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一章 人海茫茫:攻山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一章 人海茫茫:攻山

作者:雨阙

    断楼一激灵,听出这是兀术所率领的四兽军的号声,脱口道:“是四哥来了!”

    秦松正将那名华山弟子扶起来检查伤势,听见断楼如此一说,惊道:“四哥是谁?”

    “大金招讨先锋元帅,阿骨打的四儿子,完颜宗弼。”尹笑仇如是道。

    方罗生大惊,疾步上前一把抓住断楼道:“断楼,我华山派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引金兵来攻我华山?”

    断楼摇头道:“不是我,我没有和四哥联络过。”

    “不是你还能是谁?”

    断楼眼前一亮,突然兴奋道:“是翎儿,一定是翎儿,她一定是见我成婚,才带着大军来找我的,她是想把我碎尸万段呢,怪我忘了她!”仰起头来哈哈大笑。

    三人看着断楼,都被他这诡异的逻辑弄糊涂了:来杀你,你还这么高兴?怕不是被刚才那一掌打傻了?

    断楼心中确实高兴,一来是他就此确认完颜翎就在山下,不必再苦苦寻找。二来,相比被记恨,他更怕被丢弃。

    尹笑仇道:“翎儿这孩子,确实鬼灵精怪,连尹孝手下的堂口都瞒过去了,要不是你今日说出那个红衣公子就是她,我决然也猜不到。现在居然还引来了这么多的金兵,只怕今日华山危矣!”

    方罗生可没有什么无此赞叹的心情,一咬牙推开断楼,愤然道:“先是药王峰,后是关中红门,现在终于轮到我华山了吗,我还真是小看这个丫头了。”

    脚步声纷纷响起,孟若娴和仪方带着几名贴身女弟子也赶了过来。方罗生向四周扫了一眼,对秦松道:“秦松,速速召集全派弟子。在此关头,也顾不得什么了,今日我华山上下,就和金贼决一死战!”

    秦松昂然道:“是!”迅速叫几名师妹搭手,将晕倒在地的弟子们弄醒,四下报信去了。

    不一会儿,周围连绵的山巅上都嗖的一声,四道亮光划破夜色,在半空中震响。立时,漆黑的山上亮起密密麻麻的火把,数千华山弟子在各自峰口首座弟子的带领下,向落雁峰集结而来。

    华山东南北中四座主峰,如同四条火鳞的巨龙在缠动。

    只有莲花峰,悄然无声。

    方罗生倒也预料到了,反正莲花峰上多是新入门的女弟子,不来倒也好。见大部华山弟子已经整结完毕,方罗生回身对尹笑仇拱手道:“尹庄主,在下……”尹笑仇托住方罗生的胳膊道:“方掌门放心,青元庄虽然不问朝堂兵戈,但华山有难,我尹老牛绝不会袖手旁观。”

    方罗生拱手道:“大恩不言谢,若是华山能逃得此难,我再敬尹庄主一碗酒!”

    说着,忽然想起断楼,回头一看,大惊失色,断楼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名门正派中,素以华山派的“踏云雁”“穿云燕”两大轻功为至高武学,前者飘然无声,后者离弦如箭,是而断楼方才趁乱离开,两人竟然都没有察觉。

    方罗生以拳砸掌,恨恨道:“不好,这金兵若真是断楼招来的,他住我华山半年,只怕地形机关都已尽知,若是去给金人报信,那我华山天险岂不尽失?”

    尹笑仇沉吟道:“我看未必,先去看看!”

    两人脚下都发起轻功,急向山下奔去。若单论步法,当算是方罗生更高明,但尹笑仇内功远胜于方罗生,因此二人速度几乎相当,只如两块青影在密林中穿风而过,不一会儿便到了落雁峰口。

    山下,上万名金兵,火光冲天,擂鼓阵阵。华山自古天下第一险,众华山弟子居高临下,原本占有地利。然而,兀术所率四兽军,乃是以断楼当年所培养的大定府亲兵为骨干,个个训练有素,压根也不攻山,只是在山下,不断将火箭向山上射来。

    女真人渔猎为生,军中都是善于骑射的好汉。一时间,漫天都是嗖嗖火箭破风之声,更有投石机不断地投掷硫磺巨石,在半空中腾然爆燃,呼呼烈响,如同狂潮海啸一般向山上飞去,而且连绵不绝,一浪高过一浪。

    华山是武林门派,若是面对面拼杀,绝不惧怕任何人,可是如此遥遥相望,却无强弓硬弩可以还击。仅能用刀剑拨开向自己射来的利箭以求自保,其他的却是万万顾不上了。

    阳春三月,正是草木初生的时节,这一番攻势下来,落雁峰脚下立时燃起了熊熊大火,映红了整片天空。

    孟若娴正带领众女弟子相抗,忽然天边飞过来一大块燃烧的巨石,正在惊惶,忽然背后呼地一阵风响,巨石被生生推了回去,落入金军阵中。孟若娴回头一看道:“多谢尹庄主救命之恩!”

