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38章 教养嬷嬷

《宋锦》第38章 教养嬷嬷

作者:连小君

    “嬷嬷,这边请,我家大人已经在屋里等着您老人家了。”

    “我家大人说了,此次之所以不远万里,把嬷嬷从应天府那边接过来,是想要请嬷嬷,去我家大人府中,给家中的姑娘上几堂课,好好学学宫中的规矩礼仪。过些日子我家大人带姑娘进宫的时候,好不丢了面子。”

    身着浅蓝色宫装的女子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个皮肤白皙,面容姣好,半老不老的嬷嬷。

    女子正要带着这位嬷嬷,进了尚宫局的后院,去拜会宋芸。

    那位嬷嬷紧紧地跟着前头女子的步伐,抄了小道,从隔壁的甬道,就进了这座位于尚宫局的小院。

    这座小院是统管宫中六局一司的尚仪大人才能住的小院,如今是宋芸独住的院子。

    院子前头是尚宫局,左边是尚仪局,尚食局和尚衣局都散落在这座小院的四周,后面则是掌管宫中女子刑罚的宫正司。

    小院里种了几株西府海棠,如今正是开得极好的时候。

    微风拂过,带了股淡淡的海棠清香。

    走在廊下,前头引路的蓝衣女子瞧了一眼廊外种着的几株西府海棠。海棠的枝条茂密重叠,花儿竞相开放,绚丽夺目,好似天边的云霞一般。

    “不瞒嬷嬷,我家大人最喜爱这几株海棠了,闲暇无事之时,我家大人总会在这庭院里,驻足半晌。”

    女子话落,走了小路,就到了宋芸歇息的屋子里。

    带着那嬷嬷进了屋子,那蓝衣女子也知趣地退了下去。

    “早就听说嬷嬷是前朝的老人了,从前教导过许多嫔妃公主规矩礼仪,原先太子妃是打算让嬷嬷在应天荣养的,但我家有个不成器的小妹,总是叫我担心着。”

    “知道嬷嬷的能力,我这才想着,把嬷嬷把应天请回来,教她几日规矩,好叫她懂些礼仪,日后也不会做出太出格之事。”

    宋芸一袭浅蓝色镶嵌珍珠花边的宫装,坐在了屋里的主座上,对着坐在她下首的那嬷嬷吩咐道。

    宋芸这回为宋锦请的教养嬷嬷,姓谭,是前朝宫中的老人了,一直在应天荣养。

    迁都顺天之后,谭嬷嬷嫌弃北方苦寒,冬日漫长,就没有跟着去了顺天,而是留在了应天养老。

    “尚仪大人客气了,老婆子已是过了古稀之年的老人了,能为尚仪大人教导府中姑娘规矩和礼仪,实在是让老婆子接下来的日子,找到了些事情做。”

    “只是尚仪大人家的姑娘,可别嫌老婆子古板,不懂变通,脾气古怪。”

    谭嬷嬷是前朝宫里伺候的人,以前也在皇帝身边做女官,年纪大了才出宫荣养的。

    就算是如今宋芸做到了宫中掌管女眷的尚仪大人,也不得不给她几分敬重。

    “哪里哪里?谭嬷嬷说笑了,府中的姑娘顽皮不懂事,若是有哪里冲撞了嬷嬷的地方,还请嬷嬷不要见怪。”

    宋芸说着,捧起了茶水,喝了几口,让身边的宫女递了个荷包过去,给了谭嬷嬷。

    “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嬷嬷收下!”

    荷包里头装了一千两银子的银票,这就是她把谭嬷嬷从应天府请来教宋锦宫中规矩和礼仪,所要支付的酬劳。

    那可是一千两银子的呀!

    她还是有几分心疼的!

    自己一个月的月例银子统共那点钱,除却了打赏下人,还有填补亏空,再者就没多少了。

    这一千两银子,还是她从牙缝里头扣出来的体己银子。

    宫女把谭嬷嬷送走之后,宋芸唤了个贴身伺候的宫女,去了宋府报信,告诉宋老爹和赵氏,教养嬷嬷她已经帮宋锦请回来了,剩下的事,就交给宋老爹和赵氏去处理了。

    宋芸贴身伺候的宫女到了宋府,已是酉时。

    待离去,便是酉时一刻。

    赵氏得了消息,马上就唤了李婆子过来,准备让李婆子把宋锦隔壁那荒废了许久的院子清理出来,让那位来府中教导宋锦规矩礼仪的谭嬷嬷住。

    “李妈妈,这两天你就吩咐人把二姑娘隔壁的那个院子给清扫出来,那个院子久久不住人,里头不知布满了多少灰尘,丫鬟们清扫的时候,都给我仔细着点,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池。”

    “大姑娘请回来的教养嬷嬷,教导了不知多少的宫中贵人,对衣食住行,一定有自己的讲究。”

    “把院子清扫出来后,再差人去库房里把前些年景德镇送来的那些个摆件,挑几个大气贵重的,放在屋里,才不叫人家轻看了我们。”

