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衷肠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衷肠

作者:雨阙

    完颜翎用力地点点头,一把扯下自己头上的斗笠,带乱了如瀑的乌发,又将断楼的面罩拉下,按在伤口上:“你的声音怎么……”

    问到一半,看见断楼下颌鼓起一个小块,伸手一托,从嘴里吐出来一枚粗炭块。

    嘴中含炭,会因为炭粉使得声音喑哑,却咽喉也是一种损害。完颜翎急得将炭块扔到一边,又是心疼,又是责备道:“你弄这个干什么呀!”

    断楼拉过完颜翎的手,气息微弱,苍白的嘴唇带着笑意:“就算这样,你不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我?”

    完颜翎看着断楼的眼睛,瞳孔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华光。

    “傻瓜!”

    忽然,断楼闷哼一声,完颜翎低头一看,鲜血从指缝间如泉涌出,急忙向着四周大声喊道:“谁有金疮药,谁有金疮药啊?”

    “我有,我有我有!”

    这一声响亮而急切的答应,连完颜翎自己都一愣:这里只有三个人,哪来的说话声?向身后看去,从屋子后面跑出来一队人,到断楼面前。完颜翎定睛一看,大为意外,讶道:“尹姑娘,赵少掌门,你们怎么……还有滚地五龙?”

    尹柳并不回答,在断楼身旁蹲下,手里攥着一个青白的瓷瓶,犹豫了一下,仍是递给了完颜翎,低声道:“青元庄的玉虚散,是外伤灵药。”声音中带着惆怅,躲着什么似的又站了起来,退开到几步之后。

    完颜翎感激地看了尹柳一眼,解开断楼的上衣,将那淡青色的粉末细细地涂抹在伤口上。

    断楼看着完颜翎,低落道:“翎儿,我……”

    完颜翎摇摇头,食指轻轻按住断楼的嘴唇,轻轻道:“不要说,我明白,我明白。”

    “你明白?”

    完颜翎点点头:“你既然来了,我就什么都明白了。”

    断楼终于舒畅地笑了,伤口似乎也不疼了,仿佛心中的一块巨石落地,说不出的快活。这三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这样,感到发自内心的快乐。

    断楼一瞥头,看见站旁边的那位白衣女子:“这位是?”

    完颜翎道:“哦,这是我两年前结拜的大姐,一直以来,多亏了她的照顾。”回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姐姐,这位是我的,我的……断楼。”

    白衣女子似乎有些木然,沉默了许久,发出一声苦笑,伸手摘下斗笠,声音如同半卷着雪花的微风:“断楼……公子,别来无恙?”

    青纱掉落,露出那张如冰如玉般洁白的面孔,断楼的笑容一下子变得僵硬。

    他无数次想过,这青萍二女中的一人,要么是完颜翎,要么是秋剪风,可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她们两个。

    尹柳和赵钧羡几乎同时呆住了,结结巴巴,又是惊异:“秋……秋姑娘?”

    完颜翎拿着瓷瓶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却很快平静了下来,继续给断楼上药。

    断楼此时脑子一片空白,胸腔中一半沸腾如火,一半却坠寒如冰,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激动,血液从伤口中涌出,冲散了刚涂好的金疮药。在完颜翎和尹柳的惊呼声中,断楼一阵眩晕,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断楼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一张床上,顶头是深色的罗帐。觉得四肢僵劲,胸腔中一股淤气凝滞。这是浣风紫皇功的缺陷,一旦陷入昏迷就会经脉不畅,好在断楼现在早已不是当年的半吊子,深通其中法门要领,只丹田微微一用力,便从嘴中吐出一口浊气。立时,如同清风吹透四肢百骸,舒适无比。

    气息通畅之后,断楼立时变得耳聪目明,响起了吱呀吱呀的研磨之声。他侧过头,见完颜翎坐在一张圆桌旁,已经褪下了江湖客的行头,换上了一身女真式样的衣服,却还梳着汉式的云鬓,那支玉簪笼在淡淡的烛光中,如同迎着晚霞飞出乌木林的霓凤。

    断楼本想说点什么,却是一望便出了神,痴痴地看着眼前的爱人,一时之间,不知到底是在现实,还是在梦里。

    “醒了?”完颜翎听见了床上的响动,淡淡一笑,却并没有回头,掌心握着一个小小的陶杵,正在沙沙地研磨什么东西,面前的臼钵中散着一股扑鼻的药香。

    看见完颜翎,断楼立时安心许多,长舒一口气:“我这次睡了多久?”

