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26章 绸缎庄的奇招

《宋锦》第26章 绸缎庄的奇招

作者:连小君

    半个时辰后,陈锦然从正骨医馆出来了,不过不是自己走出来的,而是文山喊了轿夫,把他从正骨医馆给抬出来的。

    陈锦然出来的时候,方才接待的药童还站在店门口,细细数着荷包里的碎银子。

    当看着贵公子被抬出去,马上他也跟出了门,对着坐在轿子上的陈锦然又喊了几句。

    “公子,若是下次还有需要,只管再来呀!小店时时刻刻欢迎公子的到来!”

    陈锦然瘫软在轿子上,听着药童的喊话,他心里真的想,赏他几个耳光,好叫他长长记性,别拿了别人的银子,就来折磨他。

    要不是文山及时赶到,只怕他不是断几根肋骨那样轻了,而是全身上下粉碎性骨折!

    到时候怕是连爬都爬不起来!

    不行,他要报仇!

    他一定要报仇!

    他不能就这样便宜了那个宋二,既然这个宋二让他好好舒服了一番,他也应该让她,好好舒服一番才是!

    至少让那个宋二,好好体验一番被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踩在背上,正骨的感受!

    以牙还牙,断宋二的几根肋骨,这样才好!

    陈锦然趴在软垫上,用尽了浑身上下的力气,拽了拽身边的文山,准备吩咐他事情。

    “文山,你去好好打探打探,看看这个宋二,今日来四平街做什么的?若是打探到了,即刻来回我!”

    “喊几个道上的兄弟,把她给我绑了,送去那个正骨医馆,请几个正骨师傅给她好好正正骨!最后断她几根肋骨,让她尝尝我今日所受的痛苦。”

    文山有些犹豫,他觉得公子此举不大妥当。

    人宋家二姑娘不过是个小姑娘,公子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本不应该同一个小姑娘多做计较。

    再说了,是公子偏要拉着宋二姑娘,让人家赔偿医药费的,如今受了这样的苦,也是自作自受。

    若真的喊了人绑走了那宋家二姑娘,那些人万一起了歹心,欺辱了宋二姑娘,这可如何是好?

    文山不敢应下陈锦然的吩咐,思虑再三后,才敢回了句。

    “公子,这样做,怕是有失妥当呀?咱们这是在天子脚下,若是出了随意绑架百官家眷的事,只怕应天府是要派人出来查的。”

    “再说了,宋二姑娘是个姑娘,公子是大丈夫,大丈夫何必与一个小姑娘斤斤计较呢?”

    文山话音刚落,低着头没敢抬起头来看陈锦然,又暗自嘟囔了句。

    “这回公子之所以受这样的苦楚,还不是自作自受。”

    听着文山这些话,陈锦然差点气得连心头血都喷了出来。

    让文山蹲下,陈锦然使了力气,紧紧地揪住了文山的耳朵,一边揪着,一边又问道。

    “文山,到底那个宋二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处处帮着她说话?连我的话,也不愿意听了。”

    文山被揪住耳朵,一时也不敢动弹,轻声喊了几句“疼”,才道。

    “公子,宋二姑娘没给文山什么好处,文山只是觉得,公子此行为,实在是不是大丈夫所为。”

    “且公子先前还拜托了宋二姑娘给夫人做鞋子,如今公子要喊了人来绑走宋二姑娘,那夫人的鞋子,做还是不做了?”

    听着文山说起了他先前拜托了宋锦,帮他给他娘做鞋子的事情,陈锦然一下子才醒悟过来,如今宋锦可是动不得。

    母亲的生辰礼还没有做好,怎么能轻易喊了人,就抓了那个宋二走?

    还是等宋锦把那双鞋子做好了,他再新帐旧账和宋锦一块算清楚了再说。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想打探清楚,宋锦今日来四平街,到底是做什么的?

    “文山,你赶紧下车,别随着我回去了。待你打探清楚那个宋二姑娘今日是去做什么,再回府来!”

    “还有就是,把马车后面箱子里摆着的那双鞋子,一并交给宋二姑娘。夫人的尺寸她尚未清楚,还是拿双夫人穿过的鞋子给她,让她照着做吧!”

    陈锦然话落,还没等文山反应下来,就已经有陈府的家丁,把箱子交给了文山,踢他下了马车。

    看着这四平街的漫漫人海,他该到哪里去寻人呀?

    宋锦和白荷又到了上次吃汤饼的那个摊子,两人各吃了一碗牛肉汤饼,一碗茶水,一个牛肉夹馍,付了钱,就开始了姑娘丫鬟逛街路。

    上次来四平街来的匆忙,再加上有孙妈妈在,主要带着她来熟悉铺子中的人事,这四平街的许多店铺,她还没来得及多看几眼,就掠过了。

    这回既然孙妈妈不在,她又得闲,自然是要好好逛逛这四平街的许多家店铺了。

    实地考察一下,看看老百姓们来逛街,都喜欢买什么?什么东西最好卖?

