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二章 青萍二女:使者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二章 青萍二女:使者

作者:雨阙

    断楼少见兀术这般表情,就是当年在黄天荡时,四面合围,他也从未如此有过如此严忱之色,便也提襟坐下:“四哥,你我之间说什么帮不帮忙,你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兀术这边为难,挞懒和完颜宗干却是正在弹冠相庆。

    “太师大人,您这招可太绝了。让兀术那王妃作为女使南下,这样他就是想半路使什么绊子,也没法下手啊!”

    宗干笑道:“不但如此,用他这个汉人王妃,来显示一番我们求和的诚意,顺理成章,他也没什么理由反对。”

    “太师大人高见。可是,那个兀术又提出让他那个兄弟唐括巴图鲁来做男使,着实是让人不痛快,原本是咱们防着他,倒让他倒打一耙。”

    宗干哼一声,不屑道:“他倒是会现学现卖,理由编得还挺好。那卫国大长公主的身份,虽然对外说是太祖亲妹,但宗室大臣谁不知道,他是汉人之后。皇上既然同意了咱们的提议,那也没有理由拒绝他。”

    挞懒频频点头,却又有一丝顾虑:“可是,听说这个巴图鲁三年来游历江湖,颇有些虚名,你说这中间会不会……”

    “不会的。”屏风后传出一个年轻的声音,两人侧身来看,走出一个少年,风仪闲逸静和,体态雄伟练达,若不是宗干介绍,挞懒竟全然瞧不出,这是年仅十三岁的完颜亮。

    完颜亮先向父亲行礼,随后对挞懒作一浅揖道:“挞懒将军。”

    挞懒略皱一下眉头,心中有些不悦。其实按照辈分,他算是宗干的叔辈,但现在宗干总揽朝政大权,捧着他也就捧着他了。可这黄口小儿,也无朝职,居然连声叔祖也不叫,要不是宗干在这里,他早就出手教训了。

    宗干拉过完颜亮,对挞懒道:“将军可别看他年纪小,这以兀术王妃为质出使赵宋的计谋,便是我这孩儿为我出的。”

    这倒让挞懒有些惊讶了,正要夸赞两句,完颜亮却摇摇头道:“父亲错解孩儿的意思了,沈王妃此行,只是做女使,并非什么质子。”

    “哦,亮儿此话何意?”

    完颜亮浅浅一笑,不紧不慢道:“这素来攻心为上,父亲和挞懒将军要防着沈王,却没有吃透沈王的为人。他一介莽夫,素来以国事为重,就算心有不满,也绝不会半路使什么手段。至于那个断楼,我五年前见过他,虽然武功身手了得,但心思单纯得紧,沈王之所以找他来,也不过是心疼王妃,想要路上有个照应罢了。”

    这番话说得挞懒和宗干都噎了一下,相对望望,目光中透着些古怪。

    完颜翎似乎并不在意这两位长辈的神态,上前道:“父亲、挞懒将军,咱们今日的和,是为了日后的战。宋廷软弱,巴不得早日求和,因此和谈之时不必客气,单要求韩、岳二人撤军是不够的,最好让那赵构削去二人兵权。这样一来,等到北边辽国事定,我大军再一举南下,何愁不能天下一统?

    当然,为表诚意,我们也可以暂时将大军撤到黄河以北,做做样子。至于那个刘豫,沈王三年前就密奏先太宗,其治下民不聊生,反意甚重,我们也正好可以做个顺水人情,打压一下,这样日后进驻中原,民情民怨也就不难平复了。”

    挞懒坐在座位上,听着这十三岁的少年高谈阔论,漫不经心一般点破朝政大事,目瞪口呆,竟是半句话都插不上。现在又听他提到刘豫,心中顿时涌上一阵不快,有一种当年被那个王十三骗了,后知后觉的窝囊劲。

    于是,挞懒站起身道:“亮儿所言极是,我在那赵宋朝廷还颇有些人脉,只要那个人还听我的,此事便不算难办。我这就去安排,告辞了!”完颜亮也起身道:“恭送挞懒将军。”

    送走挞懒后,完颜翎回到屋中,见宗干神情有些异样。他自幼计谋缜密,最善揣摩别人心思,便道:“父亲看起来,好像有心事?”

