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45章 劝说成功

《宋锦》第45章 劝说成功

作者:连小君

    用过晚饭后,宋锦在屋里的花楼织机上,捣鼓了一会,简单熟悉了一下花楼织机的操作,方便她日后做事。

    原主的这架花楼织机,模样款式都是织机中的上上品,用来织造锦缎,是最好不过的。

    白荷打着灯笼从屋外走了进来,面色有些不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还没等宋锦开口问道,她就说道。

    “姑娘,谭嬷嬷过来了,说有些事情要交代姑娘。”

    “谭嬷嬷听说了姑娘和陈家公子之间的婚事,又听底下的小丫鬟传,今日在夫人屋里发生的那些事,谭嬷嬷觉得姑娘做得有欠妥当。”

    白荷嘴上小心翼翼地说着,时不时抬起头瞧一眼面前的宋锦,生怕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惹恼了宋锦。

    谭嬷嬷是在宫里伺候过的,极重规矩礼仪体统,今日她在赵氏屋里对着陈夫人说的那些话,在谭嬷嬷看来,的确是失了妥当,不该是一个姑娘家家应该做出来的。

    不过既然她过都过来了,难不成叫别人把她拦在外面,不许她进来?

    “去把谭嬷嬷请进来吧!听听她老想要交代我什么!”宋锦仍旧坐在那架花楼织机上,摆动了一下梭子,吩咐了身旁的白荷。

    白荷得了吩咐,马上就把侯在屋外的谭嬷嬷,请了进来,特地从屋里搬了绣凳出来,搁在了廊下。

    廊下挂着的八角宫灯随风摇动,火光也随之摆动起来,火光映照在宋锦身上,显得她越发娇小迷人。

    谭嬷嬷坐在了白荷搬来的绣凳上,宋锦依着规矩,还是给他福了一礼。

    “不知嬷嬷深夜到访,是有什么要交代锦儿的?”

    “请嬷嬷但说无妨,锦儿毫不避讳。”

    宋锦提前给谭嬷嬷打了预防针,谭嬷嬷这才敢放放心心地说道。

    “姑娘应该知道,身为女子,最要紧的便是德行,俗话说得好,女子无才便是德。”

    “若姑娘想陶冶情操,多在女红刺绣上下下功夫,这样就算嫁到了夫家,夫家公婆也是挑不出你什么错来的。”

    “若是女人德行不好,说起话来毫不顾忌,张牙舞爪,和那泼妇骂街一样。这样的女人,有哪个男人愿意娶回去折腾的?”

    谭嬷嬷这番话,似乎在暗示宋锦,今日在赵氏屋里对着陈夫人说的那些话,是不该说的,不是女子该有的德行。

    只是若不直截了当地把那陈家母女怼回去,难不成任由她们在自己家里,耀武扬威吗?

    这样的事情,她可做不到!一辈子都做不到!

    瞧着宋锦面上的反应淡淡,似乎是不太在意她方才所言,谭嬷嬷原本平和的面上,忽然多了几分严厉,有意摆出她宫里教养嬷嬷的谱来。

    “二姑娘,我原先也是夸过你的,说你的气质很好,言行举止都是上佳,但今日你当着陈夫人的面,说的那些话,当真让我匪夷所思。”

    “既然宋家有意和陈家退婚,大可以坐下来好好商谈一番,双方签下退婚书即可,但姑娘今日所举,的确是该好好管教管教了。”

    “便是那陈夫人再如何不是,也是二姑娘的长辈,顶撞长辈,实在是不该!”

    什么!

    谭嬷嬷竟然说那陈夫人是她长辈?

    就陈夫人那样的德行,算什么狗屁长辈?

    她宋锦可没有这样不知廉耻的长辈!

    这样的女人,她见一次怼一次!

    宋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看了身边的谭嬷嬷一眼,面上带了分浅浅的笑容,就回道。

    “嬷嬷,那陈夫人可算不得我的长辈。若是那陈夫人是我的长辈,该事事为我着想才是,她明知道退婚对一个姑娘家来说,若传出去,会惹多少非议,可她还是拿着退婚书过来,叫我在上头签上字。

    “这样的人,能算我的长辈吗?”

    “还有我要告诉嬷嬷,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自古就是男子用来束缚女子的话罢了,当不得真。嬷嬷在宫里伺候多年,也是有些见识,怎连这点,也看不大明白。”

    活在世间,无论男女,都是靠本事吃饭。

    只有女子没了本事,才会一门心思想着去靠男子。

    而男子,则会用德行,礼仪,规矩来束缚女子的思想,她可不是这土生土长的明朝人,她自然不会被这些个迂腐思想所束缚。

    谭嬷嬷原先是要说教宋锦的,没成想竟叫宋锦说教了她。

    宋二姑娘所说,的确在理,女子无才便是德,确实是男子用来束缚女子的话。

    可女子若没了德行,还算女子吗?

    还如何在世间立足?

    她在宫里也是做了几十年的女官,还是头一次遇见思想如此超前的一个姑娘,她说的不错,就是太超前,若传了出去,一定是破天荒的理论。

    见谭嬷嬷低头不语,似是在想着她方才所言,宋锦准备一次性点醒这位谭嬷嬷,又继续说道。

    “我知道嬷嬷是大姐从应天那边请过来的,我也很尊重嬷嬷,也会礼敬嬷嬷。”

    “只是嬷嬷,若是女子学了如此之多的规矩礼仪,日后能不依靠男子,在世间立足的话,我就老老实实,一门心思跟着嬷嬷您学。

    “若是学了这么多规矩礼仪无用的话,锦儿只能学对自己日后有用之事,把您这规矩礼仪,暂时先搁一旁了。嬷嬷是明白人,自会明白该怎么做的,是吧?”

    谭嬷嬷有些吃惊,她没想到,眼前这位宋家二姑娘,竟还藏着如此之多的肺腑之言。

    敢情她这次来宋家教导姑娘规矩礼仪,是来走一个过场?

    眼前这宋家二姑娘,已经摆明了不想和她学规矩礼仪了,难不成她还要逼着她学不成?

    若是这么做,她可是要累死的。

    这一把老骨头,不知还受不受得住这样折腾?

    原先她就听别人说过,这位宋二姑娘,自撞柱醒来之后,就变得同以前不大一样了。

    确实不大一样了,说话条理清晰,字字珠玑,让她不知该说什么来应对。

    谭嬷嬷很是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回道。

    “宋二姑娘,我原先想着宋二姑娘是个上进的,会把我毕生所学,都学了去,进了宫,在宫中能谋得一份好的差事做。”

    “不过既然二姑娘说自己心不在此,我也不勉强,只是既是尚仪大人请我来的,我还是走个过场,课程照常开,来不来就看二姑娘的意思了。”

    “夫人那里,请姑娘不必担心,我自会去与夫人解释。姑娘想学什么安身立命的本事,就去吧!”

    宋锦没想到,这谭嬷嬷竟还能答应了她,可见她心中还是有些赞同自己的。

    毕竟打算不靠着男子,在大明朝安身立命的女子,可是少见中的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