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34章 回府

《宋锦》第34章 回府

作者:连小君

    马车行驶在朱雀门大街上,街道两旁都是京师里的皇亲国戚,私下置办的产业,有钱庄,布坊,油坊,粮坊。

    马车外吆喝声不断,坐在马车里的宋锦,早已失去了看热闹的心,老老实实地待在马车里,缩在角落里,细细想着今日发生的这些事。

    张平说何忠已经被连家二公子差人来接走了,那个连家二公子,不就是原主那私奔大剧里头的男主角吗?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有难,来帮助自己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在那连墨心中,对她还不死心吗?

    连墨不是已经和徐国公府的徐慧定了婚?怎么心里还想着她?

    宋锦心里存了数个疑问,看来是不找连墨当面问清楚,是不行了?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恩惠,连墨帮着自己,救出了何忠,让徐国公府撤了诉,估计是在私下使了大力气的。

    死的丫鬟毕竟是徐国公府伺候的丫鬟,就这样轻轻松松把何忠放了,实在是有些说不通。

    陈锦然瞧着宋锦缩在角落里,眉头紧锁,不言语不乱动,就知道她心中必是在想着事情。

    让文山倒了一盏热茶出来,递给了她,面上带了分他从未有过的温和。

    “张家大公子说,你家管事是被连家二公子喊了人给接走的,听说那连家二公子是京师第一纨绔子弟,又和你闹出了私奔,你说如今他这样帮着你,是不是对你还贼心不死?”

    “我倒是听说了,徐国公府和连家的这次联姻,可是以失败告终了。定婚当日,徐国公府的徐慧姑娘不见踪影,下人找遍了整个徐府,都找不到人。”

    “这找不到徐慧,徐国公府想借了其他姑娘来顶包,可连家一心一意想要徐慧嫁进来,哪里会准许徐家这样做?”

    陈锦然说着说着,突然凑近了宋锦,想要接近宋锦。

    可他当闻见宋锦身上掩盖在檀香味之下的那股子异味,当场头皮发麻。

    “连徐两家定婚当日,连家大夫人当场大怒,摔了茶盏就走人了。”

    文山递了块芝麻酥给陈锦然,陈锦然又把那块芝麻酥递给了宋锦。

    瞧着公子对宋家二姑娘一副关怀备至的模样,文山的脸上,也笑成了一朵菊花。

    “宋二姑娘好好尝尝,这可是我家公子亲自做的,原先是做给我家老夫人吃的,我家老夫人嫌这个太甜,我家公子就把它全部放在了这马车里。”

    宋锦咬下半块芝麻酥,才知道是陈锦然亲手做的。吃就吃了,反正没什么大不了的,陈锦然总不会在里头下个什么蒙汗药吧?

    一番疑神疑鬼之后,宋锦就接了陈锦然方才的话。

    “那最后那个徐慧,找到了没?”

    她最关切的问题,就是徐慧最后找到了没?

    何忠被人嫁祸杀人,还入了顺天府的大牢,绝对与徐慧有脱不开的关系。

    陈锦然也咬了一口芝麻酥,一边咀嚼着口中的芝麻酥,一边断断续续地回道。

    “宋二姑娘,你说奇怪不奇怪?连家和徐家退婚的第二日,那徐家姑娘徐慧,就莫名其妙出现在了徐家。”

    “一日前,府里的丫鬟小厮找遍了整个徐家,都找不到那位徐姑娘的踪影,第二日那个徐姑娘就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徐家。”

    “听说徐国公为了此事,已经给太子爷上了折子,太子妃亲自出宫,安抚了徐国公夫妇。”

    徐国公府的这点芝麻绿豆的小事,竟然还劳驾了太子爷,让太子妃亲自出宫安抚。

    看来这个徐国公府,可不是好惹的!

    抛开以前那些,她以后若是再遇到徐慧那家伙,还是躲得远远的。

    照陈锦然这么说,宋锦心中猜想,徐慧离奇失踪,又离奇出现在徐国公府这件事,一定和那个连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因着原主撞柱之后,原主与连墨在一起的那些个记忆,就出现了碎片。

    不是她想不起来,而是记忆变得零零散散的,她不知该如何拼凑,也就回忆不起来以往那些事了。

    瞧着宋锦不说话,似乎又是在想着事情,陈锦然推了推她,把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宋二姑娘,你放心好了,有我亲自保驾护航,想必那个连墨,也不敢再来招惹你!”

    “既然你家的管事已经被人接走了,待会你回府的时候,向他问问清楚。”

    听着陈锦然这么说,宋锦转过头,冷冷地瞅了陈锦然一眼,陈锦然这厮,也忒爱逞英雄了吧?

    什么时候需要他来为自己保驾护航了?

