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二章 青萍二女:三年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二章 青萍二女:三年

作者:雨阙

    兀术又是惊讶,又是欢喜,一下子从马上跳下来,先拉住凝烟的手,走到断楼面前。断楼笑道:“凝烟姐,看来四哥对你是真的好啊,我都这么久没回来了,他一见面,还是先想着你啊。”

    兀术和凝烟相视一笑,锤了断楼一下道:“怎么就改不过来了,不能叫姐,叫嫂子!”

    两兄弟紧紧抱在一起,兀术拍拍断楼的两膀,赞道:“行,这三年没白历练,比以前壮实不少,也留胡子了,是个真正的汉子了。这以后啊,四哥再也打不过你啦!”

    凝烟轻碰了一下兀术的胳膊道:“断楼好久没回来了,怎么刚见面就打啊什么的,快点进去吧,饭都做好了。”兀术嘿嘿笑两声道:“兄弟,看见没,四哥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是这个媳妇,不听话不行啊。”众人说笑着,进了帐子。

    帐中一个方桌,云华坐在上首,可兰坐在左手,兀术和凝烟一起坐在右手,断楼背对着帐门口坐在下首。

    凝烟嫁给兀术已经两年多了,此时她搭一身貂裘披肩,淡青锦衣,腰束金带,颈上戴着一串银铃细坠,头顶帽尖的一颗明珠灿然生光,俨然一副温婉王妃的打扮。只狐绒的宽大袖口里露出皓白的手腕和纤纤玉指,才提醒人们,她本是一个江南女子。这东北极寒之地,天干风急,凝烟的脸色却比以前显得更加娇嫩,可见兀术的宠爱。

    兀术问道:“兄弟,你这一走就是三年,只来信,不来人,今天怎么又回来了?”断楼淡淡笑道:“今日是母亲生辰,做儿子的怎么能不回来呢?”

    云华轻笑道:“不老不少的一个生日,又不是整岁,能你这个没良心的给招回来?”断楼默然笑笑,没有回答。

    酒过三巡,兀术拉着凝烟的手站起来,对着云华敬一杯道:“云姑姑,这杯酒侄儿敬您。两年前,要不是您提出收烟儿做义女,只怕到现在,我都不能立烟儿做王妃。”

    云华接过这一杯,看看他们小两口道:“这些往事就不必提了,只要你们两个过得好,我也就高兴。再说,烟儿这般懂事,我巴不得有这样一个女儿呢。”

    凝烟道:“娘,不管过去了多久,这份恩情,我两人永远不会忘。今日您生辰,兀术敬了酒,女儿就敬一碗茶,给您祝寿!”

    断楼看着他们夫妻二人情深意笃,心中自然也是高兴,也站起身来道:“四哥,这杯酒兄弟向你赔罪。册立王妃的时候,我也没能参加,心里实在是有些……”

    兀术挥挥手,舌头打着结道:“你当然不在,你当时不是在找……”

    凝烟一动,重重扯了下兀术的袖子。兀术不解:“你拉我干什么?”

    断楼放下酒杯,淡淡道:“嫂子,没事的。”

    兀术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断楼在外寻找完颜翎三年,这次却自己一个人回来,想必心中的难过,也不愿意让人轻易提及。

    可兰在一边,却是早就憋不住了:“图鲁啊,娘知道你没找到翎儿,心里难过,可是这到底找到个什么程度,你之前信里只说你那个师父帮你在找,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你也该跟我们说说啊。”

    断楼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道:“三年前,我在白凤庄没有见到翎儿,后来辗转找到了师父,可是白凤庄与青元庄不一样,虽然广有威名,但一向深居简出,并不设什么眼线,因此说到底,还是我自己一个人找而已。”

    说着,断楼端起面前的酒碗,仰头一饮而尽。

    “因为当年之事,关西三派对翎儿深深忌恨。五岳门派素来相交甚密,翎儿相当于一下子得罪了天下一半的名门正派,想来也是隐姓埋名。我这三年走遍了中原各处,却是半点音信都没有。”

    兀术听着断楼的话,心中也是怅然:“那你这次回来?”

