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39章 谭嬷嬷进府

《宋锦》第39章 谭嬷嬷进府

作者:连小君

    宋锦也不瞒曾绣娘,直言道。

    “若是咱们想要自己染整出香云纱,如今面临两个问题。一则是香云纱的胚布从何处来,二则是这调制薯莨水的老师傅和染整香云纱的场地。香云纱和旁的布匹绸缎不一样,香云纱的染整场所,需要一块在河边的草地。”

    “胚布咱们绣坊或许能自己纺织出来,老师傅若是仔细找找,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个两个精于染整的师傅,只是那场地,咱们该去何处找呢?”

    之所以要把染整香云纱的场地选在靠近河边的草地上,是因为染整香云纱的一道工序,叫做过泥。

    纱绸经过前期的染整,晒莨之后,还只是半成品。

    只有经历了过泥这道工序,这香云纱,才算是真真正正地染制成功了。

    宋锦说了这许多,已经把曾绣娘彻底搞懵了,她就是一个只会纺织锦缎和刺绣的绣娘,哪里会什么染整香云纱?

    听着姑娘说要什么薯莨汁,要什么老师傅,要什么靠近河边的草地。她该上哪去,把这些东西都准备好?

    芙蕖靠在门边,听见了宋锦方才那些话,想着宋家在京郊有一块荒废的草场,或许能够帮姑娘解了燃眉之急,蹑手蹑脚地又进了屋里。

    “姑娘,夫人在京郊有一块荒废了多年的草场,那块草场原先是府里用来养马养羊的,后来朝廷不许咱们私自养马后,那块草地就荒废了。”

    “这么多年都没人去管,说不定能成了姑娘染整香云纱的场地。”

    “那草地旁可有什么河流?”

    宋锦忙追问了句。

    因为染整香云纱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过泥,需要用到河流里头的淤泥,淤泥上涌后,把染整好的香云纱绸用来进行过泥。

    这道工序是染整香云纱那么多道工序里,唯一不可缺少的。

    芙蕖抓耳挠腮想了想,片刻后回道。

    “姑娘,那块草场旁没有河流,倒是有几条地下暗河,不知那地下暗河是否可以用来进行姑娘所说的过泥?”

    竟然还有地下暗河?

    宋锦有些意外,不过既然有了地下暗河,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些。

    既然这场地的问题解决了,如今需要解决的,就是纺织出香云纱的胚布和寻找会调制薯莨水的老师傅,还有就是找一匹精于染整的工人们,来进行香云纱的染整。

    “曾绣娘,绣坊里头,可有精于染整的师傅?如若没有精于染整的师傅,有精于印染的师傅也行!”

    染整和印染,其实都相差不大。

    只不过染整是需要在大染缸里头进行的,把纺织出来,无色的胚布染整成有色的布匹。

    而印染,则更是项技术活,它是需要先打了花板,在花板上雕刻出各式各样的精美图案,再印染到无色的胚布上。

    印染不仅考研师傅们的染整技术,还考研师傅们的雕刻技术。

    曾绣娘在脑中细细想了想,才开口回道。

    “姑娘,咱们绣坊里,大多都是精于纺织的绣女织工,会染整的工人很少,若是小人没记错的话,咱们绣坊是有一个老织工精于染整的,不是不知他会不会调制薯莨水?”

    “听岭南来的客商说,染整一批香云纱,需要三四个月,如今咱们就两个月的时间,能把那香云纱染整出来吗?”

    “若是不行,我再喊人去岭南催催,或者去岭南采购一批香云纱回来。”

    曾绣娘之所以这么说,还是不大相信宋锦。

    姑娘虽看起来是个聪明,可也不是样样都会,染整香云纱这样繁琐的工序,姑娘真的清楚吗?

    就算真的对工序很是清楚,可实际上手起来,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宋锦也知道她不大相信自己,毕竟自己如今不过是个连京师都没有出过的小姑娘,哪里会清楚什么香云纱的染整过程?

    可是她哪里知道,在现代社会的时候,她在顺德的香云纱染整工场,帮别人打了上三个月的义务工,对香云纱的染整,已经了然于心。

    如今缺的,不过是原材料和人手,场地。

    待这些都凑齐了,就可以开始动工了。

    让芙蕖送着曾绣娘出了门,赵氏那边就差了李婆子过来,把宋锦请了过去。

    “姑娘,大姑娘为您请的教养嬷嬷,如今已到了府中,夫人差奴婢过来,让奴婢领着姑娘去见见那嬷嬷。”

    今日的李婆子,很是客气。

    和她往日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李婆子待她,一向极为客气。

    进了安心斋的小花厅,赵氏已坐在屋里,朝她招手,示意她过去。

    来到赵氏身边,丫鬟搬了绣凳过来,宋锦就坐在赵氏身边,她还是头一遭坐在赵氏的身边,和赵氏靠得那么近。

    “你大姐给你请的教养嬷嬷,姓谭,是前朝宫里的老人,很重规矩。”

