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跛丐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跛丐

作者:雨阙

    那老丐闻言一怔,随即大笑道:“姑娘真是会说笑,天下叫花子虽多,可也并非个个都是丐帮之人。我也只会些偷鸡摸狗的手段,怎么比得上这位大爷的盖世神功,妄称什么前辈?至于丐帮,那便更是看不上我啦!”

    完颜翎莞尔一笑,她原本只是出言试探,心中并不确定,但这老丐一番话,却反倒是不打自招。一来丐帮中本就都是化子,那“偷鸡摸狗”的本事岂不就是最大的本事?二来断楼并未露手,他怎生便能断定他有什么神功?这等眼力除非阅人无数,否则绝不会是天生的。三来,他一边夸赞断楼厉害,后一句却在说丐帮时用了一个“更”字,显得又抬上了一层,难道以断楼如今的武功,竟还不配入丐帮吗?如此暗谦实褒,自然是丐帮前辈了。

    不过这老丐既然不肯承认,完颜翎也就无意逼问,抿嘴笑道:“是小女子胡说八道,冒昧了,前辈请进。”

    说话间,虽然不再说他是丐帮之人,但仍客气地叫一声“前辈”。这次老丐倒是不推脱,唱个喏道:“有劳了!”扬着竹杖,抬起一双臭脚便进了门。

    这得月阁中的布置也甚是朴素,上首简单搭着一个舞台,两边分列几张桌几,也无姑娘在外迎客,只中间端坐着一个老妇人,青袍素钗,满头银发,额生皱纹,但看面庞轮廓和眼睛,仍依稀可辨年轻时的倾城国色。

    那老妇人见来了客人,起身微微一揖:“三位光临,不知是要听曲,还是饮酒?”

    断楼原本还担心,素来青楼歌坊是最不欢迎乞丐等人,会不会把自己赶出去。见这老妇人说话客气,倒似并不在意,心中欢喜,道:“妈妈,我们先吃一顿酒,之后再赏一赏你这得月阁的三绝名曲,可以吗?”

    老妇人道:“客人随意,哪有什么可不可以的,三位是去雅间,还是便在这里?”

    断楼和完颜翎还未开口,那老丐便叫道:“那就还是雅间吧。老丐一身臭味,若是坐在这里,不要打搅了您家的生意。”

    他要雅间明显是占便宜,却说得好像为人家着想一般,老妇人也不动怒,仍是淡淡道:“那也很好。”回身向屏风后一叫,走出来两个年轻的女子,一个青衫白裙,一个黄衫素裳,妆容发饰都简单素净,比之那些浓妆艳抹更有一番秀丽。

    “黛枫、霜竹,你们带客人去上雅间。”两个女子一点头,引着三人便上去了。刚到二楼楼梯口,断楼便见一块白色的八角形铁牌悬在梁上,正对门口,上面盘着一虎一凤,线条棱角分明,威风凛凛,与这歌坊的气质大为不符。但想这得月阁处处不同寻常,连姑娘的名字都取得高远清冷,而非寻常“胭脂”“红柳”的俗气可比,挂这一块铁牌想来也没甚奇怪,便没放在心上。

    三人进了雅间之后,黛枫和霜竹便不断地跑上跑下,给三人上菜上酒,而后便站在旁边站定伺候。完颜翎和断楼不习惯如此,便道:“二位姑娘不必在此,我们自会斟酒,请二位随意吧。”那老丐也道:“说的没错,去吧去吧,你们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在这里看着,叫花子我浑身不自在,吃饭都吃不香。”两个姑娘谢过一声,便轻轻推门出去了。

    两位姑娘在的时候,这老丐还算板板正正,这时一走,立刻变得不规矩了。一甩手将筷子扔到一边,伸出脏乎乎的手向盘中捞起一只鸡腿,塞到嘴里大嚼起来。兼且不肯老老实实地坐着,偏要将那只跛脚翘起,单腿蹲在凳子上。边吃便赞:“嗯,真不错,一般的这种地方,酒菜都是骗人的,又贵又不好吃。这家店实在,这只肥鸡便是如此美味。唉,你们别光看着我,自己也吃啊。”

    这老丐偏会讨便宜,明明是他来吃白食,说的反倒一副主人口气。断楼虽然聪明过人,但性格单纯良善,对此只觉好笑,不以为意。完颜翎则早已认定他是一位丐帮前辈,言语里更是敬重有加,时不时地敬一杯酒。这老丐也好生不客气,见完颜翎敬酒便接过来一饮而尽,嘴里却不停地在嚼东西。

    这样不过小半个时辰,一桌子精致菜肴便已是杯盘狼藉,断楼和完颜翎所吃不多,倒有一大半都进了那老丐的口中,撑得肚儿浑圆,直打饱嗝。一抹嘴角道:“吃饱啦,走了!”

