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19章 陈锦然?泼皮无赖!

《宋锦》第19章 陈锦然?泼皮无赖!

作者:连小君

    宋锦没下车,直接对着马车外的车夫嘱咐道。

    “张老大,别理那个什么狗屁贵公子,直接走!”

    “他还真是反了天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公然拦阻姑娘们坐的车驾?”

    “若传了出去,就不怕被人说是孟浪形骸的纨绔子弟吗?”

    宋锦在马车里头骂了陈锦然几句,马车外的陈锦然早就听见了。

    让长随小厮控制住了车外的那个车夫,随后亲自上了宋锦的马车,撩开了车帘,就瞧见了靠在身后软榻上的宋锦。

    宋锦的面上满是惊恐,她压根就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陈锦然,竟然胆子大到上了马车,还撩开了车帘。

    他这是想做什么,强抢官眷,把她虏回去做压寨夫人吗?

    还没等陈锦然开口,宋锦就冲着他,骂骂咧咧了起来。

    “陈家公子,您这是想做什么?”

    “无缘无故上了姑娘家的马车,是想要做什么?图谋不轨吗?”

    “我可告诉你了,我是不会从你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若是你敢对我毛手毛脚的,我一定用针挑断你的手筋,脚筋,让你下辈子再也爬不起来。”

    陈锦然瞧着宋锦面上满是不屑,一脸鄙夷地望着他,他当场也没好气地直接把怀中抱着的那个木匣子,扔到了宋锦身边的羊绒地毯上。

    重重的木制匣子砸在了马车木板上,还是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匣子的盖子也因为受到碰撞,给震翻下来,露出了里面的东西。匣子里头装着两个憨厚可爱的瓷娃娃,一男一女。

    男的胖胖的,脸色有两抹白白的颜色;女的很瘦,脸上涂了像腮红一样的两抹颜色。

    宋锦识得眼前这两个瓷娃娃,是杭州过来的瓷娃娃,京师很是少见,但京师南来北往的客商极多,仔细找找,总还是有卖的。

    宋锦看着这两个瓷娃娃极为可爱,就让白荷从木板上捡了起来,递到了她手里。

    “就知道你会喜欢这两个瓷娃娃,方才我路过丹凤街的时候,瞧着这瓷娃娃,和你长得怪像,就替你给买了。一共两百两银子,宋家二姑娘,付钱吧!”

    陈锦然说着,做出了一副准备收下宋锦银子的模样。

    宋锦一愣,这陈锦然到底在搞什么鬼?

    这两个瓷娃娃,明明是他送自己的,如今又来找自己要钱,这算个怎么一回事?

    她什么时候拜托过他,让他给自己买这两个瓷娃娃了!

    宋锦让白荷在脚下的那个匣子递给了她,她又重新把瓷娃娃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里头,又把那个匣子,递到了陈锦然的手上。

    陈锦然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宋锦就把那瓷娃娃,又还给了他。

    自己送出去的东西,又还给自己,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宋二姑娘,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两个瓷娃娃,我既然把它送给了你,你又还给我做什么?我要的是银子,不是这两个瓷娃娃!”

    听着陈锦然这话,宋锦总算是了解了他的来意,敢情这个陈家二公子,就是故意过来敲诈她一笔的?

    以为她今日过来视察铺子,能捞到不少油水,就过来想要借机敲诈她一笔。

    她可以很明白告诉他两个字,做梦!

    她今日过来是来熟悉铺子里的人事的,又不是过来收账的?

    再说了,就算她今日是过来收账的,那银子也是她们宋家的银子。这个陈家二公子过来,想要分一杯羹,到底算个什么回事?

    理由找的倒是挺好的,帮她买了一对瓷娃娃,就想过来要二百两银子,真把她宋家的银子,当成是大风刮来的?

    宋锦面上一冷,嘴上抽动了几下,直截了当地问了陈锦然。

    “陈家二公子,小女子想要问问你,你是觉得小女子好欺负,不谙世事,就想来敲诈一笔银子的吗?”

    还好陈锦然过了一下脑子,不然方才就是直接回了。‘是,我今日过来就是想要敲诈银子的,你能拿我怎么样?’

    陈锦然面上轻轻笑了起来,把手中抱着的那个装有瓷娃娃的木匣子,递给了宋锦身边的白荷,就回了方才宋锦的那个问题。

    “宋家二姑娘,你看着陈某人,像是过来敲诈你银子的人?”

    宋锦不中他的圈套,直接道。

    “像,今日的陈二公子,就像个敲诈路边姑娘的地痞无赖,和往日里那个光明磊落的陈二公子,可是截然不同。”

    “哟,我在宋二姑娘的眼里,什么时候成了个光明磊落的人了?”

