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四章 波诡云谲:花柳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四章 波诡云谲:花柳

作者:雨阙

    这声音听起来相隔甚远,却字字清楚入耳,乃是传音入密之功。断楼和完颜翎回头,见白玉台阶对面远远站着一个人,银袍金甲,头戴金冠,腰悬宝剑,纵是远远看去,也可知必是一位孔武有力、内功深厚的男子。

    那人站在对面,却并不过来,只是远远作揖道:“在下禁军大统领周淳义。按照规矩,各位使者应当住在宫城中,一切起居用度都由中御府提供,不能携带私人物品。若是两位执意要带,那就只能委屈住在皇城外的驿馆中了。”

    他这话说完,莫寻梅微微一愣,似乎并没有听过这样的规矩,但她喜怒不形于色,一点诧异也转瞬即逝,谁也没有看出来。

    断楼和完颜翎反而大喜。皇宫中规矩太多,二人本来就不想在里面待着,既然可以住在驿馆里,何乐而不为呢?但断楼转念一想,回头看看凝烟:“四嫂,你住在哪?”

    凝烟早就看出了他二人的小心思,微笑道:“你们放心吧,我还是住在这里就好。这辈子都没住过皇宫,可得让我好好享受享受。”

    确实,二人虽然想住在外面,可是又觉得凝烟的身子跟着他们乱跑又不好。好在现在已经进了宫城,不会再有什么人来搅扰,住在这里,锦衣玉食,事事都有人照顾,反倒更好。

    “那四嫂你安心休息,我们走了!”完颜翎欢快地拉起断楼的手,另一手抓起自己的包袱物品,向着宫门外走去了。周淳义道:“皇城道路复杂,我来送二位吧。寻梅,中御府将沈王妃安排在来仪宫,你送过去吧。”

    莫寻梅一点头,轻轻侧身招手,示意凝烟随她来。

    凝烟谢过,跟着莫寻梅的身后,却忍不住望向断楼和完颜翎,见他们已经随周淳义出了宫门,不禁对跟在身边的一个侍女道:“你觉不觉得,这个大统领的声音有些耳熟?”

    “是有点,但想不起来在哪听过。”那侍女低声答道。

    断楼和完颜翎倒是没有这种感觉。周淳义相貌堂堂,身材魁梧,谈吐举止有礼有节却又不卑不亢,只聊得几句,便赢得了二人的尊重。

    断楼问道:“周大统领,我听你说话透出的气息,练得应当是少林纯阳功夫,难道大统领原来是少林的俗家弟子吗?”

    “巴图鲁将军真不愧是大金第一勇士,我还没露什么身手,这内功的底子便被你看出来了。”周淳义随口应答,倒似并不介意。断楼道:“乱猜而已,大统领看年龄当是长我几岁,叫我断楼就行了。不知大统领的师父是哪一位,是见慧禅师、见玄禅师,还是见妙禅师?”

    少林寺高手如云,虽然佛门戒律严禁贪功争抢,因此从未参加唐刀大会,但在江湖上仍是个个都叫得响。断楼方才说的这三位,都是少林寺达摩院的长老,比如今的忘空方丈和忘苦住持还要高一辈。三十年,三人曾分别以金刚不坏神功、大力金刚指和少林龙爪手名扬天下,被称为“金刚三神僧”。断楼判断周淳义武功不弱,单论内力更是远在自己之上,才推测他是三神僧中某一位的关门弟子。

    周淳义哈哈大笑道:“断楼兄弟也太抬举我了,我当年不过是少林一个默默无闻的俗家弟子。出寺之后,承蒙皇上看得起,让我当这禁军大统领,将我这三脚猫的功夫赐名为护龙神功,已是诚惶诚恐,哪里还敢跟三位神僧攀扯师徒关系?”

