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爆发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爆发

作者:雨阙

    秋剪风倒吸一口凉气。现下是初春时分,哪里去找什么松塔?她原本想去长安药铺里碰碰运气,却不想一整天都待在了徐大嫂家,把这事给抛在了脑后。

    见秋剪风不说话,孟若娴突然激怒:“小贱人,居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秋剪风正要解释,突然胳膊一阵冰凉刺痛,下意识地连忙跳开。抬头看时,见孟若娴竟然拿着长剑指着自己,使得一手好“月黑风高”,出剑无声,素来是夜里杀人的好手段。

    秋剪风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肩,指尖立时沾上了一片红色:“师父,你这是……”

    话还没说完,孟若娴又是裙影一闪,贴身打着转向秋剪风飞来,手里长剑越过头顶,带着刺喇喇破空之声劈面而来。

    她是上代华山门人中数一数二的女弟子,纵是现在有些醉意,这华山剑法使起来仍是虎虎生风。这一招“流星赶月”,长驱直入,看似是砍敌人肩膀,实是偷取对方小腹。好在秋剪风反应快,忙不迭地侧身躲避,逃过了这一劫,若是再晚一瞬,只怕就要被刺个透心凉,任是神仙也就不回来了。

    秋剪风放下抚着胳膊的右手,掌心紧紧地按在腰间的剑柄上,咬牙道:“师父,你真要对徒儿下死手?”

    孟若娴见已经伤了秋剪风,便也不管不顾了,义正言辞道:“莲花峰首座弟子秋剪风,狐媚掌门,目无师长,我今天就清理门户!”

    秋剪风看着孟若娴恶狠狠的眼神,似豺狼、似疯子,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常言道,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秋剪风忍了这许多年,都在今天这一天爆发了。

    “好,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孟若娴定睛一看,秋剪风不知何时换了一把剑,薄如纸,软如木,出鞘之时仓琅琅脆响,不屑笑道:“你忘了你的的剑法都是谁教的?换了一把软剑,就想在师父面前逞能吗?”

    秋剪风冷冷道:“你既然没有为师之仁,我又何必再讲为徒之义?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父了!”

    说罢,周身立时起了杀气,飞身上前,俯身便向孟若娴心口刺去。

    孟若娴暗道:“平平常常一招“穿荆度棘”,便想打败我吗?”当时便要逞能,站立不动,手握长剑以逸待劳,要等秋剪风过来的时候,一剑把她的胳膊砍下来。如此一招制敌,才不失掌门夫人风度。

    眼见秋剪风就要冲到自己面前,孟若娴心中得意,挥剑欲砍。忽然,眼前白光一闪,那柄剑如同软蛇一般突然冒了出来,吐着信子在空中一转,迎着自己的剑撞了过来。只听当的一响,火花四溅。自己手里的剑晃了一晃,秋剪风的软剑却是就着势头半截转圈,啪的一下抽在了孟若娴的脸上,白净的面颊赫然印上了一道红印。好在秋剪风用的是剑背,若是剑刃打过来,只怕此时孟若娴的嘴已经给割豁开了。

    原来秋剪风用的并非“穿荆度棘”,而是“灵蛇出洞”,只是这招在华山剑法中已无保留,因此孟若娴认错。也怪她过于自大,小看了秋剪风。

    孟若娴这边一招错,招招错,被这狠狠一抽,脸上火辣辣的疼,更是酒醒了大半。

    秋剪风却是做了万全的后手,一招得中,立刻缩手,陡然调转身子,反手软剑转一个圈,使一招“残月如钩”,自下而上刺向孟若娴左肋。孟若娴吃了一惊,连忙扭过身来横剑压住,同时急挥左掌向秋剪风头顶拍去。

    秋剪风早有准备,瞅准机会翻身后仰,左臂离孟若娴已不足两尺。孟若娴一掌打空,再想回救已经来不及了。秋剪风沉肩横肘,一身闷响,孟若娴小腹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孟若娴连接了这几招,都是吃亏,不敢再纠缠,脚下点动,向后跳开。她也顾不得身上负痛,心中大为讶异,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贱人的剑法何时变得这般凌厉?而且这一招招一式式,与华山剑法略有不同,却是更加高明巧妙,难道竟……”

    一年前,秋剪风和断楼同在莲花峰习武的时候,早就留了个心眼,只说在教断楼袭明神掌,于自己学墨玄清玉剑法的事却是只字不提。现在,孟若娴就算想破脑袋,也猜不到她所用的竟是华山派失传已久的绝技。