    见老丐要走,断楼连忙站起身叫住:“这位大哥,还请留步!”老丐歪过头,横扫了断楼一眼道:“怎么,老丐可没盘缠能付这顿饭钱。”

    断楼笑道:“大哥你误会了。”向腰间摸出一锭大银,递给老丐,“方才大哥说要去岳州,距此甚远,小弟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就这一点,在路上买些干粮用吧。”

    老丐盯着段楼,见他面色真诚,忽而收起了那一副懒散散的样子,伸手轻轻将那大银推开,正色道:“公子和我素不相识,却肯请我这样一个臭叫花子吃着一顿好吃的,老丐已经感激不尽,若是再受你的银钱,那便是大大的不要脸了。日后若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我和兄弟们必定全力相助!”

    断楼心感奇怪,想他不过一个落拓乞丐,自己能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助,想来是这老丐心中确实不好意思,又无以为报,便说出这样的话来撑撑面子罢了。

    完颜翎却是心中大喜,断楼看不出来,她可看的出来,这老丐在她这里,便已算是认下了自己丐帮前辈的身份。丐帮弟子遍布天下,日后自己行走江湖,许多事情便方便多了,于是抢道:“那我们就不勉强了,日后江湖再见,定要再和前辈开怀畅饮。”

    老丐见完颜翎一双灵动至极的眼睛,笑着唱个喏对断楼道:“你也不算笨,可你这小媳妇更鬼精灵,以后可不许做坏事,不然可瞒不过你媳妇的眼睛!”

    完颜翎嘻嘻笑道:“那是,他要是敢背着我做坏事,我便杀了他!”说完自觉失语,不好意思地望向断楼。断楼也是一愣,但随即笑着摇摇头,并不介意。

    “小美人不错,跟爷走一趟吧!”“啊,你放开我妹妹!”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喧闹,三人来到窗边,向下面街道上一看,见两个胡服汉子,一个黄面大胡子,一个黑脸高个,嬉皮笑脸,正在纠缠一对卖菜的姐妹。

    断楼眉头微皱,老丐瞟一眼道:“这两个都是金人使团的护卫。怎么,公子认得他们?”断楼点点头:“认得,他们是随我入京的侍从。”

    原来使团入京之后,只有挞懒、凝烟和一干负责和谈的参谋可以留在皇城之中,其他的侍从却是没有这般资格,便分散住在京中的驿馆里。这些人平素在挞懒手下受气,一到这临安城中,终于扬眉吐气,作威作福、气焰熏天。

    “住手!”断楼居高临下一声大喝,宛如半空中起了个霹雳。那黄脸大汉一呆,只觉脑袋上噼啪一响,立刻滚滚热茶掺着血水流了下来,痛得嗷嗷直叫,捂着脑袋跳开。那旁观的人见他满面流血,像只大猿猴一般跳来跳去,都是忍俊不禁,拍手叫好。

    那黑脸汉子见同伴被打,正想上前相助,却听嗤嗤两声细响,登时全身麻木,半步也挪不动,眼睁睁地看着那对姐妹挣脱开来,相拥着跑开了。那些围观之人倒也乖巧,闪开一条路又迅速合拢,任谁也找不着了。

    老丐竖起拇指赞道:“好俊的一手洞天伏魔指,但还是姑娘方才那一碗茶摔得痛快!”

    那黄脸大汉负痛抬头,见这得月阁的二楼开着一扇窗户,窗边倚着一个老丐,旁边却站着一对俊俏佳人。正要开骂,定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断楼二人出来游玩,为了不引人注目,穿得是汉服,但这侍卫又岂能不认得?完颜翎本想好好教训他一下,但又不想在此暴露身份,失了大金使团的颜面,便哼一声道:“还不快滚,再让我看见你干这种龌龊事,便一刀下去,让你想做也做不成。”

    这大汉本就生的一张黄脸,这下更是面如土色。他素知这位公主脾气不同寻常,说得出做得到,哪里敢顶撞半句?便将那黑脸大汉扛在肩上,揉着额头走了。

    完颜翎掩上窗户,回头看那老丐,揶揄道:“前辈只一眼就看出了我二人所用的武功,难道不想说两句吗?”老丐笑道:“我初时不信金人能有如此好心,今日一见,倒真是老丐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完颜翎也笑道:“我初时也不信丐帮帮主会自瞒身份,今日一见,更是大开眼界啊!”

    两人相对大笑,断楼却是才明白,原来面前这老丐便是人称“飞天神丐”的丐帮帮主羊裘。完颜翎心中早就确信,这下他既然承认了,当即双手抱拳,朗声道:“小女完颜翎,多谢羊帮主救命之恩!”羊裘慌忙从桌子上扯下一块净布,托住完颜翎的胳膊:“姑娘快快请起,这从来只有化子跪人,没有人跪化子的。再说我和姑娘素不相识,这‘救命之恩’四字从何而来,还需说个明白。”

    完颜翎起身道:“羊帮主不记得,我却不敢忘。一年前您路过函谷关,从铁扇门手中救下了一个青衣斗笠女子,并一路将她护送进了青元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