    断楼看周淳义神色坦然,心下暗道:“举凡世间大才,武功越高,则越是谦逊,只有井底之蛙才会目中无人。周大统领虽未出手,但一举一动显然是少林高手之风,若当真是普通俗家弟子,能练成这等武功,又实在太过惊世骇俗,想来是他不愿意说罢了。”

    名师大多脾气古怪,要求徒弟不能对外声张师承的,也是常有,因此便不再追问了。

    周淳义叹道:“方才我远远听到二位在大殿前议论战和之事,深以为然。男儿有志,岂能偏安一隅?二位若是我大宋之人,周某必与两位结为金兰之好,但如今两国前途未卜,若是议和能成,自然是好,可若是不成,来日说不定还会兵戎相见,真是可惜。”

    周淳义这话一说,断楼和完颜翎都是两惊。一惊是刚才在大殿前的谈话本为闲聊,虽未刻意压低声音,但也不过正常说话,周淳义竟能在十丈之外的台阶下听见二人的说话,这听风之功实已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二来,惊的是以周淳义的身份,对他们说这番话原本大为不合时宜,但见他目光诚恳,语气自然,又显然是发自内心,显得是个豪放疏荡的热血男儿,不由得又增添了一分敬意。

    这两国战和,实在难料,断楼在此不想多谈,改口问道:“对了,周大统领,这临安城里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周淳义道:“苏杭山水秀丽,自然是有。西湖周边自不必说,此时正是荷花繁盛之时。断楼兄弟若是另有雅兴的话,出了皇城之后,直走南到新门外,便是有名的寻芳街,里面有得月阁、凤鸣苑、潇湘馆和丽春楼,还有花船和画舫……”

    断楼还没听明白,胳膊便被完颜翎狠狠地掐了一下:“你敢去?”

    断楼一怔,这才回味过来,原来周淳义所说的净是烟花柳巷的名字,连忙摆手道:“不不不,大统领,这等地方我是不去的。”

    周淳义看完颜翎轻颦薄怒、口角含嗔的样子,大笑道:“原来如此,那是我冒昧了,还请公主见谅。不过公主放心,那寻芳街里大多还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平女子,尤其得月阁,那里的古琴、檀箫和玉笙更是三绝。断楼兄弟文武双全,和公主一起去听歌识曲也是好的。”

    完颜翎扁扁嘴,暂时放过了断楼。

    几人说着说着,便已经到了皇城门口,周淳义道:“与二位虽是初识,但聊的实在是痛快。以后二位想来少不了进皇城,也不用什么通行凭证,我跟兄弟们打个招呼,二位来去自如,绝对无人阻拦。”

    断楼和完颜翎谢过周淳义,便自行到驿馆去了。驿馆馆主早就得到宫里禁军传来的消息,说使团中两位贵客不愿住在宫内,要来这驿馆,早就带领全馆上下,打扫出了两间上房,供断楼和完颜翎歇息。

    和谈相关的一应事务,由挞懒及其随行参谋负责,断楼等人既无参与之权,也无干预之心,便整日里在临安城内城外游玩。隔山差五便去来仪宫内陪陪凝烟,和她讲些外面有趣的见闻,凝烟只恨自己身子不便,不能和二人同去。实际上,这一路的颠簸已经累得她够呛,现在只好安心养胎,至于外出游玩,却是想都不要想了。

    二人虽然无意显露身份,但临安城中的那些达官贵人个个心知肚明,有主动上门巴结的,有大开方便之门的。有时候断楼和完颜翎去西湖边,想找宋五嫂尝一份西湖醋鱼。便有人早早地赶走了所有的客人,专门等他二位让宋五嫂来做鱼。还有好几次,两人时常去贫民窟转一转,见有可怜人便施舍些钱帛。有时身上带的钱未够,第二天再去,竟被告知已经有人来添置过了家用,一问方知,便又是某某大户人家的手笔。

    这虽然不是坏事,但如此这般一来二去,两人也是心烦。这一天,完颜翎突发奇想,对断楼道:“左右也是无聊,要不要就听周大统领的,去那寻芳街玩一玩?”

    断楼一愣,但想来也是:大宋律法命令官员不许狎妓,虽然禁止不住那些好色之徒在家蓄养倡优,但毕竟不敢去花柳街。二人此去,既能避开烦恼,还能听听不同于宫廷格律的江南曲调,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说走就走,两人出了驿馆。寻芳街在临安城是有名的风月作坊,稍微一打听便知道了去处。只是那些指路的人,均是挤眉弄眼,语气暧昧。待二人走后,更是悄悄议论:“素来都是官老爷或寡妇少妇单独寻芳,这一对俊男美女结伴去花柳街,倒真是稀奇!”