    不过她还是要谢谢他的,若不是借着陈锦然的身份,她也不可能轻轻松松就混进顺天府的大牢。

    谢谢就行了,至于做牛做马来报答他,他就等下辈子吧!

    今日又是四平街赶集的日子,马车行驶到了四平街。只听见车外小摊小贩吆喝的声音,此起彼伏,一阵大过一阵。

    除却了小摊小贩,不知从哪里来了个戏班,在四平街的中部搭了戏台。

    戏台上唱的是麻姑献寿,看样子,这戏班准是这四平街的那个大掌柜请来的,为自己拜寿的。

    “春娘,我知道错了,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一个面容粗犷的男子,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身上用扁担挑着两筐满满的货物,拽着身边正在买菜的女子,就道。

    看他的模样,像是走街串巷的货郎,今日来四平街,是过来进货的。

    女子像是听见了声音,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货郎,不过她与货郎并不相熟,拉扯着她做什么?

    “你谁呀?大街上挑媳妇呀?滚一边去,别碍着老娘买菜。”

    女子转过来,男子瞧见她的面容,就知道自己认错人了,忙不好意思地回道。

    “姑娘,不好意思呀?我瞧着你的身形和我家婆娘有点像,就认错了。”

    男子话罢,忙继续挑起了扁担,以极快的速度,逃离了现场。

    认错了人,换作谁,心中都十分尴尬,都想着快些离开。

    坐在马车里的宋锦和陈锦然都看到了方才那场景,宋锦指着那还在买菜的姑娘,就道。

    “陈二公子,你细细瞧瞧那姑娘身上的衣裳,和这大街上姑娘们的打扮,可有什么相同之处?”

    陈锦然细细打量了一番这四平街,这来来往往的姑娘夫人,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冲着宋锦就笑了笑。

    “宋二姑娘是想说,那些姑娘夫人身上穿的那些个蓝底白花的衣裳吗?”

    “不知今年的京师是怎么了,大多姑娘身上穿着的衣裳,都是那蓝底白花的湘绣袄裙,难不成今年京师就流行这玩意?”

    “不知道的人瞧见了,还以为是一群没见过市面的村姑,出来集会呢。”

    陈锦然的狗嘴里,还真是吐不出象牙,什么难听的话,都从他嘴里说出来了。

    哪里是什么村姑?

    不知道的人瞧见了,还以为是那个庵堂的姑子出来化缘呢?

    蓝底白花,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单调了,穿得久了,人也变得抑郁起来。

    放下了车帘,宋锦才回了陈锦然方才那些话。

    “麻烦陈家公子嘴上积点德,什么没见过世面的村姑,分明就是庵堂出来化缘的姑子。这样的衣裳,就算白送我,我也是不穿的。”

    陈锦然无语,他以为自己说的话,已经够难听了,没成想对于面前这宋二姑娘来说,他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宋锦还叫他嘴上积德?

    笑话!她自己怎么不积?

    到了宋府所在的梧桐巷,宋锦也要下车了。

    宋锦刚下了马车,只见陈锦然也下了马车,怀中抱着一个红漆木的食盒,交到了宋锦手上。

    “看你刚才爱吃的样子,这些个芝麻酥,你就带回去吧!路上小心!”

    陈锦然话落,紧接着就上了马车。

    宋锦是偷偷从府里溜出来的,并未和赵氏通禀过,所以她不能走正门进去,只能走了隔壁的侧门进去。

    侧门那边,白荷已经在等着宋锦了,听见了敲门声,白荷马上开了门,接了宋锦进来。

    “姑娘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夫人差了李婆子,已经去翠微居看了几次姑娘,我都以姑娘还在睡觉给推了。李婆子想要进来瞧瞧姑娘,都叫奴婢给拦住了。”

    白荷嘴上说着,把怀中抱着的那件浅蓝色的袍子,披在了宋锦身上。

    “路上耽搁了些时辰,好在天还没晚,夫人一时半会也发现不了我出了门。”

    因着宋锦是从外头回来的,白荷担心别人瞧见生疑,就带着宋锦抄了小路,回了宋锦自己的小院。

    刚到小院,白荷伺候着宋锦梳洗完毕后,赵氏就派了李婆子过来请了。

    “姑娘,夫人有事想要请了姑娘过去,让老奴过来接了姑娘过去!”

    宋锦坐在铜镜前,白荷帮宋锦重新梳了发髻,听见了李婆子的声音,转过头就瞧见她已经站在了屋里。

    来到倒是快!

    走路还没有声音,她这是要吓死人的节奏?

    “我晓得了,待重新梳了发髻,我便和妈妈走一趟!”

    话落,宋锦想起了何忠已经被连墨喊了小厮接走,不知有没有回府了?

    赵氏派了李婆子过来请她,十有八九是和此事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