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缘去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缘去

作者:雨阙

    “秋姑娘,我……”断楼冲口想说些什么,然而秋剪风已经走远了。

    断楼呆呆地站着,忽然背后被拍了一下,完颜翎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你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啊?这算怎么回事!”

    断楼回过头,见身后新打开的窗户,还在吱呀吱呀地摇晃着,苦笑着摇摇头:“翎儿你是知道的,我总是不擅长这种事情。”

    “这跟擅不擅长有什么关系,这是你的责任,能说不做就不做吗?”完颜翎狠狠捏了断楼一下,“你给我清醒一点啊,总不能让她以后就这么孤苦伶仃一个人漂泊吧?”

    断楼看着完颜翎嗔怪的眼神,目光落在了靠在床头的那管羊皮卷上。

    秋剪风走到院中,看看天色,已经是午夜。这一件小小客栈,只有零零落落的几处房间还掌着灯,其他的大多已经安歇了。

    稍作犹豫之后,秋剪风悄步走到一处烛光前,轻轻敲了几下门:“凝烟姐,睡了吗?”

    “是剪风姑娘啊,快进来吧。”屋里桌边那个温和的身影站了起来,拉开了门。

    对于自己的到来,凝烟似乎并不感到意外。秋剪风微微点头:“这么晚,打扰了。”

    “不打扰,我还盼着你来呢。这一天都这般忙,我还没来得及和秋姑娘好好聊聊。”凝烟将秋剪风让到桌前坐下,斟上两盏茶,一杯让给秋剪风,一杯捧在手心,“我现在有身孕,不能喝酒,就敬姑娘一杯清茶,聊表谢意。”

    秋剪风微微一愣:“谢我?”

    “是啊,三年前要不是你心存善念,我和翎儿早就死在华山脚下了。”凝烟说得很自然。

    秋剪风心头不由得泛上一阵酸楚,直把那盏清茶当做酒一般饮了下去,脸上竟有了红晕,自嘲道:“翎儿姑娘方才也是这般说,可是……他却是怪我骗了他。”

    凝烟看着秋剪风,知她这番心结和遗憾,只怕今生都无法解开了,便坐到她的身边,轻言安慰道:“其实,在断楼找到翎儿之前,我是希望他和你在一起的。”

    凝烟虽然比秋剪风大不了几岁,但天性温婉娴静、善解人意,此时说出这番话,让秋剪风感到一种如母亲般的温暖,但随即又怅然若失,别过头去:“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凝烟笑笑道:“是啊,确实也没什么用了。但憋在心里总归有些难受,说出来要好一些。”

    秋剪风犹豫了一下,问道:“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嗯,非要说的话,是为了我自己的一点私心吧。”凝烟回忆起往事,淡淡地讲述着,“我现在的身份说这话可能不太合适,但从一开始,我也是爱慕他的。”

    “他”自然是指断楼,秋剪风立时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相信。凝烟笑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又不是一开始就是他的四嫂。那年在嵩阳密室的时候,是断楼舍命相救,才让我逃开了那个何路通的魔爪。”

    秋剪风心里自然明白,断楼少年英气,无论武功、相貌还是品性都是一流的,更兼侠骨柔肠、忠肝义胆。就算是自负天下美貌无双的她,尚能在战场上一见倾心,更何况彼时的凝烟,不过是嵩山一侍女,又蒙救命之恩,生出爱慕,也无可厚非。

    但她仍是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恍恍道:“那断楼他……知道吗?”

