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31章 求人真难

《宋锦》第31章 求人真难

作者:连小君

    不能再继续这样干等下去了,还是要想办法先与何忠见上一面,至少把此事的前因后果了解透彻,再从中想法子,把何忠从顺天府的大牢里头救出来才是。

    顺天府已经和徐国公府暗通款曲了,只怕她们想要见上何忠一面,都有些许难了。

    如今宋老爹又不在家,在吏部批阅公文,她该找谁来帮忙呢?

    宋锦在脑中转了一下,想到了一个人。他应该能帮助自己进入顺天府大牢,去探望何忠。

    半个时辰后,宋府的小花厅。

    陈锦然被几个小厮用软轿抬着,就进了宋府的小花厅。

    瞧见了坐在屋里的宋锦,陈锦然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后打开了随身带着点折扇,遮住了半面脸,才道。

    “听文山说,你差了丫鬟请我过来,是出了急事。不知是出了什么样的急事,竟然让宋二姑娘这么着急差人请我过来?”

    宋锦坐在离着陈锦然有些距离的竹椅上,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

    陈锦然的气色很不错,显然上次在正骨医馆受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了。

    既然他好了就行,反正她今日还有很多地方要拜托他帮自己,不能跑不能走可是不行。

    “陈二公子,我既然差了丫鬟请你过来,自然是有事想要拜托与你。”

    宋锦说着话,朝着身边的白荷使了一个眼神,白荷忙把手中端着的茶盏,搁在了陈锦然身旁的竹几上。

    陈锦然瞥了宋锦一眼,见宋锦眉眼间透着几分算计。

    他就猜测,宋锦口中所说的这件事,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若是好事,眼前这个宋二,她能请他过来?

    若真的是好事,那宋二就不是宋二了。

    “宋二姑娘,你且先说说,你想要拜托我的那件事,到底是什么事?”

    “我考虑考虑,是否应该帮你?”

    陈锦然说着话,不自觉地就翘起了二郎腿,躺在软轿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我呸!宋锦在心底里,呸了那陈锦然十多声。

    这个陈家二公子,当真不客气,把她们家当做自己家了?

    宋锦心里是这样想,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毕竟求人办事,还得哄着别人才行。

    可要她哄着陈锦然,她实在是做不来!

    强扯了几分笑颜出来,宋锦缓缓说道。

    “陈二公子,我想要你带我去顺天府的大牢里,我想要见一个人,不知是否可行?”

    宋锦要去顺天府的大牢里?

    去做什么?

    看望牢犯?

    陈锦然在心底里自问自答一番,还是没弄清楚眼前的宋锦,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个姑娘家家的,去顺天府的牢里,这还像话吗?

    且这个姑娘还是和他有过婚约的人,更不能去了。

    “宋二姑娘,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去大牢里做什么?那大牢里关押得可是穷凶极恶的人,宋二姑娘就不怕吗?”

    “还有牢里血腥,就你这小身板,只怕经不得吓的。”

    陈锦然略带关心地回了宋锦的话,他不是发自内心想要关心宋锦的。

    而是宋锦毕竟同她是有婚约的,尽管还没退婚,传了出去,对他到底也是不光彩的事。

    听陈锦然这样说,显然是不愿带她去顺天府的大牢了,还装作一副好心关心她的模样,真的是……惺惺作态的男人!

    但她不能回怼回去,她还要求着陈锦然带着自己进顺天府的大牢,现在只能把他当做老祖宗一样,哄着他,供着他。

    等事后,她再好好收拾一顿陈锦然,补偿回来。

    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和陈锦然坦白了,看陈锦然听她说后,愿不愿意带着她去顺天府的大牢了。

    “陈二公子,我家白绢坊的管事何忠被人诬陷杀害了徐国公府伺候的丫鬟,如今被关押在了顺天府的大牢里。”

    “徐国公府已经和顺天府衙门通了气,打算坐实了此事,要我家管事以命抵命,还请陈二公子带我进顺天府大牢,问过我家管事,查明真相,还我们家清白!”

    宋锦话罢,瞧着陈锦然面上没有任何反应,她又加了句。

    “陈二公子,我实在是找不到其他人了,才想到你的。我知道陈二公子是太师府的二公子,陈家和顺天府尹文芳一向交好,想必陈二公子进出顺天府,也是轻松简单的一件事。”

    “若是事后能还了我家管事清白,我此生此世一定给陈二公子做牛做马,报答陈二公子的救命之恩。”

    当宋锦说到做牛做马报答陈锦然的时候,陈锦然心动了。

    宋二竟然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他,这今天是怎么了?

    是黄道吉日吗?

    陈锦然把身边的文山拽了过来,狠狠地掐了一把,听见文山喊了疼,陈锦然才知道,自己并没有做梦。

    既然宋锦都说了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他,他索性就帮她一次,反正也不是要紧的事。

    “宋二姑娘,这可是你说的,若能还了你家管事清白,你愿做牛做马来报答我!”

