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18章 来要债的某人

《宋锦》第18章 来要债的某人

作者:连小君

    坐在回府的马车上,孙妈妈也坐上了回府的马车。今日她是得了赵氏的吩咐,特地带着宋锦去四平街的铺子,熟悉了铺子中的人事了。

    除了街头的绣坊和街尾的白绢坊,宋锦还有四平街中间的两间铺子没有去熟悉人事,一间成衣店,一间绸缎庄。

    其他两间铺子的人事基本上和白绢坊绣坊的差不多,大多都是赵氏从娘家带过来的陪房,找了几个忠厚老实的提拔做了管事。

    为此,孙妈妈也就没有带着宋锦去另外那两间铺子熟悉人事,在马车上和宋锦说了一下成衣店和绸缎庄大致的人事。

    “姑娘,成衣店的管事姓袁,原是夫人从赵家带过来的陪房,夫人瞧着他忠厚老实,又打得一手极好的算盘,就让他做了成衣店的管事。”

    “这些年他倒是把成衣店经营得红红火火地,前年过年的时候,他领着家中儿孙到了府里,夫人还把他好一阵夸呢。”

    孙妈妈泛泛其谈地说着,这边的宋锦靠在身后的妆花绸缎迎枕上,怀中还抱着一个大大的三角抱枕。

    “袁管事今年几岁了?听妈妈口中所说,他已有了儿孙?为人如何,孙妈妈可曾亲眼见过?可向人打听过?”

    这个世上,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在别人口中吹得天花乱坠一样的人物,亲眼瞧见了,也就那么一个人罢了。

    难不成还真是神人了?

    这个世上,哪里会有那么多神人?

    孙妈妈似乎没想到姑娘竟这样问了她,出乎她心中的意料,不过既然姑娘问起,她就把袁管事那个人和姑娘好好说道说道。

    喝了摆在桌上的一口茶水,孙妈妈脸上挂上了几分笑意。

    “姑娘,袁管事那人老奴是见过,今年也四十有二了,老奴同他是打过照面的。在夫人娘家的时候,袁管事就是个机灵能干的小厮,当时的秦太夫人,还夸赞过他能干。”

    “之后就做为陪房随着夫人来了府里。接手了夫人的产业后,也没说过半个累字,是个能干的吃苦人。”

    听孙妈妈说起那个袁管事,无外乎就是两个字,吃苦能干。

    不过这样也好,吃苦能干的人,在什么地方干活,都会得人夸赞,受到重用的,如今宋锦身边,就缺这样的人。

    若是能把这样的人物,收到自己麾下,到时候等宋锦彻底接手四平街的铺子时,也就有依仗的人了。

    往后时时事事需要她亲力亲为,自己来做的话,只怕就这几个铺子的杂事,就得让她分出三头六臂出来。

    把能吃苦能干的人都招她的身边,她的活计,也就能轻松多了。

    熟悉了绣坊和白绢坊的人事,宋锦认为曾绣娘和何忠,都是可用之人。

    尤其是何忠,处理起方才徐家姑娘蓄意滋事这件事来,他算是有板有眼了,让宋锦对他也刮目相看。

    遇到有客人来铺子里蓄意滋事,若是当场就和客人吵嚷起来,只怕来来往往的客人瞧见店主这个态度,就算原先起了想要买东西的心,只怕也会被吓跑。

    至于那个曾绣娘,她的绣技是不错,只是在管理绣坊上,就不太可行了。

    往六月上数几个月,那账册上纵然有盈利,也不过就几百两。

    绣坊可是占了天时地利,既在四平街的街头,人流量大,又和官眷家中有买卖,绣坊的丝织品种类也繁多,能够满足南来北往的客商,但是这样的一手好牌,差点被打得稀烂。

    宋锦回过神来,冲着身边的孙妈妈笑了笑,就道。

    “百闻不如一见,孙妈妈口中的袁管事,可是个吃苦能干的人。”

    “你找个时间,让袁管事来府里一趟,就说我想请他吃顿饭,感谢他这些年来对成衣店的精心经营。”

    说起对成衣店的精心经营,宋锦似乎没有问孙妈妈,这成衣店生意如此之好,那盈利之后的分成是怎么做的?

    既然是别人为自家的店铺劳心劳力一年,这期间的盈利,会不会有一部分,已经流入了那位袁管事的腰包?

    这不是什么坏事,但也不是什么好事。

    即便是知道了,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宋锦也不准备向孙妈妈打听这个,而是问了四平街的最后一个铺子,那个绸缎庄。

    之前就听白荷说了,这个绸缎庄,是赵氏自己的陪嫁过来的铺子,但是在陪嫁过来的时候,这间铺子就被赵氏的哥哥给占了,也就是赵家舅爷。

    理由是赵氏的陪嫁已经有了三间铺子,多这间不多,少这间不少。

    为了这个事,秦太夫人已经说了赵家舅爷几次,可赵家舅爷不听,秦太夫人也没了法子,就只能凉着了。

    赵氏回了几次娘家,也是为了这个事,可铺子已经被别人占了那么多年,哪里是想要回来,就能够要回来的?