    凝烟平静地摇摇头:“断楼之前待我如亲姐,后来又以长嫂相敬,我何必告诉他这些?再说,我自己心里明白,这份感情,它本不过是一份感激罢了,跟他和翎儿之间的情意相比,实在是微乎其微,这是老夫人临终前告诉我的。初时我不明白,后来也就懂了。”

    “然而我还是有些不甘心。后来经过青元庄一遭之后,我便给尹姑娘递了消息,想帮她多接近一下断楼,可惜被识破了。”凝烟说着,不禁发笑,“尹姑娘容貌姿色并不逊于翎儿,又是真心仰慕,家世背景更是一流。我本想着,断楼若是移了情,我便不在意他了;若是他不动心,我也便死了心了。”

    秋剪风心中怦然一动,凝烟的这番想法,与当年的自己何其相似,然而……她不禁一下子问出了声来:“可是,我不想死心啊!断楼他说过,他是喜欢过我的,他……”

    凝烟轻轻抚住秋剪风的手,似是点头,又似是摇头:“是啊,你说这天下万事万物,偏偏这个“情”字这么奇怪。断楼若是选择了尹柳,那尹大小姐必定事事都顺他的意,生活也会逍遥自在。若是选择了你,那不但是娶到了天下第一美人,而且想来,你们也会和和睦睦,恩爱有加。可是呢,他偏偏就选了翎儿,那个喜欢跟他闹、说他笨的翎儿——不,也许从一开始,他就从来不会选。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缘分?什么是缘分?”

    “什么是缘分?”凝烟也被自己脱口而出的这两个字弄笑了,但看着秋剪风认真的眼神,想了想,目光中却生出了一分温暖的柔光,“我也说不好,但这世间,男女的故事大抵有两种:你不够好,我也不够好,可偏偏在茫茫人海中给碰上,只这一眼,从此你最好,我也最好。又或者,是你千般好,我也千般好,可偏偏相逢之时,已经注定是路人。”

    秋剪风沉默了许久,悄然道:“你遗憾吗?”

    凝烟摇摇头,手轻轻地抚着小腹,脸上满是洋溢的甜蜜:“这家伙的爹,自从他傻乎乎地在大殿上说出那一句话开始,我就知道,他就是我这一生注定的缘分。”

    秋剪风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清瘦的面庞变得苍白,站起身来,一声不吭便要走。

    “秋姑娘,”凝烟叫住了她,“世上什么都可以强求,唯有这情字,总是求而不得。放下吧,我相信,你一定会……”

    “我不相信!”秋剪风大喊一声,回过身来盯着凝烟,“凝烟姐,你信什么是你的事情,但我若是和你一样,现在,已经成了华山掌门夫人了!”

    最后一句话透着几分凶狠,凝烟轻叹一口气,不再说话,任由秋剪风摔门而去。

    秋剪风跑回自己房间,收拾好一身行头,正要离开,路过断楼的房间,却不由得慢下了脚步,里面似乎有人在说话。

    “断楼,你这两把剑到底是有多长时间没用了啊?都卡在剑鞘里了。”

    “我也记不清了,虽然一直带着,但一般遇到的毛贼,两三掌就解决了,根本用不着。”

    “哟,现在成了武林高手了,就看不上家传的剑法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一直在想,要是能练就双手同时使双剑的本事,那一个人就顶咱们两个人用的剑阵,定然是威力无穷。”

    “呸,瞎说。古来就算是用双兵器的,那也是同一套剑法。哪有两只手分别用两套剑法的?更何况一快一慢,一轻一重,使起来还不把自己的手砍了?”

    “哈哈,说的也是,要是我是左撇子就好了。天生左手力大沉稳,后天又可使右手锻炼灵活,那不就可以了吗?”

    “想美事呢吧你……”

    断楼和完颜翎笑闹了一会儿,便熄灯安歇了,不一会儿,屋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秋剪风微微攥紧了拳头,屏住一口气,轻轻推开门,悄悄地走了进去。她本想拿完东西就走,却忍不住向床上看去。见断楼和完颜翎都不解衣服,只是相拥斜靠在一起,恬然入睡。完颜翎躺在断楼怀中,断楼倚在床边,脸上都挂着微微的笑意。

    秋剪风一咬牙,快步走向床边,拿起墨玉双剑,心情复杂地看了二人一眼,按下斗笠遮住面庞,走出了门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