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风楼断翎传》>《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追踪

《风楼断翎传》第三十五章 危机四伏:追踪

作者:雨阙

    说罢,也不待断楼和完颜翎解释,捡起竹杖,瞧着跛脚一跳跃出丈许,已经站到了门外。断楼自觉失言,连忙追赶出去,却向两边望望,只见远远处一个身影正在高低纵跃,宛如一只独脚的灰蛤蟆一般,嘴里喊道:“让一让让一让,臭要饭的来了!”只刷刷几下,已经不见了身影,想是除了这条街去了。

    断楼不禁失语,这羊裘的轻功姿势古怪,却是迅捷无比,除冷画山和完颜翎外,实在不亚于之前所见的任何一人,感叹道:“我初时还奇怪,他明明跛了一只脚,行动不便,怎的还叫做飞天神丐?原来竟是如此。”说着说着,想到自己学会了袭明神掌,自忖已可算是四绝之下的一流高手,但见羊裘的身法,当真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颇有望洋兴叹之感。

    完颜翎看出了断楼的心思,知他虽不是天生武痴,但自嵩阳密室之后,总爱和别人比较一番武功的高低,若是见到不如之处,便会暗自神伤,上前拉住断楼的胳膊道:“羊帮主的这套蟾王衣轻功是自己独创的,看也学不来。再说,他虽然跑得比你,真要是打起来,自然还不是你的对手。”

    断楼笑道:“他既然救过你的性命,我无缘无故和他打什么?”完颜翎也是莞尔,正想回座,忽然瞥见两个赭罗身影一晃而过,心下一骇,连忙扯过断楼,躲在门后。

    断楼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完颜翎食指搭在唇上摇摇头,示意他先不要说话,过得一会儿之后,向远处一指,不安道:“你看见那两个人了吗?”

    断楼顺着完颜翎所指的方向,见身穿赭罗袍的一男一女,手中各持长剑,点点头道:“见到了,怎么了?”完颜翎道:“你看那人,不是叶斡和吕心吗?”

    “叶斡?吕心?”断楼这才想起来,血鹰帮碎风堂和拈花堂的堂主,在华山大战时曾经以二敌四,轻松制住了方罗生、孟若娴、赵钧羡和尹节联手。他当时为寻完颜翎,匆匆而过,只和两人打了个照面,因此一时没有认出来。

    可是完颜翎应当并没有见过他们,又如何只凭一眼便能认得?断楼一转念,心中咯噔一沉,看着完颜翎,心想自己当时不过一念之猜测,难道竟是真的?完颜翎一咬牙,点点头道:“三年前我关住关中红门和药王峰上下几千人,便是他二人引路和暗中协助。”

    断楼也不忍责备完颜翎什么,便把精力放在眼前这二人身上:“血鹰帮来临安做什么?”自言自语之间,脑子里已经转了七八十个弯,忽然心中一沉,“不好,他们是来破坏和谈的!”完颜翎也是手中一紧:“什么?”

    三年前,断楼通过血鹰帮将兀术引来华山,致使粘罕北征耶律大石惨败一事中,推测出血鹰帮或许乃辽国残党之后,但当时毕竟是为帮兀术脱罪,其实心中并不确认。他和完颜翎重逢之后,喜不自胜,每天都说不完的情话,更是把这种旧事抛在了脑后。

    断楼道:“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但血鹰帮肯定做不出什么好事,咱们跟上去瞧瞧。”完颜翎见断楼如此,想来必定事出有因,便点点头,从怀里摸出一锭大银放在桌子上,也不用得月阁的姑娘找钱,悄悄追了出去。

    叶斡和吕心虽然少在江湖上露面,但武功深不可测,断楼和完颜翎不敢靠得太近,只能远远地跟着。可这俩人也不知道么回事,出了寻芳街之后,竟然开始围着临安城转圈,时而拐进摊贩集市,时而钻进一个古玩店,时而走进一家茶楼喝两杯茶,或者去围观耍刀卖膏药的艺人把式,总之专往人多热闹的地方挤。

    这下可把断楼搞糊涂了:“难道他们是来临安城游玩的不成?”完颜翎秀眉微蹙,沉吟道:“要么他们真的是来玩的,要么,他们已经发现我们在跟踪他们了。”

    断楼一怔,故作无事道:“那还跟吗?”他们此时和叶斡二人扎在同一个人堆里,实在不敢大意。完颜翎道:“发现都发现了,自然要跟。现在闹市之中,他们还能怎么样?”

    这话倒是有理,血鹰帮向来行事诡秘,就是发现有人跟踪,也只会暗地里解决,绝不想把事情闹大。可以断楼和完颜翎现在的修为,别说未必输给他们两个,就算略逊一筹,也绝不是能被悄悄干掉的角色。

    有了这般想法,两人反而大胆了许多,也不隐蔽自己,索性就堂而皇之地尾随,一前一后相隔不超过半条街。就这样兜转了几个时辰,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叶斡二人却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正当断楼和完颜翎心想:“莫非他们是想等天色晚了,在人少的地方解决我们?”时,两人却突然加快脚步,斗然晃进了一条小巷。

    断楼和完颜翎都暗道这必是他们密会的地方,连忙脚下发力跟了过去,可拐进巷中,却是一愣,面前一条空空荡荡的街道,连个人影都没有。两人正当奇怪,却见脚下踩着一张纸条,拾起来一看,不禁毛骨悚然。

    “二位可想念来仪宫的朋友?”

