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二章 青萍二女:交手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二章 青萍二女:交手

作者:雨阙

    断楼闻言一惊,按住凝烟的手道:“四嫂,你先不要动,我们出去看看。”旋即和四人一起赶出了屋外。

    几人方才一直在断楼的房中饮酒吃饭,是个二楼上方。走出门来,向着楼梯下一看,只见滚地龙跌坐在柜台角落,手捂着屁股,呲牙咧嘴地骂娘。门口站着两个青衣女子,头戴斗笠,边沿垂下乌纱,看不清脸。两人都各仗长剑,昂然走进来。

    断楼这三年来,除了武功大进,眼力也是非同寻常。这两个女子虽然装束打扮、持剑方式都别无二致,但一个波澜不惊、走路飘然,是有内功底子的。另一个却是两肩微颤、步子虚浮,显然是在装样子了。

    正想着,后一个女子出声道:“没错,又是我们,青萍二女,专管天下不平事。像你这样的盗墓贼,我见一次,打一次!”

    声音清脆,如同银铃,显然是个豆蔻少女。滚地龙站起身道:“姑娘,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们只掘恶人坟,不碰善人居,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哼,谁信你的鬼话,上次让你们跑了,这次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断楼略皱一下眉头,这姑娘有些蛮不讲理,看来单单居中说和恐怕不太有用。于是,向遁地猴上衣襟上一扯道:“借块衣服一用。”撕拉一声扯下块黑布,往半边脸一系,从楼梯上翻越而下,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另外滚地四龙也是一跃而下,却是哐啷啷砸地之声。

    挞懒等人正在另外一件屋里,听见喧闹。护卫提刀道:“元帅,外面好像有动静,要不要小人出去看看?”

    挞懒捏起站在窗间的一只信鸽,从腿上取下一封信道:“不过又是巴图鲁的什么狐朋狗友罢了,你们都各自回房吧,不许多管闲事。”

    楼下,那方才说话的女子见突然跳下五个人,先是一愣,下意识地拔出手里的剑:“好啊,又是一起来了,这次就好好收拾收拾你们。咦,你是谁,之前怎么没见过?是他们请来的救兵吗?”

    断楼笑道:“两位便是青萍二女吧,久仰久仰。这几位是我的小弟,听说前几日和两位有所冲突,在这里给您赔个不是,都是江湖朋友,还请给我个面子。”

    “哼,护着小盗墓贼的大盗墓贼,我凭什么给你面子?”

    断楼笑着微微颔首,双手自腰间一划并至面前,拱手道:“还请给个面子。”

    二女中的另外一人看断楼这般姿势,微微一愣。见他似是拱手,实则双手十指梳风,只是在空中这般轻轻一划,便觉有一股清风拂面,心中咯噔一下。不等身边同伴出言挑衅,连忙按住她的手道:“自然自然,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来日再见,便是朋友了。”

    这女子说话轻柔沉稳,显然是要年长一些,边说便拉着同伴向外走,那年少女子却是大惑:“姐姐,你拉我做什么?”年长女子压低声音道:“这人内功深不可测,我们远不是对手,不要在此吃了亏。”

    年少女子反而一下子火了:“你在说什么,我今天还非要教训一下他们不可!”说罢,一下子甩开年长女子的手,挺剑刷刷两声在空中挽个花结,向断楼面门刺来。

    断楼看了,不禁好笑。虽说天下剑法有快有慢,但无不要求招式精炼干脆,像这种花剑的架子,中看不中用,还白白耽误时间。心中暗道:“这年少女子只怕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出来江湖玩玩罢了,切不可下重手。”

    想着,便脚下动也不动,由着那支绣剑向自己冲来,只剑锋擦至眼前时,断楼倏然竖起食指,向那细细的剑背上一弹——这小小绣剑,原本就又薄又软,在断楼这一弹之下,立时如一条银蛇扭曲狂颤。这年少女子不提防,啊的大叫一声,踉跄跄倒退回好几步,绣剑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那只手犹自颤抖。

    滚地五龙见断楼出手教训,都是拍手叫好:“小丫头,知道我们大哥的厉害了吧?识相的就赶紧走,不然的话,我大哥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们俩都收拾了。”

    那年长女子见同伴受挫,连忙上前捉住她的右手,只感觉手臂咯吱咯吱抖动,脉象混乱,显然震得不轻,立时大怒,拔剑指着断楼道:“你敢伤她?”