    “太宗驾崩,我以为翎儿会回来看看,可是……也许她回来过了,我却错过了。”

    兀术拍拍断楼的肩膀:“先皇去世前,嘴里念叨的,就是翎儿和你啊。”

    断楼点点头,却是不说话。

    凝烟看气氛有些沉重,连忙道:“哎呀呀,今天是娘的生日,咱们不提这些。兀术,你刚才不是说想试试断楼的身手吗?”

    断楼腾出手,笑道:“嫂子说得对,咱兄弟俩也好久没切磋了,走,出去比划两下!”兀术欣然道:“行啊,正好今天上朝的时候,被那个挞懒惹了一身晦气,我就找你出出气。唉,不过咱可说好了,你可不能用你那什么,什么……”断楼握住兀术在空中乱点的手指道:“放心,咱兄弟俩啊,就是摔两跤!”

    两个人兴致立时都高了起来,手拉着手走出门外,站在空场院里,扎腿弓腰,搭着肩、顶着头,大叫一声,扭在了一起。摔跤本就难以缠磨,此时两人各怀心事,因此虽然喝的酒不多,却都有了醉意,更是跌跌撞撞,最后索性滚到了一起。

    云华笑着看两人缠闹,可兰却是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说这俩人,一个三十大几了,一个也二十多了,怎么还跟两个小孩似的,像什么样子?”凝烟倚在门边,打趣道:“可兰姑姑,那你不还是管他们叫孩子嘛!”

    说着,凝烟胃中突然一阵恶心,忍不住弯下腰,干呕了一番。可兰连忙上前道:“怎么了,是不是吃了什么不消化的东西了。”凝烟摇摇头道:“没有,姑姑你别担心。”

    云华看着凝烟,忽然想起刚才她喝茶而没有喝酒,心中一动,关切道:“烟儿,你告诉娘,你是不是有喜了?”

    可兰一愣,见可兰面带红晕,也是喜道:“真的?兀术知道吗?”

    凝烟摇摇头,略有为难道:“我俩成婚三年了,一直都怀不上。兀术他心疼我,嘴上不说,可是我知道他是想要个儿子的,不然,我这个王妃的名分也保不住。我怕万一这次又没怀上,让他失望,所以没敢告诉他。”

    云华想了想,觉得也是如此,思忖了一会儿道:“这样,明天一早我就去找你,就说是去散散心,请一个医馆的郎中给看看,如果真的是喜脉的话,再告诉他也不迟。”

    这倒是个好办法,凝烟满心欢喜地同意了,心里却又有些忐忑。

    另一边,断楼和兀术已经滚到了一个小山包的后面,终究都没了力气,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地,傻傻大笑。兀术道:“兄弟,明天早上,跟我一起上朝如何?给我撑撑腰!”

    断楼摇摇头:“皇上已经废掉了勃极烈制,我一个江湖散人,也没人来给补职,就挂着个大金第一勇士的虚衔,上什么朝啊?既然翎儿不在上京,那我明天也该走了。”

    “这么快就要走?”兀术有些意外,旋即叹道,“也罢,早点把翎儿找回来,你俩也早点能安定下来,日后再跟四哥出征,把赵宋军打个屁滚尿流!”

    断楼喉结一动,却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只是淡淡一笑。

    第二天,用过早饭之后,可兰和云华都说有事,一同出门去了。断楼正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告别,这一来反倒免了些离别之情。他写了一封信,便权当告别了。

    正收拾着行李,身后的帐帘却被掀开了。断楼回头,看见兀术走了进来,笑道:“四哥,你军务繁忙,又何必来送我?”

    兀术摇摇头,面色凝重道:“图鲁,四哥有件为难的事情,要请你帮忙。”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