼面门劈去。

    “恶贼住手!”断楼背后,孙济善和周列一跃而出,各持钢刀,一下子架住了大汉的攻势,手臂都是一沉。孙济善道:“臭小子,之前错怪你了,一定要保护好尹大小姐!”周列看着面前此人赤红的胎记,惊疑道:“月黑风高杀人夜,赤鬼狂笑不知血。血鹰帮踏雪堂堂主,爱割人脸皮的燕常,便是你吗?”

    燕常并不答话,只是狂笑着向二人砍来。孙济善皱眉道:“竟是个傻子么?赤鬼狂笑原来说的是这个!”但觉来势极为凶狠,实在不敢大意,使动混元指,隔空弹出石子,劲道连发,“噗噗”两声细响射出,正中“膻中”“气海”二穴。

    燕常手中挥劈依旧,竟是毫无反应,孙济善惊道:“我打的两处都是人体死穴要害,这个人居然一点事都没有,难道他身上没有穴道的吗?”来不及多想,只得和周列一起迎敌,且战且退,可是二人联手,居然丝毫占不到上风。

    另一边,断楼看看怀里的尹柳,吓得花容失色、目光呆滞,也不计较去问她受没受伤,勉强撑着站了起来,向西边发力狂走,头脑越来越热,四肢却是越来越冰冷,只是茫然地拨开向自己射来的乱箭,可手臂却是渐渐无力,动作也越来越缓慢。

    “噗呲”一声,断楼腿上一软,无力地跪倒了下来。尹柳害怕的六神无主道:“断楼哥哥,你腿上中箭了!”

    可断楼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他只觉得自己的力气在一点点的流失、耗尽,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张口轻声道:“抱紧我!”手中墨玄剑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反身将尹柳扑倒在地,用自己的后背,盖住了蝗虫一般飞来的利箭。

    尹柳的哭喊声渐渐听不到了,后背的蚂蟥般的蛰痛也渐渐麻木了。断楼倔强地抬起头,看见面前不远处的矮峰上,站着两个人。

    他认出其中一个是周若谷,另一个,是一张从没见过的脸,可他却觉得十分熟悉。

    “他就是柳沉沧!”一股热气冲上了头顶,断楼挣扎着伸手向怀中摸索着,一枚细细的银针滚入了他的掌心,一阵冰凉。他两指拈住银针,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着远处轻轻一弹,手臂无力地掉了下来。

    在成堆的尸首中,一双绝望的眼睛看见了这一切,泪如泉涌,凄然阖目。

    周若谷在矮峰上,正惬意地看着场下的乱局,忽然眼见夕阳血色下一道细细的银光向自己射来,急忙敛扇挥袖,侧身避开,却听到身后一声闷叫,回头一看,大惊道:“柳先生,你怎么竟中招了?”

    柳沉沧捂着肩膀,嘴唇抖动,面色极为痛苦。

    场下,吕心正在和尹节、赵钧羡交手,眼看就要得胜,忽然远远看见柳沉沧跌倒,急忙一剑逼退二人,高声叫道:“师兄,快走!”

    叶斡闻言一望,也是心下一惊,一掌震开方罗生和孟若娴,身影一闪来到燕常身边道:“走了!”说着,一把抓住燕常的后脖颈,老鹰抓兔子一般将燕常捞起,腾空而去了。这一连串的动作只在一瞬之间,眨眼就不见了踪影,只依稀还听见半空中燕常让人悚然的狂笑声。

    不一会儿,西边山后传来了悠长的鹰哨之声,方才暴风骤雨般的乱箭戛然而止。那些狂热的血鹰帮弟子,突然停下来手里的砍杀,背过身狂奔离开,只一瞬的功夫,便如同赤色的潮水一般,褪去了、消失了、不见了。场上除了尸体之外,再也不见一个赭罗袍的活人。

    沙吞风听见哨声,也立时收了月牙铲,大笑道:“钱庄主,今日见识了你的真本事,日后定然还有机会再讨教,走!”一挥手,带着黄沙五毒隐身在了红烟之中。钱百虎看着沙吞风,并没有去追赶,长吁了一口气,将双判官笔背在了身后。

    四派弟子和女真族人,此时已经精疲力精,看见血鹰帮人退去,竟然也没有一个人去追赶,一个个都瘫坐在了地上。仰头看着如血的天空,疲惫的热血却化作冷汗流出,心中不约而同地想着一个念头:“我刚才,到底是和人打了一场,还是和鬼打了一场?”

    周列和孙济善呆呆地看着天边叶斡消失的方向,双手微微颤抖,心中一直喃喃道:“以我两大掌门联手之力,居然对付不了血鹰帮一个末流堂主,血鹰帮的势力到底有多大?”

    另一边,方罗生、孟若娴、尹节和赵钧羡又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

    他们呆呆地愣了许久,赵钧羡忽然急道:“柳妹呢?柳妹去哪里了?”

    众人惊悟,连忙四处寻找。

    尹柳躲在断楼的身下,一直害怕地闭着眼睛,却听见耳边渐渐安静了下来。射箭声、厮杀声、哀嚎声,都消失不见,静得让人不安。她睁开眼睛,看见断楼正撑着双臂,护在自己身上,背后插着殷红的羽箭,滴滴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滴落在自己的脸上。

    尹柳顿时吓哭了,颤抖的两只小手轻轻晃着断楼,哭喊道:“断楼哥哥,你醒醒!你快醒醒!来人啊,救命啊!”

    “怎么了?”

    远处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尹柳噙着泪眼一看,在夕阳最后的一点余晖中,一个袅袅翩然的身影缓缓走来,尹柳哭道:“是翎儿姐姐吗?你快来啊,断楼哥哥他快不行了。”

    那人脚步快了一些,一下子奔到断楼面前。尹柳看见一张绝美如朝华的脸,一下子呆住了,问道:“你……你是谁?”

    秋剪风轻轻屈下身,伸出纤若柔荑的手指探向断楼的颌下,目光湿润,呼吸如兰。

    “快随我来吧,断楼公子伤得很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