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血剑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血剑

作者:雨阙

    三天后,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村子里。半月下的茅屋顶上,两个一闪而过的青影,打破了这夜晚的宁静。

    她们便是青萍二女。

    两人一个穿着素白轻衫,一个是木棉红衣,但除此之外的衣着,都别无二致。削肩上搭着一袭淡青短帔,头戴竹编斗笠,四周边沿垂下厚厚的青纱,遮住了面庞。然而,仅仅是看二人娉婷袅袅的身姿,还有不经意间露出斗篷外的纤手,仍让人不由得相信,这必是两位出尘绝伦的美貌女子。

    “滚地五龙不是盗墓贼吗?怎么也干起了这打家劫舍的生意呢?”那白衣女子似乎有些疑惑,开口问自己的同伴,声音极为轻柔,似乎是从顺着月光从青纱中流出。

    “谁知道呢,不过既然大娘说了,那总要去看看。新搬来的一个姑娘,刚安定下来,就被劫走了,临走前还放话说今晚还来抢下一家,如此猖狂,非得好好教训他们一下!”红衣女子回答道,声音干脆利索,脚下走得更快了。

    两人轻功都是极佳,只如两只青燕在夜色中飞过,立时便到了一户院落里。只见门户洞开,向内一看,桌椅板凳全都被打翻了,红木的床头柜子也翻开来,绣花的衣服被粗野地扯了出来。

    红衣女子咬咬牙,对白衣女子道:“姐姐,我们在屋脊后面等着。”

    白衣女子一点头,两人同时脚下点动,轻轻跃起,落入屋脊背后,俯身趴下,屏息凝神,腰间露出半截长剑,盯着院门口的方向。

    等了约莫有两炷香的功夫,小路上传来一阵喧闹,夜色中吐出六个人,都是一身灰衣,头包黑巾,脸上系着面罩,大摇大摆地推开校园的篱笆,走了进来。

    就是他们了,两人不约而同地左手一拍,锵锵两声剑出鞘,只听一阵呜呜风响,两人已然站在了屋脊上,手里两片薄如纸、白如玉的长剑向下指着院中众人,白衣女子厉声喝道:“你们就是滚地五龙?”

    青萍二女突然出现,这几个人却不惊反笑,为首一人挑衅道:“怎么,不像吗?”

    两人的目光越过前面的五个矮子,落在站在后面的一个男子身上,只见他身材高大,

    那红衣女子的眼睛碰上他的目光,周身一颤,下意识地侧过头去,似乎忘了自己还戴着乌纱的斗笠。

    白衣女子道:“江湖传言,滚地五龙是五个矮子,怎么还多了一个高个子?”

    那高个子男子淡淡道:“江湖传言多有不实,就好像人们只知道青萍二女,却不知两位叫什么名字一样。”

    声音沙哑,似乎是被火炭烧毁了嗓子一般。

    白衣女子一愣,声音中带了些怒气:“要你管那么多,识相的话,就快把这家小姐还回来!不然,要你们好看。”

    “就不还,你能怎样?”

    白衣女子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意外,叫声:“好!”从屋顶一跃而下,正要出手,站在前面的五人区却突然齐声怪叫,野兽般跳着一哄而散,只留下那高个男子,边跑边喊道:“爷爷今天不跟你们打,你们跟他打!”

    白衣女子看看留下的那人,心中又是好奇,又是气恼:“好,我今天就先收拾了你!”说着,手腕徐徐提动,似乎动作极为缓慢,但手里的剑却是连绵绵、清泠泠,已经带出了淡淡残影,发出碎玉银瓶之声。

    那男子手无寸铁,却是丝毫不慌张,反倒把两只手背到身后道:“落影式,不过如此。”

    白衣女子一愣:“你居然知道?”

    藏在面罩后面的断楼,听出面前这人并不是完颜翎,眼中不由得略过一丝失望,但她既然会清玉剑法,便也不打算离开,淡淡道:“华山剑法,有什么稀奇?”

    白衣女子大哼一声,似是不悦,却又似松了一口气:“那你可就错了,接招吧!”

