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一章 人海茫茫:愿望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一章 人海茫茫:愿望

作者:雨阙

    兀术带兵一直后撤到十里之外,见华山派仍然紧追不舍,觉得再撤下去,有辱天朝大军威严,便喝令停止,就堵在华山向东出山的要道上,安营扎寨。

    方罗生虽然愤怒于孙、周二人之死,下令进攻,但他也不傻,自己华山弟子虽然武功远高于一般的女真兵,但到底总数不过几千人,面对上万名训练有素的金军,就算胜了,损失也必定极为惨重于是也见好就收,并不攻营,带人回山了。

    回山之后,方罗生先让人好好收殓孙济善和周列的尸首,两人生前都是名震关西的武林前辈,死得却如此不明不白,身后不能再如此屈辱。

    方罗生本想尽快将二人的尸首送回各自门派,同时救出被囚禁的两派弟子。然而刚一个时辰,派去出去的弟子就原样回来了。

    “怎么回事?”

    “金军已经布开阵仗,联结长安令胡为道,将整个华山都围起来了。”

    方陆生吃了一惊,捻须沉吟:“若是派得力弟子强攻,自然能出去,只是怕会引得金军报复,若是再大举攻山,可就不妙了。”

    看看在旁边的尹笑仇,方罗生询问道:“尹庄主,您意下如何?”

    尹笑仇想了想道:“我看未必,此等四面合围,不像是金军一贯的作风,可能只是想困住山上之人而已。方掌门放心,你抚恤女真部众,并无可以挑剔之处,这些事情楼儿都是知道的,想必他会劝阻住兀术的。”

    方罗生一想起断楼,愤然道:“他还劝阻?不带兵攻山我就谢天谢地了。当务之急,是赶紧让他们退兵,不然真要是围上十天半个月,可就大事不妙了……”

    “掌门,让我去吧,我也许能让他们撤军。”门口响起轻柔的声音。

    方罗生向门外一望,看见一袭白衣,惊道:“你怎么来了?”

    实际上方罗生确实多虑了,断楼此时不会、也无心去想什么围山攻山之事。兀术千里来救,虽说是被骗,总也要听听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这样,断楼坐在兀术的营帐中,将这一年来的经历,一桩桩一件件,都告诉了兀术。

    兀术听完,又是惊奇,又是愤然。忽然一挥手,啪的一声,重重地打了断楼一记耳光。

    断楼的功力此时已远非兀术所能及,这一巴掌打过来,他若是运气抵御,不但自己毫发无损,还有可能震得兀术手臂骨折。可是,他却浑似呆了一般,结结实实地挨下了这一巴掌,顿时半边脸肿了起来。

    可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疼痛,似乎这样能让他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兀术自然是气不过断楼在得知完颜翎死讯后不过半年就和别的女子成婚,本想痛打他一顿,可没料到他竟然躲也不躲,反而有点不好受,叹了口气,提在半空中的拳头放了下来道:“行了,要打要杀,等翎儿来处置你。对了,你方才说,华山派的人今天曾见过她?”

    断楼沉重地点点头,怅然道:“可是,我刚才已经跑遍了华山每一个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见到翎儿,你说她能去哪了呢?”

    兀术想了想道:“说不好,难道是被华山派关起来了,想拿来要挟我们?”

    断楼一愣道:“不会吧,方掌门他……”

    “不管是怎样,翎儿要么还在华山,要么在这附近,总之肯定没走远。我既然来了,干脆就暂时驻兵在这里,四下派出人去找,大不了把整个关西翻个底朝天,总能找到的。”

    断楼想了想,确实也没有什么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只好点点头,心中犹自挂念。

    正说话时,蒲鲁浑掀开帐门走了进来道:“四殿下,外面来了一个老头,说是青元庄庄主尹笑仇,想要见您。”

    “青元庄?”兀术一惊,不自觉便站了起来。尹笑仇的名声,他也是知道的,当年大军征讨河南时,别的地方他都放任手下儿郎们纵抢,唯独在函谷关,慑于青元庄的威名,未敢擅动,可是他怎么会在华山?

