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问缘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问缘

作者:雨阙

    第二天一早,挞懒等人用过早饭之后,招呼断楼和凝烟启程,却被告知:凝烟病了。找来郎中诊脉,说是昨夜睡觉时着了凉,感上了风寒,身体虚弱,下不来床了。

    挞懒闻言,立时炸了锅:“什么?咱们到临安的日子可是定好了的,一天也耽搁不得,怎么在这个时候病了?不行,快叫她起来,养病也得在轿子里养!”

    “挞懒大人,”断楼义正言辞,守在凝烟的门前,“这次南下,虽说你是主使,我们两个是副使,但到底也算沾着皇亲。四嫂虽是汉人,但也是先皇正式册封的沈王妃。若是因为你的急躁,在路上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您是觉得自己担待得起,还是觉得先皇在天之灵看不见?”

    挞懒虽然颇有心计,但到底是马背上的将军,若论嘴皮子上的功夫,哪里说得过断楼的巧舌如簧?这一两句话,就给他扣上了个“急功近利,狂妄自负,不敬先皇”的大帽子,气得他直瞪眼却又无话可说,憋了半天,终于泄气道:“那你说,怎么办?”

    断楼徐徐道:“大人不必着急,我别的不敢说,轻功底子是有的。您尽管先行,待到两三天一过,四嫂的病好了,我定然能够赶上。”

    挞懒看着断楼,总觉得他在使坏,但又猜不出是怎么回事。事到如今,他也只有相信断楼的江湖手段了。无奈只好离开,招呼众人上路了。

    断楼恭送挞懒离开之后,连忙快步走上楼,敲敲门之后推开,对躺在床上的凝烟道:“这番多谢你了。”

    凝烟两颊发红,只是轻轻点点头。

    朱华担心地抚了一下凝烟的额头:“你不是说凝烟妹妹怀孕了吗,她这样真的没事?”

    “哎呀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外面尹柳半嘟囔半嚷嚷着,“这是我青元庄秘传的谷神丹,专供女子暖宫护心,有孕在身的吃了更有好处。发热只是在向外散寒气,我娘当年怀我的时候就是吃的这个。”

    断楼笑着对凝烟道:“四嫂,那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轻轻拉上门,回头正要向尹柳道谢,却见她两眼出神,掰着手指头,似是在算什么东西,一抬头见断楼正在看自己,连忙甩下手,下楼去了。

    断楼有些不解,看看旁边的赵钧羡:“她这是怎么了?”

    赵钧羡看得出尹柳的心思,正好他自己也好奇,便问道:“断楼兄弟,我有一事不明。这个挞懒,不是老皇……先金太祖的堂弟吗?那也算完颜翎的叔爷爷,你为何要瞒着他呢?”

    断楼看着赵钧羡,叹口气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赵少掌门,江湖再勾心斗角,好歹还有骨肉之情。可是这里,是帝王家啊。”

    赵钧羡一愣,不禁哑然。

    滚地五龙已经出发了,三人结伴走出门外,见街边一个竹篾支起来的摊子,上面摆着些竹笔草纸,旁边竖着一根旗杆,上面写道:东方再世,测字神算。

    尹柳心情不好,上前踹一脚算命摊道:“算命的,来算一卦。”

    摊内坐着的老头正在眯着眼睛打瞌睡,被这一踹之下醒过神来,一见是来了生意,立时两眼放光,挺起身来道:“好嘞,不知姑娘是要问事,还是要问人啊?”

    “问人。”

    “哦,姑娘生得如花似玉,又正直青春豆蔻,若是问人,想来是求姻缘吧?”

    算命的最讲究说话,算之前把客人哄高兴了,算完后敲竹杠才有人信。尹柳自知生得貌美,被这两句一说,倒也颇有些得意,却仍是板着脸道:“是,不过不是给我求,是给他求!”

    说着,手里指指断楼。

    断楼楞了一下,赵钧羡拉一拉尹柳道:“好了柳妹,别闹了,咱们还要赶路呢,再说这……”

    “那就算一卦吧。”断楼竟然同意了,坐在了摊前。

    算命的倒是不介意谁算,只要给钱就行,推过来纸笔道:“那就请少侠给出个字吧。”

    断楼提起笔,蘸满清墨,在纸上写了一个“翎”字,递了过去。

    尹柳轻轻扁了扁嘴,嘟囔了一句什么。

    算命老头捻着胡子,摇头晃脑地看了一会儿,抬头道:“依我看,这个翎字,应当是少侠心上之人的名字吧?”

    断楼点点头,旁边赵钧羡却是不懈,暗道:“瞧了半天就看出个这个,谁不知道啊?”

    算命老头继续晃着脑袋,忽然大叫一声,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道:“哎呀,不好,大事不好啊!”断楼心头一紧:“如何不好?”

    算命老头煞有介事,竖起草纸指指点点道:“少侠请看啊,这个翎字,左边一个今,左边一个羽。既然是问姻缘,那‘今’字便当解为‘今生今世’。羽是什么?就是鸟毛啊,鸡毛鸭毛鹅毛的那个鸟毛,是最轻贱之物啊,两位命缘悬殊,要想化解,就得……”他看断楼衣着甚是华贵,故而这样说,一边说,一边向怀里要摸什么东西。

    “哎,老头。这位少侠的心上人身份极为尊贵,怎可解为鸡毛鸭毛?起码也得是鸿雁朱雀。凤凰于飞,翙翙其羽,素来是祥瑞之兆,你为何不这般解呢?”赵钧羡在一旁插嘴打断了老头的侃侃而谈,他可不想让这老头的一方口舌引起什么变故。

    老头被噎了一下,两眼迷楞,似乎没听明白赵钧羡所说“翙翙其羽”是什么意思,干咳两声,缩回揣在怀里的手道:“别急别急,问姻缘当然得看两个人啦。少侠,你姓什么?”

    断楼犹豫了一会儿:“姓断。”

    算命的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又一拍桌子叫道:“你看,这俩字合在一起,那不就坏了吗?”说着抓起笔,刷刷在翎的前面写了一个“段”字,用手指猛戳着道:“段,两边都不成独字,是将完整的字拆开来拼在一起的。所以这个段,也就是折断的断!你把俩字合起来看看是什么,断翎啊!你别管是鸡鸭毛”还是凤凰毛,翎羽一段,那就要随风而去,不知所踪。少侠,你这心上人命里有风,如同一片羽毛,只怕今生注定漂泊啊……”

    老头唾沫星子乱飞,紧张地看着断楼。其实他刚才那一番把“段”解成“断”,连自己都觉得是胡说八道。可偏偏正赶上断楼的名字,误打误撞,倒正刺中了断楼心中的痛处。

    见断楼神色,似乎是信了,老头松了一口气,从怀里摸出一个纸包:“不过没关系,我这里有一对玉镯,是当年紫阳真人开过光的。只要你俩一人带一个,那不管多大的风,都吹不散你们。我看少侠心诚,十两银子,就给你了!”

    赵钧羡见断楼似是有些恍惚,正要上前说两句,忽然断楼大喊一声,突得暴起,一把掀掉了老头的算命摊。老头立时吓傻了,身子一晃跌坐在了地上,一双老鼠眼眨巴眨巴,看着断楼满脸怒容,慌了神道:“少侠饶命,少侠饶命,我瞎说的,瞎说的。”

    断楼原本提着拳头,却缓缓垂了下来,向怀里摸出一锭大银,狠狠地扔在老头脚边,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