    又路过了个油饼摊,瞧着摊主刚炸出来的葱油饼,满面金黄,透着一股淡淡的葱香味,宋锦忍不住,又叫白荷买了几个,揣兜里,等回去的路上,再吃。

    逛了半条四平街,白荷终于走不动了,抱着临街的一根红漆木的柱子,就实在走不动了。

    “姑娘,要不咱们歇会吧!咱们再走下去,就该到了咱们家的绸缎庄了,那家绸缎庄在舅老爷的手上,是不会欢迎我们进去的。”

    此时的白荷,抱着柱子,说话都是一喘一喘的。

    一看就是整日待在府里,养尊处优惯了,缺乏锻炼,随便走上几步,就喘得不行。

    别说白荷喘了起来,就连宋锦,此刻也是停在了原地,喘了一阵。

    原主本就是娇生惯养的富家姑娘,出门不是坐轿子就是坐马车的,哪里有自己步行过?

    要不是宋锦身体底子好,就原主那样瘦弱不堪的身体,哪里受得住这样高负荷的运动?

    听白荷方才的话说,赵氏陪嫁过来的那间被赵家舅爷占了的绸缎庄,就在前面。

    既然来都来了,她就去会会,看看那绸缎庄里头有哪些牛鬼蛇神?

    宋锦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还在抱着柱子喘气的白荷,面上现出了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就道。

    “白荷,你赶紧带路,带着我去那个绸缎庄看看,我们去绸缎庄里歇息片刻,讨盏茶水喝喝。”

    白荷仍旧抱住柱子,没有移动分毫,把头转到一边,没有瞧着宋锦,冷冷地回了句。

    “姑娘,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那个绸缎庄被舅老爷占了这些年,舅老爷身边的那些人,对咱们家的人,可是恨得紧!”

    “若是发现有咱们家的人进了铺子,保准有人拿了扫帚,要赶我们出来!”

    “被人赶出来实在是太丢脸,要丢脸姑娘自己去丢!”

    听着白荷这副口气,宋锦也没有继续和颜悦色地说,而是换了一副口吻,厉声吩咐道。

    “你不去可以,待会我坐马车,你自己走回来,方才过来的时候,我仔细看了一下,这四平街离咱们家梧桐巷,可是隔着七八条巷子,五六条街。”

    “你的脚力是可以的,我相信你,一定能自己走回来的!”

    宋锦语重心长地说着,走近了白荷,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表示很相信她。

    当宋锦转身的时候,白荷马上离开了柱子,一下子就抱紧了宋锦。

    “姑娘,奴婢和您去,行了吧?”

    “只求您别让奴婢走着路回去,若是奴婢走路回去,只怕就算走上一天一夜,奴婢也是回不去的。”

    听着白荷求饶的话,宋锦面上仍旧是淡淡地,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个白荷,非得逼着她想出这样的法子,才能让她乖乖听自己的话。

    若真的让白荷自己走路回去,只怕比让她死,还难受些。

    绸缎庄在四平街的中部,和前面的那间成衣店,隔着八九个铺子,不算太冲突。

    宋锦进去的时候,绸缎庄显然还没开业。

    几个小厮在收拾着柜台上摆着的锦缎布匹。

    一个眼尖的小厮瞧见宋锦进来,赶忙就迎了过来。

    “这位姑娘,实在是不好意思!今日小店盘算,暂时接待不了客人。若是姑娘瞧中了哪个花色哪个样式的布匹,大可以先行记下,等货物盘算完后,姑娘再过来看看。”

    宋锦没注意他说的那些话,而是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绸缎庄的陈设。

    这间绸缎庄,比起街头的绣坊,要大上很多,而且更加富丽堂皇,除却了台面上摆着的几匹样品云锦,铺面里再没有摆着其他锦缎布匹。

    正当宋锦感到奇怪的时候,先前说话的那个小厮,已经递给了宋锦一本册子。

    “姑娘,这册子里便是小店所有的锦缎布匹了,里头什么样的花色都有,姑娘细看,我给您倒茶去!”

    接过了小厮递来的那个册子,宋锦打开一看,里头竟然是类似于现代社会发廊的那种发色册子,只是发色变成了锦缎布匹的不同样式,以及花色。

    下面还有锦缎的介绍,以及花色图案的寓意。

    宋锦摸了摸那册子里夹着的锦缎布匹小片,没成想竟然是真的锦缎,不过是把一整匹锦缎剪成了一小片,用了浆糊粘上去的。摸着那些个小片锦缎,和摸起一整匹锦缎布匹,感受都是差不多的。

    把那些个品种繁多,花色复杂的锦缎布匹弄成这样的一个册子,的确比在整个店里摆满了锦缎布匹,要好得多。

    既方便了客人寻找自己心仪的布匹,也能方便店里的小厮找货。

    那本册子的下面,还标注了那匹布在那个库房,库存多少,何时进货,何时入库等一系列的问题。

    看着这些,宋锦只觉得这绸缎庄,简直就像现代版的超市一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弄了一个这样的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