    三年前,断楼用这一招五指的“铁树开花”就能逼得华山第一弟子秦松收刀护心,现在面对这少女,因为担心伤到她,便只用了一指,却仍是非同小可。

    断楼也没想到这年少女子竟然毫无内功,无奈摊手道:“我已经相让了,还请两位罢手则个。”那年长女子却是丝毫不听,抛去剑鞘,脚下沓沓风起,手中一阵剑光挥动,已经到了断楼一丈之内的地方。

    断楼定睛看她剑法,大开大合,迥然有力,虽然是女子用的剑,却是宽刃厚脊,剑招中也透露出十分的阳刚醇厚,当是名门正派的剑宗。当下不敢怠慢,足尖连点,使点水蜉凌波轻功,坐涛枕风一般徐徐后撤。

    那女子原本是挥剑斜劈,却被断楼一躲之下砍了个空,当下立刻手腕扭转,阖身弯下,一脚点地,一脚飞起,连带半个身子向前送出。那剑尖斗然长出数尺,直直刺入断楼丹田。

    滚地五龙原本在一边看热闹,见状惊呼道:“小心!”正欲上前帮忙,却见断楼膝盖猛地一沉,两袖鼓风,双掌掣出,左对坤地,右合坎水,在空中一正一反画出两个大圆,嘴里喝一声:“着!”双掌带气在丹田前一撞,当琅金玉声响,那柄宽剑在离丹田寸许远的地方戛然而止。

    滚地五龙又是惊讶,又是好奇,赶上前去看。断楼两手凝在胸前,掌心之间嗤嗤细响,似乎冒着热气。至于那女子,虽然戴着乌纱斗笠看不清脸,但也可猜到定是憋得通红。见她双手一起握住剑柄,死拉硬拽,那柄剑却是推也推不动,拔也拔不出,竟似乎是嵌入了一道气墙之中。

    这一招是袭明神掌中的第十一式“坐以待毙”,断楼自练成之后,还从未对人用过,这一番见正是机会,全当练练手了。

    断楼也不想让这对有些名气的侠女太过难堪,轻笑道:“得罪了。”双掌悠然向外一搓,那宽厚的剑刃被掌风推动,喀喇喇转动了起来,几乎拧到了那女子的手腕。但断好在断楼并未太过用力,那女子也有些功底,打了两个趔趄,总算是稳住了。

    断楼正要再说和一下,却见那年长女子快步走出客栈外,从怀里摸出一个什么东西,对着天空一拉。“嗖”的一声,一道红光飞射而去,淹没在半空夜色中。

    她们还有帮手?然而,那年少女子似乎很不乐意,娇叱道:“不许叫他来!”用力甩甩胳膊,捡起地上的绣剑,脚下一点跃到半空中,手里白剑呜呜响动,像似把自己笼在了一层雾气中一般,温如云,疾如风,七八条剑影向着断楼飞刺而去。

    滚地龙看得真切,大叫道:“断翎大侠小心,这小女子只这三招剑法厉害。”

    连叫几声,却不听断楼回答,扭头一看断楼,却好像呆住了一般,两眼中半是迷惑,半是惊讶,口里喃喃道:“雾里看花?”

    五龙都是一愣,但见那女子都快刺到断楼面门了,他却毫无反应。急得都是大叫一声,顺手抄起身边的桌椅板凳,迎着断楼的面前就堆了上去。霎时,剑光夹着木屑一阵飞舞。滚地五龙虽然内功不强,但多年倒斗练出来的技艺,眼疾手快,这十几条完整的、劈开的、扯开的桌子腿凳子面,喀喇喇呼啦啦一阵乱响,浑似绞盘榫卯一般交错拧杂,硬是把个绣剑像条麻绳一般,歪歪扭扭地卡在了木头缝里。

    那少女用力拉扯,却是纹丝不动,但又舍不得这支精巧的绣剑,叫道:“臭矮子,快把我的剑放开!”

    话音刚落,只见断楼轻轻一抚掌,那些粗笨的木块立时松开了。那年少女子一愣之下,正想抽剑,却被断楼伸出手掌一把捞住剑刃,猛地向后一拉,拽到了自己身前。

    断楼直盯着少女的乌纱,声音阴冷道:“你这路剑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少女不禁打了个寒战,强撑道:“是我师父教我的。”

    “胡说!你师父是谁?”

    少女被断楼的厉声吓蒙了。那年长女子走进门来,见两人这般相持,连忙上来想救。可刚到两丈开外,断楼便呼地抬起手,拇指扣掌心,中指和无名指并拢一突,一股激劲从那女子肩头秉风穴透背而过,立时四肢僵直,动弹不得。

    断楼见这少女死不应答,一咬牙扯过剑向空中一扔,滴溜溜落下之时一把扯过剑柄,回身刷的一剑。乌纱飘落,露出后面一张俏丽精秀的脸,两只大眼睛吓得泪水汪汪。

    断楼一愣,手慢慢垂下,难以置信道:“尹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