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27章 美少年?老大叔!

《宋锦》第27章 美少年?老大叔!

作者:连小君

    接过了小厮递来的茶水,宋锦没顾得上喝茶,而是细细翻看了一下那本册子。

    这本册子,简直就像现代社会的导购单一样。

    基本上市面能见到的锦缎布匹,这绸缎庄是应有尽有,甚至于这绸缎庄还有着自己独特的花色,纹样。

    宋锦想要见识见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在大明朝弄出了导购单。

    这边的小厮一边细细打量着看着册子的宋锦,一边和身边的一个小厮,窃窃私语起来。

    “王二,你有没有闻见一股异味?自打那个姑娘进门之后,我就闻见了一股异味。”

    听他这样说,王二走近了前面几步,靠近了宋锦些许距离,果然闻见了那股异味,哪里会想到这样刺鼻难闻的味道,竟然是从眼前这样一个娇小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

    虽然那个姑娘的衣服上沾了浓浓的檀香味,可在浓浓的檀香味掩盖下,还是能嗅出那个姑娘身上的异味。

    “李四,那个姑娘是从哪里来的?莫不是从西域过来的,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大一股异味,老子都要吐了,交给你接待吧!”

    王二说着,把手中的抹布交到了李四手上,捂着口鼻,马上就去了后堂。

    看他脸色憋得涨红的模样,就知道是他是去后堂吐了。

    王二从柜台下面翻出了一瓶薄荷香油,滴了一滴出来,抹在了自己鼻下。

    虽然这个薄荷味很冲鼻,但总比闻着那姑娘身上的异味要得多吧?

    宋锦身后的白荷瞧着李四去了后堂,凑近了宋锦,打算提醒她。

    “姑娘,今早出门的时候,姑娘身上所穿着的这件衣裳,并没有用熏香熏过,只有里头那件熏过。马上就要过了四个时辰,姑娘身上的异味,就要盖不住了。”

    “趁着旁人还没有发现姑娘的身份,咱们还是快些走吧!”

    白荷说着话,拽了拽前面的宋锦,打算把她带离这里。

    只是宋锦还没有摸清楚这绸缎庄的情况,她还不想这么早就离开。

    “白荷,要走你自己先走!待会我自己坐马车回府,是你走的快,还是马车走的快?”

    宋锦这招,果然万试万灵!

    只要宋锦一说让白荷自己走回府,她马上就不说话了,就像只犯了错的小猫咪一样,紧紧地跟在宋锦身后。

    瞧着白荷安静下来,宋锦朝着李四挥了挥手。

    李四走到了宋锦身旁,她仔细端详了一番面前的李四,知道他只是个做事的,不是管事的,她今日过来,还想要见见这绸缎庄的李管事。

    在孙妈妈的口中,那个李管事,貌似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物。

    原先绸缎庄在赵家舅爷手中的时候,绸缎庄疏于管理,赔了很多银子,导致长时间经营不善。

    之后赵家舅爷来和赵氏说了之后,赵氏就委任了李管事到了绸缎庄,接手了绸缎庄的大小事务,才把绸缎庄经营得风风火火。

    但绸缎庄的盈利,就算有李管事在,那些个银子,最后还是送到了赵家舅爷手中,而不是送到赵氏手中。

    看着面前一副机灵鬼模样的李四,宋锦捧起了茶水,喝了几口,就道。

    “你们管事的可在?这本册子上有些问题,我想要和你们管事单独说说,就请小哥,把你们管事请出来吧!”

    眼前的这个姑娘,要见管事的?

    还说他们的册子有问题?

    那本册子可是管事的找人写的,会有什么问题呢?

    李四不敢擅自做主,还是决定先请示了管事的,再来回了宋锦。

    “姑娘,我家管事的如今正在内堂。待小的进去请示一番后,再出来回了姑娘,还请姑娘稍等片刻,小的一会就出来。”

    片刻后,小厮从内堂走了出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姑娘,我家管事的答应见姑娘了,请姑娘随小的来!”

    由李四带着路,宋锦就进了绸缎庄的里面,和街头绣坊差不多,绸缎庄的里面有一个很深的院子,院子后面还有一排工人住的耳房。

    前面的院子是待客用的,此时的李四,要带着宋锦去的,就是那个待客的院子。

    进了屋里,已有一个人坐在堂屋里喝茶了,身边还有两个打着扇子伺候的丫鬟。

    走近一看,坐在软榻上喝茶的,竟然是个少年!

    看他的模样,不过十七八岁,难不成这个少年郎,就是这间绸缎庄的管事?

    会是李管事?