    断楼却是知道,回身问道:“尹庄主有没有说他来做什么?”蒲鲁浑摇摇头道:“不知道,但是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穿一件斗篷瞧不见脸,但看身形,应当是个姑娘。”

    “姑娘?”断楼和兀术相对一望,难道完颜翎真的被华山派抓住了?

    两人不及细想,急忙跑了出去,来到大营门口,见一人傲然站立。兀术从未见过尹笑仇本人,此时一见这等不怒自威的宗师气概,似是比千军万马更加不可逼视,不由得慢下了脚步,以女真礼问候道:“尹庄主。”

    尹笑仇微一点头,拱手道:“四殿下。”

    断楼四处瞧瞧,急道:“尹庄主,翎儿呢?”

    尹笑仇微微一怔,随即轻叹口气道:“在那里。”

    断楼顺着尹笑仇指的方向一看,就在自己刚才那顶军帐里,烛光下映出一个曼妙的身影,心里一阵悸动,连忙跑回去,掀开帐帘兴奋道:“翎儿,我……”

    却是一愣。

    秋剪风听见声音,慢慢地回过头来,摘掉帽子。她头发上的珠钗早已拔掉,那一身霞红的婚服也已褪去,换上了往常的那件素白衣裙。一张出尘绝伦的脸庞,抹掉了所有的胭脂唇彩,却比平日里更加苍白。

    “你心里,果然只有翎儿姑娘呢。”

    还是那样轻柔的声音,断楼却退后两步,漠然道:“你来做什么?”

    “受掌门之托,请你退兵。”

    “退兵?”断楼冷笑两声,“你?凭什么?”

    秋剪风看着眼前这个人,身上的红衣破烂,却还没有换下,叹道:“断楼,我知你现在对我,已无半分情义。莫说夫妻之恩,就是朋友之谊,我也不敢奢望,但是就在刚才,你曾经答应了我三件事情,还剩两件,你可记得?”

    断楼沉默了一会儿:“你想怎样?”

    “我们来做个交换,”一阵半夜的凉风吹入帐中,人影晃动,秋剪风俯下身,伸出手轻轻护住那根小小的红烛,“等一下,等一下再灭。”

    “你说什么?”

    秋剪风道:“我告诉你翎儿姑娘的事情,你让你四哥撤兵,如何?”

    断楼看着秋剪风,忽然一把捉住她的手腕,掌风一过,珠光一抖,倏然熄灭。

    断楼盯着秋剪风的眼睛,秋剪风苦笑道:“就这一根红烛,你也不愿意点吗?”

    “你想告诉我翎儿在哪里?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又在骗我?”

    秋剪风摇摇头:“不管你信与不信,我绝不会再对你说一句假话。我今日也并未见过翎儿姑娘,更不是来跟你求什么情,只是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而已。”

    断楼沉默了一会儿,手松开道:“你说。”

    秋剪风并不着急,而是取过桌上的火折子,一边将红烛重新点着,一边轻轻道:“半年前,我关西三派受血鹰帮蛊惑,围攻受骗来此的女真部族。混战开始后,我奉掌门之命,带领莲花峰弟子,扼守北山云台峰口……”

    “这我知道,说翎儿的事。”

    秋剪风并不理会断楼的话,只是看着那烛光,继续说着:“其实并没有什么人从我这边逃走,我本来也以为就这样呆着就可以了。可是到了黄昏时分,突然来了两个姑娘,穿着华山派女弟子的衣服,可我一眼就认出来,她们不是。”

    秋剪风转过头来,看着断楼:“你猜这两个人是谁?”

