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四章 波诡云谲:秦桧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四章 波诡云谲:秦桧

作者:雨阙

    没错,这长须书生,便是当朝观文殿大学士、温州知州,后来南宋第一权相:秦桧。而那妇人,则是他的妻子王氏。

    那只信鸽飞了一夜似乎累了,依偎在床边打盹。王氏却无心睡觉,索性也穿好了衣服,坐在窗边,暗暗叹口气道:“这年月,还能不能太太平平过日子了?”

    也不知道出神了多久,突然“噶呀”破空,竟是一声鹰唳,那小小信鸽吓了一跳,张起翅膀在屋子里乱飞。王氏心烦意乱,拍拍手道:“小家伙,你消停点!”却也不由得望向窗外那只飘然消失在天边的黑鹰,心里满是担忧。

    “怎么,还没休息吗?”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秦桧推门进来,王氏吓了一跳,见是丈夫,拍拍心口,疾步走上前去问道:“你去哪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秦桧看妻子眉头紧锁,哂道:“不过是去转手送个信,哪里值得这么慌张。咦,这鸽子怎么满屋子乱飞?”说着,褪下外衣,坐在桌子旁边,开始给挞懒写回信。

    见秦桧的脸色轻松,王氏稍微安心些,但仍是上前道:“这完颜翎心上生了七八十个窍,当年你苦苦经营的一条计策,三下两下便被她识破了。此次她随着一起来,那这密谋夺权之事,可不就难办了?”

    “我就是要她识破我。”秦桧面色平静,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王氏一愣,似乎不太明白秦桧的意思:“你说什么?”

    秦桧并不回答,只是将信写完,又塞回到信鸽脚爪上的细竹筒中,一招手放了出去,拉下窗户,一探手道:“夫人请坐,我慢慢跟你说。”

    王氏满腹狐疑地坐下,秦桧道:“夫人,你真的想我就这样一辈子任凭金人摆布吗?”

    王氏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一听秦桧这话,瞬间冒出了一身冷汗,颤道:“难道你想……”

    秦桧冷冷地哼了一声,站起身来道:“我秦桧想要高官厚禄不假,可是要做也只能做大宋的臣子,绝不甘心做金人的一条狗。挞懒心里打的那点算盘我比谁都清楚,名为议和,实际上是想逼迫皇上罢免岳飞、韩世忠、刘光世等人的兵权,等他们平定了北边的战事之后,就可以一举南下,吞并我大宋河山。他知道,这次皇上把我从温州召到临安参谋议和之事,便想让我联合百官,劝谏皇上同意他提出来的条件。哼,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买卖?”

    王氏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相公你想怎么做?”

    秦桧道:“挞懒不是怕完颜翎此来,识破他的计策吗?好,我便来个将计就计,正好借此机会,斩断我这身上的木偶提线!”

    王氏想起刚才飞在天边的那只黑鹰,问道:“相公可是,又求助了那血鹰帮?”

    秦桧脸上一闪而过一道阴霾,但随即化去,徐徐道:“我自以为善于揣度人心,但这血鹰帮的柳沉沧,倒确实让我捉摸不透。但他既然能从那有名无实的铁扇门中抢来周淳义,想必其志不在江湖,而在朝堂。只消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后面便好说了。”

    “可是,如果咱们坏了挞懒的谋划,他一怒之下把咱们当年之事说出来,那不就……”

    秦桧恻恻一笑,并不直接回应妻子的担忧:“夫人放心,一切尽在我手,你就看好吧。这挞懒的危局,便是我秦桧的转机了!”

    说罢,秦桧站起身,拉开窗户,外面天色已明。秦桧深吸一口气,看着院中的景致,两腮微动:“三年之内,我必能平步青云,封侯拜相。”

    顺着他望过去的方向,临安城外,一个不起眼的小屋舍里。一个鹤氅羽扇的男子正拘谨地站在门口,向守在门口的赭罗袍男子拱手道:“烦请叶堂主通报一声,铁扇门周若谷求见。”

    叶斡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对站在另一边的吕心道:“心妹,守好外面。”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屋里传来一句高声道:“周掌门既然来了,又何必如此拘礼,请进来吧。”

    周若谷先站在外面高诺一声,随后才推门进去,见柳沉沧端坐在桌边,沙吞风带着黄沙五毒,战战兢兢地列在一旁,坐也不敢坐。

    “周掌门,请坐吧。”柳沉沧随手一挥,指向旁边的一把破椅子。端起茶盏,倒也没有相让的意思。

    周若谷微微不悦,一眼瞟见柳沉沧手边放着一本摊开的《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眉头一皱,试探问道:“敢问柳先生,可是柳先生?”

    这话一出,沙吞风有些不明白,奇道:“周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柳先生吗?”

    周若谷见柳沉沧指尖微动,心里早已明白了几分,立时直起腰来,一挥折扇轻笑道:“没什么,只是近日听闻北边的菊儿汗天佑皇帝,刚刚收服了东喀喇汗国,定都八剌沙衮,这新开的疆土必然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那想必柳先生……”

    “周掌门!”柳沉沧盖上茶盏,“啪”一声轻响,周若谷两肩微微一颤,“看在你救过我一次的份上,在此奉劝一句,不该问的话不要问,这不该作的聪明,最好也不要作。”

    看见站在柳沉沧身边的叶斡,掌心按在剑柄上,周若谷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收起折扇拱手道:“在下失礼了,请柳先生勿怪。”

    柳沉沧似乎并不以为意,有意无意地将那卷佛经掩住,低声问道:“周掌门此来,应该不是说闲话的吧?”

    周若谷连忙从怀里取出一封密信,交给柳沉沧道:“舍弟来信说,这次金人南下的使团中,多了一个要紧的人。”

    “哦,有多要紧?”

    “这人柳先生您应该也认识,便是那完颜阿骨打的女儿,当今的丹翎长公主,完颜翎。”

    柳沉沧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微笑道:“好,太好了。想不到这当年的一颗弃子,居然也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