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37章 怼人

《宋锦》第37章 怼人

作者:连小君

    陈家既然要同她们家退婚,退婚就退婚呗!

    大不了写了退婚书来,她在上头签了字即可。

    说什么要拿平阳街的几个铺子过来做赔偿,这是把她们宋家,当什么人了?

    又不是她们宋家非要赖着这门婚事,最后弄得陈家只能拿了几个铺子出来,赔偿了她们家。

    宋锦不说话,细细观察着赵氏的反应。赵氏面上泛起了阵浅浅的笑意,装作一副没听懂的模样,就问了身边的陈夫人道。

    “陈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陈家有心和我家退婚,就请陈大人写了退婚梳来,我家也绝无异议。只是陈夫人又谈起平阳街的铺子给我们家做赔偿,陈夫人是认为我们家,会死皮赖脸赖着这门婚事吗?”

    被赵氏这么一问,陈夫人面上一凝,抿紧了唇瓣,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昨日夜里,陈家夫妇二人已经商量好了。

    若是宋家执意不肯退婚,认为是陈家事先毁约再先,就让陈夫人把平阳街的那几个铺子拿出来,给宋家做赔偿,想着宋家得了赔偿,说不定就息下了此事。

    可还没等陈夫人问清楚赵氏的意思,她就把给宋家的赔偿提了出来,的确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片刻之后,陈夫人还是开了口,回道。

    “赵夫人,我提出了把平阳街的那几间铺子给了你家做赔偿,也是为着锦儿好呀!”

    “我们锦然是男儿,退了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锦儿不一样,锦儿到底是姑娘家家的,若是就这样被退了婚,日后还怎么说亲呀!”

    “平阳街的那几间铺子一年的盈利还是有几千上万两,锦儿靠着那些个铺子,也能过活后半生了。”

    宋锦冷冷地看了陈夫人一眼,这个陈夫人,倒是还挺会说话的。

    表面上看,这个陈夫人是在为自己打算。

    若是因着宋家和陈家退婚,最后导致了自己嫁不出去,靠着陈家赔偿的那几间铺子,宋锦的后半生也能过得安安稳稳地,不愁吃不愁穿。

    可这个陈夫人,就一定能确保自己日后嫁不出去吗?

    除了陈锦然那厮,她再没有可嫁之人了吗?

    这个陈夫人未免也太小看她了吧?

    世间的好男人千千万,她就不信了,没人能比得过陈锦然?

    宋锦捧起了身边放了半凉的茶水,喝了半口,笑着看了坐在赵氏身旁的陈夫人一眼。

    “陈夫人,平阳街的那些个铺子,你还是自己好好留着吧。既然陈家要同我们宋家退婚,我们宋家也不会挽留,更不会奢求什么赔偿。”

    “最后烦请陈夫人回去和陈太师好好商量商量,写了退婚书过来,我在上头签了字,咱们两家日后再没有旁的瓜葛了。”

    陈夫人似乎是没想到,宋家竟是这样想的?

    她原先以为,宋家为了和陈家巴上关系,不管怎么都会保住这桩婚事。

    可是她没想到,宋家却是一点也不在乎这门婚事,就连宋锦的态度,也是极其坚决,倒是她自己轻看了这宋家了。

    “既然宋家也同意退了这门婚事,改明儿我就差人把退婚书送过来,宋姑娘在上头签了字,咱们两家的这桩婚约,算是到头了。”

    陈夫人话落,由着身旁的丫鬟搀着,就要从软榻上起身。

    “听陈夫人的话里头说,陈家这些日子和英国公家走的比较近,陈太师也有意和英国公家结成儿女亲家,打算让二公子娶了英国公的小孙女。”

    “陈家的家世固然是好,可是在英国公家面前,陈家二公子怕是入不了英国公他老人家的眼吧?那英国公家小孙女,也未必就瞧得上二公子?”

    “莫不是陈夫人打算以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一旁的赵氏听得云里雾里,倒是陈夫人,面上不自觉就红了半片。

    别的事不知道,这件事她倒是知道的。

    前些日子宋芸入府的时候,特地和她说了她与陈家二公子的这桩婚事。

    陈家想求上进,就结交了英国公张家,陈太师打算让陈二娶了英国公的小孙女,进而和英国公家结成儿女亲家。

    可英国公家小孙女,早已内定了汉王家的世子殿下,哪里还会瞧得上陈家?

    陈家这样做,无疑是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英国公家连鸟都不愿鸟陈家一下。

    “宋姑娘是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怎么我越发听不懂了?”

    “我们家素来和英国公家交好,我们家锦然娶了他们家小孙女,怎么了?难不成还要经过宋姑娘的同意?”

