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21章 刮目相看

《宋锦》第21章 刮目相看

作者:连小君

    宋芸让身边伺候的宫女接过了白荷递来的南乳花生,又让宫女亲自把宋锦,搀到了她们身边坐下。

    待宋锦坐毕,宋芸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宋锦。

    瞧着小妹脸上的笑容更盛,眸子也没了从前的暗淡无光,变得清晰明亮起来,言行举止也没了从前那般唯唯诺诺,变得大方得体起来。

    她就知道,小妹大病这一场,也算是因祸得福,终于开窍了。

    若是小妹再不开窍,仍旧是那副涉世未深,天真善良的模样,只怕日后是支撑不起整个宋家来的?

    娘亲和爹爹的将来,又江托付给谁?

    但如今既然小妹已然开窍,她就彻底放心了。

    宋芸有意凑近了宋锦,用着姐妹之间的口吻,问了她一句。

    “小妹,听说你今日去了四平街的铺子,去熟悉人事了?不知有没有什么心得体会,你对那些个铺子的管事,可有什么自己的看法?”

    见宋芸的面上满是温柔,带着几分关心地问了她,宋锦也就实话实说了,并不欺瞒宋芸。

    “长姐,四平街的四间铺子,除却了还握在舅舅手中的绸缎庄和袁管事的成衣店没去过,其他两间铺子,小妹都亲自去瞧过了。”

    “白绢坊的何忠管事,倒是个不错的管事,既会打算盘,处理事情也是张弛有度,有板有眼地,只是小妹觉得,就一个白绢坊,实在不够他施展拳脚?”

    宋锦说着话,悄悄地观察着宋芸和赵氏的表情。

    赵氏“哦”了一声,显然是有些吃惊。

    她原先的打算,不过是想让宋锦去熟悉一下铺子的人事,记住了管事的名字就行。

    没成想,宋锦竟是真正地去熟悉了铺子的人事,不仅记住了管事们的名字,还知道了那些人是可堪大用的,她的闺女,这回真的是开窍了?

    宋锦口中的那个何忠,赵氏是有几分印象的。

    他的确是个不错的管事,这些年把那个死气沉沉的白绢坊,竟然经营得红红火火地,账上每月都有盈利。不比从前,每个月还要自己塞银子进去,填补帐上的亏空。

    赵氏一直想和那个何忠商量商量,让何忠顶了孙妈妈的职,好放孙妈妈回去养老。

    只是她一直忙着,这些事情也就摆着了。

    既然宋锦说那个何忠是可堪大用的,那么赵氏就要问问,她到底是从何处看出来的。

    “锦儿,你说何管事是个可堪大用的,你说说,他的本事到底在哪?”

    宋锦想也没想,直接就道。

    “母亲,白绢坊在四平街的那四间铺子中,是位置最不好的。在四平街的街尾,人们在街头就把东西给买好,哪里还会走到街尾?”

    “可咱们家的白绢坊,在生意冷淡的街尾,也有着自己的固定客源。白绢坊是专门纺织白绢的,白绢的韧性极好,是做风筝的不二之选,所以每年有大批从潍坊过来的客商,向咱们家订上成百上千匹白绢,用来做风筝。”

    “白绢除了做风筝,还可以做绣屏,前些年京城可是时兴蔷薇山茶花的绣屏。城里的徐国公府,每年每月都会订咱们家的白绢,拿回去给姑娘们绣屏风。”

    宋锦话落,身边的白荷就表现得一副崇拜的模样。

    没成想,自家姑娘竟然懂得这么多,以往她只知道姑娘会绣双面绣,织锦缎。没成想,姑娘还懂得这么多,真是让人不可小看。

    听着宋锦说了这许多,赵氏一时也愣了,女儿方才那些话,到底是什么人教她的?

    竟然说的头头是道,找不出一点错误来。白绢的确是做风筝最好的材料,每年潍坊的几个客商,都会到她们家,订上成百上千匹绢布。

    还有前些年蔷薇山茶花的绣屏,用的也是白绢。

    不过光知道白绢的用处,不知道该如何把白绢销售出去,就算说得再如何头头是道,天花乱坠地,也是纸上谈兵,空谈。

    赵氏想要知道,这些年白绢坊的盈利如何。

    “锦儿,既然你知道咱们家白绢坊的那些个绢布销往何处,娘亲还想要问问你,这些年咱们家盈利几何?”

