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22章 我的梦想

《宋锦》第22章 我的梦想

作者:连小君

    “是呀!我的锦儿,可是宫中宋尚仪的亲妹妹,又有什么人,有那么大的胆子,欺负我家锦儿呢?”

    “姐姐方才已经和母亲说了你与那陈家二公子的婚事,那陈家原就是不是什么勋贵人家,不过是陈太师早年做了太子侍讲,如今才做到那太师之位。比起朝中那些个真正的勋贵,他们陈家,还是不够看的。”

    “咱们家虽比不上他们陈家,但他们陈家执意要为了他们家二公子退婚,咱们家也是不怕的,只是要委屈你了,锦儿。”

    宋芸说着,渐渐收敛了笑意,愧疚地望了宋锦一眼。

    仿佛宋锦和陈锦然这桩婚事,若是被陈家退婚了,是宋家无能,无法挽留这桩婚事。而不是因为宋锦身上带着的那股子怪味。

    宋芸紧紧地把宋锦拥在了怀中,眼中带泪地呢喃了几句。

    “锦儿,你是个好孩子,姐姐相信原先你不过是涉世未深,一直在爹娘的保护之下,没有成长起来。”

    “但如今姐姐瞧着你,早已和从前的自己,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这就是你的福气,你就好好珍惜这个福气吧!”

    宋锦能穿越到原主的身上,让原主从一个植物人变成如今一个活蹦乱跳的宋锦,可不就是原主的福气。

    不过她既然借助了原主的身体,就该为原主,做一番打算。

    继承了四平街的那几间铺子,只是她未来蓝图的第一步,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的。

    比如,祛除她身上这股子难以祛除的味道。再比如,惩治极品舅舅,夺回铺子……

    瞧着宋锦的目光炯炯有神,不似从前那般呆滞,宋芸就知道了,自己的小妹,终于有自己的主意了,以后真的说不定能够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

    宋芸心中好奇,打算问问宋锦心中的打算,看看自己能不能帮助到她。

    “小妹,你心中可有自己的打算了?你日后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宋芸这一问,倒是吓了宋锦一跳。

    宋芸这个问题,不是以前小学作文经常写的,长大之后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她还记得那个时候她写自己想要做名医生,结果最后却做了金陵云锦研究所的研究院,整日和锦缎打交道。

    宋锦站直了身子,挺了挺胸膛,带着抹天真无辜的笑颜,就回了宋芸。

    “姐姐,我想把咱们家的铺子开到整个大明朝,我不仅想要和别人做生意,还想要别人,来求着我做生意。我想要见见皇帝,在皇宫一日游。”

    额……

    宋芸除了无语,还是无语,咽了咽口水,终究还是没有说话。面上还是戴着那和蔼可亲的笑容,抖了抖肩膀,拍了拍面前宋锦的肩膀,随后一字一句缓缓回道。

    “锦儿,见陛下可以,若是有机会,给你穿上宫女的衣服,我带你进宫,远远地看上陛下一眼。”

    “至于把咱们家那几间铺子做到大明朝,别人求着咱们家,想要和咱们家做生意,小妹,你就别多想了。”

    “母亲给你四平街的那几间铺子,不是叫你抛头露面,出去做生意的,是让你靠着那几间铺子,平稳地度过余生的。”

    宋锦想要说话,反驳宋芸几句,可宋芸可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宋锦不要说话。

    “锦儿,这些话你当着我说说可以,若是你当着父亲母亲的面说,你是要气死她们的。”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出去抛头露面做生意,整日和男人绣娘织工在一起打交道,是要叫人笑话的。你还想不想嫁出去了?”

    “姐姐,我不想嫁入,不想相夫教子,不想侍奉公婆,我就想待在父亲母亲身边,承欢膝下,侍奉他们。”

    宋锦快人快语,还是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和宋芸说了。

    因为她知道,宋芸是一心一意为着她好,是不会去和宋家夫妇说的。

    听宋锦这么说,宋芸先是面上惊了一惊,马上又回复平静,喊了身后跟着的宫女退后了几步,宋芸有些话,想要再叮嘱宋锦几句。

    “锦儿,姑娘家哪里又不嫁入的?娘亲原先还打算,若是陈家过来退婚了,娘亲就给你招一个上门女婿。”

    “但爹爹又怕你不愿意,就让娘亲把四平街的铺子给你,待你及簪之后,自立女户,爹爹就会请了族老,过继族子过来。”

    宋芸这么一说,宋锦才知道,原先赵氏的打算是何?