    尹笑仇点点头,这投石机力大,一般的华山弟子难以抵挡,全仗他来四处掩护。

    方罗生见不少华山弟子中箭负伤,恨得咬牙切齿。再看金军阵前,一个身穿乌铁甲、手提金雀斧的浓须将军,威武非常,猜出那便是金兀术。心道:“擒贼先擒王!”一手提起钉在石壁上的一杆铁箭,运足功力,瞄准兀术飞投了出去。

    “住手——”

    东侧山麓传来一声长啸,声音远播,显出十分的内功精纯。方罗生向毛女峰方向望去,见火光中隐隐一个人影正在狂奔,仔细一看大惊道:“断楼?他怎么在那里?”心中这般想,手里可没有松半点松懈,“嗡”得一声锐响,苍鹰长唳,飞箭向着兀术直射而去。

    断楼远远看见,脚下如同快马疾走,却仍是隔着数丈,来不及救了。不由得丹田大震一声,左指点右腕,右指向前一刺,立时一股细细凌虚劲道激射而出,正中那支飞箭,咔嚓折断,落在地上。

    兀术本正指挥兵将,听见身后脆响,惊愕地回头,一眼看见断楼,大喜道:“巴图鲁?”

    断楼见兀术无恙,长舒了一口气。这是半年多以前,他在青元庄同尘阁中所看的“八脉凌空”中的一招。这门功夫原本是要人自点穴道,从而使内力定向地从左右掌、指、拳、肘共八处地方涌出。根据部位不同,缓则潇洒飘逸,快则疾如闪电,本是极为厉害的一门武功。只是断楼在青元庄仅待了几天,才学到了指法,远不如临渊掌那般精熟,因此从未用过。刚才情急之下使了出来,倒是救了兀术一命。

    断楼一口气跑到兀术马前:“四哥,快住手!”

    兀术虽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见到断楼已是不胜之喜,一挥手道:“停!”

    军中一声撞金震响,立时鸦雀无声,刚才划满了红光的天空,恢复了死一般的黑色。

    华山弟子无不大松了一口气,也不想着趁机反攻,连忙给中箭者处理伤口。

    兀术跳下马,笑得胡子都变了形,围着断楼转了好几圈,一下子把他熊抱住,又重重拍了几下他的肩膀,才平复下心情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哎,翎儿呢?”

    兀术这一问,断楼心里忽然凉了半截:“不是……翎儿叫你来的吗?”

    兀术奇怪道:“说什么呢,不是你写信让我带兵来救你的吗?”从怀里掏出一张羊皮纸,递给断楼。断楼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与翎儿共被软禁于华山,速请四哥带兵来救援!”

    断楼大惊,他自然是没有写过这封求救信,可这上面却正是他的笔迹,对兀术道:“我并未写过这封信,这是谁给你的?”

    “将军!”兀术身边站出一人,竟是蒲鲁浑。断楼道:“蒲鲁浑,这信是你给四哥的?你又是从哪里弄来的?”

    蒲鲁浑也是糊涂了,说道:“半个月前,我发现一名宋将的行踪,怀疑他要来华山,就告知了长安令胡为道,让他带兵搜查。”断楼点点头,可胡为道不该如此传话才对。

    蒲鲁浑继续道:“那胡为道说,他下山之后原本严密布控,可就在半个月前,有人用箭射入营中,带着的便是这封信,就转交给了我。末将认得将军的字,片刻也不敢耽误,便去找四殿下求救了。”

    三人都是又惊又疑。断楼再细看这封信,确实是自己的字迹,但却比平日更加潦草,笔力也更强劲,飞白甚多。看着看着,断楼忽然心中一动,觉得自己似乎用这样的笔迹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是,是什么呢……

    书信?便笺?随笔?墓碑?袭明神掌心得?祭文?还是……

    等等!

    墓碑?