    但近些年,那间绸缎庄,已经被赵氏派去的管事给接手了,但那地契房契,不知是不是在赵氏手里?

    “孙妈妈,说说那绸缎庄的事情吧?听说这间铺子,如今实际的掌控权,还在我舅父手中,不知传言可真?”

    宋锦喝了几口茶,抬起头看了孙妈妈一眼,就这样问道。

    孙妈妈有些没反应过来,据她自己打探得到的消息,姑娘并不知道那间绸缎庄,在舅老爷手里?

    怎么又知道了呢?

    难不成是有人已经提前在姑娘身边嚼了舌根?

    没来得及多想,孙妈妈就回了宋锦。

    “姑娘,的确如你所说,那间铺子,实际的掌控权还在舅老爷手里。”

    “但这些年,舅老爷手底下的管事疏于管理,已经让绸缎庄赔了不少银子。”

    “夫人手下的李管事去接手后,生意是好了起来,但盈利的那些银子,都进了舅老爷的手里。府里一分钱没有。”

    “我娘就没有说什么吗?就由得舅舅这样胡来?明明是我娘陪嫁过来的铺子,如今竟变成了我舅舅敛财的工具。”

    宋锦不知赵氏有没有行动,就反问了几句孙妈妈。

    “姑娘,夫人一直在和赵家那边通着消息,为了此事,夫人都找秦太夫人说了几回了,但舅老爷肆意妄为,就是秦太夫人的话,舅老爷也听不进去。”

    “夫人去了舅老爷家商量了几回,才让李管事去接手了铺子,好不容易有点盈利,又叫舅老爷派人给拿走了。”

    孙妈妈话罢,似乎是方才说得有些过快,此刻竟然喘了起来,宋锦连忙让白荷把茶水递了过去。

    听着孙妈妈这样说,宋锦觉得那个赵家舅爷,真是个极品亲戚。

    哪里有做哥哥的,抢了自家妹妹的嫁妆,据为己有,用做敛财工具的?

    也是赵氏和秦太夫人不愿惹事,不敢报到官府衙门。

    无论如今的大明朝还是宋锦原先所处的现代社会,这样的事情,就是一场民事纠纷。

    还是要早早处理得好,不然那个赵家舅爷,就回像吸血虫一样,紧紧地粘着她们家,想要吸光了她们家的血。

    宋锦心中想定了主意,看了一眼身旁的白荷,拉起她的手,悄悄地说道。

    “待回府后,你给我带着路,我想要去见一见娘亲。”

    白荷被宋锦突然凑过来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平复过来后,轻声地对着宋锦回道。

    “姑娘,夫人这些日子在屋里吃斋念佛,只怕没空见姑娘。就连孙妈妈回到府里,也得在府里住上几日,待夫人出关后,才能见到夫人。”

    赵氏在自己屋里吃斋念佛?

    这是要修仙?

    还闭关修行?

    听着白荷这样说,宋锦捧着肚子就笑了起来,她差点忘记了,赵氏可是个修仙热衷者。

    前些日子在府里设了丹房,被宋老爹好一阵训斥,亲眼瞧着赵氏喊了拆了丹房后,宋老爹这才罢休。

    白荷见宋锦笑个不停,以为宋锦是瞧见了什么有趣的事,就多嘴问了几句。

    “姑娘,你无事,笑什么呢?怪是吓人的。”

    “无妨,无妨,本姑娘想笑就笑,你莫要在意。”宋锦嘴上这样说着,重重地拍了拍身旁白荷的肩膀,把白荷疼得一下子就喊了起来。

    出了四平街,到了四平街隔壁的丹凤街。

    若是按照宋锦现代社会的话来说,这丹凤街,也是条商业街,而且比起四平街来,更为繁华,是卖奢侈品的商业街。

    突然间,只听见马的一阵嘶鸣声,紧接着就是马车停了下来。

    车夫下了马车,到了前面探路,见又是方才拦住他们家马车那个贵公子,又拦住了马车。

    这回这个贵公子手中,还带了个用绸缎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木匣子。

    见状,车夫朝着马车里喊了几句。

    “姑娘,上次那个拦车的贵公子又来了,这回他还带了礼物,似乎是要给姑娘的。”

    听着车夫的喊话,宋锦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上次拦路的贵公子,是什么人?

    还没想出来到底是什么人,只听见马车外头已经响起了那令宋锦厌恶,又熟悉的声音。

    她知道了,这回拦车的人,还是该死的陈锦然!

    “宋家二姑娘,方才我路过丹凤街的时候,瞧见一家小店里摆了几个杭州的瓷娃娃,我想着这样的小玩意,和你也臭味相投,就帮你买了,给钱吧!”

    什么鬼d(?д??)?

    陈锦然这是什么操作?自己想送女孩子东西就直说,还帮她买,还要她给钱!

    她什么时候拜托他帮自己买东西了?

    神经病,她才不下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