    瞧着宋锦不再说话,似乎是在思索着她方才那些话,宋芸走近了宋锦,又拍了拍宋锦略显坚硬的肩膀,温声道。

    “锦儿,你也莫怨爹爹娘亲,他们这么做,也是为着你好。”

    话音刚落,宋芸朝着不远处站着的宫女招了招手,宫女见宋芸招手,马上就走了过来。

    交代白荷仔细照顾宋锦后,宋芸就带着宫女,出了府门,坐上了回宫的马车。

    临走之前,一个宫女捧了锦匣走到了宋锦的身边,转告了宋芸的话。

    “二姑娘,这是宫中御赐下来的绿豆糕,是尚仪大人让我转角给您的。尚仪大人还吩咐了奴婢,说过几日让奴婢来接了二姑娘入宫,到宫中给陛下磕头。”

    宋锦方才不过和宋芸说了自己想要见见皇帝,没成想,宋芸这么快就帮她实现了。

    过几日就喊了宫女来接她入宫,这几日她可得在家中好好学学规矩,免得到了宫里,御前失仪,可是要掉脑袋的。

    宋锦走到府门前,亲自看着宋芸入了马车,马车又渐渐走远了,她这才放下了心。

    转头进了府,白荷就把方才马车里坐的那个人,告诉了宋锦。

    “姑娘,方才奴婢听夫人身边的丫鬟和奴婢说起,大姑娘这回回来,可是带了人回来的。”

    “锦衣卫副指挥使张明,彭城伯家的公子,与太子妃的一衣带水的亲戚,大姑娘和那位张公子,自幼就入了宫,两人相识已久,那位张公子有心娶大姑娘,可大姑娘却无心嫁她。”

    宋锦猜的果然没错,那马车里头,真是坐了人的。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坐的人竟然是个锦衣卫的副指挥使。

    宋芸是个做事有章法的,这些事她不想参与进去,转过身就嘱咐了白荷几句。

    “姐姐的私事,你还是别说了,若叫旁人听了,只怕是饶不了你的。”

    白荷闭了嘴,跺着小碎步走在了宋锦的身后。

    见赵氏今日没闭关修炼,宋锦又去了一次安心斋,和赵氏说了让何忠的小女儿,进府里的女塾读书学习的事。

    在这件事上,赵氏并没有多说旁的,只是叮嘱了宋锦,让宋锦接何忠姑娘入府的时候,一定和何忠商量好了,别私自接进府,让何忠好一阵担心。

    用过晚饭,何忠就从四平街过来了,先是去了安心斋,给赵氏磕头谢恩之后,又来到了宋锦的小院。

    知道何忠进府了,宋锦特地让白荷开了院门,省得待会何忠进来,还得敲门。

    “何管事,我家姑娘一早就知道你进府了,特地嘱咐我守在这里,让我给何管事引路,带何管事进去。”

    白荷手中拎着一盏八角宫灯,走在了何忠的前面,照亮了何忠前行的路。

    何忠并没有和白荷多言,和白荷道了几句谢后,就紧紧地跟在后头。

    到了宋锦的屋里,此刻宋锦已经洗漱完毕,穿了一间单薄的寝衣,在小厅里头搁了几层纱幕。她就站在纱幕里头,和坐在纱幕外的何忠说话。

    何忠虽未见到真人,但是他知道,宋锦就站在纱幕中,他还是给宋锦行了大礼,磕了三个头。

    “小人替小女,感谢姑娘的大恩大德,要不是姑娘和夫人说了,小女也不会这么快就被接入府中,在府中的女塾读书识字。”

    “姑娘的大恩大德,小人无以为报,只得经营好白绢坊,用来感谢姑娘的恩德。”

    隔着几层纱幕,宋锦还是看见了纱幕外何忠的动作,宋锦赶忙让白荷把何忠搀了起来,她有些事情,想要和何忠好好商量商量。

    “何管事,我做的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为我们家的铺子劳心劳力做了那么多年,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哪里受的起你这样大礼。”

    “方才在府里,我已经和娘亲说了,有意让你顶了孙妈妈的职,照看四平街的那几间铺子。”

    “娘亲也觉得我的法子可行,也认可你的能力,只是人事交接,毕竟还要花些时间,还请何管事耐心等上几日。”

    何忠激动得不敢说话,一直跪在纱幕外头,疯狂点头。

    听着纱幕外的何忠不再言语,宋锦就知道他认可了自己的建议,也就没有再说话,让白荷就送着何忠出去了。

    白荷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姑娘正靠在墙角的软榻上,手中翻看着那几本纺织画本,天色越发黑下来,白荷挑了挑油灯,试图让屋里更亮一些。

    自家姑娘,若是论相貌品性,在京师的一众贵女中,也是顶好的。

    只是可惜了姑娘的相貌,要不是因为姑娘身上那股子难以祛除的异味,如今的姑娘,说不定上门来求娶的人,早就把门槛踏烂了。

    哪里还会像今日这样,连个已经和姑娘定过婚的陈家,都要和姑娘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