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42章 保持距离

《宋锦》第42章 保持距离

作者:连小君

    曾绣娘点了点头,招手就吩咐屋里伺候的小厮,送着宋锦出去。

    “姑娘这些日子就在府里好好跟着嬷嬷学规矩学礼仪,待这薯莨水熬煮成功了,我才差人过来通禀姑娘。姑娘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听着宋锦说了那许多之后,再得了那位懂的熬煮薯莨水,又懂得如何染整香云纱的老者帮忙,曾绣娘心中把香云纱染整成功的底气,突然多了几分,面上已经笑得合不拢嘴。

    若此次香云纱真的染整成功了,绣坊就不再需要向岭南定香云纱了,就可以自产自销,甚至于还可以供给四平街的其他绸缎庄绣坊香云纱。

    宋锦也知道曾绣娘心中的主意,若是此次她真的成功把香云纱染整出来了,就可以自产自销香云纱,甚至于挤占了岭南香云纱在四平街的市场,可她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

    若是真的能轻轻松松挤占了香云纱在四平街的市场,一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商户,频繁向岭南定香云纱了。

    她们的质量,无论如何都是比不上岭南过来的香云纱的。

    出了绣坊,在上马车之前,就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朝着她迎面走了过来。

    白荷看到了那人的面目,忙凑近了宋锦一步,小声嘀咕了句。

    “姑娘,陈家二公子朝着咱们这边过来了,咱们要不要避让开来?”

    “夫人已经和姑娘叮嘱过了,要姑娘和陈家的人拉开距离,姑娘还是避让开来的好。”

    还没等宋锦说话,白荷就搀着宋锦快步上了马车。

    陈锦然瞧见宋锦上了马车,拉过了身后文山牵着马,骑上马飞速就到了宋锦的马车外头,马鞭挥打在马车的车窗上,只听他说道。

    “宋家二姑娘,我又不是什么牛鬼蛇神,这些日子你为何要避着我?”

    白荷坐在宋锦身旁,听着陈锦然在外头这样说,心中一时气愤,想要打开车窗,狠狠回他几句,却被宋家一把拉住。

    “他是太师府的公子少爷,如今咱们还犯不着为了这样的小事,就去得罪他,让我来和他说吧!”

    宋锦仍坐在马车里,没有下车,也没有开窗,淡淡地就回了他几句。

    “想必不用我说,陈公子也知道了我们家已和陈家退婚之事了吧?”

    “我娘亲说了,既然我家执意要与你家退婚,就不许我再同你们家,有扯不清的瓜葛,特别是和陈家二公子,让我务必与你保持距离。”

    “若是我和陈二公子之间继续纠缠不清,只怕对你我两家想要退婚这件事,百害而无一利吧?”

    “再者,前些日子听陈夫人的口气,陈夫人说陈大人已经为陈二公子相中了英国公家的小孙女,既如此,咱们二人,更是不该再见面了。”

    宋锦话落,听着外头的陈锦然不再吱声,转过身把放在身后的那个红木匣子,取了出来,交给了身旁的白荷。

    “你下车把这红木匣子,交给车外的陈二公子,这匣子里装着他让我做给他娘的绣鞋,如今我做好了,是时候该交货了。”

    白荷抱着红木匣子下了马车,亲手把那匣子,交给了车外的陈锦然。

    “陈二公子,这是你前些日子托我家姑娘帮你做的绣鞋,如今好了,我家姑娘叫我交给你。”

    “实话和公子说吧!既然我家姑娘和公子已没了婚约在身,日后还是少来往得好。”

    “公子还要娶人,我家姑娘也要嫁人,还是互不干涉得好!”

    待白荷上了马车,宋锦就吩咐车夫驾车离开了。

    陈锦然怀中抱着那个红漆木的匣子,仍旧呆坐在马上,目光跟着前头那张马车的离开,渐行渐远。

    文山骑马赶了过来,拍了拍他有些僵硬的肩膀,把他那随着宋家马车离开的思绪,拉了回来。

    “公子,这门婚事,退了便退了,对公子来说,也不吃亏。”

    “其实那宋二姑娘,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听旁人说,她前些日子还和连家公子私奔过,还为着连家公子在府中撞柱,这样的姑娘,最是要不得,连老爷夫人都厌恶得紧。”

    “我说过我要娶那宋家二姑娘了?”

    “你以为我当真瞧上了她?一个浑身散发着一股异味的姑娘,就是白送上门来,我也是不娶的。我不过是瞧她可怜,有心想可怜可怜她罢了。”

    陈锦然说着,面上神色当即回归平常,就宋二那样的人,他怎么会瞧得上?

    文山当时也懵了,既然自家公子瞧不上那宋家二姑娘,在此驻足半晌做什么?

    就单纯只是为了吹风吗?

    文山这样想着,环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来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吹风?

    公子确定是认真的?

    “公子,既然你不是为着宋家二姑娘专门来的四平街,那咱们今日过来,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文山也上了马,准备去追前头驾马离去的陈锦然。

    “这里地方宽敞,我过来吹吹风,有何不可?”

    果然,公子最终还是找了这个借口!

    既然公子都这么说,他也不好得再说旁的了。

    坐在马车里,宋锦一直在闭目养神。白荷用马车里的热水沏了热茶,摆在了宋锦面前的小几上,

    “姑娘,今日咱们遇见陈家二公子这事,用不用待回府后,奴婢去夫人那边说什么。”

    “不必了,这些事情,还是不让娘亲知道的好。若是她知道,心里又不知该如何想了。”宋锦睁开眼,喝了半口热茶,就在马车躺了会。

    回到了府里,宋锦准备回自己的小院去歇息,赵氏身边的李婆子就过来了,面色有些不大好看,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

    “姑娘,陈夫人和陈家二姑娘一起过来了,陈夫人拿了退婚书过来,准备给姑娘签上字。”

    “但是那陈二姑娘说话实在难听,夫人气不过,就说了几句,结果陈家母女二人就合起伙来欺负夫人。姑娘快些去看看吧!”

    陈家母女二人简直反了天了,太岁头上动土,是不要命了吗?

    身为客人,居然欺负到主家头上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还没换过衣裳,宋锦就怒气冲冲地往着安心斋那边去了。

    白荷看着宋锦面上的表情复杂而狰狞,生怕宋锦去到了安心斋,口不择言,又惹出什么祸来,紧跟着宋锦的步伐就提醒道。

    “姑娘,陈家夫人和姑娘毕竟是贵客,姑娘待会过去,还是和和气气得好。”

    和和气气?

    叫她怎么个和和气气法?

    都欺负到自己亲娘头上来了,她和气不了,还是硬核怼回去,教陈家母女二人好好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