    “莫非我家锦然该娶一个像宋姑娘这样,自生下来,身上就带着股异味的姑娘?还是该娶一位和外男私奔,还在家中撞柱的姑娘?”

    陈夫人说着,目光略带嫌弃地扫了宋锦一眼。

    宋锦还没有做反应,赵氏就轻轻咳了一声,唤来了屋外守着的李婆子,就要让李婆子送着陈夫人出去。

    “陈夫人,今日的事情就说到这里吧!想着陈夫人或许还有事要做,我也不留您下来用饭了。”

    李婆子行至陈夫人的身旁,就要搀着陈夫人出了屋门。

    陈夫人站起身来,朝着宋锦这边望了一眼,对着身旁的赵氏,话语冰冷地说道。

    “赵夫人,你家这姑娘,越发得厉害了,若是不严加管教,只怕日后能让她翻了天去!”

    听着她这么说,宋锦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她也不顾忌旁的了,直截了当地说道。

    “陈夫人,我敬你和我娘亲认识,也就把你当做长辈对待,可你方才那些话,是一个长辈该说的吗?”

    “我若是有错,自有我爹我娘出来管教,陈夫人这样出来吆五喝六,多管闲事,是一个长辈该有的行为吗?”

    “还有既然你家儿子是块宝,就老老实实看住了,盼着日后不要丢了才好。”

    宋锦话落,冷冷地瞅了对面的陈夫人一眼。

    陈夫人险些气得背过去,指着宋锦就结结巴巴说道。

    “你你你,你个口出狂言的小姑娘!往后还有得你受的!”

    宋锦没搭理她,朝着她和仍旧坐在软榻上头的赵氏福了一礼,就出了屋子。

    晚饭的时候,赵氏又命李婆子把宋锦请了过去。

    宋老爹也下了衙门,坐在赵氏的身边,他们三人就坐在饭桌旁用着晚饭。

    赵氏没有说话,而是夹了些菜到宋老爹面前的小碟里,和宋老爹交换了个眼神。

    宋老爹明白赵氏的意思后,亲自夹了一个鸡腿,搁在了宋锦面前的小碟里,才道。

    “锦儿,这些日子你越发消瘦起来了,吃个鸡腿补补吧!”

    “听说今日陈夫人上门来了,那陈夫人说了些不中听的话,把我家锦儿都气急了。只是尽管锦儿心中再如何生气,那陈夫人毕竟是陈太师的夫人,咱们家的家世比不得太师府,还是不要轻易得罪他们得好。”

    “锦儿,咱们家和陈家的这门婚事,退了便退了,没什么好惋惜的,爹爹只要你往后过的平平安安就行!”

    宋锦知道,宋家夫妇对自己的关心,都是发自内心的,他们二人皆是真心实意待自己好。

    既然宋家夫妇待自己好,自己往后也不给他们找麻烦就是。

    “爹爹,您说的女儿都明白了。女儿日后遇到陈家的人,一定绕开了走,不和他们有过多的接触,不给爹爹娘亲增加烦恼。”

    “只是女儿不去招惹他们,他们也别来招惹女儿!”宋锦说着,捧起了面前的那碗白米饭,狂吃了几口。

    瞧着宋锦一副狼吞虎咽的模样,赵氏担心宋锦吃了噎着,马上让李婆子舀了一碗汤出来,放在了宋锦身边。

    “饭锅里还有,若是不够,我再喊人给你加去。一个姑娘家家,吃饭就该有姑娘家家的样子。”

    “方才你大姐喊人从宫中递出消息来,说是给你请了一个教养嬷嬷进府,专门教导你宫中的礼仪。说是过些日子带你入宫的时候,不至于失了规矩。”

    什么?

    宋芸竟然帮她请了一位教养嬷嬷,请回来做什么?教她规矩?

    她明明很懂规矩,不需要教了呀!

    难不成教她礼仪,她觉得自己的礼仪也不差呀,也不需要学呀!

    请位教养嬷嬷进府,这不是限制了她的出门,还是什么?

    四平街的那几间铺子,她还想自己亲自接手过来,可不能就这样晾着!

    瞧着宋锦处于惊讶中,半晌没有言语,赵氏又道。

    “锦儿,想什么呢?好好吃饭!那位嬷嬷还没进府的,等她进府了,我再喊你出来去拜会她。”

    不行,她现在就想要知道,那位嬷嬷是何许人也,凶还是不凶?

    若是找了一个比她还凶的嬷嬷来教她,这不是要把她逼上梁山吗?

    “娘亲,那位教养嬷嬷是何许人也?锦儿想向您打听打听。”

    宋锦说着话,故作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只希望赵氏能被她的外表给蒙骗了。

    听宋锦这样问起,赵氏就知道,自己的姑娘,又在心里头打着什么鬼主意了,不然平白无故问她教养嬷嬷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