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33章 意料之外

《宋锦》第33章 意料之外

作者:连小君

    秦大和陈锦然叙了半天的话,注意力却一直放在宋锦身上。

    今日是北镇府司锦衣卫指挥使方辉派公子过来视察顺天府的大牢,方辉一向视公子为眼中沙,肉中刺,今日万不能再出什么差池,不然公子的前途,可就葬送在他手上了。

    尽管面前的陈锦然是他相熟之人,但秦大心中还是存了一分小心谨慎。

    “陈公子,我家公子在牢里视察,若是陈公子要见我家公子,小的这就带陈公子进去。”

    秦大说着,让守着牢门的锦衣卫开了门,秦大就带着陈锦然和宋锦二人进了顺天府的大牢。

    门一打开,一阵凉意就从大牢深处吹了出来,冷得宋锦当即一连打了好几个冷颤,紧紧地拉着陈锦然的衣裳,让陈锦然拽着她走。

    秦大吩咐人燃起了大牢里头的油灯,他自己则是接过狱卒递过来的火把,给身后的陈锦然和宋锦二人引着路。

    宋锦的身后,也多了几个紧紧跟在他们身后的狱卒和锦衣卫。

    这大牢里,到处都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还泛着一阵又一阵的馊味,是食物变质后发烂发臭散出来的味道。

    紧紧地跟在陈锦然身后,宋锦时不时还能听见一阵阵老鼠啃食东西的声音,那声音离她不远,似乎就在她周围。

    通过秦大举着的火把,宋锦看清楚这大牢的墙壁,墙壁上布满了血迹,那血迹因为风干,早就变成了夺目的黑色。

    在那黑色之上,还挂满了许多蛛丝,光是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

    难怪白荷不愿跟着自己进来了,自认为胆大的自己,瞧见这副场景都有些不寒而栗。

    若换作白荷那样胆小如鼠的姑娘,只怕还没有进入大牢深处,就已经被吓得喊出声来了。

    越到大牢深处,那股刺鼻的血腥味,就越来越浓,越来越让人受不了。

    陈锦然扶着墙,已经干呕了一阵,宋锦只感觉自己胃里翻涌得厉害,若是这血腥味越来越浓烈,只怕连她自己也受不住了。

    秦大喊狱卒端了碗茶水过来,递给了陈锦然。

    接过茶水,陈锦然就咕噜咕噜几口把那茶水喝了下去,勉强压住了胃里的难受。

    “陈二公子,若是你实在受不了,咱们就先到这里吧!我家公子如今在视察那些个关押要犯的牢房,待会就会过来了!”

    秦大一面向着陈锦然这样说,另一面已招手唤了狱卒过来,嘱咐了那狱卒几句后,狱卒就举着火把,去了前面的牢房。

    因着胃里的难受,陈锦然那张板着的臭脸,此刻变得煞白煞白的,额头上还不断冒着冷汗。

    宋锦掏出了随身带着的汗巾,只能不厌其烦地帮他擦着汗,趁着秦大不注意,低语了几句。

    “陈锦然,若是你实在撑不住,就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待会等没人的时候,我自己溜走,我自己找机会见何管事,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了,我再过来。”

    陈锦然紧紧地拉住宋锦的手,似乎是不愿她走。

    瞧着秦大举着火把走后,他这才回道。

    “这大牢里危机四伏,你一个人找得到你家管事被关押在什么地方吗?”

    “还是等张大公子来了,咱们同他说明了情况,他是个刚正不阿的人,一定会为你家管事,洗刷冤情的。”

    宋锦正要说话,就听见了一阵似曾相识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了过来。

    “陈二呀!陈二呀!你还是那样的弱不禁风,你还说要你考锦衣卫,我看你干脆回府继承太师府的产业得了,考什么锦衣卫,别瞎折腾!”

    宋锦回过头,就瞧见了那个说话的锦衣卫。

    那个人,的确有些似曾相识!

    不就是那日在四平街,帮她付了茶钱的锦衣卫吗?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他就是陈锦然口中说的,那个彭城伯家的大公子,今日来视察大牢的锦衣卫副指挥使张平?

    陈锦然抬起头瞧了他一眼,面上带了分淡淡的笑容。

    好小子,现在才到,可让他好等!

    “你不是说要替我考锦衣卫吗?怎么如今,又变成让我自己去考了?”

