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六章 玉簪清辉:缘定

《风楼断翎传》第六章 玉簪清辉:缘定

作者:雨阙

    那红马和黑马都已经二十四五岁了,早已过了使役的年龄,云华和可兰也不让它们做什么活,便整日在猎场四处溜达,累了就懒洋洋地在帐前马厩里吃东西。

    看见小主人回来了,两匹马向着完颜翎打了个响鼻以示问好,对断楼道是不理不睬。气得断楼吓唬似地挥挥拳头,完颜翎则笑着过去拍拍马的脖子,抓一把草料喂给马儿吃。

    云华对完颜翎道:“翎儿,你先跟马儿玩一会儿,我有几句话要跟楼儿说,你在,我怕他会不好意思。”断楼挠挠头道:“娘你不要瞎说。”完颜翎随口应了一下,拉住可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断楼便跟着母亲进了帐子。

    断楼不知道母亲要跟自己说什么,正要询问,云华先开了口:“楼儿啊,你跟娘说,你这次去练兵,是不是翎儿也要跟着去?”断楼惊道:“娘,你怎么知道?翎儿还怕您不答应,正不知道该怎么和您说呢。”

    云华笑道:“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那丫头背后背了那么大的一个包裹,支支棱棱的,一看就是盔甲之类的东西,她从哪来的?难道是从枢密院或是元帅府偷的?”

    断楼嘿嘿一笑,地扶母亲坐下道:“娘您真厉害,什么都瞒不过您。翎儿和皇上磨了好久皇上才答应,可就怕您不同意,没想到您一打眼就看出来了。怪不得翎儿总是夸您,说您又聪明、又善良,还特别疼她……”

    云华挥挥手道:“你呀,少在这里给我戴高帽,跟谁学的这么油嘴滑舌,我又没说不同意,你急什么。翎儿跟着去也好,别看她平时没个正形,真遇到正事上,这孩子可比你强。”

    断楼撇撇嘴,半喜半嗔道:“她整天就知道玩,哪里比我强了。那您是答应了?太好了,我这就去跟翎儿说。”云华道:“回来!翎儿跟着去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断楼道:“什么事您说,孩儿一定办到!”

    云华道:“别急啊,我先问你一件事情。虽然你还不急,可翎儿快十六岁了,已经到了该成家的年龄。皇上也几次三番派人来问过,说翎儿跟我我这个当姑姑的最亲,该给她寻摸一门亲事了……”

    断楼刚坐下,一听这话腾地站了起来道:“不行不行,不行的。”

    云华笑道:“怎么不行啊?翎儿可是公主,多少人想娶回家的,那些来提亲的都把咱家帐里的地毯磨破了,还怕挑不出一个好的来?”

    断楼道:“就是因为翎儿是公主,那些人个个都只是想攀高枝、当驸马,谁又真的知道翎儿的好?又怎么配得上翎儿?”

    云华故作糊涂道:“翎儿好吗?我也没觉得有多好啊。京城子弟里也有不少文武双全的,怎么就配不上翎儿了?”

    断楼急道:“翎儿当然好了,她心肠好、脾气好,又聪明,还……”说到一半,见云华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突然悟到母亲的用意,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云华俯下身问道:“还什么呀?怎么不说了。”断楼小声道:“还有,长得漂亮,唱歌也好听。”云华站起身来道:“哦,就这些啊,那好像也没什么嘛。那我觉得粘罕元帅的二儿子斜保就挺不错的,我去说说。”做出要走的样子,

    断楼急忙拉住母亲,涨红了脸道:“还有,翎儿她待我很好,我也……我也想待她很好。”

    云华看儿子面红耳赤的样子,好气又好笑地说道:“傻儿子,你也都十七八岁了,喜欢一个姑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罢走到床头的柜子旁,从暗格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雕花木盒,交给断楼道:“这次出门,你把这个带上,找个机会把它送给翎儿吧。”

    断楼打开盒子一看,是一支羊脂玉的发簪,簪首雕着一只穿云的白凤,似乎偶尔见母亲在夜里拿出来过。断楼想了想,摇摇头道:“不用了,翎儿她有好多首饰,而且她戴的都是银鎏雀翎的簪子,这样的玉的,她不一定喜欢。”

    云华笑着拍了拍断楼的脸道:“你这孩子,做什么事情都挺聪明的,怎么一到翎儿的事情上就跟个傻小子似的。这个白玉簪,是当年你爹送给娘的,你该明白什么意思吧?”