    秋剪风知道自己已经镇住了孟若娴,哪里还会给她反应的机会。身影一晃,几乎已经贴到了孟若娴的面门。孟若娴忙不迭,慌忙举剑招架,然而秋剪风身姿轻摇,如同风中水仙般一颤,已经晃到了孟若娴身后,这是一招“芙蓉泣露”,也是华山剑法中未有的招数。

    秋剪风杨柳腰肢轻摆,回过头来,借势向着孟若娴后脑啪的一掌。孟若娴眼前一黑,踉踉跄跄走出数步,险些跪在地上——这般后三路的路数却不是什么剑招,不过是秋剪风随手一打,然而打完之后,却是极为痛快。

    孟若娴被秋剪风这般戏弄,气得目眦欲裂,回身大叫,不要命地攻了上去。秋剪幡然侧身,迎着那刺来的攻势手腕一抖,霎时手中软剑如同拂尘般晃成千百根银丝,喀喇喇将孟若娴的剑缠住。秋剪风臂上用力一拉,叫声:“撒手!”

    这一招“枯藤缠树”使得恰到好处,一收一放,借力打力,把个孟若娴刺来的劲道全都原样奉送了回去。孟若娴被拽得一个趔趄,手里略一松劲,秋剪风挥臂一扬,那柄剑便被甩了出去。还不待落下,秋剪风如灵狐一般清跃至月空中,左手一捞利索地握住剑柄,清啸着直落而下。她本天生左撇子,此时双掌随心而动,一手软剑正锋,一手朴剑刀刃,如一朵铁叶莲花飞转,快得令人躲无可躲。

    “噗嗤噗嗤”连声细响,孟若娴胸腹被连砍数剑,鲜血淋漓。好在秋剪风还念着一点收养栽培之恩,并未下死手,连砍数剑之后,飞起一脚,将孟若娴踹飞出丈余之外,轰隆一声巨响,撞在了那口金钟上。

    这一下可就坏了,雄浑的声音惊醒了半个华山,立时数十名弟子都赶了上来,看见孟若娴躺倒在地,腹部流血。秋剪风手里拿着剑站在一旁,傲如一座冰雕,令人望而生畏。

    之后的事情倒也简单了,是个人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孟若娴先出手挑衅,但秋剪风伤了孟若娴是事实,而且她还一口咬定秋剪风是偷学了别派武功,打伤了自己。秋剪风更是丝毫不解释,不管孟若娴说什么,统统都认,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华山。众弟子忌惮她的武功,拦也不敢拦,待到孟若娴和方罗生察觉的时候,已经走出不知多远了。

    断楼就算再聪明,这其中的许多曲折,他自然也是猜不出来。更何况,弟子偷学别派武功不过一年,居然就打败了掌门夫人,放在任何一个门派,都是奇耻大辱,自然是能瞒着就瞒着,别人半个字也别想知道。

    “那你又怎么,和翎儿碰到了一起?”

    “自己一个人在江湖,总归要生活。偶有一天,救了被恶霸欺压的一家人,他们感谢我出手相助,就给了些饮食。我便如此拿些恶人的不义之财,勉强能糊口度日。”秋剪风淡淡地说着,回忆这段故事倒不至于让她难以开口,“大概一年半之前,我碰上了翎儿姑娘。”

    这段故事,方才完颜翎倒是和断楼大略讲了一下。那时完颜翎做着和秋剪风一样的营生,遭遇了赤鬼燕常,幸得秋剪风出手相救,才侥幸逃了出来。两人都是戴青纱斗笠,只是一个为了躲断楼,一个为了免去一张脸带来的是是非非。这般错上加错,两人惺惺相惜,却都默契地对彼此的过去不加过问。自此,便以青萍二女之名开始行走。取得是“青帔为叶,白莲红莲”,照着两人穿衣的喜好来的。

    秋剪风突然一笑,捂着嘴道:“你说巧不巧,我们还用的是同一个假名字,你猜是什么?”

    这笑中夹着无奈和自嘲,断楼默然,虽然刚才完颜翎半开玩笑似的绕过了这个话题,但也大略可以猜到,是和自己有关。

    “那两个字,是:风楼。”

    断楼周身一颤,愧疚道:“秋姑娘,我实在是……”

    “你不必道歉,只是,”秋剪风略一迟疑,轻咬着嘴唇,“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刚才翎儿问你的话,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断楼看着秋剪风的眼睛,定定道:“我若说假话,又怎会说是?”

    “你就不怕再把她气跑了?”

    “我曾经对翎儿发誓,绝对不会对她说半句假话,况且,”断楼微微阖目,坦然道,“我也不能骗自己。”

    秋剪风朦胧的双眼中流出一丝温暖,苦涩地笑了笑:“足够了,足够了。”

    喃喃说罢,秋剪风突然站起身,径直推开门走了出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