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二章 青萍二女:相救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二章 青萍二女:相救

作者:雨阙

    “盗墓贼还敢留下姓名,这倒是一件奇事。”断楼不禁哑然。

    纪家老两口听见断楼的话,立时像见到救星一样,拉着断楼的手道:“少侠,你若是能找到这伙盗墓贼,我两老人一定感激不尽,您想要什么都可以啊。”

    断楼好不容易才抽开手,爽快地答应了。他本性侠义,遇到这种事情,绝无不管之理,再说,他来寻找完颜翎,本来就漫无目的。既然是大海捞针,那一根针也是找,两根针也是捞,并不麻烦多少。

    按理来说,盗墓贼行事隐秘,就是走到你面前也未必认得出来,可是断楼找到滚地五龙,却是没费什么功夫。倒也不是他多能摸排查访,实在是他们五个做事过于高调,盗一处墓就要留下记号,想不注意都难。断楼一路沿着几个被盗的大墓走下来,就在这家客栈里,找到了正在划拳吃酒的兄弟五人。

    一进客栈,断楼便听见一声尖叫,接着便是哈哈嘎嘎的粗野笑声,不禁皱皱眉头。向里一看,桌椅板凳全都被踢倒,一张大圆桌上杯盘狼藉,周围坐着五个黑衣服的矮子,大呼小叫,几乎要把客栈的屋顶给掀了。墙角站着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夫妻,看起来似乎是这家客店的主人,手里抱着托盘,不知该如何是好。

    断楼走上前,提起道:“几位可是滚地五龙?”

    五人立时住了嘴,看见来了一个青衣褐衫的高瘦青年,面色温和,颇不以为意,全然不理会,继续划拳吆喝,却是半点没把断楼放在眼里。

    断楼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几位兄弟,前几日动了开封一户纪家的万年地,我受人之托,多事来问个清楚。”

    “哟,这也忒瞧不起我们滚地五龙了吧?就派这么一个白面秀才过来。怎么,是打算说书把我们烦死吗?哈哈哈!”那遁地猴说完,自顾自大笑。

    滚地龙回过头来,眯着眼看看断楼道:“小子,我劝你别管这闲事,不然的话,我们让你连你爹的骨头埋哪里都不知道。”

    断楼闻言大怒:“你说什么?”一伸手铁钳似的抓住滚地龙的肩膀,想把他从座位上提起来。那滚地龙身子一晃,脸上斗然涨起了一阵紫气,霎时又变得铁青,双手啪地一下抓住桌沿。那另外四人见状,立时都喝了一声,手搭肩、脚勾脚,似是凝成了一股麻绳一般,在断楼的拉力下,连带着桌子咔啦咔啦抖动。

    断楼此时刚刚将十二路袭明神掌全部学完,武功已可算是一流之属,就是随手一拉也有上百斤之力,现在见这五人,虽说是在强撑,但居然硬是没被拉动,不禁有些意外。断楼看他们的脸上,一个个都紧绷着肌肉,眼睛大瞪,牙关死咬,看来懂些内功相传互助之法,不过气息浑浊,似乎是自家琢磨出来的野路子。

    此时,断楼只要再多加一分力,他们几个内脏经脉都非得受伤不可。但眼见他们明知如此,却仍然相互支撑,不肯松手,倒有些佩服他们的义气。便微笑着僵持了一会儿之后,拇指一翘,缓缓收了力,撒手道:“得罪了。”

    断楼的手一从肩膀上松开,滚地五龙立时泄了力,五条软虫一般趴在了桌子上,呼呼地喘着粗气。此时,他们已知这个年不过二十岁的少年武功远高过自己数倍,再也不敢小觑,站起身排成一列,恭恭敬敬行个礼道:“少侠饶过我等性命,滚地五龙感念在心,不知少侠如何称呼,此来还有什么指教?”