    陈锦然还是担心事后宋锦不认账,特地喊文山拿了纸出来,让宋锦写下承诺,按下手印,陈锦然这才相信了方才宋锦那番话。

    “陈二公子,不知您老人家何时带着我去顺天府的大牢,时不我待,还请陈二公子快些出发!”

    宋锦面上带着几分浅浅的笑容,心底里却是对陈锦然厌恶得紧。

    她不过随口一说,陈锦然这家伙,竟然当真了,还让她写了下来,按了手印,真的是个机灵的家伙!

    等还了何忠清白,难不成真的要她给陈锦然那家伙做牛做马?

    陈锦然知道宋锦心里打着的鬼主意,知道事后她必定会翻脸不认人,但如今契纸在他怀里,就算宋锦自己不认账,也没用。

    他用这一纸承诺,就能把宋锦治得服服帖帖的。

    “宋二姑娘,我才几岁?你就喊我老人家?你是不是不想去顺天府大牢了,若是不想去,我此刻就走,把这契纸还你。你看可好?”

    陈锦然望着身边的宋锦,面上已然笑成了一朵开得极盛的菊花。

    呵呵→_→

    好个毛线!

    宋锦暗暗搓小拳拳,她真想往着陈锦然那张板着的臭脸上,狠狠爆锤几下,打得他不再面瘫才好。

    陈锦然似乎也注意到了宋锦的举动,瞧着她的手,暗暗握成了拳状,她这是想干什么?想上天?

    门都没有!

    “宋二姑娘,怎么我瞧着你的模样,似乎不大愿意为我做牛做马呀?”

    “若是你不愿意,我这就走,顺天府大牢,就请宋二姑娘一人前去!”

    陈锦然说着,朝着身边的文山招了招手,想要文山喊人抬他出去。

    还没等文山走到陈锦然身旁,宋锦马上就跃到了陈锦然身边,装作一副谦卑样,就道。

    “陈二公子,不要走嘛!你还没有带人家去顺天府大牢的!怎么能就这样走了?”

    陈锦然差点被方才喝进去的茶水呛死。

    宋锦这是怎么了?

    转性了?

    变成温软小女人了?

    宋锦在心底里一连叹了几息,为了能把何管事从顺天府大牢里头救出来,这回她忍了。

    可就这回,若是再有下次,她就不姓宋!改姓陈!

    陈锦然答应带着宋锦去顺天府大牢,可在去大牢之前,还得让宋锦乔装打扮一番,让宋锦着了男子装扮,扮做陈锦然随身的小厮混进去。

    翠微居里头,白荷在给宋锦改妆。

    既然要穿了男子衣服,哪里还能面上一副女子妆容,自然是要改妆。白荷一边拿着假胡须往宋锦面上粘,一边絮叨着。

    “姑娘,您这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若是夫人知晓了,是要骂死姑娘的。哪里有大家闺秀跑去大牢那样的地方的?”

    “那样的地方,听说蛇虫鼠蚁极多,姑娘还需小心谨慎。”

    宋锦这回没打算带白荷出门,所以白荷就在宋锦身边,絮絮叨叨个不停。

    “我知道了。若夫人过来了,你就推说我睡着了,万不能让夫人知道,我去大牢救人了,切记切记。”

    宋锦说着话,打开梳妆盒,拿了锭银子,塞在白荷手里。

    就算是再好的关系,也需要金钱来维系!

    宋锦给了白荷银子,自然是希望她照着自己的吩咐做,她也能安心些。

    白荷收下宋锦的银子,屋外守着的芙蕖,就走了进来。

    “姑娘,何管事的闺女过来了,说是要给姑娘磕头。”

    “让她进来吧!”宋锦让白荷停了手中的活计,移步到了前厅。

    厅里何管事的闺女何圆,已经跪在地上。

    宋锦进来的时候,何圆还抬起头瞧了宋锦一眼,见何圆的眼睛红红的,就知道她方才必定是哭过。

    “听说你要来给我磕头,这是为什么?”

    宋锦让白荷搬了凳椅过来,让何圆坐在了凳椅上回话。

    “奴婢知道姑娘要去救我爹爹,奴婢就来给姑娘磕头,求姑娘一定要把我爹爹从牢里救出来。我爹爹是个好人,他是不会杀人的!”

    何圆的个子很小,但说起话来,嗓门却是很大。

    她知道何圆也是在为着何忠着想,他们父女俩相依为命大半辈子,若何忠没了,只怕何圆也是活不下去了。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把何忠从顺天府救出来。

    “你先回去吧!你爹爹是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我一定会救他出来的。”

    宋锦说着话,走近了何圆,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就让芙蕖带她出去了。

    她也该走了,去顺天府大牢看看何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