    完颜翎端着臼钵站起身,用药杵轻轻挑起一些杂质,随口道:“你这次……”

    说到一半,两人都是一怔,望望对方,不由得想起四年前在嵩阳密室里,也是断楼昏厥数日,起来之后,两人也是这般样子。

    完颜翎道:“好意思问,你把我骗得团团转。先让尹姑娘假装新搬来的村民,然后再把她劫走,吸引我们过来,演得一场大戏啊。”

    断楼笑道:“你这般聪明,戏不做足一点,岂不就被你看出来了?”他这一笑,不自觉的便牵动了肌肉,胸前伤口微有开裂,疼得嘴角抽动,笑得比哭还难看。

    “不要乱动嘛,伤口还没全好呢。”完颜翎柔声细语,却掩饰住自己的心疼,“再聪明不也是上了你的当?那您这么聪明,我刺你的时候,怎么连躲都不知道躲一下?要不是救得及时,这半边的肺可就烂掉了。”

    断楼平复下表情,打趣道:“那谁让我这个聪明的脑袋里……”

    “装的只有你一个傻瓜!”

    两人异口同声,相视而笑。

    尽管已有三年多没见,物是人非,但好歹两颗心和那些往事,从来都没有变过。此时此刻,也已无需多言。

    断楼犹豫了一下,试探问道:“翎儿,你知不知道,那个人就是……那个人?”

    他问的自然是秋剪风,完颜翎却故作糊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哪个人是哪个人啊?哦,你是说你的新娘子吧?”

    “什么新娘子,不是的,我……”断楼一个激灵,猛地坐起身来,胸口的剑伤微微作痛。完颜翎快步走到床边,坐下身,轻轻按住断楼的肩膀,笑道:“好啦好啦,还这么不经吓。我都听尹姑娘说了,大婚之夜闯山出逃,你还够有本事的。”

    “可是,”断楼仍是不安,“你又怎么会和她在一起,你是见过她的呀。”

    “那有什么难明白?虽然我们朝夕相处了两年,但都没见过彼此的脸,也没有用自己的真名字,如何能知道谁是谁呢?”

    “那你们用什么名字?彼此不看见容貌,难道就不好奇吗?”

    完颜翎的眼睛轻轻一转,淡淡笑道:“名字嘛……我不告诉你!至于斗笠,她有她不想见的人,我有我不想见的人,谁又何必强迫谁呢?你不也是戴上面罩,嘴里还含着炭块,不也是不想见她吗?”

    听着完颜翎的话,断楼情不自禁地拉过她的手:“当年,你为什么要走?”

    完颜翎放下药臼,收了笑,平静道:“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知道,但我想听你说。”

    完颜翎也看着断楼,被他抓着的那只手传过来一阵熟悉的温热。

    “不走能怎么样呢?我已经是个死人了。难道我要让你为了一个你并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死人,放弃一个对你那样好的姑娘吗?”完颜翎说着,忽而轻轻一笑,把药杵点在断楼鼻子上,“我可是堂堂的大金国公主,怎么会跟别的女人争汉子?这要是传出去,那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

    说着,药杵挪开,断楼的鼻尖上淡然印上一个紫色的小点,完颜翎捂着嘴,乐不可支。

    断楼却把完颜翎的手握得更紧了。他知道,完颜翎自幼就心高气傲,所谓的不愿意和秋剪风来争他,自然是有的。然而,或许连完颜翎自己也不太清楚,这到底是她选择离开的理由,还是用来说服自己的借口。

    “翎儿,是我对不起你,以后我……”

    完颜翎轻轻晃晃手里的药杵,温言道:“先别说以后怎么样,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你跟秋剪风成婚的时候,是真的喜欢她、爱她的吗?”

    断楼看着完颜翎清澈的眸子,闭上眼睛,轻轻点点头道:“是的。”

    “哗啦”一声,碗盏落地,四下破碎。断楼缓缓地睁开眼睛,却惊讶地发现,完颜翎仍是坐在床前,药臼还稳稳地端在手里。

    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完颜翎回过头,对着门外喊道:“是姐姐啊,快进来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