    一道闪电劈进断楼的脑海,这是自己在完颜翎碑前血书碑文时的笔迹!

    断楼脸色立时煞白:“不好,中计了!这是有人模仿我的笔迹,骗四哥你出来的!”

    兀术也是大惊,自己这趟出来并无皇上符文,已是私调军队的大罪,若是有人密谋欺骗,那必定后患无穷。

    断楼自然也想到了,但他此时更关心另一件事,拉住兀术道:“四哥,你真的没有见到过翎儿吗?我刚从毛女峰下来,她也不在那里啊。”

    “确实没有啊,你说这丫头,她……”兀术忽然一拍额头,“不过我来的时候,曾经抓到了两个哑巴,鬼鬼祟祟的,他们可能知道。”

    “哑巴?”断楼一愣,蒲鲁浑赶忙道:“将军放心,他们只是被点了哑穴,我等解不开,将军您却可以审。”

    兀术一挥手:“带上来!”转而对断楼道:“这两个人身手还真是不错,打死了我好几个弟兄。”

    不一会儿,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女真大汉,扭着两个男子走了过来。

    断楼看见二人,惊道:“孙宗主,周掌门?”

    这二人正是孙济善和周列。看见是断楼,都是怒睁环眼,嘴里大叫着,却只说不出话来。

    方罗生正在查验弟子们的伤势,远远认出二人,见他们都被剥去了上衣,赤着膊五花大绑,被几个女真人扭着,不禁气冲斗牛:“竟然如此侮辱我们武林中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华山弟子听令,跟他们拼了!”

    说着正要发作,却被尹笑仇一把按住道:“方掌门冷静,你这般胡闹,只会让事情更糟,且先看看再说。”

    断楼见状,连忙向两人颈下两寸一点,二人顿时舌头恢复柔软,可以讲话了。

    孙济善对着断楼啐一口,骂道:“刚放了老子,又把我们抓起来,这是做什么?”周列道:“士可杀不可辱,给个痛快的,今天就给我的弟子们陪葬了!”

    断楼一听二人之言,激动道:“孙宗主,您刚才说,可是翎儿把你们给放了吗?”

    二人扭过头去,反而不说话了。断楼急道:“只要你们告诉我翎儿的事情,我就放了你们。我知道二位掌门不怕死,但也要为本门派的继承考虑啊。”

    这话说动了两人,孙济善沉吟一会儿,恨恨道:“没错,妈的,我一开始竟然没有认出这个小妖精。一个多月前她脸上贴了癞疤,装成病重之人上山求医,结果偷走了我的僵尸毒,趁我两派聚会之时,把我上千名弟子全都毒倒关在大地窖里,只怕现在全都饿死了!”

    周列道:“还给我们喂了软骨散,一路藏在棺材里带了过来。就在刚才,她把我俩放了,还点了我们的哑穴。结果刚走了两步,就被这群狗鞑子抓起来了!”蒲鲁浑在身后猛踹一脚,厉声喝道:“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断楼听完,心中半喜半忧,喜的是可以确定翎儿还活着,忧的是,她到底去了哪里?

    孙济善见断楼出神,叫道:“臭小子,我们都说了,还不快放了我们?”

    断楼道:“四哥,这两个都是中原名门望派的掌门,宜交好,不宜结仇。我看,不如就放了他们吧。”

    兀术想了想,一挥手,手下人便将二人松了绑,也将二人的衣服取了过来。

    方罗生和尹笑仇远远看着,都是松了口气。

    断楼走上前,对二人拱手道:“请问两位掌门,翎儿走之前,可曾说过她去了哪里?”

    周列一边穿衣服,一边随口道:“哦,她……”

    忽然,只听嗤嗤两声细响。孙济善和周列嘴巴大张,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断楼大惊,想将他们扶起,却见二人的眉心骨都已经粉碎,白红的脑血中,嵌着一颗石子。

    二人瞳孔望着夜空,似是余怒未消,但却渐渐蒙上了一层灰色,已是死了。

    华山众弟子在高出看着,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远远地看不清,都以为是断楼下的死手。方罗生怒火中烧,也不管尹笑仇的劝阻了,一声令下,上千名华山弟子从山上直冲了下来,向着金军阵前冲撞而来。

    兀术见状,也不欲再和华山派有什么冲突,一把拉起断楼道:“快走啊!”蒲鲁浑敲响金钟,大军急退,风卷残云一般,消失不见了。

    在这一片混乱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金兵绕开众人,向着另一个方向,悄然离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