    断楼从不敢当着母亲的面谈论父亲,这次母亲居然主动提起,大为意外,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云华笑着叹口气道:“傻孩子,娘又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么多年过去,娘也看淡了。我和你爹虽然今生无缘,但他对娘是真心的,这根发簪也算是他留给娘的唯一一点念想,你送给翎儿,她要是收了,就算定情信物。等你们练兵回来,我就上奏皇上,请他给你们两个赐婚。”

    自打十二岁那年和完颜翎相遇,断楼虽然自己懵懵懂懂,但要娶完颜翎这件事情,倒也经常有意无意地在脑子里闪现,此时被母亲说破并应允,自然欢喜万分,点点头收下了盒子。

    还没说话,帐帘打开,完颜翎躲在可兰身后,笑嘻嘻地走了进来。云华见状,噗嗤一声,敲了敲断楼的脑壳道:“你呀你,这招一定是你教给翎儿的对不对,又想打着你可兰娘的旗号来欺负我?”断楼对完颜翎道:“行了翎儿,我娘已经知道了,她答应了。”

    完颜翎眼睛一亮,一下子从可兰背后跳着出来,在云华身边蹲下撒娇道:“我就知道云姑姑最好了,云姑姑最疼翎儿了。”

    可兰无奈道:“这鬼丫头,刚才在外面还拉着我说好话,这一眨眼就又成你最好了。”完颜翎道:“可兰姑姑也好,你们都最疼翎儿了。”几人笑了起来。

    云华道:“你现在武功已经大有长进,又有楼儿在身边,我放心。那什么时候走?”完颜翎道:“明天,我们跟四哥的大军一起走。叔皇下旨说,升任四哥做元帅右监军,和其他几个人分五路南下,要一直打到长江,等冬月的时候就要用断楼哥哥练出来的兵,长驱直入,一统天下了。”

    云华想了想道:“楼儿啊,按说这些事娘不该过问,但你要记住,练兵除了练武,更重要的是军纪。你在教儿郎们武艺的时候,一定要告诉他们,上阵杀敌是一回事,但绝不能用武功欺负平民百姓。我听说咱们的大军到了一处地方,总是要抢当地百姓的东西,这可不好。”断楼点点头道:“孩儿明白。”

    当天云华和可兰自然是给两人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算是送行。第二天一早,兀术便派人来接二人。临行之前,云华千叮咛万嘱咐,要断楼一定不要忘了把发簪送给完颜翎。

    完颜翎原本就想知道昨天云华和断楼说了些什么,这一大早又见二人嘀嘀咕咕,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一出了京城,便缠着问断楼是什么事情。

    断楼道:“这个,我娘说要我送你一件东西,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完颜翎道:“送东西?我生日还早,年节又刚过,你要送我什么啊?”

    断楼道:“这个,不是年节生日的礼物,就是,一个小玩意。”完颜翎撇撇嘴道:“你还能送什么好东西?上次你说送我一个好东西,结果不知道是从哪个沟沟里摸出来的一条蛇,还说什么那条蛇长得很漂亮,吓死我了。”

    断楼不好意思道:“这次不一样的,真的是好东西,而且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所以要等合适的时间再给你。”

    不管什么事情,完颜翎越是不知道,她就越想知道,见断楼说话总是打马虎眼,不禁有些生气,扭头道:“哼!你要是现在不给我,就永远别给我了,我以后也不理你了。”

    断楼知道完颜翎说到做到,真怕她以后就不理自己了,只好道:“好吧,我给你。”从怀里把那个雕花木盒拿出来,交给完颜翎。

    完颜翎打开盒子,看见那支晶莹剔透的白玉簪,摸在手里温润细滑,甚是喜欢,盖上盒子道:“原来你也有会挑礼物的时候啊,谢谢啦。”断楼喜道:“你……你肯收下了?”完颜翎道:“怎么,你不是真心要送我?我还不能收?”