    在宋锦的心目中,这类铺子的管事,要不就是像何忠那样的成熟稳重的中年男子,再者就该像成衣店的袁管事那样,是个老成持重,精明能干的管事。

    眼前的这个少年郎,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管事。

    只见李四走到了那个少年的身旁,低语了一阵,少年不说话,点了点头,李四马上又来到了宋锦身边。

    “姑娘,那位便是小店的管事。管事说了,若姑娘有什么事想要问的,尽管问吧!”

    李四话落,立刻就出了屋子,去前面的铺子招呼生意了。

    宋锦向着那个少年郎见了礼,就坐在了丫鬟搬过来的竹椅上。

    坐近之后,宋锦才发现,那个少年郎的容貌,一点也不亚于陈锦然那个家伙。只是陈锦然那臭小子老是板着一张臭脸,就算生的再好看的人,也会被别人说成面瘫。

    而那个少年郎,和陈锦然却是大不相同,容貌很是清秀,但隐隐透着一股阴郁,像是生了什么病一样。

    还没等宋锦说话,就听见他道。

    “姑娘,我知道你是宋家的二姑娘,这间绸缎庄的少东家。今日你过来之前,东家已经差人告诉我了,让我务必好好招待少东家,带着少东家熟悉熟悉这绸缎庄的运作,以及人事。”

    宋锦面上很淡定,并没有一丝意外。

    因为她今早出门的时候,就看见赵氏差人喊了孙妈妈过去,像是在商量事情,没成想竟然是让孙妈妈,提前来知会了这个李管事。

    只是眼前的这个少年郎,真的是这间绸缎庄的管事吗?

    宋锦有些纳闷,还是毫不避讳地问了句。

    “你既然知道我是宋家的二姑娘,难不成你就是孙妈妈口中的那个李管事?”

    少年点了点头,似乎对宋锦心中的疑惑,不甚在意。

    “少东家,你猜的不错,我的确是这间绸缎庄的管事。”

    “想必少东家心中好奇,怎么我和白绢坊的何忠,成衣店的李管事,绣坊的曾绣娘他们这些人不一样。”

    少女说着这些话,宋锦点了点头。

    她心中的确是好奇,怎么眼前的这个管事,和她心目中管事的形象,不大相符呢?

    瞧着宋锦一脸好奇的模样,少女只笑了笑,就道。

    “既然姑娘心中好奇,那我就告知姑娘!”

    “实不相瞒姑娘,小人今年已经四十有三了,只不过幼年时生了怪病,面容不会改变,声音不会改变,身材不会改变,都停留到了小人十七岁时的模样!”

    “若是姑娘不相信,大可以去问问这周围的所有人,看看我说的可是属实?”

    李管事知道宋锦肯定不会相信,所以早就准备了后面这些话。

    宋锦先是愣了愣,随后抬起头,又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个少年郎!

    呸,什么少年郎,又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老大叔!

    他这生的到底是什么病?

    容貌,身材,声音都停留到了十七岁时候的模样,真的是羡煞旁人啊!

    她也想生这样的病,一辈子容颜不老,该多好!省去了那么多抗皱纹防衰老的化妆品的钱!

    看着宋锦一直盯着自己看,那位李管事,突然冲着宋锦笑了笑。

    宋锦鼻血差点一下子喷了出来,她方才竟然被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给电到了?

    什么鬼?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宋锦慢慢静下心来,只听见对面的李管事又道。

    “姑娘小的时候,小人可是抱过姑娘的,那个时候姑娘还小,一见到我就喊哥哥,如今姑娘大了,那些小时候的事,自然是记不住了。”

    宋锦一个踉跄,差点从凳椅上跌了下来。

    她方才是听到了什么,眼前的那个李管事,小时候竟然抱过自己,这是什么痛苦的回忆呀?

    说话间,就有一个穿着蓝灰色衣裳的小姑娘,在屋门外不断走来走去,探脚想要进来,可是当瞧见屋里有宋锦的时候,就没有进来。

    李管事看了她一眼,朝着她招了招手,小姑娘似乎是瞧见了李管事朝她招手,没再顾忌屋里的宋锦,而是忙不达迭地进了屋子,走到李管事的身旁,李管事也就势抱起了她。

    “姑娘,这是小人的闺女,叫李雅,平日在家的时候,宠的要紧,一时失了礼数,还望姑娘莫要见怪。”

    这回宋锦是真的跌坐到了地上,她的三观已经受到了冲击,此时需要缓缓。

    她没想到,李管事竟然有了闺女,闺女还长这么大!

    这样大的一个闺女,再搭上李管事那张俊朗无比的美少年容颜,怎么看,都是有着浓浓的违和感!

    李雅亲自搀起了跌坐在地的宋锦。

    “好看姐姐,你今日是来找我爹爹,商量事情的吗?”

    “我爹爹平日里很忙,基本上都见不到人,但是今日爹爹和我说,他今日要在家,见一个好看姐姐!说我让陪着他,一起见好看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