    “和四平街的其他几间铺子相比,白绢坊是盈利得少了,还是盈利得多了。”

    在问宋锦这个话前,赵氏就知道,四平街的那几间铺子中,盈利最多的属绣坊,再其次就是那间成衣店,绸缎庄的盈利一直在舅爷手里,她虽不知道盈利多少,但绸缎庄绝不会亏的,盈利最少的,终究还是那间白绢坊。

    宋锦定了定心神,面上一副沉着冷静。

    “娘亲,若是光看帐面上的盈利,自然是属绣坊盈利最多,绣坊地处四平街的街头,人来人往的,自然是盈利最多的一家铺子。”

    “但是若是看实际情况,绣坊每月的盈利,已经每况愈下了,若不是有几笔订云锦老客户订的单,只怕那些个绣娘,已经无工可开了。”

    “转过头来看街尾的白绢坊,在街尾那样人烟稀少的地方,白绢坊能做到每个月帐上都有盈利,比起周围几家和咱们家一样做绸缎布匹生意的铺子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何管事的功劳,若不是有何管事的精心打理,只怕咱们家的白绢坊,已经入不敷出了。”

    宋锦这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地,便是赵氏还想说点别的,可细细一想,她竟然无话可说了。

    她想要说的,都被宋锦方才那番话给解答了。

    瞧着宋锦一副对四平街那几间铺子了如指掌的模样,宋芸心里觉得很是欣慰。

    原先娘亲的意思,她也是知道的。

    明面上把四平街的那几间铺子给了小妹,但小妹毕竟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若是被旁人骗了,把铺子也给骗走也怎么办?

    娘亲心中也是担心,暗地里就嘱咐了孙妈妈,让孙妈妈在暗中帮着小妹打理那几间铺子。

    不过既然如今小妹对那几间铺子了如指掌,若小妹日后真的嫁不出去了,爹爹和娘亲过继了族子过来,要把小妹赶去四平街,小妹自己也是可以靠着那几间铺子,自己做生意,安度余生了。

    见宋芸和赵氏面上都是极其满意的模样,宋锦就知道,自己方才那番话,说到宋芸和赵氏的心里了。

    这样一来,赵氏也就能放心地把铺子彻底地交给她打理了。

    “我没想到,你今日不过是去熟悉了一下铺子,就知道铺子里的这么多事情,娘亲很欣慰呀!”

    “这几间铺子,是你外祖母当初给我的陪嫁。如今我身边就你一个女儿了,这几间铺子,我就把它交到你手上,让你亲自打理吧!往后是赚是赔,都是你的事!”

    赵氏说着话,和着身旁伺候的李婆子交换了个眼神。

    李婆子懂了赵氏的意思,进了赵氏的书房,从书房的多宝阁上,取下了那个装着四平街几间铺子房契地契的匣子。

    把匣子抱出来,交到了白荷的手上,赵氏忍不住,又叮嘱了一番。

    “锦儿,这些个房契地契你且收好了,往后那些个铺子,就是你的了。除了还在你舅舅手中的那间绸缎庄,其余铺子的契纸,都在这里了。”

    宋锦打开匣子,看了一眼,核对无误后,又叫白荷关上了匣子。

    “娘亲,在舅舅手中的那间绸缎庄,我一定会拿回来的。那间铺子是娘亲的陪嫁,舅舅霸占了这些年,是时候该还回来了。”

    宋锦这样说,赵氏担心她会意气用事,直接去了找赵家理论,忙劝阻道。

    “傻孩子,你外祖母都拿你舅舅没办法,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又能又什么法子?”

    宋锦不说话,只笑了笑。

    想要对付那位极品舅舅,她可有的是法子。

    那间绸缎庄既然是赵氏给她的东西,又怎么能够继续在别人手上呢?

    她迟早是要拿回来的!

    在屋里又继续和宋芸赵氏说了半晌话,宋芸回宫的时辰就要到了,赵氏担心姐妹二人还没说够话,就让宋锦送着宋芸出府,打算这一路之上,让她们二人在说说话。

    “锦儿,我入宫之后,能出来看你和父亲母亲的机会就少了,如今朝中局势动荡,我随着太子妃,安贵妃,在她们身边伺候。”

    “若是太子妃顺势做了皇后,我也能继续帮着她。若是太子妃没顺利做上皇后,只怕我和她们,也会一起没命。”

    明明知道宋锦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不懂朝廷上面的这些事,宋芸还是和她说了几句。

    见宋锦不说话,就知道她听不懂,宋芸拍了拍自己脑袋,就解释道。

    “方才我说的那些话,你别瞎想,姐姐在宫里,一定会好好活着,为着咱们宋家争光的。若是有人欺负了我最爱的小妹,你只管喊人进宫,告诉我,我一定替我家小妹扬眉吐气。”

    按宋芸这么说,还真有人欺负她了。

    那个什么狗屁太师府的陈二公子!她想要告诉宋芸,可又怕吓到宋芸,所以想想,她还是不说了,自己放心里就好了。

    “姐姐放心就是,姐姐在宫里,妹妹会时常想着你的还有就是,我是宫里宋尚仪的亲妹妹,还有谁敢欺负我?是不要命了吗?”

    宋锦想要逗宋芸笑,就打趣了说了这句,结果还真逗得宋芸捧着肚子就开始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