    宗干点点头,有些忧虑:“我儿深忱有谋,文韬武略兼而有之,只是不免露锋芒太早,若惹得皇上猜忌,那就难展抱负了。”

    完颜亮嘴角却似乎挂上了一丝笑意:“要的就是他忌我,却不敢动我。”

    宗干一愣,看着完颜亮道:“我儿说什么?”

    完颜亮面色淡然:“没什么。”

    另一边,兀术也跟断楼讲完了这番缘故:“就是这样,所以我想请你帮忙在路上照看一下。唉,其实我多想亲自去,可是那挞懒说我和赵宋打了十年的仗,老皇帝和小皇帝还都是我抓的,现在议和,我不能去,硬是把我给堵回来了。”

    断楼知道,兀术打仗是一把好手,大金国内数一数二,可是这朝堂上斗嘴,又怎么说得过别人,便道:“四哥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有兄弟在,我保证嫂子毫发无损地回来。”

    兀术甚是感激,略有些歉疚道:“只是,耽误你找翎儿了。”

    断楼眼中闪过一层灰色,但随即神态自若,拍拍兀术的肩膀道:“四哥,这是哪里话。要是翎儿知道的话,我若不去,她还会不高兴呢。再说,我这几年也不是白白行走江湖,颇交了些朋友,他们也会帮我留意的,你不必介怀。”

    两人正说着,忽听见门外一阵笑声,刚站起身,便见云华、可兰和凝烟三人,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

    见兀术也在这里,可兰惊喜道:“兀术啊,跟你说个好消息,烟儿她……”

    “可兰姑姑是想说——”凝烟心细,一进门就看见兀术的脸色有些不好,急忙打断了可兰,“今天我们出去逛街,看见一件特别漂亮的首饰,我觉得很好看,你要买给我啊。”

    云华和可兰奇怪地看着凝烟,却被她在身后轻轻拉一拉,便不再说话了。

    兀术笑笑道:“我也不会挑这些东西,喜欢就买吧,你戴什么都好看。”

    凝烟走到兀术面前,伸出手探探他的额头,关切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兀术拉着凝烟的手,低头道:“皇上下诏,要南下和宋廷讲和。让你……作为随行女使。”

    云华一怔,但随即明白了。她虽然不理政事,但凝烟常来,这朝堂上兀术和挞懒的战和之争,她也略知一二。虽然对于云华来说,更希望两国休战讲和,但这般计俩,仍是让她不忿:“这算什么,拿烟儿当人质,好让你不要轻举妄动吗?”

    兀术摇摇头,叹口气道:“他们怎么想已经无关紧要了,我就是担心烟儿。姑姑,我已经向皇上建议,请图鲁作为男副使一同随行,路上好有个照应,您看可好?”

    云华道:“让楼儿去倒是没什么,可是烟儿她现在……”

    “娘。”凝烟回过身,对着云华轻轻摇摇头,随即看着兀术,轻轻一笑道:“没关系,我去。”

    兀术看着凝烟脉脉的眼神,突然冲口道:“不,我这就去找皇上,让他另找人选!”说着就要冲出帐去,却被凝烟拉住,笑道:“哎呀,不过是去走一趟路,我本就是江南人,也算半个江湖客,有什么打紧的?”

    说着说着,声音轻了下来:“我知道,你立我做这个王妃,顶了很大的压力。现在我能帮上你一点忙,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兀术紧紧抱着凝烟,喉咙有些哽咽。凝烟拍拍兀术的背,温言道:“好啦,在娘和弟弟面前像什么样子,咱们回家。”兀术点点头,拉着凝烟,对云华和可兰欠欠身,走出了帐外。

    可兰看着两人的背影,欲言又止。断楼道:“娘,你们放心,孩儿现在的武功小成,袭明神掌早已练全,不管什么蟊贼悍匪,都没问题的,您就放心吧。”

    云华叹口气,忧心忡忡:“娘不是不放心你,可是烟儿她,她现在有身孕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