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43章 智斗陈家母女

《宋锦》第43章 智斗陈家母女

作者:连小君

    把白荷留在屋外,宋锦直接摔门而入。

    木门剧烈的碰撞声,一下子就把屋里正谈笑风生,说得正开心的陈家母女二人给惊到了。

    看着宋锦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眼睛瞪得老大,陈家二姑娘陈雪元赶忙紧紧搂住了身边的陈夫人,低声喊了句。

    “娘亲,我怕。那个姑娘看起来凶巴巴的。”

    轻轻拍了拍身旁的陈雪元,陈夫人面上带了几分镇定自若的笑容,看着怒气冲冲走进来的宋锦,低声说道。

    “我的儿,有什么好怕的?她就是原先要嫁与你哥哥的那个姑娘,如今嫁不了你哥哥了,自然是要恼了,所以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试图来吓倒你娘。”

    “可你娘我活这么大,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来了,会怕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

    “她就是那个和哥哥有过婚约在身的臭姑娘?”

    “怪不得她一进门,我就闻见了一股子异味,原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真是够晦气的!”

    “就这样的姑娘,哥哥怎会瞧得上,还妄图想进我陈家的门,只是痴人做梦!”

    陈雪元越发大胆起来,没有方才的娇弱态度,对着走进来的宋锦,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模样就像村里那些个,爱背后说让闲话的老女人一样。

    赵氏让宋锦坐到了自己的身边,回过头看向了对面正低头私语的陈家母女。

    自己的女儿,岂能容他人在自己面前指指点点的?

    喝了口茶,赵氏提了一口气上来,准备把陈家母女二人怼回去。

    “陈夫人,再怎么说,你也是大家闺秀的出身,今日你是来我府上做客的,你是客人,我也不好得说你什么。”

    “只是我需知会你一点,咱们两家的这门婚事,是我宋家执意要退婚,而不是你们陈家。请陈夫人在退婚书上写明白了,这样他人瞧了,也不至于误会了我们宋家。”

    陈夫人今日带过来的退婚书,上头已经写了清清楚楚,是他们陈家嫌弃宋锦身上那股子异味和那些出格的举止,才选择退了这门婚事的。

    如今赵氏又说这门婚事是他们宋家提出来的,要她在退婚书上写明白了,赵氏究竟想要干什么?

    难不成是想不承认他们陈家带过来的这张退婚书,打算自己写一张吗?

    “赵夫人,你我也是做了多年的姐妹,如今你这样做,倒是有些不顾及我们多年的姐妹情分了。”

    “上次不是说好了吗?我们陈家写了退婚书过来,只需锦儿在上头签上字,咱们两家的这门婚事,就算是退了。”

    “方才你说要在退婚书上写上是你们宋家要退婚的,不知道赵夫人心里,到底是做何想的?”

    赵氏张开嘴,准备说话的时候,却被宋锦抢先了。

    “陈夫人,我娘心里怎么想,你管的着吗?”

    “难不成我家做什么事,还需向你陈夫人汇报吗?

    “陈夫人你未免也太多管闲事了吧?”

    宋锦三句话,就把对面坐着的陈夫人,怼得哑口无言。

    陈夫人眼睛仍旧死死地瞪着宋锦,口中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宋二姑娘,什么叫多管闲事?”

    “你家要与我家退婚,我娘不问明白些,能成吗?”

    “没想到宋二姑娘表面上看起来如此沉静的一个人,说起话来,竟比那些个骂街的婆子还要难听。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是哪里的乡野村妇出来了呢?”

    陈雪元像一个点燃了的炮仗一样,噼里啪啦就说了一通,险些让宋锦有些招架不住。

    不过陈雪元还是太年轻了,她有的是法子对付这样的小年轻,一招就可以把她治得死死地。

    “照陈二姑娘这样说,陈夫人方才问的那些话,还是为了我好不成?是我误会了陈夫人?”

    宋锦面上带上了几分天真无辜的笑容,反问了陈雪元。

    “那是自然!我娘亲这么做,也是为着宋二姑娘好,宋二姑娘一个姑娘家家,若是你家主动退了婚,只怕对宋二姑娘日后嫁娶有影响,说不定宋二姑娘因此就嫁不出去了。”

    陈雪元说着,面色凝起了几分笑意。

    宋锦日后嫁不出更好!

    就这样的姑娘,谁家敢娶?

    活该一辈子做老女人,无儿无女,孤苦无依,省得出来害人。

    “既然陈姑娘都说了若是我退了婚,日后会对我的嫁娶造成影响,那我家便不退了。那纸退婚书,还请陈夫人带回去吧!撕了或烧了,全凭陈夫人您自己的喜好!”

    宋锦异常淡定地说着,周围的人却开始不淡定了。

    首先就是陈夫人,其次是陈雪元。

    陈夫人先是一惊,后来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拧了身边的陈雪元一把,听见陈雪元喊了一声疼,才相信了方才她并没有听错。

    宋家又不退婚了?

    她这是搞什么鬼。

    眼前这宋二姑娘,莫不是又傻了?

    陈夫人讪讪地笑了笑,缓和了尴尬的气氛。

    “锦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已经和你母亲商量好了,今日拿了退婚书过来,就是给你在上头签上字的,方才你又说不退这门婚事了,这不是存心让我和你母亲难堪吗?”

    赵氏赶忙了也问了句。

    “锦儿,你莫不是在说笑?这门婚事,你真的不愿退了?你真的想要嫁去陈家?”

    她当然没有在说笑,她的确是认真地,既然陈家不愿在退婚书上说明是宋家主动退婚的,那她便不退婚了,看陈家能把她怎么着?

    她相信,不止一个人希望她退了这门婚事,至少眼前的陈家母女,心中就是这样想的。

    陈夫人巴不得自己早早退婚,离开她儿子。

    勾起了一抹浅笑,宋锦望向了对面的陈家母女,郑重其事地说道。

    “陈夫人,我对令公子,也是痴慕已久了,若是我能嫁给令公子,就算在府里给夫人做牛做马,端茶倒水,我也是愿意的。”

    “只要夫人能同意我嫁给令公子,我一定痛改前非,摒弃陋习,重新做人!”

    为了恶心陈夫人,宋锦装作一副对陈锦然痴迷已久的模样,成功把陈夫人恶心到了。

    见宋锦说得一副情真意切的模样,陈夫人吓得登时就从凳椅上滑了下来,面上满是惊恐之色,一只手指着对面的宋锦,颤动着嘴唇说道。

    “你休想!就你这样的丫头,便是收给我儿做妾,我也是不许的!你就绝了这条心吧!”

    “这门婚事,你家愿意退也好,不愿意退也罢,反正总是要退的!”

    陈夫人说完,踉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由身边的陈雪元搀着,就扶了出去。

    看着陈家母女如同斗败了公鸡一样,秧秧地走了出去,宋锦在心底里,已经大笑了三百场。

    就这样的货色,也敢凑上前来吆五喝六地,看她下次不恶心死你。

    待陈家的人走后,赵氏屏退了屋里伺候的丫鬟仆妇,独留了宋锦一人。

    她想要问问,方才宋锦那番话到底是何意?难不成她真的不愿退这门婚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