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二章 青萍二女:滚地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二章 青萍二女:滚地

作者:雨阙

    断楼刚想坐下,一下子又蹦了起来:“什么?凝烟姐她……”

    云华瞥了断楼一眼:“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那,刚才为什么不告诉四哥?”断楼有些不解。

    “告诉了又有什么用?”云华叹口气,坐下身来,“你指望别人谁在乎?烟儿是个汉人,本就不受待见,挞懒那些人也不过是拿她当成和谈和制衡兀术的棋子,要是知道烟儿有孕,说不定还会跟皇上说,这样更能显出大金和谈的诚意呢。”

    断楼噎了一下,是啊,挞懒等人夺了粘罕的权之后,手握十数万大军的兀术便成了下一个目标,他们巴不得兀术因为凝烟或者什么别的事情而顶撞皇上。既然如此,又何必说出来,让兀术担心挂念呢?

    云华怅然道:“看来,这趟南行是免不了了。楼儿,你可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绝对不能让烟儿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一点闪失!”

    断楼用力地点点头,可兰一眼瞅见断楼的包裹,讶道:“难道这就要走吗,怎么已经收拾好行李了?”

    断楼有些尴尬,打着哈哈糊弄了过去,云华看看断楼,也没有说什么。

    三天之后,完颜亶正式下诏,任命挞懒为和谈主使,大金第一勇士断楼、沈王妃凝烟分别为男女副使,以商议归还徽宗遗骨、商谈两国和谈之事为名,南下出使临安。

    临走之前,兀术拉着凝烟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凝烟都一一应诺。来送行的众臣,看兀术一个马上打杀的将军,居然像个老妈子一样唠唠叨叨个没完,都是窃笑。

    放在平时,凝烟定然要提醒兀术,可今日,她耐心地听完了兀术所有的反复话,告诉他不必挂念,抱过亲过之后,才依依分别。

    上轿的时候,断楼想上去搀扶,却被凝烟轻轻推开了。看看身后一脸关切的兀术,只好作罢,带领使团拜别完颜亶之后,便上路了。

    凝烟和断楼虽说是作为副使,但其实只是要一个汉人皇亲的身份而已,有关他们的一切事务都是礼节性的,至于真正的和谈,他们却是不参与的。因此,这一路,虽然时不时有从或上京或临安发来的书文,但都是递进了挞懒的那顶轿子。

    断楼倒是对此也不感兴趣。他不习惯坐轿,便骑着一匹马,在凝烟的轿旁走着。两人也是许久不见,可说的话自然少不了。断楼给凝烟讲讲自己三年来的江湖见闻,凝烟则给断楼说一些自己和兀术婚后的趣事,因此这一路倒也不觉枯燥。

    行了数日之后,周围的山水渐渐发生了变化,天气也愈发暖和了起来。从大名府出来之后,已经是一派初夏景致了。尽管刘豫荒淫无道,但好在这几年风调雨顺,百姓的日子虽说不上好,但也算过得去。

    这一日,挞懒正坐在轿子里,看着自临安发来的公文,却忽然感觉手里的纸页在微微颤动。他还以为是自己手抽筋了,放下公文捏了捏手指,却感觉抖得越来越厉害,屁股底下似乎也坐不安稳,站起身掀开帘子,对着马夫骂道:“怎么赶得车,为何如此颠簸?”

    那马夫却是面如土色:“回大人,不是小人的事,这地面好像在抖。”

    “胡说,地面怎么会……”挞懒正要再骂,脚下的轿子却突然一晃,险些跌倒。

    地面顿时大震了起来,凝烟有些惊慌,掀开轿帘问道:“断楼,怎么了?”