    说完,长剑轻飏,划出一道银弧,向断楼肩膀砍来。这是一招“冰轮斗转”,断楼再熟悉不过,身随心动,微微一侧身,剑刃贴着衣襟,轻轻滑落。

    白衣女子微微吃惊,但她反应极快,一招扑空,再出一招。突然翻转身体,剑柄提起,剑尖下指,有如提壶斟酒,却是半路陡然刷得一转,如剑鱼打挺一般挥向断楼肋下。这招叫“醉妃独酌”,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常人遇上,难免会给削去半条胳膊。然而,面前此人却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不待剑锋到位,早已侧腰抬臂,毫发无损。

    白衣女子见连用两招都不中,知道是遇上了高手,立时手掌快招连催,“穿荆度棘”“流星赶月”“残月经天”“雾里看花”,清玉剑中上乘的奥妙使了出来。她的剑法远比尹柳那半吊子的花架子要精神,疾如风,快如电,立时四面八方都是剑影,将断楼整个上半身都笼罩在了一片白光之中,连这如水月华都似乎被她切成了一片一片,化作银蝶飘然飞舞。然而,断楼只轻轻沉肩、提肘、弯腰,脚下连动也不动,如同儿戏一般,将这数下精妙的连招一一躲过。

    在这一片剑影中,断楼找准空隙,伸出食指突得一刺,气流长长射出,那白衣女子倒也察觉迅速,连忙收剑后跳,侧身让开,躲过了这一下洞天伏魔指。只一瞬之间,背后墙上积起了一朵小小的灰尘。

    白衣女子心中急躁,知道面前这人武功远高于自己。他现在不过是在有意试探,一旦认真来攻,自己二十招之内必然落败。手忙脚乱中回头一看,见那红衣同伴居然还站在屋顶发呆,高声叫道:“妹妹,你在做什么?快来帮我!”

    那红衣女子一晃神,脱口道:“来了。”

    短短两字一出,于断楼而言,却如同晴天霹雳,又如同黎明终于刺破漫漫长夜,惊喜地抬头,却见那红衣女子挺剑向自己刺来,手中竟似没有半分犹豫。心头一阵茫然,艰难地开口,嘴唇翕动。

    “你要杀我吗?”

    话音未落,只听嗤的一声轻响,那柄薄薄的剑刃化成了一条银线,带着月光在两人眼前一晃,深深透入了断楼的右胸。

    那红衣女子一声惊叫,慌乱地拔出长剑,只见剑尖一片殷红。面前的断楼,两只手掌悬在剑的旁边,却又缓缓落下。再看他的眼睛,没有痛苦,没有愤怒,反而泛着浅浅的笑意。

    红衣女子脚下一动,似乎想要上前查看,却最终停了下来,收回长剑道:“姐姐,咱们走吧。”说罢诀然转身,掩面而走。

    断楼急忙伸出手:“不要走,我……”

    刚说完这几个字,忽觉吸不进气,眼前一阵眩晕,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刚才那一剑刺进了肺中,着急间一口寒气冲入,痛入骨髓,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木叶稀,秋草肥……北天霜落……雁南飞……”

    背后突然响起断楼沙哑的歌声,那红衣女子触电一般,僵直地站在原地。

    那白衣女子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惊疑道:“妹妹,你怎么了?”

    断楼已经站不起来了,一只撑在地上,大滴大滴的鲜血落在苍白的地面上,嘴里继续轻轻地吐出那熟悉的歌谣:“烟袅袅,水……水微微,君忘我……咳咳!”说到一半,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趴倒在了地上,却仍是倔强地唱着:“君忘我老……马蹄归……”

    红衣青纱,蓦然回首,只见那只向前伸出的手里,拿着一根洁白的玉簪。

    “断楼!”她再也忍不住了,一甩手抛下长剑,回身奔到了断楼身边,扑倒在地。忙乱的手扶起断楼,将他抱在了自己的怀里,轻轻哽咽着。

    此时,断楼却像个孩子一般,咧开嘴笑了。他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拨开斗笠下的青纱,看见了那张让他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面庞。

    “果然是你。”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