    断楼淡然道:“我叫断翎,折断的断,凤翎的翎。”

    “翎”字咬得很重。

    滚地五龙听得一懵,他们似乎并不识字,但也不敢多问。断楼接着道:“我也不是来指教什么,只是诸位之前所盗的那处纪家墓,老两口乃是善人,请几位将从墓里盗来的东西都还回去,再当面向纪家老两口和先祖道歉。不然的话,在下可就真的要来讨教了。”

    听完断楼的话,滚地五龙都是面露难色。这倒斗摸金出来的东西,那都是要尽快出手,谁还会带在身上?要再找买家给要回来,那可难于上青天了。

    断楼可不知道这些,正要再说,忽然身后呜呜细响,似乎有什么尖锐之物飞来。断楼浣风紫皇功已成,耳聪目明,下意识地弯腰躲过,却听得滚地五龙哇哇数声惨叫,抬头看时,都已经仰面躺倒在地。

    断楼一骇,脚跟一转回过身去,只听得远处一声长笑:“终于逮到你们几个了,那一千两黄金是我的了,哈哈哈。”

    声音缥缈而去,断楼也顾不得,连忙过来查看五人的伤势。只见他们各自胸口上都中了两三枚铁蒺藜,嘴唇乌青,显然是中了毒。断楼拔下一枚铁蒺藜,用手指轻轻一捻,顿觉指尖又麻又痒,毒性不小。

    断楼皱皱眉,心中又是惊叹,又是不屑。惊叹的是,这人竟然能在一瞬间同时发出十几枚毒蒺藜,手指上的功夫想必非同小可。但是有如此高的身手,却用于暗器伤人,当真是令人不齿。

    滚地五龙浑身瘙痒难耐,一边用双手在身上使劲地挠来挠去,一边在地上打滚,倒真成了“滚地”五龙了。那钻地虫骂道:“刘豫,你个没种的小人。等老子们十八年后,一定要把你八辈祖宗的坟都挖掉!”

    “刘豫?”断楼一愣,“大齐皇帝刘豫,你们盗了他的墓?”

    五人此时已经痒地受不了,连舌头也酸麻无比,只能对着断楼点点头。断楼心中愤然道:“这个刘豫,百姓们都快饿死了,他倒拿得出一千两银子来抓贼!”

    想罢,再看滚地五龙,已经都脱了衣服,指甲挠得身上全是血道子。再这样下去,不等毒发,他们自己就把自己活活挠死了,断楼站起身,喝一声:“对不起了。”右手食指一甩,啪啪快如闪电般连点数下,封住了五人的曲垣穴。滚地五龙立时便成了五条木头龙,站着的趴着的蹲着的,半点也动弹不得。

    断楼知道,点穴只能让他们不去抓挠,身上的奇痒却是半点都不会缓解。扭头看看缩在角落里的那对老夫妻,焦急道:“老人家,这附近可有医馆药铺?”

    ……

    凝烟听到这里,不免有些惊讶:“所以,后来是你帮他们看的病解得毒?”

    滚地五龙齐刷刷地点头:“是啊,我们兄弟几个的爹妈都是干倒斗行当的。俗话说,挖人祖坟,断子绝孙,要留子孙,先拿命来。所以都是养到八九岁就被扔了,吃不饱穿不暖,长成了五个矮子。这长到三四十岁,只有人想要我们的命,还从没人想救我们的命。”

    断楼侧头看凝烟,见她眼中似有泪水,知道这番话勾起了她的身世之痛,便跳过这个话题道:“他们几个也算是有本事,硬是把倒出去的那些陪葬物件全收回来了,重修纪家万年地,当面赔礼道歉。”

    滚地龙叹道:“要说纪家老两口还真是好人,不但原谅了我们几个,还问我们是不是缺钱,要给我们买房买地,不要再干这行当了。给我们兄弟几个臊得啊,当时就发誓,以后绝对不碰好人家的祖坟,至于那贪官污吏的,嘿嘿,那就给哥几个生活吧。

    刨地鸡插嘴道:“这家客栈也是他们资助重建的,托老两口和断翎大侠的福,现在我们几个来这里住店,都不用花钱啦。”

    滚地龙说到了兴头上,抬起酒壶,一摇却是空的。站起身道:“喝得不尽兴,我再去要一壶。”摇摇晃晃地走出了门外。

    屋里几人继续吃菜,忽然外面哐啷一声巨响,接着便是滚地龙的骂声:“姥姥的,怎么又是你们?”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