    “我说你张平,不老老实实做自己的皇亲国戚,去做什么锦衣卫副指挥使,整天让别人颐指气使,真是憋屈死了。”

    “若换作我是你,动用了张家的关系,把老头子从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上撵下来,自己去做那锦衣卫指挥使,到时候,你也好把兄弟弄进来了。”

    说话间,张平已经走到了陈锦然的身旁,两人击了一拳。

    张平把腰间挎着的酒壶取了下来,丢给了身后的陈锦然。

    “宫里的佳酿,你好好尝尝!知道你爱喝酒,特地让我姐姐从宫里拿出来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陈锦然身边的宋锦。张平靠近了宋锦,用佩刀撩起了宋锦用来遮住半面脸的刘海,细细打量了她一番,随后像是发现了什么。

    张平笑着搂住了陈锦然,趁着陈锦然不注意,一拳击在他的胸口上,疼得他大喊了一声。

    “陈锦然,你小子倒是胆大,竟然敢往顺天府的大牢里带姑娘,这又是哪家的姑娘?被你用什么甜言蜜语哄骗过来的?还不快些把这姑娘带走?”

    陈锦然忍着胸口处传来的一阵阵疼痛,回过头瞧了一眼宋锦,见宋锦面上并无反应,这才转过头来,回了张平。

    “张大公子,这姑娘说想要进这大牢里来看一个人,求到了我这里。我就大着胆子带着她进了这大牢,还望张大公子给通融通融,就让我带着她进去吧!”

    坐在了狱卒搬来的太师椅上,张平坐在上面,细细打量了一番面前的陈锦然和宋锦,见宋锦躲躲闪闪,似乎是不敢与他直视。

    “陈二,不是我不给你通融,而是这大牢的规矩,它就是不给女人进。”

    “我今日就是进来这大牢视察的,若是你叫我这样坏了规矩,若传了出去,我还怎么管教手底下那群兄弟?”

    听着张平这样说,陈锦然也知晓他的难处,但他今日既然把宋二给带进来了,就要让宋二见到她们家的管事,不然宋二该怎么做牛做马来报答他?

    想到这里,就算是冒着得罪张平的风险,陈锦然还是要让宋锦进去。

    陈锦然动了动嘴,正要说话,却被宋锦给抢先了。

    “张大公子,我是城南宋家的二姑娘,您应该对我有些印象。那日在四平街,是您帮我教训了凉茶摊的老板,付了茶钱。”

    “对于您那日的施于援手,宋锦感激不尽,只是我今日实在是有要事,要进了顺天府的大牢,找一个人。”

    宋锦用手抹去了脸上的煤灰,撩起了方才用来遮住半面脸的刘海,对着张平就说道。

    张平对宋锦也是有些眼熟,那日去四平街抓人的时候,他路过了一个凉茶摊,见一个姑娘吃了茶,没钱付银子,凉茶摊老板想要剁了那姑娘的手,是他出手吓唬了那凉茶摊的老板,付了茶钱,那个姑娘才不至于遭了毒手。

    没成想那日的那个姑娘,就是眼前这姑娘。

    听她话里头的意思,她进了这顺天府的大牢,是想找一个人。

    可这里头关押的都是朝廷的要犯,这个姑娘,到底是要找什么人。

    “既然宋二姑娘进了这顺天府大牢,是进来找人的,那么就请宋二姑娘说说,你想要找什么人。若是在下能力所及,必定帮助宋二姑娘。”

    张平看着对面的宋锦,尽管宋锦打扮成男子模样,面上还有些未曾擦干净的煤灰,但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楚楚动人。

    让人看着,不免心痒痒。

    他绝对没有对宋锦心动,只是瞧着宋锦可怜,想帮帮她罢了。

    张平在心里面把这三句话默念了三遍,继续听着宋锦的陈述。

    “张大公子,我进来想要找的人是四平街白绢坊的管事何忠,听说他杀害了徐国公府伺候的丫鬟,但我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必定是有人杀了人,嫁祸到他身上的。”

    “我今日进这大牢,就是想要向他打听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好为他翻案的。”

    宋锦话落,长长地舒了几口气,该说的她都已经说了。若这个张平再不答应带她去见何忠的话,她就该喊了陈锦然,直接硬闯进去了。

    到时候就算惹出了祸事,自有陈锦然来背锅,就没她的事了。

    听宋锦说完,张平让秦大拿了顺天府大牢的人事簿,翻看了几页,在里头的确看见了何忠的名字,不过人已经被带走了,难不成眼前的陈锦然和宋锦不知道?

    “宋二姑娘,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何忠,今日一大早,就被连家二公子喊了小厮过来,给接走了。”

    “徐国公府已经撤了诉,那个何忠是清白的。原先是要叫顺天府的人送回去的,没成想连公子一大早就喊人来接走了。”

    “顺天府的人忙着,自然也就没喊人去宋府报信,不到之处,还请宋二姑娘见谅。”

    张平说着,把手中的那本顺天府大牢的人事簿递给了宋锦,特别翻开到那页,给宋锦瞧了瞧。

    何忠真的被连家的人给接走了?

    连家的人又是怎么知道何忠是被徐慧嫁祸杀人的呢?

    还有那个连墨,怎么会莫名其妙来帮着自己。

    张平亲自护送着陈锦然和宋锦出了大牢,并约了个时间,改日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