    他们居然用凝烟的性命相威胁,断楼倒吸了一口凉气。诚然,皇宫大内高手如云,但她们若是暗中潜入,那确实一点也不难。断楼连忙拉着完颜翎道:“罢了,不跟了!”

    两人正想走,忽然吱呀一声,二人一惊,连忙纵身一跃,跳上了对街的屋顶。

    这挂着“秦府”匾额的深宅大院中,走出来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对着门里道:“此时全凭秦大人鼎力相助,事成之后,高官厚禄,不在话下。”

    门中一人道:“挞懒大人客气了,您放心,韩世忠、岳飞这两个人,我必能让他们丢官弃爵,此生此世都别想再和大金为难。”

    那黑斗篷的人猛地抬起头,压住怒火低声道:“你疯了,在这种地方说这种话?”说罢惊慌地向四周看看,确认无人之后,连忙拉上帽檐,匆匆离开了。

    尽管只是微微一个侧脸,断楼和完颜翎还是认出来了,这斗篷男子便是挞懒。

    断楼道:“挞懒和宋廷中人早就有些书信往来,这也没什么稀奇。”完颜翎却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反问道:“若是朋友,何必如此鬼鬼祟祟。若是奸细卧底,和谈在宋廷这边并无阻力,又何须什么卧底?”

    断楼被问得噎住了,他虽然因为看不得民间疾苦而希望两国和谈,但总觉得朝堂算计之事过于险恶,不愿意多思多想。但完颜翎却是心细,看出了这其中的异样。

    完颜翎一遍一遍地念着:“丢官弃爵,此生此世……丢官弃爵,此生此世——”忽然心中“咯噔”一下,叫道:“不妙!”

    断楼道:“怎么了?”完颜翎道:“我终于明白了,挞懒此行,名为议和,实际上是要削弱大宋的国力,好为日后再次大举南侵做准备!”

    断楼仍是迷惑,完颜翎解释道:“议和书上说,要让大宋在撤军到长江以南,可是刚才那人却说什么要让韩、岳二人丢官弃爵?这两位都是我大金的劲敌,若是除掉了他二人,大宋便会一击而破,半壁江山保不住事小,长江沿岸的百姓又要受战乱之苦了!难怪这和谈久久没能有个结果,赵构倒也不是个傻子。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来此地和这姓秦的宋人密会,只怕是要他秘密联结宋廷中的主和派大臣,迫使赵构同意此事!”

    断楼听着心惊肉跳,却是目瞪口呆,总觉得不可思议。其实这三年来,他二人一个为了找人,专钻穷乡僻壤,见的是平民百姓;一个为了躲人,偏把自己埋进江湖纷争,看多了勾心斗角。因此完颜翎的武功虽然不及断楼,这见识眼界却已经高出他甚多。

    断楼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咽口唾沫道:“那……怎么办?去找挞懒?”完颜翎摇摇头道:“挞懒毕竟是我叔祖,不好立刻跟他撕破脸。这姓秦的人既然卖国求荣,想必也是个贪生怕死之人,我们进去威胁他一番,让他不敢造次,也就是了。”

    若是在寻常小事上,断楼鬼点子多得多,但在这等人心计算上,却是深服完颜翎。此法甚好,两人会心一笑,两块灰影在夜幕中前后一闪,完颜翎便已经轻轻站在了秦府的院中,只一眨眼的功夫,断楼随后也落在了地上,发出轻微的压空之声,显得稍逊于完颜翎了。

    两人找一块假山藏好,等了一会儿之后,见侧边的茶房开了门,走出来两个蓝衣茶僮,手里各端着一个托盘。断楼向地上拈起两枚石子,对准二人的后颈一弹,噗噗两声,两枚石子同时发出,正中后颈穴道。二人上前,取下两个托盘,将茶僮拖进屋里,轻轻掩上门,将他们身上的衣服剥了下来。

    断楼身材高大,这茶僮的衣服有些窄小,穿在身上紧巴巴的,浑似个小丑一般。完颜翎看着有趣,噗嗤一笑,正想换衣服,扭头看见那两个茶僮瞪着一双无辜又害怕的眼睛,踹一脚道:“看什么看,把眼睛闭上啦!”

    那茶僮只是四肢和口舌僵住,眼皮却是能动,连忙闭上,哪里敢看?断楼见状,却还是不放心,将两人脑袋扳得向里,又取过来四个茶碗扣在他们的眼睛上,这才背过身去道:“翎儿,你换吧,我不看。”完颜翎脸上一红,羞嗔道:“不许回头啊。”连忙换好了衣服,两人端着茶盘,走了出去。

    刚出门,一个管家模样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喝道:“你们两个磨磨唧唧的,在干什么?”断楼道:“哦,老爷让我们送茶,可是没在堂屋见到。”

    年轻人扫了他们一眼,手一指道:“老爷和夫人在卧房,你们送到那里去吧!”两人谢过,顺着他所指的方面走了过去,见屋里掌着灯,隐隐映出两个人影。

    完颜翎试探着叫门,里面一声答应,两人便走了进去,见小桌旁坐着两个人,正是秦桧和夫人王氏。秦桧头也不抬,道:“怎么来得这样晚?”招招手,示意二人将茶放在桌子上。断楼依言走上前去,放下茶盏,无意和秦桧四目相接,大惊道:“是你?”

    那王氏正要喝茶,抬头看见断楼,吓得双手一抖,茶碗落了下去。断楼眼疾手快,一弯腰捞住,平平端起,又放在了桌子上,退后两步,直盯着二人。

    完颜翎也早看见这二人的脸,心中立时明白无疑,冷笑道:“王十三?不,秦大人,数年未见,别来无恙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