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四章 波诡云谲:问罪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四章 波诡云谲:问罪

作者:雨阙

    所谓橛子,不过是钉在墙上或地上的楔子,用来挂个什么物件,或拴住猪狗等牲口。他那没什么文化的铁匠父亲,本着“贱命好养”的想法,给他的儿子取了这样一个名字。父亲死后,叶橛子的母亲为了养活儿子,不得不在家门口,挂起了一支绣花鞋。

    其实他的出身,在这乱世之中实在是不值一提,而且从此以后,他就叫叶绝之了。

    听见秋剪风的话,叶绝之彷如置身梦中,竟连点头都忘了。秋剪风还以为他不同意,起身走到他旁边,俯下身吹气如兰,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忽然,门外砰砰乱步声响,还夹杂着晃晃刀剑之声,有人高声叫道:“是何人在此行凶?赶快出来,束手就擒!”

    秋剪风略皱皱眉头,扶住秦大夫的腰背,柔声道:“秦大夫,您小心点。”还不等秦大夫反应过来,便另一手一把提起叶绝之,纵身一跃破窗而出。她华山踏云雁轻功起,虽然带着两个人,那些县衙差役们仍是望尘莫及,又没有弓箭,只能呆望着那裙袂绝尘而去,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真当是遇见了妖魔鬼怪。

    若是断楼和完颜翎知道了这一折,真不知该作何感想。然而此时,他二人久别重逢,心中尽是说不出的快乐、说不完的情话,哪里还有思虑去细想秋剪风的处境。第二天一早,断楼便修书一封,告知母亲和兀术,自己已经找到了完颜翎,将一同前往临安,南边同走一趟之后便当返回,请二人不必挂念。

    不过秋剪风一走,对于二人来说是一种解脱,对其他人来说,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尹柳固然思虑单纯,但赵钧羡却已算是经历了些江湖,当时他站在院中,清楚地看见从断楼屋中射出一股激劲,已能猜出是断楼出手相救,才暂时制住尹节,放走了秋剪风。

    赵钧羡生性宽厚,而且自己受伤确实无碍,只不过背心皮薄如纸,昨晚又强行运功出手相斗,才看起来似乎很严重。更何况,自己堂堂嵩山少掌门,居然会输在秋剪风手上,他心气颇高,颇有些引以为耻。便不欲对外声张,只在朱华为自己治伤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她在自己幼年时便和母亲一起陪伴左右,于赵钧羡来说便如长姐一般,说出来倒也不丢人。

    可没想到,朱华不忿断楼如此行径,虽然赵钧羡要她不许找断楼生事,可又没说不能告诉别人,于是,在尹柳来探望的时候,一股脑全说了出去。

    尹柳初时自然是不信,但在朱华一番声情并茂的解说之后,又见赵钧羡不住地向朱华使眼色,显然是让她不要说,那既然不想让她说,那看来便是真的了。立时火冒三丈,提起自己那柄小小绣剑,赵钧羡也拉不住,直接一脚踹开断楼的门,来兴师问罪。

    断楼其时刚把家信写完,因为嫌驿站太慢,便托滚地五龙来走这一趟。五人自然是满口答应,正要告辞,却见尹柳花容含嗔地闯了进来。

    断楼和完颜翎正要开口,尹柳便气冲冲地走上来,娇叱道:“断楼哥哥,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平白无故一问,众人都是茫然,但一见后面跟过来的赵钧羡,面带尴尬,便什么都明白了。断楼和完颜翎连忙对着赵钧羡深深一揖道:“赵少掌门,昨晚之事颇有得罪,所幸贵体并无大碍,不然我二人良心难安。”

    “什么叫并无大碍?真要死了才算有大碍吗?断楼哥哥我问你,你是不是故意放走的秋剪风?”尹柳一张小脸气得通红,完颜翎见她这一副可爱的样子,不禁莞尔,饶有兴趣地问道:“尹姑娘,你是为了赵少掌门的伤,来向我们兴师问罪的吗?”

    “是啊,怎么啦?”

    断楼和完颜翎相对一笑,抬头望向赵钧羡,眼神颇有玩味,那意思是:“赵少掌门,恭喜你啦!”赵钧羡先是一愣,随后明白过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虽然年龄比断楼要大一两岁,但思虑却是单纯许多。看着面前为自己出头的尹柳,心中一阵甜蜜欢喜。

    尹柳仍是浑然不觉,肩膀气鼓鼓地一耸一耸,问道:“你放他走就放她走,送她剑就送她剑,干嘛要瞒着我们?害钧羡哥哥受伤?”

    断楼正色道:“秋姑娘心高气傲,如果直接赠剑的话,只怕她反而会多心,不愿接受这一番好意。让她怀着报复之心取走,虽然不够光明正大,但也实无别的法子可想。”

    “呀?没想到你考虑的还挺周全,”尹柳又是惊讶,又是诧异,看看旁边的完颜翎,居然毫无反应,“他对前妻这么好,你知道吗?”

    尹柳特意把“前妻”两个字咬得很重,可完颜翎听见这简直不算挑拨离间的挑拨离间,却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我当然知道,昨天晚上你们打架的时候,我就和断楼在一起啊。”

    尹柳一双秀眼瞪得大大的,吃惊地捂住嘴:“你们,你们两个昨天晚上,难道……”她虽然性格爽朗不拘小节,可是这等闺中之事,毕竟还是说不出口。

    完颜翎不过据实随口一说,见尹柳的表情古怪,忽然脸上一热,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尹姑娘你别……”

    断楼却是眉毛一扬,一把将完颜翎拉过来,胳膊似铁浇筑一般,任完颜翎怎么挣扎都脱不开,只好任他搂在怀中。断楼笑眯眯地看着尹柳道:“尹姑娘,你刚才想说什么?”

    尹柳脸上更红了,气得跺脚道:“不知羞!不知羞!钧羡哥哥,我们走!”说完,拉着赵钧羡便要出门,却和刚要走进来的凝烟撞了个满怀,凝烟诧道:“尹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尹柳气不打一处来,火道:“哼,假正经,你和他们都是一伙的,大骗子!”

    赵钧羡回头,略带歉意地看了二人一眼,嘴角却是藏不住的笑,半推半就地跟着尹柳走了。众人都是大笑,凝烟却是一脸茫然。

    滚地龙一拱手道:“断翎大侠,恭喜你和翎儿姑娘再会,这以后也不必称你为断翎大侠了。二位大喜之日的时候,别忘了请我兄弟五个去喝杯喜酒!”

    断翎拱手点头道:“我二人能够重逢,实在也感谢诸位兄弟。若是再遇到识得断翎其人的江湖朋友,还请代为转告。来日这杯喜酒,我一定请兄弟们喝个够!”

    “区区小事,包在我们身上,告辞!”

    完颜翎也微微欠身,送别滚地五龙。凝烟疑问道:“尹姑娘这是怎么了?”断楼笑道:“生气了,要走了,不跟我们一起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