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2章 那个和人私奔的女子

《宋锦》第2章 那个和人私奔的女子

作者:连小君

    那个丫鬟似乎也是头一遭被自家姑娘这么瞪,吓得当即两腿发软,眼看就要倒下来的时候,只听见面前那个身量娇小,蒙着青烟罗面纱的自家姑娘又来了句。

    “我饿了,快些去给我寻些吃的过来?府里可用过午饭了?”

    见自家姑娘言语中再没了方才那丝狠厉,那丫鬟一把抓住了身旁竹椅的扶手,如释重负般深深吸了几口大气。

    “姑娘,府里还没用午饭的。夫人陪着老爷去了城西的祈福寺为在宫里做事的大姑娘进香祈福去了,要晚些时候才回来的。”

    “厨房那边的曾大娘喊了人过来说,府中不用午饭了,待夫人和老爷回来,一起用午饭。”

    “各房各院先用前些天大姑娘差人送回来的齐芳斋糕点先抵一抵。”

    丫鬟一面对着面前的宋锦说着话,一面手脚利索地在屋里翻箱倒柜找起糕点来。

    可来来回回翻倒了屋里四五个装着糕点的食盒,就是寻不到她前些日子放在食盒里头的糕点。

    丫鬟把食盒复原,放回原位,随后起身回到了自家姑娘面前。

    东西没找到,难不成是被自家姑娘给偷着吃了?

    这丫鬟在心里打了一阵鼓,始终是没有开口,询问自家姑娘这件事。

    东西是放在姑娘屋里的,被自家姑娘吃了,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只是前些日子宫里的大姑娘差人送糕点来的时候,姑娘不是口口声声说喊着不吃,那糕点都是宫里的人吃剩下的,才送出来的。

    说什么,姑娘都是不会吃的。

    宋锦用青烟罗的面纱遮住了大半的脸,只露出了那双丹凤眼出来,凝神望着面前同样望着她的丫鬟。

    面上平静如水的她,心底里实在是已经憋不住了,面前伺候她的这个小丫鬟,实则是自她穿越过来,遇到的第一个活人。

    她心里有千种万种问题想要询问与她,可当她问出那些个天马行空的问题出来,面前的那个丫鬟眼里,除了惊讶,还有就是害怕,再之后就是要怀疑她中邪了。

    可能她心里面已经怀疑自家姑娘自打从祠堂出来后,神志就失常了,经常坐在屋里,自言自语半天。

    原主的记忆还存留在她脑海里,那是三个月前。

    宋锦这具身体的原主,原就和城南连家的连大学士的宝贝儿子,宋墨闹出了一场满京城人尽皆知的事件,私奔!

    连家的连大老爷和连大太太,也就是连墨的父母双亲,哪里能同意这门婚事?

    知道自家儿子从祠堂出来了,就喊人驾了马车,一路追来了宋家。

    此时的宋家二姑娘,还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白菜,就和一个京师的纨绔子弟,跪在了宋家的祠堂里头。

    连墨拉着宋锦的手,跪在了宋家的列祖列宗面前,对着身旁那个小白菜,说了一长串海誓山盟,你侬我侬的大情话。

    结果那个时候,偏偏宋家的老爷宋贤和着夫人赵氏,搀着宋家那位老夫人从祠堂的后门就走了进来。

    老夫人是过来人了,看到纨绔子弟连墨拉着小白菜宋锦的手在祠堂里一副你侬我侬的模样,手中的龙头拐杖一下子杵在地上,打得直响。

    “连家二公子,若是你是真心实意为我家锦儿好,想要娶了我家锦儿回去,你应该三书六礼来了我们宋家,光明正大把我家锦儿娶回去才是。”

    宋家老夫人说着,面上的表情已经狰狞起来,眼神死死地瞪着面前拉着宋锦手的那个纨绔子弟连墨。

    “你这样拉着我家锦儿私奔,还招摇过市,惹得人尽皆知,你这不是为我家锦儿好,而是害了我家锦儿呀!”

    “你可知道,你家父亲和母亲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看见了你拉着我家锦儿的手,更是不会让你娶我家锦儿入门了。”

    宋家老夫人说着,由着左右两边的宋家夫人老爷搀着,走近了宋锦,想要把宋锦搀起了,结果那个涉世未深的小白菜被爱情冲昏了头,哪里肯起来?

    一向沉稳的宋锦,开始发了疯一样怒斥着面前的三人,她的父亲,母亲以及祖母。

    “父亲,母亲,老祖母。锦儿这辈子都没奢求过离开这座府邸,但是锦儿看着身边伺候的丫鬟出嫁,锦儿也想出嫁了。阿墨哥哥是真心待我好,想要娶我!”

    “我和他本就是先天不足之人,我自出身起就带着异味,阿墨哥哥自出生起,鼻子就嗅不到任何味道,我们两个不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乖顺得久了,宋锦一下子如发了疯一般,说出这么多话来,让面前打算继续想劝她的三人,都束手无策。

    在宋家老夫人的眼里,孙女虽然天生带着缺陷,身上有着一股异味,但只要好好引导,学好大家闺秀该有的规范礼仪,总还是能嫁出去的。

    但是眼前状如疯狂的宋锦,显然已经受到了那个纨绔子弟的蛊惑,听了他的那些海誓山盟,以为他真的为自己好。

    可自己那涉世未深的孙女,哪里晓得了这里头的人心险恶。

    连家的连大学士和连夫人赶到了宋家,看到了自家宝贝儿子和那身上散发着一股恶臭的宋家二姑娘在一起,赶忙喊了家丁,把连墨从地上拉了起来。

    看着连墨被人拉起,方才已经如发了疯一般的宋锦,马上扑了上去,想要拉着已经被连家家丁拉走的连墨,可无论她怎么拽,连墨还是被拽走了。

    眼看着连墨被连家的人带走,一向乖顺很少言语的宋锦,跪倒在连家大夫人秦氏的脚下,一阵哀求。

    “夫人,求求你了,你就让我和阿墨哥哥在一起吧!锦儿离不开阿墨哥哥!”

    可那连大夫人秦氏,哪里会因为宋锦的哀求,就对眼前这个在她心中无疑于把她儿子拐跑的人心慈手软。

    “姑娘,你莫哭了!虽说你长得有几分可人,但是你这浑身散发的异味,实在是让我们家无福消受!就你这样的人,还是早死早超生,下辈子就做个正常人吧!”

    就这样,连大夫人秦氏带着连墨前脚刚走,后脚宋锦就一下子撞到了宋家祠堂的梁柱上。

    原主宋锦的灵魂或许就是被那一撞,给撞出身了,而她来自现实生活中宋锦,却很是倒霉,魂穿到了那位撞得半死不死的宋家二姑娘宋锦身上。

    宋锦是在一个月前醒来的,听伺候她的丫鬟说。前两个月,宋锦已经如同一个植物人,在榻上躺了整整两个月。

    宋家夫妇和宋家老夫人喊了一波又一波的太医入府都束手无策,或许就是因为她一个月前到了现在这姑娘的身上,这姑娘的小命才得以挽救吧!

    对了,她还不知道面前这个丫鬟的名字,在她身边照顾了一个月,她还没有问过。

    “喂,你是叫个什么名字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