    断楼皱皱眉头:“我没心情跟你猜谜。”

    秋剪风脸上略过一丝幽怨,坐下身道:“她们一个受了重伤,好像已经昏过去了,低着头,被另一个人架着。可是那个人,我不认得,但是你,应该猜得到那是谁吧?”

    “是……凝烟姐?”

    秋剪风点点头:“她们想必是先把自己藏在死人堆里,然后和两个华山女弟子换了外衣,又划了她们的脸,好让别人以为她们已经死了,就不会再去追杀了。可惜早了一步,若是能一直等到那场仗打完,就能和你一起留在华山了,还有我什么事?”

    “然后呢?”

    “然后,”秋剪风淡淡一笑,“那个人向我求饶,请我放过她。我看见旁边那个昏死过去的人,好面熟,这不是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姑娘吗?当时,她的手里,还紧紧攥着那个。”

    说着,指向断楼手里的玉簪。

    断楼面色铁青,咬牙道:“所以,你放了她们?”

    秋剪风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断楼一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双目睁红。

    秋剪风伸手扶住烛台,放在地上:“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我回来之后,就见到尹柳姑娘和赵少掌门翻出了那两具被替身的尸体,还以为是自己认错了人,可惜……”

    “可惜?”

    秋剪风抬起头,一脸平静:“你知不知道,这半年来,我每天都在祈祷,希望我那天,是真的看错了。”

    断楼站起身,闭上眼睛:“翎儿现在在哪?”

    “我说了,我不知道。”

    断楼紧紧地攥了攥拳,却又无力地松开了。

    “风停了啊。”秋剪风站起身,看看烛火,渐渐停止了跳动。

    秋剪风端起灯台,轻轻一吹,烛熄烟冷。

    “风住,风住,云外月逐星路?”秋剪风走到断楼旁边,撩起军帐,看着半天中的残月,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真是傻,提什么愿望,活该如此。”

    说完,一扭头,跑出了军帐之外。

    断楼回过身,看着秋剪风的背影,心中不由得起了一阵淡淡的愧疚。

    不管秋剪风隐瞒消息也好,欺骗自己也好,她对自己,终究是真心的。

    不一会儿,兀术走了进来,拍拍断楼的肩膀笑道:“刚才出来那个,就是你说的秋剪风吧?梨花一枝春带雨,这姑娘的样貌还真是绝美,比我妹子还要美上三分,那古人说得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只怕也不过如此,也难怪兄弟你动心了。”

    断楼并无心应和兀术,摇摇头道:“四哥!”

    兀术摆摆手道:“行,说正事。我刚才已经和尹庄主谈过了,他答应日后在函谷关的一应事宜,青元庄都将鼎力相助,条件是请我们撤军,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断楼点点头道:“那就撤军吧。”

    见断楼仍然心事重重,兀术半开玩笑地宽慰道:“好啦,这样看来,翎儿也不过是闹小孩子脾气。想必此时是回家去了。正好我也很久没有回过上京了,你跟翎儿好好解释一番也就是了。不过你可得好好认错,要是我妹子不能消气,我把你的腿打折。”

    断楼看看手里的玉簪,却总有些忧心忡忡,觉得完颜翎此举并没那么简单。

    随后,兀术下令撤军,蒲鲁浑奉命清点各营兵马,一万人来,此时却少了一个小卒。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能是点名的时候正巧出恭去了。蒲鲁浑倒也不在意,便报给兀术说人员齐整,立时便拔寨收兵了。

    然而,那个被漏掉的小卒,却并不是去出恭了。他腾身纵越,如一片乌云般悄无声息地翻过了云台峰,转过一块巨岩,进到一个点着烛光的山洞中。此人拉下头顶的皮帽,撕下假胡徐,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是叶斡。

    洞中站立一人,玄衣素袍,两鬓白斑。叶斡快步走上前,拱手道:“帮主!”

    柳沉沧微微一回头,看着叶斡的眼睛。

    叶斡一愣,下拜道:“师父,您回来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