    赵氏担心李婆子记不住,特地让小厮把新院所需的物品用张单子罗列了出来。叫李婆子嘱咐下人,照着这张单子上的东西,下去采购。

    次日,天蒙蒙亮,窗外还刮着阵凉飕飕的风。

    翠微居里,宋锦刚刚醒来,就听见隔壁的院子,传来了一阵‘砰砰砰砰’的声音。

    似乎是什么人把盆一不小心砸到了地上,那盆在地上转了几转,发出来的声音。

    白荷端了早粥进来,伺候着宋锦洗漱更衣后,就把白粥摆在了外间的圆桌上,宋锦就着旁边的几碟咸菜,勉强喝下了小半碗粥。

    “姑娘,夫人院里伺候的李妈妈今日晨起就过来了,说大姑娘给姑娘找到教养嬷嬷,过两天就入府了,这两天让姑娘做好准备。”

    “奴婢听说那位教养嬷嬷是宫中的老人,还是从应天那边过来了。一惯古板刻薄,教出来的贵人宫眷,多不胜数,是大姑娘花了大力气,才把她从应天那边请过来的”

    白荷这样说着,宋锦心中越是畏惧了那位什么教养嬷嬷。

    她自认为自己很懂规矩,很懂礼仪,不需要什么教养嬷嬷,可为何宋芸还要给她找个教养嬷嬷来折磨她呢?

    那教养嬷嬷进府,只怕更是束缚了她,她想要出去外头溜达一圈,只怕都是不成的。

    更别提去什么四平街,去看铺子了。

    白荷刚把桌上的饭菜收走,芙蕖就带着绣坊的曾绣娘进了院子。

    曾绣娘侯在屋外,还没得了宋锦允准,她是不许进来的。

    “姑娘,绣坊的曾管事过来了,说是绣坊出了些事,不敢劳动夫人,就过来请姑娘拿了主意。”

    宋锦把手中的那本《天工开物》放下,搁在竹几上。

    “是出了何事?曾管事不愿劳动母亲,过来请了我的意思。”

    芙蕖摇了摇头。

    “奴婢不知,曾管事就在外头侯着,奴婢请她进来给姑娘解释吧!”

    宋锦点了点头,芙蕖就出了屋门,把屋外侯着的曾绣娘带了进来。

    一看见屋里的宋锦,那曾绣娘马上就跪了下来,眼中的泪珠似是止不住一般,放声大哭道。

    “姑娘救急呀!姑娘救急呀!前些日子英国公夫人来咱们绣坊定了几件用香云纱做的夏装,让我们过些日子就交货。可是供给咱们香云纱的岭南客商,说这些日子岭南阴雨绵绵,香云纱的工场,迟迟开不了工。”

    “这没了香云纱,绣坊就做不了英国公夫人定的那几件夏装。我们已经差人去英国公府上说明情况了,可英国公夫人不愿见我们,派出去的人连面都没有见到,就叫英国公府的小厮,给挡在了外头。”

    “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想着来求了姑娘,只盼着姑娘能给我们出出主意呀!”

    听着曾绣娘一阵高过一阵的哭诉声,宋锦在心底里暗自叹了几息。

    她还没有出府去,这事就找到自己来了,还真是叫人头疼呀!

    曾绣娘不愿去告知赵氏,想必也是怕赵氏怪罪与她。

    明知道绣坊香云纱储量不够,还私自揽下了英国公府的这个活计,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不过现在也不是她怪罪曾绣娘的时候,待这件事过后,她再对绣坊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让芙蕖把跪在地上的曾绣娘扶了起来,宋锦让她坐在绣凳上,擦了擦满脸的泪水,才道。

    “咱们想要自己染整香云纱,也不是多大的难事,不过是要费时费力些罢了。”

    “如今离给英国公府交货的日子还早,想来染整出一匹香云纱,也是够了。”

    曾绣娘目中出现了喜色,看来她这是找到救星了。

    “姑娘有法子染整香云纱?小人经营了绣坊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有哪家绣坊,能够染整出香云纱来的。都是岭南的客商,从岭南带过来的。”

    不知道香云纱的染整过程,谁会染整香云纱?

    即便是知道了香云纱的染整过程,一个过程出了纰漏,也是染整不出来香云纱的。

    好在宋锦在去金陵云锦研究所供职的时候,曾经去过广东顺德,在那里跟着当地染整香云纱的商户,学习了香云纱的染整。

    染整香云纱对她来说,不是难事,难的是香云纱胚布的纺织和染整香云纱的场地。

    染整香云纱需要一大块靠近河流的草地,染整好香云纱,需曝晒几日,反复染整,直到香云纱变得轻薄透气才算是染整成功了。

    不过就算上述问题都解决了,当务之急就是薯莨水的调制。

    薯莨水调制得好坏,是决定香云纱成品的关键所在,一般都是由老师傅用秘方调制。

    可现如今去哪里找薯莨,哪里找能调制薯莨水的老师傅?

    看着宋锦面上出现了难色,曾绣娘以为她没有把握,就道。

    “姑娘,绣坊的存亡,就靠这些个香云纱了,若是到时候咱们做不出香云纱的夏装出来,英国公府怪罪下来,便是把小人打杀了,也是难辞其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