    “不过既然宋二姑娘说我像,那我今日就是来敲诈你的地痞无赖。”

    “宋二姑娘,你不给我那二百两银子也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陈锦然说着话,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把折扇,把折扇打开,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目光灼灼地盯着对面的宋锦。

    面对如此恬不知耻的无赖小人,宋锦已经拿他没法子了。

    他老爹可是太师,自己老爹不过是吏部一个抄抄写写的小文员,哪里能和他老爹相提并论?

    若是自己惹得他不开心,他在他老爹面前说了几句宋家的坏话,那宋老爹岂不是要被自己害得遭殃!

    看在他老爹是太师的份上,宋锦姑且在心里忍一忍。

    满脸的笑容掩盖住了心底的隐忍,宋锦就回了陈锦然的话。

    “陈二公子且说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若是小女子能力所及,一定襄助陈二公子。”

    “若是能力所不能及,还请陈二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了小女子。”

    宋锦说着这番话,在心底里极其煎熬,她在现代社会,面对管理不善的高管,都是直接递了辞呈走人,什么时候和别人妥协过?

    没成想到了这大明朝,她已经和这狗血的人生,妥协了几次。

    这回还要受一个招人厌的贵公子威逼,她前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不仅穿越了,还过上了这样的狗血人生?

    陈锦然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宋锦,轻启丹唇,走近了宋锦的身旁,耳语了一阵。

    这回他说话的声音极小,除却了宋锦,马车里的孙妈妈和白荷,都没有听见。

    话罢,冲着宋锦笑了笑,陈锦然当即就下了马车。

    宋锦面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僵硬,方才陈锦然竟然要她……,要她做一双绣鞋,他打算送给他娘做生辰礼物。

    陈锦然原先想要自己做的,但他那笨手笨脚地,尝试了几次,就彻底放弃了。

    在知道宋锦不单是个刺绣高手,还是个织锦名家后,陈锦然就想求着宋锦,让她给他娘做一双绣鞋。

    但他知道,宋锦可不是个好说话的。除了威逼利诱,再没有旁的办法。

    他今日之所以敢光天化日上了她们家的马车,也是这个缘故。

    白荷瞧着自家姑娘面上变得僵硬起来,她方才没听见陈二公子和自家姑娘说什么,但从自家姑娘面上僵硬的表情,她就知道,陈二公子和姑娘说,必定不是什么好事,否则姑娘也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姑娘,姑娘!”白荷喊了宋锦几声,让宋锦回过神来。

    宋锦回过神来,先是深深吸了几口大气,随后问了身边的白荷。

    “白荷,陈二可下车了?”

    “那个该死的陈二,你回去之后和车夫说,若是再遇到这个陈二,咱们绕着走!咱们是惹不起他,但咱们还是躲得起他的。”

    白荷不知道,到底陈二公子和自家姑娘说了什么,姑娘的反应会这么剧烈,难不成是那样的事情?

    涉及姑娘的隐私,白荷也就没敢继续想下去。

    “姑娘,奴婢晓得了。往后见了陈家的马车,咱们绕着走。”

    到了宋府所在的梧桐巷,因着马车要从宋府的后门进,所以宋锦和白荷以及孙妈妈就提前下了马车。

    因着白荷怀中抱着陈锦然给的木匣子,就跟着宋锦走到了最后。

    “姑娘,您仔细瞧瞧,前头那个姑娘,像不像大姑娘?那个穿着浅绿色宫装,还梳着个圆髻的姑娘。”

    白荷说着,手指了一眼走在她前面的那个姑娘,身后还跟着七八个看着年纪尚轻的小姑娘。

    宋家的大姑娘,也就是原主的亲姐姐,听说是宫中安贵妃和太子妃的得力助手,掌管宫中六局一司的尚仪大人。

    顺着白荷手指的方向,宋锦朝前看了一眼,就看见在她们家的府门口,果真有一队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守在了府门前。

    有锦衣卫出现,就说明有宫中的贵客到了。

    一众锦衣卫的身旁还有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宋家大姑娘宋芸就站在马车旁,身后跟着一众同她一样,穿着宫装的七八个宫女。

    宋芸的仪态很好,气质也不错,虽说现在不是御前伺候,但看得出来,在宫里她是一个极其有威严的人,否则身后的那一群宫女,也不会都是同一款表情。

    “大姑娘怎么就回来?今儿又不是逢年过节,宫里哪里肯放大姑娘出来?”

    “大姑娘在安贵妃和太子妃身边伺候,算得上是后宫的三把手了,平时都日理万机,今儿竟然得了空回来?”白荷说着话,紧紧地跟在宋锦身后。

    “姐姐此次回来,说不准是有事情想要和父亲母亲商量。那架马车里,我看着模样,像是里头还坐了其他人。”

    宋锦的眼光一向很准,所以她这一次也不会看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