    刚一进寻芳街,断楼就后悔了。这里两边都是翠瓦红墙,张灯挂彩,喧闹不止。站在门前的老鸨们,一个个都浓妆艳抹,手里拈着绸绢,倚在门口向外张望着。

    老鸨们最善识人,见断楼衣着华丽,一下子都涌了上来,尖着声音道:“这位公子,要不要来玩一玩啊?我丽花楼的姑娘们,长得又美,手艺又好,可是这条街上出了名的解语花!”

    “别听她的,公子一看就是风雅之人,来我们这里。我凤鸣苑的姑娘啊,那一双手弹起琴来,能让您比那活神仙还享受呢!”

    “哟,您不喜欢姑娘啊。那来我这里蜂窠,有白白净净的漂亮小唱。”

    “这位姑娘有没有兴趣,我们象姑馆的小兔子们您随便挑,都是个顶个的好……”这些老鸨只管拉客,也不惮他们是男女二人同行。

    断楼三年来专心寻找完颜翎,自然从不会来这种地方,听得老鸨们说一些隐晦之词,羞臊得满脸通红,又不知该如何推脱,拉拉扯扯大为尴尬。倒是完颜翎,她和秋剪风做青萍二女时,经常来青楼解救一些被逼良为娼的女子,对这番景象倒也见惯了,看断楼的窘状,却是哈哈大笑。但见到有些年纪尚小的女孩子,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被那油腻老迈的男人搂在怀里,眼中满是迷茫和畏惧,再也笑不出来,反而心情沉重,可恨又无奈。

    两人好不容易挤出人群,来到巷尾,终于见到了得月阁。

    这得月阁与旁处确实不同,一不挂红,二不揽客,青砖黛瓦,甚是简朴素雅。偶尔进进出出几个人,单看面貌神色,端庄沛然,便可知绝非嫖客,而是风雅文士。阁中传来阵阵乐声,如同高山流水,听之让人如同临风舒啸,心旷神怡。

    完颜翎长吐了一口气道:“周大统领倒不骗人,这得月阁倒真是个好去处。走,去点一壶好茶,听一听素琴檀箫,把刚才见的那些污秽之景都冲洗掉。”

    断楼此时惊魂未定,直似打了一场大仗一般,巴不得早点找个地方安静下来,懵懵地点点头。

    两人正要进门,迎面走过来一个老年乞丐,一脚深,一脚浅,竟是个跛子。见他脸色黝黑,衣衫褴褛,头发和胡子都脏成一团,看不出是什么颜色,手里夹个竹板,扬头唱道:“瞧一瞧,看一看。公子俊,姑娘妙。腰中物,响一响。赏顿饭,吃个饱。人问老丐谁最好,公子姑娘天下宝!”

    这一小段是乞丐经常唱的数来宝。现在乱世未定,丐者讨饭不易,只能编些小曲,把有钱人哄得高兴了,便可以拿到钱了。为了多拿到些钱,往往是妙语连珠,唱得舌尖生灿,口吐莲花,久而久之,倒成了一门可供看热闹的学问。

    这老丐唱罢之后,对二人做个揖道:“劳驾两位,老丐我要去岳州,路经这临安城。肚子扁扁要去见阎王。两位发发善心,可否赏老丐一口饭吃?”

    断楼心善,对于民家疾苦更是深有同情。且不说这老丐唱了一段,就是不唱,他也必定会出手相助,连忙答应道:“这位大哥不必客气,你先在此稍等,我去给你买一兜干粮来。”

    其实断楼身上的钱财足够,就是请他大吃一顿也不算什么。至于说要买一兜干粮,倒不是断楼小气,而是行走江湖久了,深知对于乞丐来说,什么山珍海味都是无用,扛饿又放得住的馒头才是真的好东西。

    完颜翎却是听着这声音有些熟悉。细看这跛脚老丐,虽然枯瘦,但目光有神,声音洪亮,显然精力充沛,全然不像他自己说的快饿晕了的样子。再看他手中倚着的那根长棍,虽然外面胡乱用破麻布包着,但缝隙中依稀可见莹莹绿光,心中一动,拉住断楼的胳膊道:“断楼,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丐帮前辈在此,当然要先请上楼喝一壶好酒,再说买干粮的事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