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墨玉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三章 莫失莫忘:墨玉

作者:雨阙

    然而,只交手了十招,事情便出乎了赵钧羡的意料。秋剪风手中软剑如同一条长鞭哗哗甩动,轨迹变化多端,毫无定式,全然不能以常理来防备。赵钧羡的掌法虽然刚劲有力,但却经不住秋剪风如电光火石一般的攻势。五十招之后,虽然还不至于落败,但也只能防守,来不及进攻了。不由得暗暗后悔:“我倒忘了她已经另学剑法,还以为空手便能胜过她,也忒过逞强了。”

    尹柳在一边也看得呆住了。她一年多前蒙完颜翎教了三招,因此认得这是清玉剑法,但又感觉有所不动。完颜翎的清玉剑法使起来,飘然若仙,直似风中起舞。眼前的秋剪风,虽然招数姿势全无二致,但出手却透着十分的凌厉狠辣,那柄长剑便如同一条吐着信子的银蛇,身影更是似同鬼魅。连忙拔起地上的剑,叫一声:“钧羡哥哥,我来帮你!”

    赵钧羡听得身后尹柳脚步声,连忙道:“柳妹不要!”可已经是来不及。秋剪风见尹柳上来,手中剑倏然变了方向,直向尹柳心窝刺去、赵钧羡忙不迭,连忙伸手护住,只觉背后一凉,不由得闷哼了一声,也不用看,便知这一下伤得不轻。

    秋剪风见赵钧羡如此舍命相护尹柳,不由得心下一犹豫,却仍是直直刺了过去。

    “少掌门!”两人正落下风之时,忽听背后一声厉喝,原来是朱华听见外面动静不对,连忙带剑出来相助,斜手将剑一扬,挡开了秋剪风的攻势。

    赵钧羡仿佛看到了救星,高声道:“朱华,你先替我抵挡一阵!”说罢,也顾不得什么风度姿态,翻身一滚将尹柳抱到一边,拿过她手里的剑,单膝稍屈,云手后仰向前刺去。这一招“后羿射日”看似平常,实则已经用上了嵩阳剑法中的上乘功力。

    若论真实武功,秋剪风自然还不是赵钧羡的对手,单靠清玉剑也仅能胜得他空手。此时面对两人的联手夹攻,却是高下立判。不过数个回合,秋剪风便被前后夹击、左支右绌,毫无还手之力了。

    然而此时她心里下了狠劲,便也不管不顾了。脑中念头一闪,空着的左手向身后一探,只听呜呜喑响,赵钧羡和朱华均是一愣,只见秋剪风一手细软白剑如月光流泄、一手乌黑长剑如泼墨挥毫,一快一慢,一锐一钝,与双兵器的常理全然相悖,都是惊讶。

    尹柳也没见过墨玄剑法,还当是秋剪风慌忙之中乱了阵脚。然而,秋剪风却是身子轻轻一摆,双剑齐出,右手一招“玉碎银蝶”,左手一招“墨写丹青”,分开两股向二人刺来。这两招各是墨玉剑法中的第一式,原本平平无奇,可是双剑合璧,威力立时大得惊人。赵钧羡和朱华面对这一缓一急的双刺,一时手脚大乱,不知该如何抵挡,连忙疾步后退。

    这一退,两人之间便露出了空隙。秋剪风前玉后墨,一招“穿荆度棘”直穿而过,一把夹住手足无措的尹柳,将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厉声道:“把剑扔掉,让我走!”

    赵钧羡和朱华见突然生变,都是惊惶。忽然,自西南屋顶上传来一声锐耳的尖啸,直向秋剪风突来。一个青影一晃,啪啪两声,秋剪风捂着肩膀倒退开几步,手里的尹柳已经被那青影抢了过去。尹柳抬头一看,又惊又喜:“尹节师姐?”

    来人正是尹节,她奉尹笑仇之命,在暗中保护尹柳。本来尹笑仇考虑到女儿争强好胜,叮嘱她轻易不得现身,但此时见尹柳被挟持,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尹节微微一点头,将尹柳送到赵钧羡身边,拿剑指着秋剪风,愠道:“秋剪风,你居然敢剑挟小师妹,真是好大的胆子,我这就替师父收拾了你!”

    秋剪风咬着牙,用剑柄撞开方才被尹节点住的穴道,昂然道:“那你就来试试!”