    断楼急忙摇摇头道:“不是的,我娘说,你收下了,就算答应了,这个发簪就是信物了。”完颜翎莫名其妙,问道:“什么信物?”断楼急得有些结巴了,道:“这个发簪,是……是我爹送给我娘的。”

    完颜翎脸上蓦然起了一片飞红,低下了头,心里却是满满的欢喜。她当年第一眼看见断楼,便觉得这个男孩与其他人都不同,一股子倔脾气,有时候聪明得很,有时候却又笨笨的。女孩子比男孩子成熟得早,早就动了婚嫁的心思,只是断楼这个木鱼脑袋一直不开窍,今天突然提起,她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断楼看完颜翎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试探地问道:“你说句话嘛。”完颜翎故意收住笑,拿出玉簪,轻轻地插在了自己的头上。她本来一身戎装,插上这根玉簪,竟平添了几分别样的柔美。

    断楼又惊又喜,道:“你答应了?”完颜翎正色道:“答应什么啊?一根玉簪就想娶我?也太便宜你了。”断楼忙道:“你放心,等我们练完兵,一回到京城,我就请皇上给我们赐婚。”

    “哟,我兄弟不傻啊,知道给媳妇送首饰啦?”两人回头,见兀术不知道什么时候驱马来到了二人身后,笑着看着完颜翎头上的玉簪。

    完颜翎有点不好意思,嗔道:“四哥,你瞎说什么呢!”给马加上一鞭,跑到前面去了。兀术看断楼手足无措的样子,推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傻愣着干嘛,你媳妇跑了,追啊!”断楼哦一声,赶着马去追完颜翎去了。

    大军一路无事,不过数日便到了中京。二人与兀术拜别,来到大定府报到。

    这大定府乃金国五京之一,更是军政重镇,由阿骨打庶长子斡本镇守,汉名完颜宗干,因此算起来也是完颜翎的大哥。他将二人迎入城中,也与完颜翎叙叙旧事。用过午膳之后,便带着断楼和完颜翎来到了练兵场。

    断楼本以为只让自己训练几百人,至多不过千余人,来到校场却吓了一跳。只见黑压压的一群人,分列四个方阵,每阵都是百行百列,足足有四万人。宗干见断楼张目结舌,笑道:“我们的大金第一勇士怎么了?这点阵仗,就把你给吓到了?”

    断楼道:“那倒不是,皇上只说让我来练兵,可没说有这么多人,我一个人怎么教得过来?”宗干大笑道:“巴图鲁兄弟,你的官职那可是国论忒母勃极烈,堂堂三品朝廷大员,正经八百的万夫长,我这点人都算是亏待你了。你好好练,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儿郎们,见识见识大金第一勇士的本事。”说罢便告辞了。

    断楼知道宗干这是有意试探自己,看他到底能不能降住这帮人。可自己毕竟主教拳脚功夫,最讲究言传身教,这四万人众他是无论如何都带不过来。

    完颜翎想了想道:“自古兵不在多而在勇,勇不在兵而在将。你可以先把他们领头的几个统领教会了,再让他们一级一级地教授下去,你每隔一段时间检阅成果就可以了。这样不但教得快,你也省去许多麻烦。”断楼拍手道:“妙啊,果然还是翎儿你聪明。”遂叫过传令兵,让他把四个军阵的领兵将领都传过来。

    等了许久,断楼又连传了两回令,才见四个大汉懒洋洋地走了进来。断楼起身道:“四位将军,我是新来的忒母勃极烈唐括巴图鲁,汉名断楼,今后负责教习军中兄弟们的拳脚功夫,还望四位将军以后多多帮助。”

    那四人瞥了断楼一脸,竟也不回话,其中一个还闭上眼睛哼起了小曲。完颜翎道:“你们怎么了,都哑巴了?”四人仍是不理,完颜翎怒道:“本公主问你们话呢,再不说话治你们大不敬罪!”

    听见完颜翎是公主,那哼小曲的汉子稍微站正了一些,但仍是爱搭不理地答道:“我们是这中都宿卫军的四门首领,我叫阿里。”“我叫蒲卢浑。”“讹鲁补。”“术列速。”

    完颜翎见四人趾高气扬的样子,知道他们是不服断楼这样一个新来的汉人做自己的大统领,微微一笑道:“好,各位既然担任四门首领,想必都是一顶一的勇士,不知道你们一个人最多能打几个人?说出来让本公主也开开眼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