    断楼笑着摇摇头道:“来了,还是这么大张旗鼓。”

    忽然,前面轰隆隆一声惊天震响,地面轰然陷出五个深坑,尘埃扑面而来。好在这马夫技艺还算高超,才算稳住了受惊的马儿,可轿子里的挞懒,仍是摔了个屁股墩。

    挞懒万分恼火,一声令下,随行的护卫立刻拔出腰刀,将前面震响之地团团围住。烟尘中五个模糊的人影,一个个都手舞足蹈,口中“呀哈哈哈”地怪笑,极为瘆人,那些护卫们分不清是人是鬼,不敢上前。

    过得一会儿,烟尘散去,显出五个汉子来。挞懒一愣,只见五人,虬髯胡、八字胡、山羊胡、络腮胡、鼠须胡,满脸横肉,但看面貌甚是吓人,可五人身高却都不足五尺,细手细脚,倒是显得十分滑稽。

    挞懒顿时有种被糊弄了的感觉,怒喝道:“你们五个怪矮子,为何挡路?”

    “怪矮子,他叫我们怪矮子?”为首一人粗声大气,回过头来,“二弟,你骂他两句。”

    第二个人是个娘娘腔:“我可不会骂人,三弟,还是你来吧。”

    第三人声音沙哑,边挠胡子边挤眼睛:“我怕我骂的话,他还以为是夸他呢,还是四弟来吧。”

    第四人摇摇头,声音甚是苍老:“咱骂的话太文雅,这人一看就笨,一定听不懂,还是五弟来。”

    第五人眼睛一瞪:“屁话!”声音极为尖利,如同指甲划过琉璃。

    五人大笑,挞懒被他们来来回回的话搞得极为恼火,厉声道:“杀了他们!”

    话音刚落,五人突然“嗡”的一声,像五只黑豹一般跳起来,只见刷刷黑影闪动,那些护卫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手里的刀就被抢了过去。抬头一看,竟然全都被他们扔进了刚才那五个大坑中。

    为首那人笑道:“一堆破铜烂铁,不值几个钱,不如咱往上面撒泡尿,再还给他们吧。”

    挞懒虽然常年征战沙场,可这江湖能人异士甚多,他却哪里知道?眼见自己的护卫被缴了械,正不知所措,却听到身后断楼笑道:“好了你们几个,别闹了!”

    五人立刻收了嬉笑,忽略一脸呆愣的挞懒,径直走到断楼面前,抱拳下拜道:“滚地五龙,在此恭迎断翎大侠!”

    凝烟坐在旁边轿子里,看着发愣。断楼将五人扶起道:“何必如此多礼。再说,你们来也不是迎我的,是迎这位的。”

    说罢回头,对凝烟道:“四嫂,这五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过的滚地五龙,江湖上的朋友,对这附近甚是熟悉,我特意请他们来,帮我来探路勘况的。”

    断楼这样一说,凝烟便记起来了,滚地五龙看见凝烟,又下拜道:“我们兄弟五个,滚地龙、刨地鸡、遁地猴、钻地虫、摸地鼠,见过大姐。”

    突然被叫大姐,凝烟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不不不,几位看起来年纪都比我大,怎么能叫我大姐呢?应该我叫诸位大哥才是。”

    滚地龙道:“哎,大姐可千万别这样。我们做倒斗的,折寿,早就不看什么年纪了。断翎大侠对我兄弟们又救命之恩,是我们的大哥,那您自然也便是我们的大姐。”

    凝烟有些惊讶,这五个原来是一伙盗墓贼,不禁看了断楼一眼,忽然觉得有些不对,问道:“他们怎么叫你……断翎大侠?”

    断楼笑笑,没有回答。再看一眼滚地五龙,却见他们脸上似乎各有淤青红肿,讶道:“五位兄弟,你们这脸上是?”

    刨地鸡捏着嗓子,细声细气道:“哎哟,断翎大侠您可别提了。我们几个大老远赶来,本来就只是想早点见您,结果蹦出来两个蒙面的女的,自称叫什么青萍二女,给我们这一顿狠揍哦,到现在都还疼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