    “你在她身边,一定要跟着她好好学规矩,不能顶撞她,更不能有一丝一毫地懈怠。”

    “若是你和谭嬷嬷起了冲突,就让人请娘亲过来处理,万不能得罪了谭嬷嬷,丢了咱们家的面子。”

    赵氏心里终究还是装着她的,生怕她在那位谭嬷嬷的面前,出了什么差错,得罪了谭嬷嬷,絮絮叨叨地嘱咐了她半晌。

    看着宋锦面上一副很不耐烦的模样,赵氏加重了几分语气,喝道。

    “锦儿,这些日子你就别去四平街的铺子里,四平街的铺子,这些天我就让孙妈妈帮着你照看几日。这些日子你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和谭嬷嬷学规矩,哪里也不许去。”

    “若是我让人我知道,你偷偷溜出府去,你身边伺候的这些个丫鬟,估计得换一茬了。”

    赵氏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宋锦身后的白荷一眼,就一眼,把白荷吓得当即就跪倒在地,连声道。

    “夫人,奴婢一定牢牢看住姑娘,不叫姑娘偷偷溜出府去!”

    白荷跪在地上,趁着赵氏不注意,拉了拉前头宋锦的衣裳,

    “姑娘,你就帮奴婢说几句话吧!先答应了夫人。”

    宋锦无奈,只得答应下了赵氏。

    “娘亲,女儿知道了,女儿这些日子一定老老实实待在自己屋里,跟着谭嬷嬷好好学规矩,哪也不去,叫娘亲安心。”

    这时候,门外突然有丫鬟通传道,夫人,谭嬷嬷进府了,特来拜会夫人。

    李婆子给谭嬷嬷引着路,谭嬷嬷就进了安心斋待客的小花厅。

    进了屋里,只瞧见宋家的当家主母赵氏坐在软榻上,身边的绣凳上坐了一个穿着藕荷色袄裙,面容清丽,梳了个坠马髻的姑娘。

    模样生的倒是不错,气质也算不错,只是她一进这屋里,就闻到了这屋里隐隐散出来的一股异味,莫不是那姑娘身上散出来的?

    谭嬷嬷还是个懂规矩的,朝着榻上坐着的赵氏福了一礼,就坐在了丫鬟搬来的凳椅上。

    “夫人,老身来迟了,尚仪大人留着老身在宫里面说了很多话,交代了老身许多事,老身这才来迟的,还望宋夫人恕罪。”

    “谭嬷嬷哪里的话?我们哪能恕您老人家的罪呢?您老人家能进府,教我家姑娘几日规矩,这简直是我们家求之不得的福气。”

    “尚仪大人差人递出来消息的时候,我们原先是要喊了马车去接您的,但您毕竟在宫里,也不方便,就只能让宫里的马车,送着您过来了。”

    看见了谭嬷嬷,赵氏的面上,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锦儿的教养嬷嬷请回府了。

    学了宫中的规矩,再进了宫,日后再没人瞧不起锦儿了。

    若锦儿日后改了主意,想嫁人了,到时候择婿的标准,就不一样了。

    拉起了宋锦的手,赵氏就给谭嬷嬷介绍起来。

    “谭嬷嬷,这位便是小女小女生性顽皮,长于深宅大院之中,由我和她爹两个人看顾着长大的。还望谭嬷嬷多教教她,让她懂些规矩,知些礼数,好不叫旁人轻看了去。”

    这回谭嬷嬷细细打量了一番宋锦,从宋锦的面容,再到宋锦的穿戴,最后宋锦的气质。

    眼前这位宋家姑娘,面容算得上是出众的了,穿戴也符合宋家的家世,气质也很是不错,没带着那种世家大族顽劣公子姑娘的气质,这样的学生,她喜欢!

    且还是宋芸亲自把她从应天聘请回来的,就算她不看在宋家的面子,也该看在宋芸的面子。

    太子妃得势,宋芸在太子妃身边伺候,少不得得到重用,还是不轻易吃罪得好。

    谭嬷嬷心中的心思转了几转,又回到了现实中来。

    “宋夫人,看姑娘的相貌,就知道姑娘是个聪明伶俐之人,想必也无需我多费什么功夫,姑娘也都能懂的。”

    谭嬷嬷跟着宋锦回了翠微居,接过了白荷沏好的茶盏,宋锦亲自奉到了谭嬷嬷身旁的高几上。

    “不知嬷嬷喜欢喝什么茶,屋里还有几两碧螺春,就吩咐丫鬟给嬷嬷沏了,还请嬷嬷不要嫌弃才好。”

    面对着眼前那半老不老的谭嬷嬷,宋锦表现得很是恭敬。

    毕竟这位谭嬷嬷,是从宫里出来的,手底下不知教导过宫里多少贵人。

    若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做错事,得罪了她,还连带着她教出来的那些个宫里贵人,一起得罪了,那可真是倒大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