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47章 宫里贵人(下)

《宋锦》第47章 宫里贵人(下)

作者:连小君

    李管事和白荷都留在了屋外,就宋锦一人进了屋里。

    屋里焚了梨花香,宋锦一进屋里,就闻见一股浓郁的梨花香,扑面而来。

    香气进入嗓子眼,只觉得香甜无比。

    “你就是宋尚仪家的姑娘?”

    “瞧着这副小模样,生的倒是不错,和尚仪有几分相似,只是不知其他地方,和尚仪可像?”

    听见声音,宋锦抬起头,只见屋里的软榻上坐了一左一右两位贵妇,方才说话的,正是右边那位贵妇。

    左边的贵妇该是李管事口中所说的太孙妃。

    发髻梳成了圆髻,发上簪了几支烧蓝的蝴蝶簪子,样貌生得很好,面上总带着分浅浅的笑意,让人看起来很是端庄得体,一眼就知道是那个以贤名着称的太孙妃胡氏。

    宋锦还没开口说话,右边的贵妇就让人搬了绣凳过来,让她坐在了绣凳上。

    “干站着做什么?还不老老实实坐下?”

    “这不是在宫中,你不必那样拘谨,我们两个都不拘禁,你一个小姑娘,拘谨个什么?”

    此时说话的,正是太孙嫔孙氏,太孙身边最得宠的女子,日后宠冠六宫的人物。

    瞧着宋锦在绣凳上坐定,孙氏就让人捧了茶盏过来,放到了宋锦的身旁。

    “我今日和太孙妃一起过来,是想要看看尚衣局外包给绸缎庄做的礼服,做的如何了?”

    “太孙加冠在及,此事可是拖不得,还望二姑娘让绸缎庄里的那些个织工绣娘加紧些进程!”

    孙氏一面说着话,一面又细细打量着坐在不远处的宋锦,见宋锦面上淡淡地,没有过多的反应,就知道她胸有成竹,必定能办成这件事。

    “回太孙嫔的话,太孙妃和太孙嫔册封礼上用的礼服,我已经让李管事加紧催促手底下的人了,只是这件事实在是急不得。”

    “纺织刺绣是细致活,若是加紧加急,粗制滥造了,只怕太孙妃和太孙嫔穿在身上,也是不大好看的。”

    “绸缎庄里的织工绣娘都是积年的了,做起事来有条不紊地,一定会在册封礼之前,把礼服赶制出来的,还请两位娘娘放心。”

    一通话说完,宋锦猛地喘了几口大气。

    伺候宫里出来的贵人,还真是麻烦!

    说话做事,都得小心谨慎。

    每说一句话,她得在心里仔细思量三四遍,觉得没什么问题,才能出口。

    若一个不小心说错了,得罪了面前这两位娘娘,按李管事的话来说就是,别说是绸缎庄的生意保不住了,就是宋老爹的仕途,也要深受影响。

    “既如此,按照宋二姑娘这样说,刺绣纺织是细致活,那么多久可以完工?”

    “宫中的尚衣局可是即将完成吉服的缝制了,若是这礼服的缝制进度一再拖延,只怕是要误了太孙的加冠礼。”

    “耽误了太孙的加冠礼,别说是你一个小姑娘担当不起,便是尚仪也担当不起!还是请二姑娘监督着手底下的人,加快进度吧!”

    孙氏说话的时候,眼神时不时瞟向了身边的太孙妃胡氏,见胡氏不言语,她才敢继续说下去。

    毕竟这屋里真正说了算的,还是那太孙妃胡氏。

    孙氏都把尚衣局缝制吉服的进度说出来了,若是她再不让绸缎庄底下那些个织工绣娘加快进度,到时候可就难办了。

    “太孙嫔所说的,小女都记下了!小女定会吩咐了手下的人,加快礼服的缝制进度的!”

    孙氏又交代了宋锦几句话,和身边的胡氏说了几句后,两人就从软榻上站了起来,由屋里的宫女伺候着,准备出了屋子。

    临出门前,孙氏特地回过头,瞧了一眼身后已经站起身,准备送着她们出去的宋锦。

    “二姑娘这些日子就待在家里好好学几日规矩吧!”

    “二姑娘那副拘谨的模样,若是到了御前,陛下瞧见了你板着的这张冷面,只怕会不大高兴的!”

    “尚仪已经暗中和我商量了,要我过几日接你进府,你且安生等着吧!”

    孙氏话罢,面上带了分浅浅的笑意,朝着宋锦摇了摇头,便跟着前头的胡氏一同出了屋子。

    宋芸竟然和那个孙氏商量好了,要孙氏过些天派了马车来接她入宫?

    宋芸和那个孙氏,到底是何关系?

    为什么她能请得动孙氏?

    还没等宋锦继续想下去,李管事就带着白荷进了屋里。

    见宋锦愣愣地坐在屋里的软榻上,白荷开了口就问道。

    “姑娘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被宫里出来的两位娘娘,给吓到了?”

    “听别人说,太孙妃和太孙嫔,都是极为和善的人,不是什么凶神恶煞,怎会把姑娘吓成这副模样?”

    那胡氏和孙氏怎么会吓得到她?

    只是她方才在想着宋芸和孙氏之间的关系,一时出了神罢了。

    “她们二人如何会吓得到我?再说了,你家姑娘胆子有那么小吗?瞧见两个大活人就能被吓成这副模样?”

    宋锦反问了白荷一通,白荷面上一红,马上就不再言语。

    这时,李管事怀中抱着两匹绸缎,搁在了宋锦身旁的高几上,给宋锦过目之后,就道。

    “姑娘,这些日子不是绸缎庄的织工绣娘们懒惰,而是咱们这次进的织金锦,质量参差不齐的。好的好,坏的坏,一时挑拣下来,才发现上好的织金锦,没有几匹,全被用银丝代替金线的假冒织金锦给替代了。”

    “小人这些日子一直在托人找上好的织金锦,可是这织金锦毕竟是名贵的丝织品,便是咱们这四平街,也就只有四五家有这种锦,偏偏这四五家都断了货。”

    “没有这织金锦,小人一时也找不出什么上好的丝织品,来代替缝制太孙妃和太孙嫔的礼服。”

    “还请姑娘帮小人想想法子,弄些织金锦来!若是再没有原材料,只怕太孙妃和太孙嫔册封时穿的礼服,就要停了进度了,到时候别说小人了,就连姑娘和宋家,也是难辞其咎的。”

    这是什么情况?

    宋锦目瞪口呆了半晌,方才她胸有成竹地给太孙嫔说了,要加快礼服的缝制进度,这么快就打脸了?

    真疼!

    她上哪里去给李管事找上好的织金锦去?

    织金锦,可是元代盛行的锦缎,元朝的人管它叫“纳石失”。

    织金锦的纺织工艺,极为繁琐,单那金线,就有片金线和捻金线。

    片金线是把金捶打之后,变成金箔,再把那金箔,贴在棉纸上切成金丝,直接就可以用于织金锦的织造。

    另一种捻金线,工艺更为繁琐,将金片包在棉线外加撵成金线,但是织出来的织金锦,却是十分光滑细腻,没有片金线的粗糙感。

    织金锦的工艺极为复杂,需要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来织,一个月才能织出个几匹出来。

    哪里是说能织出来,就织出来的?

    这个李管事,也太高看自己了!

    苍天呀!马上就要停了礼服的缝制进度,她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