    “还敢嘴硬!”尹节不由分说,手里飞花剑起,立时如同落英缤纷,凌空向秋剪风挑来。秋剪风也不甘示弱,硬撑着身子迎了上去。

    交过几合之后,尹节略微意外。她身为青元庄首座女弟子,见多识广,秋剪风的剑法虽然古怪,但却是左右回护相助,黑剑补玉剑之力,玉剑补墨剑之缓,天衣无缝,竟是毫无破绽,不由得心惊道:“若不是我刚才点住了她的穴道,让她两臂酸麻,以这般奇绝的剑法,我还真不敢轻言得胜。”

    其实尹节这样说,未免高估了秋剪风。她此时剑法使得有些瑕疵,但并非是因为被点了穴道,而是初次使用还不算熟练的缘故。但尹节已经想到这一层,手里却是丝毫不敢松懈,飞花剑也是一等一的快剑剑法,素来以华丽迅猛着称,尹节连番逼近之下,秋剪风也有些吃不消了。她一直嫌墨玄剑重,并不常加练习,此时又战了这许久,已经渐渐力不从心。

    尹节可不容她松一分里,见她剑法中出现了空档,一招“探花式”长驱直入,当当两下将秋剪风双剑挑开,飞起一脚,正中秋剪风小腹。秋剪风泄了气,一下子撞在了廊间的立柱上,斗笠也掉了下来,却仍倔强地抬起头,眼中透露着绝望和愤怒。

    看见秋剪风这样孤立无援的样子,尹柳心中突然泛起一阵同情,叫道:“师姐你不要杀她,她也很可怜的!”

    话音刚落,只见秋剪风双剑抬起,落在肩上的斗笠忽地直冲而出。尹节原本就没打算取秋剪风的性命,只想给她个教训,因此这一招并未下死手。见斗笠竟如同铁饼般飞转而来,其势颇猛,叫道:“什么把戏!”连忙收回长剑,向上一扬,斗笠应声裂成两半,落在了地上。

    尹节也落地站定,再向前看。秋剪风已经越过屋脊,不见了踪影。尹节剑法虽胜过秋剪风,但轻功却是比不过华山的穿云燕,此时想要再追,已经是来不及了,只得愤愤作罢。

    尹节看着地上的斗笠,回想起刚才那一下,大为惊诧:“这斗笠纯以草秆编成,最是柔若,怎么刚才来势却是那般凌厉?难道秋剪风竟有如此浑厚的天罡正气吗?”

    “钧羡哥哥,你怎么了?”正想着,忽然听见背后尹柳的惊呼,回头见赵钧羡已经躺在了地上,滴滴鲜血落下,知是受了伤,连忙上前查看。

    这一番混闹,四周睡觉的客人也基本都被吵醒了,吓得在屋里战战兢兢。只有断楼的房间里,两人静静地坐在床上,完颜翎听得外面转归平静,悄然道:“这样你便放心了?”

    断楼缓缓放下手指,门口的窗户纸上破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赵少掌门内功深厚,况且刚才还能持剑打斗,想来伤势并不要紧。”

    “我不是问躺着的那个,是问走了的那个。”

    断楼看看完颜翎,点点头道:“墨玄剑和清玉剑的要义,我都已经教给了她。秋姑娘她天资聪慧,又可双手使剑,自己一个便抵过我们两个。只要假以时日,回华山也好,在江湖上自谋生路也好,就算不能身居绝顶高手,但成为一代侠女,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完颜翎长舒了一口气,转而故作嗔道:“想得倒是挺周全,我学武功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上过心呢!”

    断楼搂住完颜翎,轻笑道:“你还不知足什么?这瞬羽凤的轻功可算天下第一,师父连我都没有教,倒让你学了去。以后你若是再跑了,我想追都追不上。”

    完颜翎格格一笑,郑重地把自己的手塞到断楼的掌心:“所以啊,你以后可得把我抓紧了。不然我一不高兴,跑得你怎么都找不着。”

    断楼心中一动,紧紧握住完颜翎的手,似乎她真的会自己跑开了:“你放心,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绝对不会松开你。”

    完颜翎依偎在断楼怀中,心里充满了甜蜜。断楼仰着头,轻轻叹道:“尹庄主给我留下的八个字,我到现在才算真的明白。”

    “什么八个字?”

    “萍水相逢,莫失莫忘。尹庄主是极重情义之人,我这一遭的相逢,于翎儿你是情,于秋姑娘是义,情不可失,义不可忘,都是不可辜负的。”断楼低头看看完颜翎,见她嘴角挂着微笑,“翎儿,我还是想问你一下,以前或是现在,你怪我吗?”

    完颜翎摇摇头,轻轻道:“怪你什么,这说明翎儿的眼光好,连这么漂亮的姑娘都喜欢你。至于现在,你要是一点都不理她,我才看不上你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