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宋锦》>《宋锦》第49章 做出约定

《宋锦》第49章 做出约定

作者:连小君

    白荷跟上了宋锦的步伐,来到了绸缎庄前头的铺子中,见到铺子里坐着的连家奴仆,白荷扯了扯宋锦的衣角,又低声嘱咐了句。

    “姑娘,老爷和夫人再三叮嘱过奴婢,让奴婢紧紧看着姑娘,不许姑娘和连家的人,有过多的接触。铺子里的事,就交由李管事去办吧!”

    “就请姑娘就跟着奴婢,老老实实地待在后院吧!”

    白荷絮絮叨叨了一路,宋锦心中已经烦躁得不得了。

    想也没想,宋锦果断转过身,给了身后紧跟着自己的白荷,一个眼刀,具体意思,叫她自己去琢磨去!

    白荷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乖乖地站在宋锦身边,不再言语。

    见白荷终于肯安息下来,宋锦跟着李管事的步伐,就来到了连家二公子的长随小厮,石熊的身边。

    石熊!石熊!

    果真应了这个名字!

    人长得跟个熊一样壮,满脸的络腮胡,挺出来的大肚腩,眼睛眯成一条缝,一副粗犷大汉模样。

    “石熊小哥,这位便是我家少东家。听说连家二公子前些日子采购了一批上好的织金锦,不知这批织金锦的价钱如何?”

    “想必石熊小哥也该听说了吧?我们绸缎庄这些日子一直短缺织金锦,若是这批织金锦价格公道的话,我们绸缎庄大可以把连家二公子手中的所有织金锦,都采购过来。”

    应对生意人,最好的还是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和他说清楚。

    不宜拐弯抹角,绕来绕去,所以李管事开口就问了那批织金锦的价格如何。

    若是价格公道,彼此双方都商量好了,那么这门买卖,就可以一槌定音,等着钱货两清了。

    石熊没看李管事,而是直接把目光,抛到了李管事身后的宋锦身上,随后笑着回道。

    “李管事,这批织金锦,是我家公子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不知托了多少关系才弄来的。”

    “我家公子说了,这批织金锦,可以白给你们家,但是需得宋二姑娘,赴一个约!”

    赴约?

    那个连家纨绔,竟要叫她赴约,才肯把这批织金锦给她?

    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难不成还对自己贼心不死?

    没继续多想下去,宋锦直接回道。

    “你且说来听听,你家公子要让我赴个什么约,才肯把这批织金锦,不要钱给我们家。”

    “我先有言在先,若是你家公子口中所说的赴约,是个无礼越举的要求,这批织金锦,便是你们家按照市场价卖我,我也是不要的。”

    “怎会?宋二姑娘莫不是想多了?”

    “我家公子说了,再过半月就是一年一度的七夕灯会,公子想在那日,请二姑娘到城里的酒楼,吃一顿饭,仅此而已!”

    “临出门前,我家公子担心宋二姑娘心中必会有所顾忌,已经暗中嘱咐了我,那日派了马车,来接姑娘走便是”石熊说着话,目光不停在宋锦和身边的李管事两人面上扫过。

    宋锦正要开口答应,李管事就抢先一步说道。

    “少东家,不可呀!”

    “三个月前,您和连家二公子两人私奔那件事,在京师已经是闹得沸沸扬扬。虽说过去了这么久,但私底下仍然有人在传!”

    “若是夫人和老爷知道了姑娘为了几匹织金锦,就私下和连家二公子见面的话,事后小人会无颜面对夫人老爷的呀!”

    宋锦也知道,若是就这样贸然地去和那个连墨见面,实在是不大妥当。

    谁知道那个连墨心中对她,是不是还贼心不死?

    可是倘若不去和那连墨相见,只怕他未必肯把手中这批织金锦给她?

    绸缎庄如今正缺织金锦,若没了织金锦,太孙妃和太孙嫔的礼服缝制进度,一定要落后宫中尚衣局一大截。

    到时候绸缎庄交不了货,牵连的就不止是宋家了,还有宫中的宋芸,宋老爹的仕途生涯。

    宋老爹熬了大半辈子,才熬到如今的四品小官位上,绝对不能因此事,而丢了官职。

    思虑再三之后,宋锦还是想着,先当着石熊的面,口头答应下来。到时候他们把织金锦送过来,至于最后去不去赴那连墨的约,就看她的心情了。

    为了不让石熊猜出自己心中所想,宋锦面上还是假做一副犹犹豫豫的模样,好混淆了石熊。

    “去告诉你家公子,就说我答应了他的约定!让他快些把织金锦送来!”

    “还有这批织金锦,是你们自己说不要钱的,若是事后想要我们掏钱来买,一个子都没有!”

    石熊愣了一愣,宋二姑娘就这么爽快地答应了?

    原先他还以为,宋二姑娘还要犹豫一番,最后实在是无可奈何了,才会答应下他的要求。

    没成想,她竟这么快就应下,让石熊有些意想不到。

    “既然宋二姑娘如此爽快地应下这个约定,待会我就让人把宋二姑娘所需的织金锦送过来!”石熊撂下这句话,带着屋里的连家奴仆,就出了绸缎庄。

    临出门的时候,石熊还回过头看了身后的宋锦一眼。

    不知怎么了,他在这宋家二姑娘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陌生感。

    他感觉眼前这宋二姑娘,和三个月前的宋二姑娘,不大一样了。

    只是他实在找不出哪里不一样,待回去禀给公子,交由公子定夺吧!

    待连家的人走后,李管事让人捧了茶水进来,亲自端给了坐在屋里的宋锦。

    “姑娘,方才那石熊口中所说的那个约定,姑娘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待连家把织金锦送过来了,咱们不认下这件事,连家也拿咱们没辙。”

    “姑娘方才只是口头答应,并未在书面上签字答应,这件事情,终究是做不得数的”

    没想到,李管事竟和她想到一路去了。

    她也是想着先口头答应,应付过去后,待连家把织金锦送过来,再翻脸不承认这个约定。

    不过这样做,确实太冒险了。

    若惹怒了那连墨,也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李管事让人备了马车,正准备送了宋锦回府,绣坊那边就差人递了消息过来,说是薯莨水熬煮成功了,曾绣娘有些不放心,想要请宋锦过去,查验查验。